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爸媽的同意下,我把填寫好資料以及有家長簽署的回條寄回給思賢。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嚷着也要去玩,可是她現在是有着媽媽的身體,根本沒辦法參加。
 
最後她只能夠嘟嚷着嘴,選擇放棄。
 
就這樣,時間來到了宿營出發日。
 
在出門前,我點算好背包裡的東西,確認過沒有遺漏之後,便出門去,前往集合地點。
 


集合地點是在香江一個叫「馬尿水」的碼頭前。
 
為什麼要選擇在碼頭前集合呢,當然是因為我們等等要乘船去目的地。
 
這次宿營地點並不是郊區的青年旅舍,反而是離島的渡假屋。
 
唯有乘船,方能到達。
 
這次的宿營是為期三日兩夜的宿營,我們將會在香江某個離島上的渡假屋進行。
 


屆時有陽光與海灘,原林綠野,與大自然親近了許多,當然也和蚊蟲親近了許多。
 
我們能夠在海灘進行各種活動,打沙灘球,游泳,淺水浮潛等等。
 
思賢還說今天晚上為我們所有人準備了個特別節目,但因為要給我們驚喜而沒有對任個人說過。
 
真是想一想也是興奮呢。
 
我背着背包,乘坐「趕鐵」到達碼頭附近的車站,再步行一段路到碼頭去。
 


當我到達時,已經見到思賢在那裡等着大家了。
 
除了思賢之外,那裡還有幾個比預定時間早到的人在,而都是我熟識的人。
 
沒錯,正是愛恩社長和肥宅師兄,以及隨行老師Chris Wong。
 
大家都穿得很有夏天的特色,穿得十分清涼。
 
「啊,天從,我們在這邊。」
 
留意到我來到的思賢,向着我揮手,也叫着我。
 
我連忙走了過後,和大家會合,打招呼說:
 
「早安。」


 
肥宅師兄和我點了點頭,也向我打了個招呼,然後就說:
 
「沒想到在暑假期間也能見到天從的,最近好嗎的?」
 
「很好,只是在寫小說的事情上出了點意外。」
 
「嗯嗯,我有聽愛恩她提起過的,是連續創作疲累症的。」
 
我搔着後腦杓為自己的困境苦笑,也向肥宅師兄大吐這個毛病所帶來麻煩的苦水。
 
肥宅師兄聽過我的苦水之後,便「呵呵」了幾聲,也叫我趁這個宿營好好休息,好好玩樂,先把小說放到一旁去。
 
這時,愛恩社長點頭同意肥宅師兄的說話,也插入了一句話,說:
 


「柔韌如象皮筋,拉力過猛,也會有斷的時候,斷了,以後就派不上用場。」
 
我聽到愛恩社長的話,不禁把自己代入了她話中的象皮筋,幻想到自己被一道拉力猛拉而斷開,最後成為垃圾被掉到垃圾桶裡去。
 
這個幻想,叫我嚥下了一口口水。
 
果然我真的要在這次的宿營中好好休息,不去多想小說的事情。
 
隨後,我們幾個人又閒聊下去,而很快地,其他同樣參加了宿營的人,也陸續到來。
 
就連我最不想見到的小翠也來到了。
 
「哼。」
 
她來到了,便瞥了我一眼,「哼」了一聲。


 
這分明是要對我說「竟然在暑假期間還要和你這傻B待在一起,真不幸」,向我表示不滿。
 
我不甘視弱,也瞥了瞥她,「哼」了一聲,這是向她表示「彼此彼此」。
 
思賢見到我和小翠的互動,不禁苦笑。
 
他大概是不明白,為什麼我和小翠總是互相看不順眼,明明都一起合作過寫劇本。
 
但其實早不明白的人是我才對,我可是無故地被小翠盯上,使得媽媽和小紫身體被掉換。
 
她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到現在為止依然是個謎。
 
很快地,參加宿營活動的人全部都齊集於碼頭。
 


這次的宿營人數,一共是五男四女,人數未算很多。
 
等到前往離島的船快要到來時,Chris Wong便用他的數碼相機為我們拍個出發前的大合照,隨後便讓我們上船去。
 
船票並不便宜,但因為這次的宿營用的時學校的錢,所以沒有人在乎。
 
愉快的心情並沒有因為金錢的事而被破壞。
 
在一小時的船程後,我們已經遠離了城市,四周已經環海,一望無際。
 
空氣比在城市中要清新得多,雖然還是因為乘船的關係還是有些電油氣油的氣味,但比起在城主裡還是好太多了。
 
之後再過了一會,一個島已經在我們眼前出現,那裡便是我們的目的地。
 
船不一會就駛到島上的碼頭,讓乘客登島,隨後離開。
 
當船駛離了後,四周便只有純天然的聲音。
 
海浪聲拍打沙灘和碼頭的聲音,樹葉因為風吹而搖擺所發出的磨擦聲,小鳥吱吱喳喳的歌唱聲。
 
這些純自然的聲音,結合起來,完全是一首動聽極了的「郊響樂」。
 
「不行!我要先打卡!」
 
「我也要!」
 
「先拍照然後放上社交平台去。」
 
科技的進步,讓人們漸漸養成了些好奇怪的習慣。
 
好幾位戲劇社的女生都突然這麼大叫道,然後紛紛拿出手提電話,準備打卡。
 
不過在這時候,Chris Wong便對她們說:
 
「這裡可是接收不到訊號的呢。」
 
Chris Wong的話聲都未落下,一位女生就已經大叫說:
 
「沒有訊號!?竟然沒有!?這裡是地球嗎?」
 
女生的表情十分慌張,她像是沒有訊號就活不了下去的一樣。
 
我起初也是不相信Chris Wong的說話,因為現在科技發達,香江作為一個國際城市,怎麼可能會有一個地方接收不到訊號。
 
但當我拿出手提電話來看時,便發現這是真的。
 
這個島不單單沒有訊號,電話的通訊接收能力也不是很佳,螢光幕已經顯示出「只限緊急通話」這六個字。
 
「還真的呢!」
 
真沒想到在香江還真的有一個這樣的地方。
 
這個島,仿佛是要拒絕科技的一樣,把訊號都拒之千里之外了。
 
幾個女生無法接受,她們把手機高舉過頭,就像是認為舉得越高,就能接收到訊號的一樣。


 
另外有幾個男生也試着跑到不同的位置,希望能夠接收到訊號。
 
而當然的,他們都徒勞無功。
 
對於手機接收不了訊號,有人驚慌失措,也有人半點反應也沒有。
 
肥宅師兄和愛恩社長及小翠,對於手機接收不了訊號此事,是一點反應都沒有,就似是他們的手機從來就沒有接收到過網絡訊號的一樣,不有感覺。
 
而思賢因為看到他的社員是這個驚慌失措的樣子苦笑了起來。
 
他用力拍了拍手,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同時使失措的大家冷靜下來。
 
隨後,思賢說:
 
「大家不必試了,我會帶大家到這個島來宿營,就是因為這個島是收不到訊號的原故。」
 
「思賢社長,你算計我們?」
 
「因為你們只是個小鬼。說笑罷了。」
 
接着,思賢便為我們說明清楚,為什麼要選擇來這一個島宿營。
 
之前說過,因為科技發達的關係,使得人們的手機只要能夠接收到訊號,就會無時無刻低頭用手機。
 
思賢認為這樣子根本無法放鬆休息,因為大腦還在還在高速運轉着,處理一大堆來自手機的資訊。
 
唯有放下手機,才能得到充分而且正確的休息。
 
再說,思賢和Chris Wong都認為,如果到來宿營還只顧着玩手機遊戲和瀏覽網絡,倒不如留在家裡還比較好。
 
所以思賢就和Chris Wong相討過,決定到這個離島上宿營,好讓大家因為無法用手機上網玩遊戲或瀏覽網絡而投入於與大自然的玩樂之中。
 
雖然思賢沒有在出發前說過這些事,使得大家有點生氣。
 
但當知道思賢的用心良苦後,大家都諒解而不再生氣了。
 
「那麼我們現在怎麼走了?」
 
手機無法接收到網絡訊號的事情過了後,我便向思賢如此問道。
 
不過回答我的人卻不是思賢,反而是Chris Wong。
 
Chris Wong對我說話,但我不懂得他在說些甚麼。
 
這並不是因為他用艱深的英文來向我講話,也不是他的本地語說得差,反而是因為他對我說:
 
「我想,他就要到來了。」
 
他?他是誰?
 
除了我們之外,還有其他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