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陰似箭,轉眼已經是社團週。
 
我不是很記得在社團週之前的那一週我是如何渡過,因為那一週是忙得我記憶都錯亂了。
 
那一週,我每天的社團活動時間,都要到戲劇社跟愛恩社長報到。
 
然後就要開始為社團週的社團推廣和招收新生作好準備。
 
簡單如填寫攤位申請,複雜如設計易拉架廣告,我甚至連要擺些甚麼作品出來進行展覽都要管。
 


我現在才知道,當一個社長實在不簡單。
 
特別是在於有愛恩社長這個對社團活動認真的人監管之下。
 
一個連社團活動室都沒有的小小社團,在管理起來已經如此煩人。
 
到底思賢是如何管理他的戲劇社,到底修端又是如何管理他的攝影學會,愛恩社長以前到底是怎樣走過來的?
 
叫我感覺疲累的,不單單只是應付社團週的事情,還有學業的事情,還有要小翠代替我當社長的事情。
 


我已經不記得在那一週我就怎麼去請求她來幫忙了。
 
是求她,罵她,對她動粗,還是很客氣地邀請她,我都忘掉了。
 
我只記得,她三番四次地拒絕我,一而再,再而三。
 
她就完全不願意來代替我,仿佛是知道了當一個社長是有多麼辛苦,所以才拒絕我。
 
如果沒有辦法找到別人來代替我,我就注定要當「小寫會」的社長了。
 


社團週,尋找代替人,這兩件事情又引申了另一件事出來。
 
我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在過去的一週,幾乎是沒有進展。
 
不是因為寫得亂七八糟而要重寫,就是因為太累了而只寫了一丁點。
 
靈感是有,只是沒有時間和體力,自己的精神都被最近的事情搞了個散。
 
小翠說得很對,在進行小說創作的同時也要兼顧生活各方面是作者的責任,這是她之前對我說過的話。
 
我現在連自己的校園生活都應付得不好,所以小說創作方面也變得一團糟。
 
如果我想要繼續進行小說創作,書寫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我就得解決當下的校園生活問題。
 
假如我真的當上了「小寫會」的社長,我可不認為我還能夠有精神去進行小說創作。


 
生命排第一,面向香江文創的小說創作排第二,因為那是利用我的小說贏過小翠,讓媽媽和小紫恢復原來的方法。
 
所以我真的不能夠當上「小寫會」的社長。
 
我得為了求得小翠來代替我當社長而更落力才行。
 
「羅天從。」
 
「喺!!」
 
「易拉架裝好了嗎?印刷好的作品集擺放好了嗎?誰批准你發呆?」
 
正當我試着去回想過去一週發生過甚麼事的時候,愛恩社長的女王般喝斥的聲音便傳到我耳中。
 


她那悅耳但又很強勢的聲線,使得醒了過來。
 
當下才想起現在是社團週的第一天,而且是午飯時間。
 
換句話說,就是每個社團的作戰時間,正確一點來說,是開戰前準備時間。
 
為了鼓勵學生進行社團活動,凡通過社團週攤位申請的社團幹部,都能夠在午飯時間前一節課進行準備作業。
 
簡單來說就是不用上課,但只限於那一節課堂,也只限於通過攤位申請的社團裡的幹部們。
 
午飯時間的鐘聲響起後,這才是真正的開戰時間。
 
屆時,每個社團都會盡量去推廣自己的社團,也會全力去招收新生。
 
順帶一提,每個社團都會在學校的操場和禮堂擺攤,而不是在社團活動室內進行招收活動的。


 
上一年,小紫因為不是社團幹部,而只是社團成員。
 
所以,當時她只好盡快吃過午飯,然後前往去幫忙。
 
但今年……今年也似乎不是社團幹部。
 
雖然小紫是女子網球社的王牌,但協助及管理社團一事,她怎麼可能會呢。
 
更何況現在的小紫,其實是我家糊里糊塗的媽媽。
 
愛恩社長都把我當作未來社長看待,所以我才有機會免去一節課,而提前作準備。
 
佈置、擺位、設置場地、甚至先吃午飯,大家就是做着這些準備。
 


「喺!我馬上去做。」
 
「動作快,雖然小說寫作同好會並不是規模大的社團,但做事可不能馬虎。」
 
「可是,我想問一下,上年不『小寫會』不是只擺攤了一日嗎?就是社團週的第一天。」
 
「所以呢?」
 
「這樣不算馬虎嗎?」
 
「首先,羅天從,我對你問長問短而不努力去做好職責感到很不滿。另外,社團週的第一天是關鍵,對於其他日子進行擺攤,根本沒有意思,有興趣有志向的同學,便會自動自覺在第一天加入。」
 
我滴着冷汗望着愛恩社長,而她則一臉強勢洶洶的表情,完全是個不可惹犯的女王表情。
 
愛恩社長今天是心情不好嗎?我覺得她比平時還要強勢得多。
 
還是因為我在她的眼中是個新社長候選人,所以她對我便嚴厲多些?
 
這刻我不禁在想,將來愛恩社長的子女,不知道會受到多嚴格的教育………
 
自己實在很感恩,因為我媽媽是個很溫柔媽媽,也是個會犯小糊塗的媽媽,有時候比我們還要天真可愛。
 
比起像個母親,還比較像個朋友。
 
「羅天從,我給你一次機會,再發呆的話,我就不再對你客氣。」
 
「對…對不起,我馬上去做好準備。」
 
面對愛恩社長超冷靜且帶莊嚴的咆哮,我是打從心裡打了個冷顫,很自動地去順從她的說話。
 
「長不出象牙。」
 
看到要踢一下才動一動的我,愛恩社長都雙手抱胸,一臉無奈地低頭,很輕聲地嘆氣。
 
此時抱住一張書桌回來肥宅師兄,看到愛恩社長一臉無奈,便「呵呵」的笑了。
 
他把抱回來的書桌放到劃定為「小寫會」區域的方格內,然後又搬來了一張椅子,簡直是在我們這一區多開了個攤位一樣。
 
我不敢去多問這些桌子椅子搬回來是為了甚麼,因為我怕愛恩社長會因為我不專心做事而處罰我。
 
實在是不想要被她不知道在那裡找來的特賣場紙扇拍打了。
 
也不知道會不會因為我現在是新社長候選人,而對我施予更嚴厲的處罰,用鞭子來處罰我,就像那些動漫中的女王角色似。
 
我只一邊設置易拉架及佈置場地,一邊聽兩人的對話。
 
而肥宅師兄對愛恩社長說:
 
「像上一年的?」
 
「今年留下一些,當作見面禮,羅天從要跟各社團社長拜會。」
 
「喳。」
 
他們兩個人看起來真的好像女王和她部下的關係。
 
單聽他們兩個短短的對話,我知道得實在不多,唯一知道的是,我應該在不久的將來要做些很麻煩的事情就是了。
 
我不敢再多聽,因為我怕再聽下去,將會發現在不久的將來還要陸續到來的麻煩事是些怎樣的麻煩事。
 
所以我只專心於佈置的事情上,而不一會,我已經完事了。
 
我給愛恩社長過目一下,只見愛恩社長又擺出一臉無奈的表情。
 
可見由我所佈置的一切,都未達標準,很不理想。
 
因為午飯時間的鐘聲快要響起的關係,愛恩社長不再多講話,直接要我看着佈置要怎麼做會比較好。
 
愛恩社長即是愛恩社長,佈置起來猶如個熟手技工一樣。
 
清脆爽快,手起刀落,斬釘截鐵,覺得要放這裡就是要放這裡,覺得這裡不應擺東西就不擺。
 
和猶豫不決的我完全是一個對比,我在一個位置上要擺不擺東西,都要想好一會。
 
在這一對比之下,可見我實在不是一個當領導的料。
 
我對愛恩社長的決斷力感到佩服,不愧是女王,而這時,肥宅師兄拍了拍我的肩頭,對我說:
 
「天從的……」
 
「肥宅師兄,你是想叫我多多加油,向愛恩社長好好學習吧?」
 
「呵呵,不是的,其實我是想要告訴你知道的,在午飯時間開始不久後的,這裡將會有一陣小騷亂的,想要叫你小心應付的。」
 
「騷亂!?」
 
「是的,雖然被我叫作騷亂的,但其實只是將會有群人在爭先恐後湧過來的,到時候天從只要發揮社長能力的,讓他們乖乖排隊就可以的。」
 
原來「騷亂」這兩個字,只是肥宅師兄言過其實的說法,聽到他之後的解釋,我是安心些。
 
說到這裡,午飯的鐘聲就已經打響,這下鐘聲,表示了社團戰場要開打。
 
每個人都返回自己的崗位,等待着第一位學生從樓梯下來。
 
幾個社團的人都分別在樓梯旁邊埋伏,準備突擊第一個到來的學生,簡直是幾隻老虎在爭奪一個獵物。
 
而很快,第一個學生出現。
 
與此同時第二個學生也出現,第三個也來了,第四個、第五個、第六個、第七…八…九…十………
 
在同一時間有數以十計的學生魚貫出現,完全是要爭在元旦日上頭注香的模樣,魚貫湧現。
 
正在樓梯旁埋伏的社團大哥紛紛讓路,仿佛根本不想對這一群魚出手。
 
而這一群魚,這一刻,都向着同一個地方衝過來。


 
為數以十計的他們,現在都衝向小說寫作同好會這邊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