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個早上,和平時很不同。
 
平時當我張開眼睛,並不會見到任何人在我身邊。
 
但今天的這一個早上,完全不同。
 
當我心理時鐘感覺到日出了而張開眼睛,我第一眼望到的是一位女生,是小翠。
 
感覺似是丈夫醒來張開眼,便見到自己的妻子睡在自己的身邊,甜睡的臉就在自己的眼前。
 


昨晚,自己很不經已就睡了過去,就這樣和小翠擁抱在一起,入睡去。
 
一想到我們竟然是如此親密地睡了一晚,便覺得有些害羞。
 
也覺得很不可思議,因為現在的情況仿如小本小說故事裡的劇情一樣,很不真實,像是夢。
 
但這是真的,我和小翠是互相抱住,胸貼胸,雙腿交纏,十分親近的在海蝕洞中渡過了一晚。
 
身體覺得麻,也覺得熱,因為太陽已經升起來了。
 


「小翠,小翠。」
 
我放輕聲地叫了叫眼前的女生,也盡量在說話的同時不呼出氣,因為我還未刷牙。
 
小翠很容易就被我叫醒,她像個小孩子一般發出了「嗚嗯」的聲音,然後慢慢地睜開眼睛。
 
「傻…傻B?早上好…」
 
我多少是沒想到小翠竟然會對我說「早上好」,因為以她的性格來說,應該是說「你怎麼還未死了,傻B」類似的說話。
 


或者可能是小翠還未睡醒,所以在意識不清醒的情況下沒有對我發惡。
 
她出乎意料的一句,使我愣了一愣,但隨後我也對她說了聲「早安」,然後我說:
 
「天亮了,該起來了。」
 
「嗯?我還想要睡…」
 
某程度上,只有十三歲的小翠,可以說得上算是個小女孩。
 
但是她現在給我的感覺,更像個小女孩了,連舉動也像。
 
她竟然向我撒嬌,說想要再睡,甚至把臉埋到我的肩旁上去。
 
如果眼前的女生是我媽媽,這個情況或者說得通,但在我眼前的人是平時板起臉,一張生人勿近表情的巫小翠。


 
她現在似是把我當作家人了,覺得待在我這裡安全和窩心。
 
我瞬間是懷疑了我眼前的人是不是巫小翠。
 
自己心裡邊又再升起一股好奇怪的感覺,我不但想讓她繼續睡,甚至還想去摸摸她的頭髮,覺得她很可愛。
 
然而我立即甩開這股奇怪的感覺,並伸手去捉住小翠一邊的螺旋卷馬尾。
 
接下來用力一扯!
 
「嗚哇!!」
 
簡直和發聲娃娃一樣,只要我拉她的螺旋卷馬尾一下,她就會自動發聲。
 


這一刻小翠已經不再是剛才小女孩感覺的小翠,變回了我平時認識的小翠。
 
「你白痴啊!拉甚麼拉!有病沒病!腦殘是嗎?」
 
「沒辦法啊,妳不知道妳剛才想做甚麼嗎?妳剛才差點要污辱我,我貞操快不保了。」
 
「說些甚麼鬼話!你去死行不行!死色鬼!一天到晚只會去想那些事,你腦袋有洞,死傻B!」
 
看到小翠對我猛咆哮過不停,雖然有些生氣,但知道了剛剛萌生的感覺已經遠去,我便安心多了。
 
「哼!大笨蛋!傻B!」
 
日出已經來到,我們得盡快起來,然後回到農舍去。
 
我們的動作要快了,因為我記得早上也會有一次潮漲,我可不想被困多一次。


 
接下來發生的事,我不知道是怎麼做到,也不想記起是怎麼做到,總之我和小翠從親密接觸的姿態恢復到平常一樣。
 
不再像個連體人貼在一起,而變成了獨立的兩個人去。
 
我穿回我的外套,小翠整理着她的頭髮,我們兩個都可以自由行動了。
 
「喂,傻B。」
 
「怎麼了?」
 
「現在這個是我們之間的秘密,你絕對不可以告訴任何人知道,聽到了嗎?」
 
小翠所指的「這個」,當然是指我和她抱在一起睡的事情。
 


這是當然的,要是被誰知道我和小翠一起睡過,我和小翠的關係絕對會被誤會,到時候跳到黃河裡也洗不清。
 
我對小翠說「好」,另外也說:
 
「這次的事情,我們互相也不能在提起,明白嗎?」
 
「當然,我恨不得要把這段記憶從腦海中抹殺。」
 
「如果可以我也不想記住今次的事情。」
 
我們兩個就是昨晚酒後發生關係,不想別人知道,也不想記得住發生過甚麼事。
 
「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這是我和小翠之間的約定,也是我們之間的一個秘密,我們兩個都會把這一後記憶,永永遠遠收在心中去。
 
「天從!小翠!」
 
「羅天從同學,巫小翠同學,Where are you?」
 
仿佛是計算過的一樣,當我和小翠整理好衣服也做過約定之後,附近便傳來了Chris Wong和其他人的聲音。
 
他們竟然主動來尋找我們,我還以為他們都在農舍裡呼呼大睡,等和我小翠回去呢。
 
當下真的是有一種感覺,就是被搜救人員救出的感覺,心裡邊是高興萬分,馬上就想要和大家見面,擁抱,報平安。
 
而接下來,我和小翠都一同走出木屋,和大家會合了。
 
當和大家會合過後,我就知道,這次的海蝕洞事件告一段落。
 
然後,光陰似箭,一轉眼已經是暑假完結後的開學日。
 
已經是中五生的我,不需要媽媽或是小紫叫我起床,我靠着鬧鐘已經可以自行起床了。
 
「早啊,天從。」
 
「早安,媽媽。」
 
我進行梳洗過後,便來到客廳,準備吃今天的早餐。
 
坐下來,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便對我說早,我也很有禮地回應。
 
「喺!早餐來了!吃飽了才去上學呀!」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則從廚房裡,捧出早餐,並和我們一起享用。
 
媽媽依然有着小紫的身體,而小紫依然有着媽媽的身體。
 
在一年前的開學日,我是絕對沒想到一年後的情況會是如此,不單單是我,就連媽媽和小紫也不可能會想到。
 
明明只是過了一年,所有事情已經變得相當不同,簡直是和小說一樣。
 
但是,這種情況不會持續很久,因為我會解決它,用我的小說。
 
距離和小翠決一勝負的日子,還有四個月左右。
 
當決勝負的日子來到之後,我就會以我寫的小說,來贏過小翠,讓她把媽媽和小紫的身體恢復過來。
 
到時一切都會恢復正常了,我又能重新過我平常的生活了。
 
和媽媽及小紫一起吃過早餐之後,我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便一同出門,上學去。
 
一路上,我和媽媽閒聊着,不用一會便遇上了上學大隊。
 
上學大隊中有些新的臉孔,應該是今年的中一新生。
 
「不知道會不會有插班生呢?」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忽然就說了這一句話。
 
的確,新一季的開學,最叫人感到好奇和興奮的,便是插班生之事。
 
男的希望會來一個大美女,女的就會希望來一個師氣的男生。
 
對於插班生一事,我其實沒多感到興趣。
 
只希望,如果有插班生來到的話,請不要是從北方來的甚麼巫女、巫師、魔劍士。
 
要是再來一個像巫小翠一樣的插班生,我可受不住。
 
「天從,是小翠她啊。」
 
正當我在想些有的沒的時,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發現了小翠獨自混在上學大隊裡邊。
 
大概是好久沒見過小翠她,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便走了上去,向小翠打招呼。
 
真想提醒她,巫小翠是害她現在變成了小紫的罪魁禍首。
 
「早安,小翠。」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走了上去,打了聲招呼,不過小翠只瞥了瞥她,沒講話。
 
「小翠的暑假過得怎樣了?有去旅行嗎?夏天可要注意保濕和美白啊,紫外線是皮膚的大敵呢,那個,最近新推出了……………」
 
雖然媽媽有怕陌生的性格,但因為她已經和小翠認識了一年了,所以已經可以很放膽地和小翠說話。
 
只是,小翠對於媽媽所說的每一句話,一點反應也沒有。
 
她只是,望着我,用眼神對我說:
 
「新一個學期多多指教甚麼的,我可不會說,傻B。」
 
「我也不會對妳說新學期還請多多指教呢,妖女。」
 
我也用眼神回答她。



PART.10
END
(8月26日更新中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