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我不是很記得發生過甚麼事。
 
我甚至也不想去回想發生了些甚麼事而出現現在的結果。
 
而現在的結果是,我和小翠都成功用了同一件外套保溫。
 
不單單如此,我們兩個還有額外的體溫加乘,因為我們兩個就像企鵝取暖的一樣貼在一起。
 
不是背貼背,而是胸貼胸。
 


是的,我和小翠做了。
 
我們都躺到木板床的板上,互相緊密的貼住,胸口貼住胸口,並用外套包住我們的身體。
 
在古裝劇裡,有些媽媽會被嬰兒用布包住,也用布綁住自己的身體,把嬰兒兜到胸口前去。
 
而我們現在的情況大概就是這樣。
 
我們的胸口互相緊貼,緊貼到是可以感覺到對方心跳的程度。
 


我們也互相緊抱,我把雙手抱到小翠的背部去,小翠也把雙手抱到我的背部,我兩就像兩隻無尾熊一樣抱住對方。
 
至於下身,雖然沒有被外套完全包裹到,但還是挺溫暖。
 
因為我和小翠的一對腳互相纏着,她一隻腳疊在我的腳上,我一隻腳也疊在她的腳上,就像兩條蛇在亂纏一樣。
 
這一個姿勢,使得我們都能感覺到對方的體溫,也感覺到對方肌膚的觸感。
 
是很溫暖,我和小翠這樣做實在很溫暖,甚麼有種熱的感覺。
 


雖然是這樣,但因為我們這樣做的關係,使得氣氛變得相當奇怪,身體也不自然地因氣氛而僵住。
 
我全身都發燙,背部也發起出一種癢癢的感覺。
 
自己是想要伸手去搔一搔個癢,但小翠立即就喝止我,對我說:
 
「別!別亂動呀!」
 
依然和我胸貼胸取暖的小翠紅起着臉,不去望我,嘟嚷似的又說:
 
「我…我可不想摸到奇怪的地方。」
 
我知道「奇怪的地方」是指那裡,我自己也不想這個已經起了生理變化的地方和她的肌膚有任何接觸,免得引起尷尬。
 
「但,但是我背部有點癢。」


 
「你別動呀,傻B。真是的,我來幫你搔一下吧。」
 
「吓?」
 
「是這個位嗎?」
 
「再上一點……對,是這裡了。」
 
不要說小翠的臉通紅,連我這個男生也因為現在的情況而臉紅耳赤。
 
「好了的話,我要睡了。」
 
「啊,嗯,好的。」
 


留下了這句話的我們,都各自閉起眼睛,睡覺去,努力睡覺去,不去多想甚麼。
 
可是,越是努力去睡覺,就越是胡思亂想,心情十分混亂。
 
再這樣下去,不要說休息,連放鬆心情也是不行。
 
結果在應該是十五分鐘後,我感覺到小翠的心跳沒有減慢,知道她和我一樣沒有入睡,於是對她說:
 
「喂,妳睡了嗎?」
 
我知道她未曾入睡,也沒辦法入睡,我說的這句話只不過是個開場白。
 
小翠聽到我的聲音在她的耳邊低聲響起,就似情侶耳語一樣,不禁害羞得皺眉,她也害羞得不肯開眼睛。
 
但她卻回應我,對我說:


 
「睡了。」
 
「不如我們聊天好嗎?」
 
「不好。」
 
「別這樣,反正妳我都睡不了。」
 
「我要睡覺,別吵。」
 
對於小翠的嘴硬,我心裡不禁苦笑。
 
因為她如果真的想睡覺,剛才就不會連續回應我,而是沉默應對,讓我沒趣然後閉嘴。
 


在心裡苦笑過後,我便開始和她聊天,想以聊天來緩和現在尷尬的氣氛。
 
我在她的耳邊輕聲說道:
 
「妳覺得,妳是甚麼屬性?」
 
「……………水屬性吧。」
 
剛開始沉默了這麼久,我還以為她不想理我,但最後還是回答了我的問題呢。
 
「我不是問五行屬性,我是在問人物屬性。」
 
「為什麼我要為自己設定屬性?」
 
「就說說看。」
 
「………………天然呆。」
 
「妳!?天然呆!?」
 
對於小翠的回答,我吃了一驚,身體不禁猛動了一下。
 
而這猛然的一動,使得我的大腿內側和小翠的大腿互擦,一種和女生身體接觸所引起的特別刺激感覺瞬間遊走全身。
 
小翠似乎也和我一樣,因為這一下互擦,而使她有個像觸電了的感覺。
 
「別…別亂動呀!笨蛋!害我都感覺到些甚麼了!」
 
「對,對不起,只是妳的回答讓我太吃驚了,因為依我看來,妳再怎麼看都是腹黑和毒舌啊。」
 
「講話給我小心,現在我只要動一下腿,你就絕子絕孫了。」
 
直到這刻,小翠終於張開眼睛,以眼神來對我說「你的子孫性命就在我腳上」,表情相當囂張。
 
然而,她的囂張表情很快就落下。
 
這當然不是她的子孫性命也在我腳上,小翠可是個真真正正的女孩子。
 
那是因為當她張開眼之後的幾秒,便在好近的距離下與我的眼睛互相對上,這是一個距離近得可以從對方眼睛中見到自己的反影。
 
在電視劇中,這個情況之下,男女主角都會情不自禁地接吻起來,不過在現實中,我們都立即別開視線,不再對望。
 
我紅起臉望其他方向,小翠也紅起臉望其他方向,本來有點緩和的氣氛又再尷尬起來。
 
「喂,妖女。」
 
「怎…怎麼了,傻B。」
 
「說回來,妳之前在山林路徑裡,是不是有甚麼想跟我說的。」
 
「不,那又不是甚麼重要事,不說了。」
 
「說來聽聽吧。」
 
「那件事不重要啦,只…只是,只是想問你,你的傷口還痛嗎……?」
 
傷口,那當然是指小翠為了吸飲我的血液時而咬我所造成的那個傷口。
 
回想起當時的情景,不禁是隱隱作痛。
 
我想要回答小翠,說拜她所賜,這個被她咬而生的傷口還隱隱作痛。
 
但正當我想要如此回答時,我忽然想起了另一件事,於是便立即向小翠問:
 
「妳為什麼在意這件事?」
 
我的這個一個問題,竟使得小翠整個人顫了一顫,她還不自覺地從口裡漏出「嗚」的一聲,感覺似是我擊中她所提問的問題背後的含意。
 
因為和小翠是胸口貼胸口的近距離,我可以感覺到她跳得好快的心跳。
 
「沒…沒甚麼,只是好奇想問一下。」
 
小翠紅起臉,嘟嚷般回答,視線遊離,很明顯她並不是在回答實話。
 
「你就當我沒問過,反正這也不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是嗎?其實我的傷口已經不痛了,不過牙齒印還留在那個位置上,很突兀。」
 
「是麼?」
 
「是啊。」
 
我之前說還在隱隱作痛,多少是心裡邊的覺得,其實實際上那個傷口並不痛,就算用手去按壓也不會痛。
 
口裡說那不是一件重要事的小翠,在聽了我的回話之後,臉上竟然閃過一絲的安心,實在奇怪。
 
她還很莫名其妙地,露出了笑容。
 
我望着小翠泛着紅暈,露着淡淡的微笑,我的心裡竟然起了一股好奇怪的反應。
 
自己在這一刻,忽然覺得眼前的女孩,十分可愛,有種想要佔有這個女孩的感覺。
 
對於自己竟然對小翠起了這麼古怪的反應,我不禁倒抽了一口氣。
 
我倒抽一口氣的反應把小翠嚇到了,她立即就問我發生甚麼事,而我回答說:
 
「沒甚麼,趕緊睡覺去了。」
 
「我本來就想要睡啊,只是你這傻B在吵。」
 
「那麼現在我們都合上眼,睡覺去。」
 
「哼。」
 
小翠悶哼了一聲,接着就閉眼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們的聊天,使得氣氛緩和,或者已經習慣了對方的存在,所以在不再緊張,又或者是小翠真的累了,所以她很快就入睡。
 
我望着入睡了的小翠,就望着她。
 
雖然小翠不是美人胚,和愛恩社長這大美人很不相同,但我當下是覺得,其實小翠她也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