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現在正是暑假,但這個離島的這個海灘並沒有很多人。
 
成年人這個時候才在辦公室吃完午飯,而不用上學的學生又不會來到這個連網絡訊號都收不到的離島。
 
所以看起來,我們簡直是包下了整個海灘一樣。
 
唯一見到的外人,就只有在遠處的岩石上釣魚的叔叔,還有在溜狗的老婦女。
 
正因為這樣,我們能夠玩得很盡興。
 


幾個男生在比游泳,幾個女生在玩踢浪。
 
我和肥宅師兄、愛恩社長、思賢玩的比較特別,我們泳過了幾下水之後,就開始在玩一個遊戲,叫「肥宅師兄城堡」。
 
玩法很簡單,肥宅師兄被埋到沙裡去,只讓他的頭朝天露出,而我們就在上邊依照愛恩社長的指示來堆個城堡出來。
 
而我們最後堆出來的,並不是城堡,而是一個女體。
 
肥宅師兄的宅男臉,配一個女體,經典的好笑。
 


玩完這個之後,我們四個人就開始玩起沙灘排球來。
 
我和思賢一組,愛恩社長和肥宅師兄一組。
 
當遊戲開始,我頓時感覺到一股非常不妙的氣氛。
 
愛恩社長的眼神變得超級可惡,充滿着強烈的敵意,被她盯上一下的我,簡直如被千萬支針插上的一樣。
 
而當排球落到愛恩社長手上去的時候,我的求生本能竟然發動了起來。
 


大腦不斷地叫我逃走,就連思賢也這麼叫道:
 
「天從快跑!!」
 
不是只有我感到生命危險,就連思賢也是一樣。
 
但他顧着叫我逃走,沒見到愛恩社長的一記發球,直接被命中倒地,陣亡。
 
我連忙衝過去,扶起思賢,只見他還有一絲氣息,對我說:
 
「I…am…your…father。」
 
留下了這一句話,思賢便歸西了。
 
我仰天一叫,大叫一聲「NO~!!」,聲音迴響天際,最後如同思賢的生命一樣消失。


 
「羅天從!受死!」
 
傷心的感情還未退去,愛恩社長的另一波攻擊馬上就要襲來。
 
我把目光投落在肥宅師兄身上,希望他救我,但只見他一張要助紂為虐的表情,奸笑了一起來。
 
「救命呀!!」
 
「羅天從!給我停!這是命令!」
 
「我才不理妳!」
 
接下來是一段愛恩社長追殺我場面,她簡直是把我在「小寫會」中所犯的過錯全部在今天算清,所有的懲罰都一次過算上來。
 


這已經不是甚麼沙灘排球,這是閃避球遊戲,或者是兵捉賊的遊戲。
 
又或者是「羅天從大逃亡」遊戲。
 
而結果,我當然是逃亡失敗,和思賢一起成為了這個遊戲的輸家。
 
這一場遊戲過後,我已經累得要休息,反而愛恩社長、肥宅師兄和思賢三人,還是挺有活力。
 
他們三人把大家都集合過來,開始玩第二輪的逃亡遊戲。
 
我擔心殃及池魚,所以走了開去,去到遠處的海水和沙灘的交界坐了下來休息,讓海水流過我的身體,清涼一下。
 
這一刻心情實在是好極,身心都得到休息了。
 
我想,回到家裡後,寫小說的事情應該會很順利的。


 
現在大腦裡頭已經有些靈感在浮現,要不是我身邊沒有紙張和筆,我定會抄下來。
 
現在唯有寫在沙地上,以此來加深自己的記憶,總好比甚麼也不做讓靈感輕易流走。
 
我四周觀望,看看有沒有甚麼東西可以讓我當作筆,也看看有沒有個好一點地沙地讓我寫點甚麼。
 
而在這時,我發現了她。
 
我發現了小翠,她坐在稍遠的岩石上,看着大海的水平線。
 
她看起來是乾爽的,應該沒有和大家一樣跳到海裡游泳過,該不會由開始到現在就一直坐在那裡吧?
 
很奇怪,我竟然向她走近過去。
 


當我走到自己說話聲音可以傳到她耳中去的距離時,我叫了她一聲:
 
「喂。」
 
小翠聽到了我的聲音,轉了轉頭望我,然後似是看到甚麼噁心的東西而把臉轉回去。
 
我心裡「哼」過了一聲,然後笨手笨腳的走過岩石,來到小翠的身旁。
 
「在妳恢復我媽媽和妹妹的身體前,妳可別打算自殺,我會阻止妳的。」
 
我是這麼說道,而小翠聽了,用鼻子笑了一聲,然後回答說:
 
「自殺?好笑。我為什麼要自殺?就算我要自殺,也要把你拉過來陪死。」
 
「妳看看妳,狠毒得很,怪不得他們沒讓妳一起玩。」
 
我望着遠處的愛恩社長他們,他們已經進入了第三輪的逃亡遊戲呢,這次的場地是換在海裡去。
 
聽了,小翠又笑了一笑,說:
 
「傻B即是傻B,完全搞不懂事情。」
 
「吓?」
 
「不是他們不讓我一起,而是我不想和他們一起玩,而且是這麼無聊的遊戲。」
 
「妳裝啊,真會裝。」
 
「隨便你這傻B怎麼說。」
 
小翠繼續望着大海的水平線,沒有再對我講些甚麼。
 
而這一刻,我為了確認一件事,而像一隻貓去撥個貓尾草的一樣撥了撥小翠一邊綁起來的螺旋卷雙馬尾。
 
我只不過是撥了一兩下,她就猛轉過頭來怒瞪我,更用手拍開我撥她頭髮的手,如同趕走蚊子。
 
她「哼」了一聲,沒多講話,而我因為確認了一件事,而說道:
 
「妳真的沒游過一下水啊!?」
 
「與你無關!」
 
「天啊,妳到底是來宿營渡假還是怎麼?大家都在玩,但妳只坐在這裡。難道妳是不會游泳?」
 
大概是被我說中了,小翠的臉頓時紅起了來。
 
她努力地按捺着害羞的心情,以裝出來的憤怒遮住害羞,對我咆哮叫:
 
「是又怎樣啊!我以前住北方,那裡沒有海灘,我為什麼要學游泳!」
 
「如果是小說裡邊的話,接下來應該是我要教妳游泳的情節,可惜,我不會教妳。」
 
「笨蛋,我可沒有要求過你。」
 
這傢伙講話還真是一點都不客氣,處處是要和我針鋒相對。
 
我頓時起了我主意,於是我望了望現在身處的岩石和海水及沙地相差幾高。
 
確認過是一個安全的高度,以及跳下去也不會受傷之後,我便做了件叫小翠憤怒得「咚」一聲站起來的事情。
 
我當了個人肉深水炸彈!
 
「撲通!!」的一下巨響,我從岩石上跳到海水裡去,讓很故意地濺起了很多水花。
 
水花激濺在小翠身上去,她很多地方都被沾濕了。
 
「你!你!你這傻B!」
 
「小心啊。」
 
小翠被我激怒得站起,我的計劃成功了。
 
當小翠要向我咆哮,怒罵我的時候,我立即捉住她的腳,然後用力一拉。
 
「哇呀!!!」
 
小翠怪叫的聲音響起,掉落水裡去的聲音也響起。
 
「哈哈哈,妳現在跟落水狗一樣好笑呢,巫小翠。」
 
小翠的頭髮因為濕了的關係,變得好重,兩條螺旋卷雙馬尾猶如加了鉛塊的一樣,直直地垂下。
 
「你!你!你!你去死啦!傻B!」
 
大發雷霆的小翠向我猛潑了個水來,但是她的威力太小了,沒對我造成任何傷害或影響。
 
「哈哈!一直住在北方的妳,完全不會玩潑水這回事。」
 
「是嗎?這招如何!嘿!嘿!」
 
「顫抖吧,凡人,因為從小就接受過地獄訓練的我,現在要反擊了。」
 
「你中二個甚麼鬼病!受死!受死!嘿!嘿!」
 
沒錯,記得我在小時候,因為小紫太過男孩子氣的關係,只要在海邊或是泳池裡玩,她就要對我潑水。
 
爸爸看我一直被小紫用潑水欺負,所以教了我一招叫「大海無量」的潑水絕招。
 
而在爸爸的指導之下,我終於練成了,雖然在最後我還是繼續在潑水方面被小紫欺負就是了。
 
「看招!大.海.無.量!」
 
「哇呀!!」
 
我一個潑水絕招,便把小翠潑得跌倒,當然是因為受驚而嚇倒。
 
「哈哈哈,這次是我贏了,巫小翠。」
 
剛剛跌在水中的小翠,探出了頭來。
 
我發現此刻水中不斷地冒出好小的氣泡,小翠似乎在水裡邊講了些甚麼話。
 
我聽不到她說甚麼,但她這些說話也不是說給我聽。
 
「巫小翠!妳在念咒!?」
 
當我發現小翠做出這麼作弊的事情時已經太遲了,一道強勁的水便已經向我潑過來,威力使我跌倒在地在水中去,也喝了幾口海水。
 
小翠即站起來,高高在上對我大笑,說:
 
「哈哈哈!羅天從!你盡力了!」
 
「妖女!妳作弊!你竟然用巫術!」
 
「顫抖吧,羅天從!」
 
「不~!!!!!!」
 
無論是面對小紫,還是小翠,我還是在潑水這種事情上被欺負的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