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我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一起回到學校去。
 
在上學的路上,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猛問我關於表白的事情,說有沒有她可以幫忙的地方。
 
我認為,與其一直跟她說這是誤會,然後解釋這個和那個。
 
倒不如將錯就錯,快速解決事情,免得媽媽問各式各樣的問題。
 
於是我回答說,說要媽媽表現得自然,不要讓小翠知道,做平時的她就好。
 


媽媽很天真,很好騙,馬上就相信我,也答應我不多管閒事。
 
我心裡向如此天真的媽媽道歉,同時也對於她的天真感到擔心。
 
回到學校之後,媽媽就和已經熟絡了的女同學們聊天,說說電視劇,或者皮膚保養。
 
而我則等待小翠回來。
 
只要小翠回到課室了,我就立即展開行動。
 


本學期的社團負責人員名單遞交日期,將會在一個月後截止。
 
如果在這之前沒能沒能成功遞交,「小寫會」就會被除名。
 
當然,愛恩社長絕對不會讓這一件事發生。
 
到時候,她就會把我的名字寫在社長一欄上,然後遞交,那麼我就是新社長了。
 
所以簡單來說,我要在限期前,讓小翠當上新社長之位,或者讓我以外的人當上新社長,不然我就得當新社長了。
 


正因為有這一個時限,所以我行動要迅速。
 
可是,小翠這傢伙竟然遲遲還不回來,實在是急死我了。
 
她就好像是知道我有急事要找她,而故意遲遲未出現的一樣。
 
而最後,小翠在即將要遲到的一刻,才姍姍來遲的回到課室,她就好像是在挑戰遲到的底線般在最後一刻回到課室。
 
氣得神閒的她,和氣急敗壞的我,簡直是一個對比。
 
她已經讓我錯過了早會前和她好好交談的時間了,而為了追趕這個時間,我只好在第一節課堂上,以傳紙條的方式和她說話。
 
其實這個方法可能更好,因為寫紙條,並不是一個即時反應的對話方式。
 
面對面對話,是一個很即時性的對話方式,人家說完了,就換自己要馬上說。


 
但寫紙條卻不相同,人家寫好了也傳給我了我也讀完了,卻不需要立即就給回應。
 
我可以思前想後,好好整理一下想法和重點,然後才給予回應。
 
所以有些人在說話能力上是很差,但在書寫方面卻可以很好。
 
而在早會過後的第一節課,我便從筆記本撕下了一張紙,然後在上邊書寫了我要向小翠講的說話。
 
接着在老師背向我的時候,我把已經摺成了紙飛機的紙擲飛出去。
 
紙飛機迅速飛向小翠,很準確地撞落在她額頭上,讓她發出了輕輕的一些「哎呀」。
 
這刻,小翠拿到了紙飛機,同時向我怒瞪。
 


隨後她便閱讀起來,然後在上邊書寫了些甚麼,又再傳來給我。
 
接下來我們的對話都是以這個方式來溝通,甚麼摺紙、閱讀、書寫、擲飛之類的過程我就不多敘述了。
 
在小翠傳回來的紙飛機上寫道:
 
「無聊!」
 
「妳聽我說,我覺得妳是有潛質當『小寫會』社長的。」
 
「別給我猜對,你這傻B肯定是因為要被迫當社長,但又不想當,所以就叫我來當。我才沒有這麼笨要幫忙你這笨蛋。」
 
我懷疑我是不是被她暗中施放過巫術,使得她可以讀取到我的想法。
 
有甚至可能她會猜得這麼準確,當中肯定有作弊。


 
「沒有這回事,我是覺得妳很適合,所以才推薦妳來競選。」
 
「哼!傻B即是傻B,以為講這樣的說話就能騙到我,還不想想我是一個寫故事的人。」
 
「才不是騙妳,妳沒有見到我真誠的眼睛嗎?」
 
「如果我看到,我必定會插盲你這豬眼。」
 
這妖女!真的好可惡!
 
我都這麼低聲下氣和她說話,她卻這麼對我,說我傻B,說我笨蛋,說我豬。
 
要不是我現在有求於她,我肯定要和她開戰。
 


就用我筆記本所有的紙,都摺成紙飛機,對她展開個轟炸。
 
「喂,妳就不能幫忙我這一個忙嗎?要是我因為當上了社長,然後集中不了精神來應付香江文創的小說創作而輸給了妳,我可會不認數啊。」
 
「在進行小說創作的同時,兼顧各種事情,是身為作者的負責,如果你連這樣也應付不了,只能說你是活該的,懂?」
 
「所以妳是無論如何都不願意幫忙我嗎?」
 
我傳給小翠這一句之後,就有一段時間沒有收到回應。
 
當中除了時老師有幾次注意到我們這邊之外,也是小翠拿着筆在紙上搞着些甚麼。
 
在差不多要完結這一節課時,她終於給我回應。
 
而她的回應是--------
 
「豈有此理!」
 
我壓低着聲線,以只有自己可以聽到的音量叫出這句話。
 
為什麼我會這樣叫,那是因為小翠那傢伙做了一件超可惡的事情。
 
她剛才在紙上邊,並不是寫字來回應我,竟然是在畫畫。
 
而她所畫的,是一坨啡色的大便,這坨大便還有眼和嘴,更對我吐舌。
 
我望了後不禁一股怒火,立即就轉身直瞪小翠。
 
這刻只見小翠一臉得意洋洋的托着下巴,更單起眼睛,對我吐舌。


 
看到她現在這個鬼靈精的表情,我都氣上心頭了。
 
當下我立即把紙握成一團,然後掉到一旁去。
 
接着,我也對她吐了個舌,在「哼」一聲的轉身過去之後就不理她。
 
小翠的舉動叫我火大,但我是不會放棄要她來當我的替死鬼,代替我去當「小寫會」的社長。
 
他可是一個不二人選呢。
 
我打算在我心情恢復好之後,就再用同樣的方式和她進行溝通。
 
如果一次不行,就兩次;兩次不行就用四次;四次不行就八次;
 
利用持續不斷的煩擾攻勢,迫使她投降。
 
說到這一招,是在小時候,小紫最愛用的一招呢。
 
她為了求得爸爸買玩具也煩個不停,不斷又不斷地跟爸爸講想要那個玩具,結果爸爸是敗給了她的煩擾攻擊。
 
當第一節課結束了後,我的心情已經恢復好,不再像之前那麼火大。
 
第二節課的老師很早就到來,使得我就算想和小翠利用言語對話也不可能。
 
但我本來就打算再利用傳紙條的方式來跟小翠溝通,所以不能用言語也沒甚麼可惜。
 
老師開始了講課,我也開始了我的行動。
 
課堂筆記這種事,以後問同學借來抄抄就好,當務之急是要解決我的大問題。
 
「喂,巫小翠!妳真的不打算幫忙我嗎?還有,妳剛才畫的大便有夠像妳呢,哈哈。」
 
「笑啊,你這傻B就繼續笑,看看在我不幫忙你的情況下,笑到最後的會是誰呢。」
 
「認真,我覺得妳真的好適合當『小寫會』的社長,我相信愛恩社長她也會覺得妳很適合。」
 
「又如何?我就是不要幫你這個忙。」
 
「妳就為各個社員行好好,妳試想想,妳當上了新社長,每個社員就能繼續留下來,妳的成績表上會比別人多一個優點記錄呢,對升學有幫助,我這是對妳好。」
 
「對我好,還是對你自己好?以前好幾次幫助你,我已經覺得好後悔,我為什麼要幫助你這個白痴傻B?別再煩我,我要上課。」
 
「我不會放棄的,無論如何我都要妳幫我當上新社長,我會煩擾妳,直到妳答應為止。」
 
我們兩個通訊到這裡,便暫時停住。
 
會停住的原因,並不是因為在課堂上傳紙條的事情被老師發現。
 
是因為小翠那妖女,她竟然因為我說會煩擾她直到答應,而把紙條握成一團,並對着我的後腦杓飛擲過來,對我作出攻擊。
 
我來不及迴避,立即被命中,被命中的我,只能狠瞪小翠那妖女。
 
那妖女見到我瞪她,就對我作個鬼臉,對我吐舌,挑釁着我。
 
當下實在是氣上心頭,我決定了還擊,不再理會此舉是否會使得小翠拒絕幫忙的想法更加堅持。
 
我拾起被她握成一團的紙,在上邊寫了幾句罵她是笨豬的說話後,便再握成回一團紙。
 
找好了老師轉身的好時機,然後一個轉身,猶如投球手一樣,投了個速度快而精準的直球。
 
「嗚咦!!」
 
怪叫的一聲發出,這一聲怪叫是來自小翠的。
 
同時也是來自我的。
 
當我投出紙團時,小翠比我棋高一着,她早就把課本立起來當保護牆使用。
 
那一團被我投擲出去的紙直撞上豎立起的課本,然後被彈飛開去。
 
而彈開的軌道,並不是朝向地面,而是朝向一個人。
 
要是朝向老師飛彈過去還好,這樣我和小翠的生命被並不受到威脅。
 
紙團竟然是向着坐在小翠前邊的阮田居飛彈過去,不出一秒,直彈落在他的後腦杓。
 
而就在這一瞬間,我和小翠都發出「嗚咦!!」的一聲怪叫,心知大事不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