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紫小紫,聽我說,今天女子網球社選了新的社長呢。」
 
「吓!該,該不會是由媽媽來當社長吧?」
 
「咦?啊,不是啊,是由小美她當新社長呢。」
 
「嚇死我了,如果是由媽媽來當女子網球社的社長,我實在不敢去想像到底會發生甚麼事情。」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按住胸口,用力地呼出一口氣。
 


其實連我在知道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沒能當上女子網球社社長,也是安心得呼出一口氣。
 
現在是晚飯時間,我們一家人又聚在一起吃晚飯。
 
今天爸爸能夠準時下班和我們同桌用膳,實在是非常好的一件事。
 
一家人能夠齊齊整整一起吃晚飯,雖然是一件簡單不過的小事,但已經很叫人覺得窩心高興了。
 
但是我卻是一臉苦惱煩惱的表情。
 


原因是有一個,就是新社長的事情。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沒有被選上當女子網球社的社長,實在使我安心,因為我自己都泥菩薩過江,惹了一堆螞蟻到身上去。
 
要是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當選了女子網球社的社長,我真的不知道要怎樣去應付這個災難。
 
我被愛恩社長選上了當「小寫會」的社長,而當然,我不願意去當選。
 
除了我本來就不具有管理的才能之外,我自己也有一件好重要的事情要去做,那就是在香江文創上以寫小說的方式在排名上贏過小翠,以恢復媽媽和小紫的身體。
 


有了這麼重要的一件事,我那會有精神及時間去打理「小寫會」呢?
 
可是,在愛恩社長的候選名單上,就只有我的名字。
 
盡管我缺乏才能,但出於信任,愛恩社長也只能選擇我,實在情非得意。
 
然而除非!!
 
有一個比我更適合的人出現在愛恩社長的候選名單上。
 
只要這個白馬王子出現,我就能逃過一劫。
 
這一個人要像愛恩社長一樣強勢,總之就要有氣勢,不能是個像我一樣怯懦的人。
 
另外,這個人一定要對寫小說抱持認真的態度,不會對寫小說一事草草了事。


 
重要的是,這個人需要和愛恩社長相處過,以換得愛恩社長的信任。
 
集這三大條件於一身的人,就是我的救星。
 
可是!
 
在我身邊有這樣的人存在嗎?我有認識這樣的人嗎?
 
有嗎?有嗎?有嗎?
 
有。
 
我認識這一個人,我也和這一個人有過很多牙齒印,而事實上在我的手臂上真的有她的牙齒印。
 


巫小翠。
 
巫小翠就是完全符合這三大條件的人。
 
她懂得巫術魔法,而且脾氣臭,潑辣,不講理,使得班上所有人去懼怕她,除了我和媽媽。
 
由她來管理「小寫會」,就算有十個人來對抗她,她在彈指之間已經可以用巫術魔法解決掉對方。
 
面對那些不純動機事,有她的臭脾氣坐陣,誰也別想要靠近。
 
強勢的程度雖然沒有愛恩社長強,但總算是合格。
 
至於寫小說態度,不用多說了吧?
 
小翠本來就是一個作者,一個出版過小說的作者,對於她寫小說態度是不容置疑的。


 
和她合作寫劇本一事之中,我也親身感受到她的認真和專業。
 
所以,對於寫作態度這一關,她是完勝的。
 
至於和愛恩社長相處這一點……
 
雖然是有些勉強,但小翠有些時候都會來到戲劇社,和思賢講解及討論劇本,和愛恩社長總算是有見過面。
 
而最近她們兩個也參與了思賢的宿營活動,同住一間房。
 
再怎麼說,也是相處過吧,愛恩社長應該會對她有些信任感的。
 
所以在信任度這一關也是合格過關。
 


既然在我身邊有一個完全符合要求的小翠存在,為何我還是愁眉不展?
 
是因為小翠並不是「小寫會」的成員?並不是這個原因。
 
關於學校對社團的規則中,並沒有說過出任社長一職的人,必須要是先成為該社團的成員。
 
也就是說,小翠可以在成為社長的同時成為成員,兩者是可以同步進行的。
 
就算小翠本來是戲劇社的成員,也可以同時擔當「小寫會」的社長,兩者沒有衝突,只要當時人應付得來就好。
 
至於愛恩社長和其他社員,我相信他們都不會介紹小翠本來是不是「小寫會」的成員,話是好說的。
 
那麼,我苦惱的是甚麼?
 
是小翠當上我的社長,她在我之上,我在她之下,心情感到不爽而苦惱?
 
並不是,如果只要向小翠退讓一步,我就能避過這一劫,我何樂而不為?
 
我還在愁眉不展的原因,其實是因為我不知道要怎麼跟她說這件事。
 
我是不知道應該要如何說服小翠來擔當新社長一職。
 
認識了小翠已經有一年,我對她的性格多少有了些了解。
 
她這一種人,最喜歡搞不合作運動,特別是對於我的請求。
 
我請求她幫忙,我有接近十成的肯定,她一定會拒絕。
 
為了得讓小翠當上社長,我必須要想過方法說服她。
 
而重點就是,我想不出這是一個怎樣的方法,我正是因為這件事而愁眉不展,陷入苦惱之中。
 
我有想過是不是再要搶她的音樂盒來強迫她就範,但我覺得這樣做會壞了這件事,也會壞了更多的事情,使她對我再次下殺心,所以這個方法行不通。
 
果然是要被她再咬一次嗎?果然要我忍受屈辱去舔她的腳嗎?
 
「仔,仔,仔!」
 
「嗯?怎麼了?爸爸?」
 
正當我想着應該要怎麼辦的時候,爸爸叫了叫我,把我從思潮中叫回來。
 
「沒甚麼,只是看到你在發呆,所以叫醒你。」
 
「好吧,我現在是醒了。」
 
其實我並沒有發呆,我專心在思考事情,不過我沒有對爸爸作說明。
 
「天從,是有心事嗎?要對媽媽說啊。」
 
聽到爸爸的說話,本來還在跟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聊着學校所發生的事情的媽媽便換成了對我講話。
 
大概是媽媽說到我有心事,使得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好奇了起來。
 
她豎起着耳朵,帶着好奇的表情,等待着我把心事講出來。
 
我對於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現在的怪模樣不禁笑了笑,然後我說:
 
「只是有些事情想要跟某個人說,但又不知道應該要怎麼去說。」
 
「啊…嗯…跟某個人說,不知道怎麼去說,這個人,那個人,嗯……」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左擺頭右擺頭,一張努力思考的表情。
 
我不知道她在思考着方法,還是聽不懂的那一句說話。
 
因為她現在的樣子看起來其實是比較像聽不懂的剛才說的那一句話,我剛才是說了火星語嗎?
 
相反,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卻只思考了兩秒,然後對我說:
 
「哥哥。」
 
「嗯?」
 
「哥哥你是要向巫小翠表白了嗎?」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隨着小紫這一句爆炸性的發言,我不禁被自己就要吞下的口水嗆到,因而猛咳起來。
 
照正常情況來看,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現在會為我掃一掃背,關心我的情況。
 
但現在,她不單單沒有做出如此溫柔的舉動,反而驚喜萬分,開心得雙手合十起來。
 
「天從要向小翠表白了嗎?用愛去化解恨仇甚麼的,感覺好浪漫呢。對吧,老公?」
 
媽媽的少女情懷滿瀉得很,我相信她現在腦裡已經幻想着我和小翠結婚,成家立室,生兒育女,渡過着老夫老妻的生活。
 
就算我猜錯了,媽媽現在也應該是回想起爸爸在追求她時的表白或求婚情形,我看到她幸福的紅暈就知道。
 
此刻的爸爸,雙眼正瞪得大大,直瞪着我,我知道他是在對我說「兒子,你是認真的嗎?跟那個女生表白!?」。
 
「我覺得哥哥的行為越來越可疑!他和巫小翠越來越親密呢,媽媽,妳在學校可得管好哥哥啊!」
 
「嗯。天從啊,媽媽可是支持你去跟小翠表白呢,媽媽覺得啊,其實小翠也是個很乖的女孩啦。」
 
「仔………」
 
我掃視他們三個人,禁不住嘆氣。
 
當下我快速吃過白飯,說句「我吃飽了」便離去,此地實在不宜久留,此話題也不宜再講。
 
對於明天要怎麼跟小翠說要由她來幫「小寫會」新社長一事,唯今之計。
 
只能夠摸石過河,見步行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