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學的鐘聲響起,接下來的時間是社團活動時間。
 
當老師宣佈下課後,各位同學便收拾起東西,準備去參加社團活動,或是離校去。
 
我班的大部份同學都選擇離校,要跟放學大隊一同回家去。
 
這一班人當中包括了小翠,還有阮田居。
 
阮田居和小翠最初入校時很相像,他不和同學放交流,也不會在班房內吃午飯,放學也立即回家去,不參加任何社團。
 


阮田居真可以說是班上的第二坐孤島。
 
盡管在開學日當時,老師說叫我們和他好好相處,但我們也沒有誰膽敢接近他,和他說話。
 
不過這是與我無關的事情。
 
「天從,等等見啊。」
 
「打網球的時候注意點,可別生意外。」
 


「媽媽我又不是小孩子呢。」
 
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交換過說話之後,我便向「小寫會」走去,而她則前往女子網球社去。
 
來到戲劇社的門前,我推門進去。
 
當下,我立即就感受到一陣認真的氣氛。
 
同時也見到思賢及戲劇社新社長正帶領着會議,和一眾社員進行着一些討論,氣氛相當認真,就似大公司的會議一樣。
 


明明是要開大會議,不過身為社員的小翠竟然還不出席,感覺有點過份。
 
或者她真的只負責劇本的事情,對於其他事情不會過問多少,畢竟小翠只會專心於在她喜歡的事情上。
 
這一個認真的氣氛,害我走路都不敢太用力,講話也不敢大聲。
 
我來到愛恩社長和肥宅師兄面前,對他們輕聲地說:
 
「思賢他們在做甚麼?」
 
和我一樣都因為認真的氣氛而放輕力度去利用手提電腦進行小說創作的肥宅師兄,很輕聲地對我說:
 
「因為社團週就快到的,他們在討論在社團週期間如何招收新生和推廣社團。」
 
聽到肥宅師兄這一說,我才想起社團週就快要到了。


 
記得上一年的社團週,是我和肥宅師兄的第一次見面,當時我還把捧着好多巧克力的他撞到呢。
 
以前因為小紫的關係,到時到候我就會知道社團週到來,因為小紫是個好動份子,對於社團活動都會落力參加。
 
只要待在小紫身邊,女子網球社有甚麼活動,社團週幾時到來,都可以藉由她的參與而讓我知道詳情。
 
但因為巫小翠事件的發生,使得媽媽和小紫的身體被調換。
 
媽媽雖然很憧憬學園生活,但對於社團活動,可沒有小紫那麼躍躍欲試,沒她那麼好動。
 
在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隻字不提起之下,我會忘記了社團週也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思賢也在教導着新社長在社團週應該要做些怎樣的事情的,看來這裡會有一段時間挺忙的。」
 


「是呢,戲劇社不是個小社團,面對社團週,他們有好多東西要準備,新社長也要學習如何去準備。」
 
「是的。那麼的,天從也準備好了的?」
 
「嗯?我?我準備些甚麼?」
 
「當然是社團週上的事情的,因為天從是我們的新社長的,對於在社團週推廣社團及招收新生這些事情的,天從也得要準備的。」
 
頓時,我臉發青,瞪大眼睛的望着肥宅師兄。
 
我是多麼想要聽到肥宅師兄說,他剛才所講的話全部都是開玩笑,並不是認真。
 
可是,即使隔着他的圓圓眼鏡,我也可以清楚見到他認真的眼神,他剛才所說的話絕對不是在開玩笑。
 
肥宅師兄現在更是提醒我,要做好準備,應付社團週。


 
「等一等啊,肥宅師兄,我沒有打算當新社長啊。」
 
我驚惶失措地對肥宅師兄說,但只得到肥宅師兄的「呵呵」兩聲。
 
而下一刻,「啪嚓」的聲音響起,我的頭頂頓時感到一陣痛。
 
我回望身後,只見愛恩社長握着不知在那裡找來特賣場的紙扇,正用尖銳的目光瞪着我。
 
可想而知,剛才我頭頂會感受到一陣痛,是因為愛恩社長在聽到我沒打算當新社長之後,對我施予的懲罰。
 
「這是命運。」
 
她很輕描淡寫般,把本應該是一段很長的說話以四個字來說畢。
 


「愛恩社長,請別把我當作即將上任的新社長看待,我正在尋找替補,給我些時間吧。」
 
我慌着對她說,但她又給了我四個字的回應,有點不滿地對我說:
 
「接受命運。」
 
此時肥宅師兄向我翻譯,說愛恩社長的意思是我能夠找到替補的人的機會實在渺茫,要博取這機率,還不如強行鍛鍊我。
 
對於能夠代替我的當「小寫會」新社長的人,我已經找到,那人便是小翠。
 
以她的實力,實在是勝任有餘。
 
所以我立即就回答愛恩社長,對她說:
 
「其實我已經找到了這個人,一個可以勝任新社長一職的人。」
 
愛恩社長聽到我這一句話,臉上的表情是可以用「鳳顏大悅」來形容。
 
但這悅色,只持續了一秒,因為這位女王立即就明白到我這句話背後的真相。
 
這句話背後的真相,就是我沒辦法請得到這個人,這個人把我拒絕了。
 
到底愛恩社長是怎樣知道,我實在是不清楚。
 
或許,如果我把這個人請到過來,今天到來這裡的人,就不會只有我一個。
 
另外,對於愛恩社長沒有過問我所說的那個人是誰這一點,我是很高興,因為我的推斷是沒有錯了。
 
對於愛恩社長來說,只要有能力,不管背景,她都願意給那個人來當新社長。
 
所以,愛恩社長只對我說:
 
「羅天從,面對,接受,然後做好你的職責。」
 
肥宅師兄為我翻譯愛恩社長的說話,她這句話的意思是只要能夠代替人的沒有出現,她就得把我當作準社長看待。
 
而作為即將上任的社長,我就要去準備好面對即將到來的社團週。
 
雖然我沒能像肥宅師兄一樣,在愛恩社長一句短短的說話中理解出這麼長的說話,但根據我自己所聽所理解,也和肥宅師兄的翻譯沒太大差異。
 
「愛恩社長,請不要迫我啊。」
 
「人在時勢,身不由己,有很多事情,不是能夠由我們來決定。」
 
被強迫的人並不只有我,就連愛恩社長也被強迫着做事。
 
愛恩社長也是不想把「小寫會」交托到我手上去,她很清楚我根本沒辦法勝任。
 
但為勢所迫,愛恩社長因為要應付升讀大學的文憑試以及即將到來的畢業,在別無他選的情況之下,把社長一職給我。
 
其實我多少是明白愛恩社長的難處,多少是有些同情她,她也是身不由已。
 
但同情歸同情,由我來出任新社長一職,絕對不行,原因我就不多說了。
 
「相信我,愛恩社長,我一定會找到一個能夠勝任新社長一職的人來待替我的。」
 
「羅天從,你可有信心?」
 
「呃…我……」
 
對於被小翠拒絕了,甚至和她大打出手的我,被問到有沒有信心,我實在不知道如何回答。
 
愛恩社長望了望我,嘆了一口氣,然後命令般說道:
 
「找合選人選出現前,羅天從必會被視為下任人選。承澤,給我好好照顧他,教會他一切他必須要學會的事情。」
 
肥宅師兄被點到名字,以「呵呵」的笑聲來代替「喳」這一聲。
 
「等等啊,愛恩社長。」
 
「四時正,時間到,我要去醫院。」
 
愛恩社長每日四時正都會去聖本善私家醫院,去探望明悕,即使現在社長一職危機當前,也不無例外。
 
我踏步出去,想要追上已經要推門離開戲劇社的愛恩社長。
 
然而,愛恩社長對我猛一瞪,那女王的氣勢,叫頓時住足,動彈不得。
 
「不要讓我對你失望,羅天從。」
 
她這一句話,不是叫我認真努力去學習如何勝任「小寫會」社長。
 
而是叫我不要逃跑,當一個逃兵,在社團需要我的時候逃之夭夭,以逃避責任。
 
她的這一句話,讓我想起一個本來是負責在戲劇社寫劇本的男生,一個壞榜樣。
 
不過,她這一句話,到底有沒有叫我去求得能夠代替我出任社長一職的人的幫助之意呢?
 
我沒有問,她也沒有答。
 
留下過這一句話,愛恩社長的麗影便消失在我眼前。
 
肥宅師兄走了過來,他拍了拍我的肩頭,不知道是叫我節哀順變,還是叫我加油,並說:
 
「那麼的,讓我先把社團週要做的事情告訴你知道的。」
 
「嗯,我去準備個筆記。」
 
如果我沒辦法求得小翠來代替我,我就注定得當「小寫會」的下一任社長。
 
一個來求學武功的少年,就會變成了門派掌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