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 Wong說了一句我不懂意思的話,我立即就想要追問所謂的「他」。
 
然而,日照不講人,入夜不說鬼。
 
說到曹操,曹操就到。
 
在碼頭向島內陸傳來了一下「嗨」的聲音,我們在這刻都望向聲音來源,就見一個身穿農村感十足服裝的老伯伯向我們走過來。
 
我們的負責老師Chris Wong帶領我們走到老伯伯身邊,當下才知道,原來老伯伯是宿舍的負責人,他是來引領我們到宿舍去的。
 


Chris Wong說得那麼神秘,我還以為還有個甚麼人要加入一起宿營呢。
 
隨後,我們一班人便在老伯伯的帶領下,從碼頭向島的內陸走去。
 
沿着鋪設好的路走,走了約二十分鐘,我們從碼頭來到一個屋舍疏落的小村裡邊。
 
這些屋舍看起來都有了些年紀,不很有現代感,也有些看起來似是在電視劇會見鬼的廢屋,看來是長期無人居住而日久失修導致這樣。
 
「這裡會不會有鬼?我有點害怕了。」
 


「別擔心,有我在。」
 
看到這些破敗了的屋舍,會有「可能有鬼出現」的感覺,是很正常。
 
我們這班人裡的幾個男生女生都講着這種事情。
 
「這裡很有靈感。」
 
「是的,不知道住上一晚會發生甚麼事的,拿來當小說題材也不錯的,寫恐怖小說的。」
 


但也有些人,見到這些破敗的屋舍,反而興奮起來。
 
例如愛恩社長和肥宅師兄,他們可能在腦子裡已經用文字描述這些屋舍,甚至在構想個小說故事了。
 
「………………」
 
也有人完全沒有反應,覺得這些屋舍和在城市看到的高樓大廈沒有分別。
 
這個人便是小翠。
 
或許身為巫女的她,這些古舊殘破的東西早就見怪不怪,沒有看的必要。
 
我只見她低頭走望着路走,連眼尾也不瞥上一下。
 
說到這,我留意到思賢和Chris Wong臉上流露出奇怪的表情,他們兩個偷偷的笑了起來。


 
接着,思賢便說:
 
「我上網查過這個離島的資料,網上說這些屋以前是用來當安息間。」
 
「安!安息間!」
 
有個女生臉色瞬間變了。
 
「自然老死的,通常會放左邊,而死於各種意外的,就在右邊。現在破敗得這個樣子,不知道有多少當年被困的鬼要飛出來了。」
 
「思賢,別再說,好嗎?」
 
「抱歉,我不會說謀殺慘死的會安放在樹林裡邊的。」
 


「你不是說了嗎?」
 
幾個女生聽了,不自覺就走快了幾步,像是想要快點通過這些屋舍。
 
我認為,思賢絕對是騙人,根本不可能是如他所說,他只是想和怕鬼的女生開個玩笑。
 
再說,我們這邊不是有個巫女嗎?
 
到底有沒有鬼魂之類的東西,我覺得小翠會清楚不過。
 
但由鬼魂的話題開始到現在,她連一句說話都沒有講話,也不望那些屋舍一下,只是望着路,埋頭走着。
 
如果我不知道她是個巫女,我還以為她是害怕呢。
 
穿過了破敗的屋舍後,我們便來到一個環境很有農村風氣的地方。


 
一間農舍在我們眼前,而那裡便是我們要宿營地點。
 
農舍高兩層,附近有幾塊田,也有間屋是專門放木柴。
 
我們還可以見到有幾隻公雞在散步,有幾隻牛在吃草休息。
 
一瞬間我是在懷疑,我到底是不是穿越了時空,回到了民初年代。
 
「就是這裡了,帶大家看看房間吧。」
 
老伯伯馬上就帶領我們走進農舍,帶我們到房間去。
 
進入農舍簡單的大廳,然後走上木樓梯。
 


在木樓梯行走時,還會發出「嘰嘰」的聲音,簡直和電影中的場景一樣啊,很是特別。
 
我們來到了農舍二樓,那裡沒幾間房,只有四間。
 
有兩間的門是緊鎖,有兩間的門是打開着,而門是打開的兩間房,就是我們租下的房間。
 
一個房間是面向山,而另一個是面向海,環境算是不錯。
 
房間不很大,麻雀雖小但五臟俱全,床舖、被子、枕頭、衣架都有,就連意想不到的冷氣機也有。
 
我還以為來到農舍,最多只有電風扇,萬萬是沒想到連冷氣機也有。
 
是因為老伯伯為了給客人更好的品質服務,所以才讓農舍裡有冷氣機?
 
是怎麼都好,在炎熱的夏天裡有冷氣就行了。
 
把我們帶到租下的房間後,老伯伯便把鎖匙交給了我們的負責老師Chris Wong,也向我們說明農舍的守則。
 
例如幾時有餐能用,幾時有熱水供應洗澡,冷氣機可以使用的時間等等。
 
雖然是個農舍,但還是有些規舉的呢。
 
老伯伯還對我們說明過海灘的前往方法,以及農舍裡的洗澡間和廁所。
 
說明過後,老伯伯便留下了一句「享受你們的旅程吧」,然後便離去,回到他在一樓的房間去。
 
Chris Wong現在是拿鎖匙的人,也是負責老師,可以說是掌權的,房間的分配就主權交給他了。
 
而理所當然的,男生和女生必須要分開房間睡覺。
 
「OK,女士優先。」
 
外國人的紳士之禮在這刻表現出來,Chris Wong先讓幾位女孩子先選擇。
 
一位戲劇社的女生在這刻大聲說話,代表了所有人決定的說:
 
「我們要靠山的!」
 
那位女生立即就帶着背包衝到面向山的房間去,但突然被她的一位朋友攔住。
 
「怎麼了?」
 
「妳剛剛沒聽說嗎?被謀殺和慘死的人都會被放在山林裡去啊。」
 
「呃!這麼說,我就記起來了!可是,面向海的那邊會望到那些爛屋啦!」
 
我還以為發生甚麼事,原來是因為思賢的玩笑讓女生們都害怕了。
 
我想要叫思賢把真相告訴她們知道,免得女生們受驚過度,但思賢變本加厲說:
 
「是啊,妳們得想清楚,山林陰深,女性屬陰,鬼魂也是陰,三個陰疊在一起,很容易見鬼。」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啊!」
 
「嗚,我開始想回家去了啊。」
 
兩個女生失了方吋不知如何是好。
 
小翠她應該在這個時候二話不說,就走進了她自己喜歡的那一間房,畢竟她是巫女,妖魔鬼怪才不會怕。
 
但只見小翠沒有講話,任何行動也沒有,好不像她平時的作風。
 
反而愛恩社長的作風是一如以往。
 
「鎖匙給我。」
 
愛恩社長命令般對Chris Wong講話,同時從他手上拿過面向海邊的鎖匙。
 
她沒再多講話,只走進房間,對於妖魔鬼怪的事情完全不理會,也不害怕。
 
「真的好厲害呢。」
 
「到底是怎麼做到完全不害怕?」
 
兩位女生讚嘆不已,隨後也跟在愛恩社長身後,進入了房間。
 
小翠到現在還是一句話也沒有講過,她沉默着,跟隨大家進入房間。
 
對於小翠的古怪,我是一臉不解,但我沒多想。
 
「走吧,把背包放下來換上泳裝去玩囉。」
 
女生選了面向海邊的房間,那麼我們只好選面向山的房間。
 
思賢催促般對我們說話,然後就徑自走進房間。
 
這時我對思賢說:
 
「思賢,關於鬼的事情……」
 
「天從你害怕了嗎?」
 
「我?不,我不是。我只是想說,是不是應該跟女生們說清楚一些,畢竟女生都很怕這些事情。」
 
除了巫小翠,我心裡這麼說。
 
思賢聽後,哈哈的笑了幾聲,接着,他拍了拍我的肩頭說:
 
「我剛才說得很清楚啊。難道天從以為我在騙大家嗎?」
 
「吓?那麼說?鬼的事情…是真的。」
 
「網路上的確是這麼說,我沒騙人,所以呀,是真的。」
 
本來我是隨着思賢的步伐,和他一起走進房間裡,但已思賢這一說,我頓時住足了起來。
 
我睜着眼睛望着思賢,思賢則問我「怎麼了?」,同時投來一個古怪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