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期來到,今天是我成為中五生的第一天。
 
心情沒很特別,沒有很高興,也沒有不高興,就和平時一樣。
 
但硬是要說的話,是有一點不高興,因為今天開學日得在禮堂裡出席開學禮。
 
開學禮和聖誕週會或者一般的週會很不相同。
 
在開學禮當中,要聽校長的演講,牧師的教導,以及各種學校裡需要注意的事情,並不會有任何娛樂表演,例如話劇等。
 


所以,目前正在硬性地出席開學禮的我,正因為沉悶而感到有些微不高興。
 
在一旁的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最初因為知道要出席開學禮,而感到相當興奮,畢竟她是十分憧憬學園生活。
 
但在校長演講不到十五分鐘,她已經想要睡覺了。
 
還好在她身旁的同學都時不時叫醒她,不然被發現可糟糕。
 
趁着現在這個沉悶的時刻,我認為該是時候整理一下亂七八糟的事情。
 


是的,我是指在我在中四學期裡發生的一連串匪夷所思的事情-------巫小翠事件以及以後一連串的事情。
 
在中四學期裡的第一天,當一切還是正常不過之時,本以為日子會如常渡過的我,在當日遇上了巫小翠。
 
巫小翠以插班生的身份,成為了我班的學生,成為了我的同學。
 
因為發生了一些事情,使得大家都非常害怕巫小翠這個女孩,當時連小紫也害怕她。
 
而在我完全沒有了解到這個巫小翠到底是何方神聖時,她已經讓魔抓伸向我。
 


來自北方的巫小翠,竟然是一個巫女,簡直荒謬得跟小說情節一樣。
 
是的,真的非常荒謬,任誰都不會相信,但因為我親眼見過她施法,所以我相信並知道。
 
巫小翠她,在教師發展日那一天,竟然把我媽媽和妹妹的身體調換。
 
正確來說,是互換靈魂。
 
巫小翠用巫術魔法,把媽媽的靈魂放到小紫的身體裡去,也把小紫的靈魂放到媽媽的身體去。
 
我的日常生活就在這一刻出現了極巨大的變動。
 
破解巫小翠的巫術魔法只有兩個方法,第一個方法是由我跟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或者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發生關係二十次,那麼巫術魔法就會自動解除。
 
而第二個方法就是解鈴還須繫鈴人,讓巫小翠為我們解開巫術魔法。


 
第一個方法絕對不可行,因為那是亂倫,所以在別無他法的情況之下,我選擇了第二個方法。
 
我決定和巫小翠比個高低,在她最善長的領域中贏過她,在挫敗她的同時換取恢復身體方法。
 
然而,我失敗了。
 
我被巫小翠於校刊投稿的小說直接擊倒,她在那一次較量之中把我狠挫,讓我知道我和她實力的差距。
 
結果,我放棄了,我放棄了挑戰巫小翠以贏取恢復媽媽和小紫身體的方法。
 
就在我灰心的時候,我遇上了「小寫會」-------「小說寫作同好會」。
 
那是一個聚集了很多喜歡寫小說故事的人的社團,雖然不龐大,但總算是有些規模,不是甚麼等待被廢部的社團。
 


我認為我只要在那裡,就能夠學到寫小說的技巧,當我提升自己的技巧後,就能縮短和巫小翠之間的距離,我就能夠和她平起平坐,有更大的機會贏過她。
 
所以,我加入了「小寫會」,也迫使巫小翠和我再一次進行對決,而這一次對決是以香江文創小說青年組作為舞台,只要我排名比她高,我就算是贏,但如果我這次輸了,巫小翠就會讓媽媽和小紫永遠都恢復不了過來。
 
在加入「小寫會」之前,我遇上了「小寫會」的愛恩社長和肥宅師兄。
 
愛恩社長為要加入「小寫會」的我設下了考驗,以題目是一堆日本輕小說堆砌出來的小說標題,要我得以此標題寫一篇短篇小說給她。
 
全靠肥宅師兄的協助,給了我一些啟發,我才找到突然口,以完成這一篇小說。
 
這一次的事件,也讓我明白到寫小說最重要的是甚麼。
 
雖然這篇故事以不合格作為句號,但我還是順利地加入了「小寫會」。
 
當我加入了「小寫會」之後,馬上就發生了一件叫我不知所措的事情。


 
那便是寫劇本,而且是和我的死對頭巫小翠一起合作寫劇本。
 
說真的,我真的很不願意和巫小翠合作,畢竟她是加害我家人的壞人。
 
但為了完成劇本,我和巫小翠必須要互補對方的不足,以寫出符合戲劇社社長思賢所要求的劇本。
 
經過了和巫小翠的約會,我們兩個總算提升了契合度,一起完成了劇本。
 
而我也從那次的約會之中,了解到巫小翠的一些事,也從她身上明白到一個作者對寫作應該有個怎樣的態度。
 
我們一起完成了劇本,也因為意外而一起在舞台上演繹了男女主角,還意外地發生了叫人感到臉紅耳赤的事情,這件事說不提起了。
 
話劇過後,便是新一年的來到,而這新的一年剛到來,就面對一個大挑戰。
 


是校際網球比賽。
 
這是一個小紫想去參加的比賽,她的夢想就是奪下這個比賽的冠軍。
 
可是,因為巫小翠的關係,她現在是有着媽媽的身體,又怎麼能夠出戰呢?所以只好由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代女兒出戰。
 
能夠出戰是一件好事,但媽媽本來就是個運動痴,怎樣可能出戰這個比賽且奪下冠呢?
 
小紫不理會這件事,強要媽媽進行特訓。
 
雖然特訓當中發生了好多意外,但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總算完成了特訓,並踏上了校際網球比賽的舞台之上。
 
但是,即使特訓完成了,媽媽的實力依然不是比賽的級數。
 
面臨必敗無疑的局面,我請求了巫小翠幫忙,而意外地,她竟然幫忙我了。
 
她讓媽媽和小紫的身體再一次調換過來,也即是暫時恢復了她們兩個原來的身體,使得小紫本人能夠站在比賽場上進行大逆轉。
 
可惜的是,最後小紫還是輸了,但無可否認,那是一場精彩的比賽,也是小紫很滿意的一場比賽。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戲劇和校際網球比賽的事情,使得我和巫小翠經常接觸,讓我連在夢中也見到她。
 
我記得在校際網球比賽的事件過後,我因為一直沒有靈感去寫和巫小翠一決高下的小說,變得心煩意亂,最終生病了。
 
而在生病其間,我發了個夢,去到一個和我認知顛倒的地方。
 
在那裡我遇上了一個全然不同的巫小翠,我甚至在最後跟她跟了婚,實在不可思議。
 
而更不可思議的是,我在夢境中遇上了我第一部小說中的女主角,我是遇見了自己小說裡邊的人物啊。
 
小嗯,也即是愛文,在當時因為被我放棄了她,放棄了繼續書寫她所屬於的那部小說而心生怨恨,想要在夢中傷害我。
 
過程實在是曲折離奇,但最終,我讓小嗯原諒了我,對我重拾信心。
 
也因為這一個夢,我得到了寫小說的靈感,開始寫我和小翠一決勝負的小說,我更明白到一些寫作思想上的事情。
 
可是,愛恩社長說我的小說是後期型,想要留住讀者必須要下些特別功夫。
 
因為愛恩社長的這一句說話,使得我開始尋找增加小說可觀性的方法,也在巧合下,認識了和愛恩社長及肥宅師兄是青梅竹馬的女生-------明悕。
 
明悕是聖本善私家醫院的長期住院病人,也是個很會繪畫的女生,為了得到她的幫忙,我得要和她進行一次小說體驗約會,而那次約會,實在是要嚇死我了。
 
因為我照顧不周,使得明悕病發,差點就要搞出生命意外,還好最後明悕都康復起來,而她最終也答應幫我繪畫插畫。
 
而這一次的事件中,我意外的明白到小說願景是怎麼的一回事。
 
雖然有了明悕的幫忙,也在各個事件之中明白到寫小說的事情,但我卻對於自己的小說沒有很多的自信,在通知信的那次事件中可以證明。
 
說起來還真是慚愧害羞呢,自己竟然對自己的小說沒有自信,覺得自己會通過不了篩選。
 
但很難怪我,因為當時好幾天都收不了通知信,會認為自己已經出局了是正常不過的事情。
 
我曾經在那時期中意志消沉,精神都快要崩潰。
 
不過,因為有大家的支持和鼓勵,使得我重新振作,讓我明白到,雖然寫作是一件孤獨的事情,但人並不是孤獨的。
 
而最後,我當然是通過篩選,只是我最初寫錯地址,讓信件寄到學校去而已。
 
小說的事情順利解決,但馬上又另起一波與創作相關的事情,這件事差點就要毀了我的家庭。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竟然意外地當上了人像攝影模特兒,一次又一次地接下攝影的工作。
 
然而,從網路上組團的攝影師,都不懷好意,都對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有非份之想。
 
還好有小翠的幫忙,我才能阻止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被侵犯的危機,順利把這次的事件解決。
 
這次的事件讓我寫小說的事情暫停了一段時間,本以為事件解決了後我可以繼續進行寫作,誰知道竟然來了個疲累症。
 
為了治療疲累症,我參加了思賢舉辦的宿營活動。
 
在活動當中,我又遇上了小翠,甚至因為意外,而和她兩人共處的渡過一夜。
 
是怎樣一起渡過我就不想說了,現在回想起都要臉紅了。
 
我想到這裡,才發現在過去的一個學期裡,小翠她竟然一直圍繞在我身邊。
 
過去發生的事情,小翠都直接或間接在其中。
 
明明我是這麼討厭她,不應該和她時常在一起,但現在回想起來,我卻好多時都與她在一起。
 
和她對決,和她合作,請求她的幫忙,在夢中遇見她,和她一起渡過一夜………
 
甚至在不知不覺間,我在內心裡已經沒再直呼她的全名,而有點親切的叫她小翠。
 
到底為什麼會這樣呢?
 
而現在,我和小翠又是一個怎樣的關係呢?
 
「喂,羅天從。」
 
正當我還在想些有的沒的事情的時候,坐在我身旁的同學叫了叫我。
 
我當下立即從思潮了醒過來,也發現原來開學禮已經來到了尾聲,是時候要站起來唱校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