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紫小紫,聽我說,今天班上來了個好厲害的人呢?」
 
放學回到家裡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便興奮地立即把阮田居的事情告訴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知道。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一邊做着家務,一邊聽着。
 
這個情況就似一個小孩放學回家,然後跟媽媽說在學校裡發生了甚麼事的一樣。
 
而我,則沒有參與對話,馬上就換下校服。
 


同時在心裡興幸在班上沒有出現甚麼意外。
 
阮田居雖然外表兇惡,而且也是個前監犯,更是一個猛人。
 
但他在學校裡非常沉默,循規蹈矩,一點事也沒有生出來。
 
我還以為阮田居會跟小翠初到時一樣,會搞出甚麼,讓班上所有人都嚇破膽子。
 
誰知道是風平浪靜,真叫我安心,但又有點失望。
 


「喂喂,哥哥。」
 
「嗯?」
 
我剛換好上了居家服,已經把媽媽的說話聽過的小紫便走了過來和我說話。
 
「哥哥,這次來的叫阮田居的插班生,該不會是像巫小翠那樣的人吧?」
 
關於阮田居這個插班生的背景,一般人只會關心到他到底曾經犯過甚麼罪行。
 


但是,對於曾經被插班生巫小翠攻擊過的我們一家人,很自然就會想知道他是不是甚麼巫師或魔劍士。
 
我自己是覺得,世界上那有這麼多巫女巫師,又不是小說世界。
 
話雖如此,但為求安心,我還是就這一件事提問過小翠。
 
而小翠當時對我的回答,我現在原原本本引用,以回答小紫的提問。
 
「不是。」
 
實在叫人感到安心,因為阮田居並不是甚麼巫師或魔劍士。
 
所以我就說,這個世界又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巫女巫師。
 
遇見小翠這一個妖女,只不過是我們時運低,不走運的結果。


 
「是嗎?實在是可惜呢。」
 
「可惜,為什麼可惜?小紫。」
 
「不是嗎?因為如果他是個巫師,不就能夠為我們解除巫咒,恢復原來的身體嗎?」
 
「呃…這一點……」
 
的確是這樣,如果阮田居是個巫師,那麼我們可以請他幫忙,讓小紫和媽媽的身體恢復過來。
 
「但如果阮田居是個巫師的話,他不來傷害我們,已經是萬幸了,再怎麼說,他也是個前犯人,坐過牢獄的。」
 
我實在不敢去想像,這樣的一個阮田居,如果是位巫師的話,我的生活會變成怎麼樣。
 


「啊!哥哥在歧視呢。」
 
「小紫,如果妳身在現場,我相信妳會和我有同一樣的想法。」
 
「我才不會呢。」
 
我可不想和小紫爭辯,因為爭辯下去並沒有甚麼意思。
 
我還是把所有通告回條拿出來給媽媽去簽好,然後用手提電腦寫小說去比較好。
 
「哥哥和媽媽都說他那麼猛,真想會一會他呢,真的有那麼可怕嗎?」
 
正在準備開始寫小說的我,對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揮了揮手,向她表示沒有意見。
 
之後在家裡的生活事情和寫小說的經過乏善可陳,一天就這麼過去。


 
轉眼間,開始已經過了一週,所有事情都上了軌道。
 
老師已經正正式式地開始講課,而功課也回到各位同學的眼前,校園生活開始。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在社團活動時間裡都到網球場上去,練練身體,做做運動,打打球。
 
而我,也回到自己的社團活動室去,和愛恩社長及肥宅師兄進行小說的創作,進行些小說交流,即使那個社團活動室其實是戲劇社的活動室。
 
一切就如放暑假之前的一樣。
 
最好就是這樣吧。
 
所有事情永遠都如自己所熟知的情況下運行,絕大部份人都喜歡這樣吧。
 


然而這是違反了社會規則,社會絕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那怕是一個被稱之為社會小縮影的學校,也會發生些變動。
 
更變校長?校議會人事調動?
 
說真的,我不會去關心這種事情。
 
比起去關心這種事情,我比較會去關心校刊小說專欄的小說連載。
 
這並不是代表我對學校行政冷漠,只是校刊小說專欄的小說連載,是我所熟識的事情,我當然會去關心它。
 
就好像一班環保人士,當然會關注全球暖化的問題,而不太會去關心由誰來出任香江特首。
 
也好像一班政客,當然會關心政治問題,會關心由誰來出任特首,而不太會關心獨居老人在寒流來襲的情況是否有足夠的衣物來保暖。
 
只是大家所在的領域不同,所關心的事物有所不同,才不是甚麼「豬」。
 
當然,校長和校議會並沒有人事變動,我只是隨便說說。
 
真正有變動的是,社團的社長。
 
「小陳,我已經決定了把戲劇社社長這個位置由你來接管了。」
 
今天,當我在社團活動時間來到戲劇社的時候,就聽到思賢他對一個社員這麼說。
 
我認得這位社員,他是參加了在暑假中的宿營活動的成員之一。
 
這一位社員,一臉受寵苦驚的表情,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至於其他社員,都為着新戲劇社社長的誕生而鼓掌。
 
順帶一提,小翠並不在其中,她似乎在放學鐘聲響起了後就與放學大隊一同回家去。
 
「思…思賢社長,你是認真的嗎?由我來出任這一屆的戲劇社社長?」
 
「是的,小陳,你是最適合的人選。」
 
「可是我演戲都演不好,怎麼有資格當戲劇社社長啊?」
 
「小陳,作為一個舞台劇演員,表演能力是好重要,但作為一個社長,重要的是管理能力和社員們的信任,而經過這幾年,我認為你都符合所有我的要求,所以我決定把社長這個位置傳給你。」
 
「思…思賢社長……」
 
「別再叫我社長了,現在你才是社長,小陳。」
 
「是的!我會努力當個戲劇社社長,任內會努力營運社團!」
 
「嗯,我還有好多事情要教你呢。放心好了,在我畢業之前一定會把所有事情都教會你。」
 
這一個新學期,我由中四生成為了中五生。
 
自然地,本來是中五生的思賢,現在變成了中六生。
 
身為中六生的思賢,即將要面對文憑試,這個試將會決定他能否進入大學。
 
為了應付這個試,思賢得將戲劇的事情放下,投入讀書。
 
另外,思賢之後都得要畢業了,無論如何他都要為社長之位找個接班人。
 
根據我校的社團規則,一個社團除了有一位負責老師之外,還需要一位負責學生。
 
負責學生就是有社長、會長、部長等等稱呼的人。
 
如果一個社團缺少了負責老師或者負責學生,都不會被承認。
 
我聽小紫說過,女子網球社也曾經因為沒有人願意擔當社長一職,而一度被解散,當然這是很久很久的歷史。
 
而現在,思賢他找到了,而這個社員也願意當社長,實在是一件可喜可賀的事情。
 
不單單只是戲劇社的大家都鼓掌,就連肥宅師兄和我都鼓起掌來。
 
愛恩社長反而沒有鼓掌,看她的表情似是在沉思些甚麼,而沒有注意到那邊的交棒。
 
「不經不覺已經是中六生的,沒有到時間過的這麼快的,回想當中一生的時候的,感覺似是上個月的事情的。」
 
肥宅師兄有感而發。
 
我聽到了肥宅師兄的說話後,便想起了肥宅師兄和愛恩社長現在也是中六級學生。
 
他們都即將要面對文憑試,也準備要畢業。
 
那麼,今年「小寫會」應該會有個新社長吧?
 
雖然換了社長,並不會影響「小寫會」的日常,但我還是好奇地向肥宅師兄問道:
 
「肥宅師兄,新一任的社會有決定了嗎?」
 
「天從的,其實愛恩她早已經因為此事而煩惱着。」
 
「煩惱着?這麼說,愛恩社長決定不了新一任的社長由誰來出任嗎?」
 
「雖然更換『小寫會』社會的事情並不會對『小寫會』有甚麼特別影響的,但愛恩還是非常認真的看待這件事的。」
 
「嗯,因為她是愛恩社長。」
 
愛恩社長的認真是一件好事,不過,如果因為她太認真而決定不了由誰來出任下一任社長,以至社長之位未有繼承,到時候「小寫會」就會被廢社了。
 
已經和「小寫會」有了感情的我,一想到要廢社,不禁覺得可惜。
 
於是我走到愛恩社長的面前,叫了叫她。
 
在得到她的注意之後,我便對她說:
 
「愛恩社長,如果在選新社長的事情上有甚麼我可以幫忙的話,請盡管說。」
 
聽到我這句話的愛恩社長沒有回應,她只打量着我。
 
由上望到下,由下望到上,左至右,右至左,仿佛我是一隻她從未見過的生物。
 
當她打量完我之後,就撥了一撥她左長右短的後髮,說:
 
「羅天從。」
 
「喺!」
 
她好有威嚴的一句,使我自然地立正起來。
 
「小說寫作同好會新一任社長由你來出任。」
 
「是的,就讓我來幫………吓?」
 
「我不說第三次,小說寫作同好會新一任社長由羅天從你來出任。」
 
「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