雖然在聖誕節的時候,我有幫忙過思賢寫劇本。
 
甚至因為當時的演員出了意外,而我為他臨時演出。
 
使得我和他的關係算是很好,話雖如此,但我和思賢的關係並未到達他會致電給我找我聊天的關係。
 
而現在,思賢是致電給我了。
 
我不認為他是要打破我的想法,和我閒聊解悶。
 


思賢致電給我肯定是有甚麼事情發生而關係到我,所才致電給我。
 
「天從,我是思賢啊。」
 
「是啊,近來怎樣了?」
 
我的提問只不過是個開場白,不是真的想知道他近來發生過怎樣的事。
 
聰明的思賢當然知道這是開場白,所以也普通地回應,說:
 


「還是這樣呢。對了,天從你有收到我寄來的通告嗎?」
 
「通告?甚麼通告?」
 
「沒有收到嗎?奇怪了,你應該今天會收到的。」
 
手提電話裡頭傳來了思賢疑惑的聲音,而我已經知道誰得為我沒有收到信負責任。
 
「小紫!妳今天沒有收信!」
 


我拿開手提電話大叫道,而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則在她的房間裡大叫出「呀!」的一聲,恍然大悟。
 
「哥哥!我現在為原力的平衡努力着!」
 
「吓?」
 
「當你活到九百歲你就會明白了。幫我去收信啦!」
 
雖然不知道小紫在胡說些甚麼,總之她現在就是忙着玩電腦遊戲,沒有空去收信。
 
沒辦法,信件只好由我去收取。
 
我先跟思賢說等等再聯絡他,再來掛線後就去了收信。
 
在住宅大廈的郵箱收過信件後,我便回到家裡去,把信件分類好,找尋思賢寄給我的信。


 
當下,我便發現了一個寫着「羅天從收」的信件。
 
打開了看,便發現裡邊是一張通告,以及足夠把信寄回去的郵票。
 
正確來說,這是一張由學校發出的通告,當然是我就讀的學校所發出的通告。
 
有正式的書面格式,也有校長簽署,確實是我學校發出的通告。
 
學校的通告為何會由思賢寄送給我,我猜這可能是當通告印刷好後,就由思賢來接收,再由他去分發吧?
 
我連忙細閱寄來的通告,查看到底有些甚麼事。
 
當我看過了後,就迅即致電給思賢,吃驚的對他叫話,道:
 


「這!這是宿營通告!」
 
「啊,你收到了我寄來的通告了呢。」
 
我在想,這張通告可能是在講關於舞台劇的事情,例如邀請我去看,或者要我重演聖誕節時的舞台劇。
 
但千萬沒想到,這是一張邀請我去宿營的通告。
 
「對於聖誕節舞台劇的事情,我們戲劇社一班成員都想感謝你和巫老師,所以這次宿營玩樂,我們想要邀請你們出席。」
 
「是這樣啊。」
 
「所以,天從有沒有空和我們大家去個宿營,給我們個機會報答呢?」
 
我差點就想要拒絕,因為我要利用暑假來寫我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


 
但我剛想起自己目前是在休假中,這兩週我都得好好休息。
 
而我看過了通告中列出的宿營詳細資料,時間、日期、地點、內容等等後,便發現出發日期和結束日期都是在我休息週內,並沒有和寫小說的時間起衝突。
 
所以,參加思賢舉辦的宿營,應該是可以的。
 
能夠離開家中,遠離城市,到戶外宿營去,我認為比起我只躺在沙發看電視,更能夠得到休息呢。
 
我決定了參加,不過還先得家長的同意。
 
畢竟我還未滿十八歲,不是成年人,在香江法律上必須得到監護人的同意,才能夠參與此事。
 
於是我對思賢說:
 


「思賢,我想我……」
 
本來在這一刻,我是想要告訴思賢知道「我決定了參加但要先得爸媽的批准」。
 
可是,這個關鍵時刻,思賢竟然對我說!
 
「天從,巫老師也參加了啊。」
 
「為什麼要對我說!」
 
思賢的這句說話,像是在對我說「你心儀的女生都有參加呢,所以你也應該參加啊」的一樣。
 
不論是他說話的語氣,以及這句話的意思,像個十足。
 
或者是因為提及到小翠,所以我情緒激動了些,微咆哮了過去。
 
思賢頓時「啊」了一聲,起了個愕然的反應,隨後對我說:
 
「你和巫老師不是好朋友來的嗎?」
 
「不好不朋不友!」
 
「可是我見你們兩個常常都走在一起,之前你還問我巫老師家的地址呢。」
 
「誰想和她走在一起!」
 
「咦?難道天從不是在暗戀巫老師的嗎?」
 
「誰要暗戀那隻怪物!」
 
「呵,看來我一直都誤會了你們兩個。」
 
我差點就想要叫道「你到底誤會到那個程度了」,但我想想在這麼講下去,話題可停不了,所以選擇住嘴。
 
聽到小翠會參與這次宿營活動,我真的得考慮考慮。
 
畢竟,我可不想和她待在一起。
 
看啊,我最近和她只不過有幾句說話,就被別人誤會了我和她的關係。
 
好朋友和心儀對象等等的,我和小翠才不是這個關係。
 
我們的關係是敵人,是擂台上的對手,而她將會是我的手下敗將,僅此。
 
所以,當我知道小翠會參加這次的宿營活動後,我便有了卻步的想法。
 
但我多想了一想,我不應該因為小翠在場,而放棄這次宿營的機會。
 
因為這次的宿營,我相信對於治好我的「連續創作疲累症」會好有幫助。
 
只要我得到了充分的休息,頭腦便能靈活起來。
 
之後再投入於小說創作上,肯定會有寫得出更好的章節。
 
在衡量過一切後,我便對思賢說:
 
「愛恩社長有被邀請參加嗎?」
 
聽後,思賢「嘿嘿」的笑了幾下,回答說:
 
「果然,是男生都會喜歡愛恩這類的美少女啊。」
 
我會突然提及到愛恩社長,最主要是除去思賢的誤會,把他的誤會徹底根除。
 
另外,如果愛恩社長也有參加的話,我大可以在到時候,問她一些小說內容的建議和意見。
 
思賢又再笑了笑,之後肯定地答我:
 
「有,我有邀請愛恩她,而愛恩她也接受了,所以,天從要來嗎?」
 
「嗯,我會來的。」
 
「太好了,這次的宿營活動一定會很好玩的呢。」
 
思賢的聲音聽起來很興奮,但這是正常的,因為連我自己都開始感到興奮。
 
記得自己對上一次宿營,是在小學六年級的畢業營。
 
與現在相隔了幾多年呢?我不想去數了。
 
可是,當時的小學畢竟營,並不十分好玩。
 
因為當時還是小學生,很多事情都要被老師管制。
 
例如幾時起床,幾時睡覺,幾時吃飯,幾時洗澡,還要被加迫參加無聊的講座活動。
 
還記得當時小紫因為和一班女生要逃離講座活動要去戶外去打球,在被老師發現後被罰站呢。
 
而現在,我是個高中生了。
 
雖然未成年,但在這個情況之下,我相信這次的宿營一定會自由更多。
 
至少在宿業其間裡要做甚麼事情,大家都會有討論,不會由老師全權掌控。
 
所以對於宿營這件事,我也感到興奮。
 
「可是,思賢,我要先得到爸媽的批准。」
 
「嗯,通告下邊有個回條,你可要填寫好資料,有家長的簽名同意,然後寄回給我,郵票我也附上了呀。」
 
「還真的有板有眼。」
 
「始終,我們是以戲劇社的名義搞宿營活動,必須要得到學校的同意,以及正式知會,所以通告和回條一定要搞好。」
 
「真是辛苦你了。」
 
「別客氣,能夠讓大家感到開心,我當社長的努力一點有何不可。」
 
思賢真是個好社長呢。
 
我在期待宿營出發日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