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灘上玩過各式各樣的遊戲後,我們就在休息營裡稍休一下,吃吃下午茶。
 
Chris Wong為我們準備了些烤肉,以及串燒,實在是感謝他。
 
我們吃過了下午茶後,又再回到海灘上玩不同的遊戲了。
 
這回小翠也加入了一起玩,大家也很歡迎她。
 
實在是很難得,她竟然也會和大家一起玩遊戲,而不是像之前一樣獨自坐在岩石上。
 


也很難得看到她在遊戲中露出笑容。
 
平時都板起嘴臉的小翠,在和大家玩耍的過程中,露出了平時看不到的笑容。
 
不是奸笑,也不是心懷不軌的笑,是愉快的笑容,是玩得開心的笑容。
 
明明之前讓對我說這些遊戲好無聊,不想玩,現在還不知道是誰在笑着玩呢。
 
其實,小翠笑起來,是挺可愛的。
 


只可惜的是,她總是板起嘴臉,動不動就發脾氣。
 
我們一班人就一直玩,玩到傍晚時份,大家才離開海灘,回到農舍去,因為快將要到吃晚飯的時間了。
 
回到農舍,我們馬上就洗澡,洗去身上那陣海水的感覺。
 
此時農舍已經有熱水供應,不知道是老伯伯知道我們回來後就要洗澡而為我們準備好,還是本來這個時間就有熱水。
 
我們男生先讓女生們去洗澡,我們等女生洗澡完再接着洗。
 


女生們也很合作,幾個人一起洗,加快洗澡的輪候時間,唯獨小翠是堅持要自己一個人。
 
我讀過市面上的輕小說,知道現在這個時候,通常都會出現提議去偷窺女生洗澡的情節。
 
又或者是出現和女生一起洗澡,但原來是用木板牆分格開了的一起洗澡的情節。
 
更何況現在有校花等級的愛恩社長在場,有那個男生不想要一窺她赤裸裸的姣美身材?
 
又有那個男生不想要隔一道木板牆和女生一起洗澡的?
 
然而,這些只可能是輕小說中的公式情節。
 
在現實中,我們一班男生只是在外邊等待。
 
Chris Wong和另外兩個男生都不想等,直接在農舍外借了個為農作物灑水的水喉,用冷水先洗洗身上的海水感。


 
那些偷窺或一起洗澡的情節,就讓它們永遠留在那種小說裡就好。
 
當所有人洗澡過後,換上了輕鬆的居家服後,剛剛好是吃晚飯的時間。
 
在農村一樣的鄉郊地方,吃晚飯都特別早。
 
本以為我們會因為太早吃晚飯而沒有食慾,但可能在海灘玩耍過了,感覺特別餓,馬上就開餐。
 
在城市中,有電視機的關係,我們會一邊吃晚飯一邊看電視。
 
在城市中也有手機網絡訊號,我們也會一邊吃晚飯一邊用手機瀏覽網絡。
 
但來到這裡,這個沒有電視機,也沒有網絡訊號的地方。
 


我們能夠一邊吃晚飯,一邊面對面聊天,也能夠好好的品嚐老伯伯烹煮的農家美食。
 
明明這種事情其實在簡單不過,一班人聚在一起吃飯聊天。
 
但因為科技的進步,讓人變得古怪,即使相聚在一起吃飯,還是各有各用手機瀏覽網絡。
 
有時候我在想,到底科技是改善了我們的生活,還是讓我們人類變成了低能兒?
 
我們一邊吃晚飯,一邊聊着天,說說學校的事情,也聽聽老伯伯在農村生活的故事,實在有趣。
 
不久,我們都用餐過了。
 
用餐過後,我們都各自活動。
 
思賢和Chris Wong及兩位男生在房間裡玩撲克牌,愛恩社長和肥宅師兄及兩位女生幫忙老伯伯洗碗碟。


 
我因為兩邊都沒有空缺,而無事可做。
 
本來是打算看Chris Wong玩撲克牌了,因為我聽說外國人玩撲克牌是比較厲害,我倒想見識一下。
 
但我忽然想到起了一件事。
 
媽媽在以前跟我說過,她小時候住的地方,只要在晚間抬頭望天,就會看到星光閃閃,滿天星斗,不過現在因為城市化的關係,還有光污染,再也看不到了。
 
我在想,在這個沒有電視機和手機網絡的離島,會不會看到星空呢?
 
反正現在我閒閒沒事做,不如去看個究竟吧。
 
即使是夏天,但晚上還是有些冷,在這個人煙稀少而且四面環海的離島上,就更冷,使我不得不穿件外套才外出。
 


跟老伯伯說過我想去外出看星空後,我便推開農舍的門,踏步出外。
 
一陣郊區的新鮮空氣夾雜冷風吹了過來,使我不得不暗地裡說「帶一件外套來是對的」。
 
這刻身在室外的我,抬頭就望上天空去,馬上就見星空。
 
「還真的看到呢。」
 
我看着這些夜空鑽石,不禁說道。
 
自己是不太會星空欣賞這門學問,但我只望了一眼,就覺得是美極了。
 
這是在城市看不到的景象,唯有來到受光污染影響較低的地方,才能夠看到如此美麗的星空。
 
如果可以的話,真想叫媽媽來看,好讓她開心一下。
 
能夠在星空之下漫步,抬頭看天就是閃閃生光的星斗。
 
北斗七星、十二星座、小熊座、天馬座等等。
 
能夠在眾多的星座星宿之下漫步,確實在是挺浪漫的一件事,媽媽一定會好喜歡。
 
如果此刻有流星飛過的話,就更浪漫了。
 
來一場流星雨,會不會更好呢?
 
聽說在流星飛過後一秒內許願,願望便會成真,如果這是真的話,我要許個怎樣的願望才對?
 
其實答案很明顯,那便是希望媽媽和小紫的身體早日能夠恢復原來的模樣。
 
這刻我四周張望,看看會不會真的巧合出現流星,好讓我許願。
 
但流星是看不到了,巫女倒是見到一個。
 
「喂。」
 
原來小翠也在這裡看星空,她坐在一張有椅背的摺椅上,似乎是準備長時間看了。
 
我叫了叫她,只見這一刻小翠在聽到我的聲音之後,突然擦起眼來。
 
本以為她在表示「看到你我都要擦眼」,在告訴我知道不想和我見面。
 
但是,我留意到,小翠的泛着淚光。
 
於是我很吃驚地對她說話,同時走近她,說:
 
「喂,妳怎麼哭了,受傷了嗎?」
 
雖然小翠總是擺出一張冷酷無情的臭臉,但再怎麼說,人家也只是個十三歲左右的小女孩。
 
在這麼黑的環境中跌到,會哭是很正常的事。
 
我是在擔心她,因為她如果受傷而導致不能再寫小說的話,我們之間的對決便得中斷,我本來的計就要出盆子。
 
誰知那傢伙竟然對我說:
 
「你這傻B才受傷!我只是剛好吹沙入眼。」
 
「裝甚麼,妳那裡受傷啊?」
 
「不就說我沒有嗎?別多事!滾。」
 
我打量一下這傢伙,似乎真的沒有受傷。
 
但空穴來風必有因,於是我說:
 
「是不是想家了?」
 
「嗚……!」
 
被我一猜就中,小翠這刻「哼」了一聲的別開了臉。
 
對於小翠竟然想家這種事,我不禁笑了一笑。
 
「既然這麼想家,為什麼妳還要來跟大家宿營呢?留在家裡不很好嗎?」
 
「你以為我很想來啊?你以為我很想見到你這傻B?我是為了收集小說題材,所以才來到這裡。」
 
話後,小翠又「哼」了一聲,她繼續別開着臉,讓我無法看到她現在是個怎樣氣憤的表情。
 
這傢伙的態度就是這麼差勁,不過我都有點習以為常。
 
反而她溫柔起來,學像媽媽一樣,我會覺得她是不是腦子有洞了。
 
「不過,還真的叫我感到吃驚呢?妳這傢伙竟然會想家,明明看起來就像是個獨來獨往的殺手。」
 
「你好吵。」
 
「說回來,妳以前住的北方是個怎樣的地方?妳是住在深山的廟中?都穿紅白的巫女服?每天在神廟前掃落葉的嗎?」
 
「傻B即是傻B,簡單被日本動畫洗腦,永遠只想到這些畫面。」
 
「所以到底是怎樣?」
 
「就是個城市,夏天很熱,冬天很冷,廟宇甚麼的想都別想。即使我是個巫女,也和一般人的生活無異。上學,功課,考試,補習,課外活動,和朋友去玩------」
 
「妳這傢伙也有朋友!?」
 
「當然有!只是……」
 
說到這,小翠便激動得轉過頭來,對我哮叫,情緒多少是有些激動。
 
但然後,她的頭漸漸地低下,情緒不再激動,看起來反而有些失落的感覺。
 
「喂,妳沒事吧?」
 
「別管我!」
 
小翠一揮手,像要趕就蚊子一樣,差點就要打到我。
 
她知道我一定不會跟她的說話去做,不會走開,依然會繼續煩擾她,所以她選擇自己走開。
 
而在此時,突然有一把聲音傳來,叫住我們兩個。
 
我們都朝聲音望去,就見肥宅師兄,只見他好像有甚麼要事找我們。
 
肥宅師兄對我們兩個說:
 
「思賢說的,要緊急召集我們的,說有個好刺激的遊戲要和我們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