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數為之眾多,我以為現在是要發生暴動。
 
每個人都爭先恐後地衝過來,看起來就似一群野馬在奔馳。
 
要不是肥宅師兄早就死死地按住我的雙肩,我已經連跑帶滾的逃命去了。
 
我實在以為我會被撞死,畢竟眼前是一群發狂了的野牛啊。
 
之前肥宅師兄說過將會有一場騷亂,而接着又說騷亂只是個誇張的說法。
 


我看這根本不是誇張說法,而是個樂觀的說法,在我眼前的根本不是騷亂,而是動亂啊!
 
這一群人不出幾秒,就已經衝到來「小寫會」的攤位前邊來,我們這裡一瞬間人頭湧湧。
 
看來「小寫會」在本年度的招收人數誓必要破田徑部的紀錄,如果這一群人都是來報名加入「小寫會」的話。
 
「愛恩愛恩我愛妳,請收下我的禮物吧!」
 
「女神啊!請妳動凡心,請給我回音!」
 


「愛恩,我想妳,我想妳想到不得了!」
 
「女王陛下,請妳懲罰我,用妳的美足來踩我!」
 
這一群人並不是衝「小寫會」而來,而是衝愛恩社長而來。
 
直到現在我才想起,愛恩社長是我校的校花之一,而且是排於榜首的那一位。
 
她的追求者人數眾多,愛慕者也非常多,我校有一半的男生都是她的粉絲。
 


正因為這樣,所以現在才會有一大群男生衝着到來,趁機獻禮,討好女神。
 
愛恩社長是校花這一件事,其實我已經有好一段時間沒想起來。
 
畢竟與她一直在相處,漸漸地遺忘了她是校花的身份,取而代之是她作身我朋友的身份。
 
而當然的,一眾男生的這個行為,是討好不了愛恩社長,更甚是有反效果。
 
看到愛恩社長雙手抱胸,一臉煩躁的表情,我就知道。
 
她現在就坐在肥宅師兄抱來的椅子上,繞起着二郎腿,很不耐煩。
 
此刻,她對肥宅師兄打了個眼色,肥宅師兄則是「呵呵」一聲,兩人似是利用眼神在交流些甚麼。
 
隨後,死死地接住我肩頭的肥宅師兄鬆開了手,也對我說:


 
「天從的,未來的新社長的,現在是發揮作為新社長的力量時候的,請你來控場的。」
 
「甚…甚麼?我聽不清楚。」
 
其實我是聽到的,只是我根本不想要聽到,所以我才裝沒聽到。
 
肥宅師兄可能猜到我的想法,所以他對我笑了笑,在托過了粗框圓圓的眼鏡後,把同一番說話再說次。
 
「天從的,未來的新社長的,現在是發揮作為新社長的力量時候的,請你來控場的。」
 
「我…我肚子痛。」
 
「天從的,未來的新社長的,現在是發揮作為新社長的力量時候的,請你來控場的。」
 


「我都要拉出來了,你還這樣對我。」
 
「天從的,未來的新社長的,現在是發揮作為新社長的力量時候的,請你來控場的。」
 
肥宅師兄瞇起雙眼,微笑着對我。
 
比起愛恩社長直接猛的一瞪,肥宅師兄這種方法叫我更從心底裡寒出來。
 
完全是配合了網路上流傳的一句「他會望着你笑,笑到你心都寒」,好像是這麼說的一句。
 
我放棄了抵抗,在嘆了一大口氣之後依照肥宅師兄的指示行動,而肥宅師兄則在旁「呵呵」笑了笑。
 
笑過了後,他就告訴我現在應該要怎樣去控場。
 
而所謂的控場,其實就是要那一群男生排好隊,一個跟一個的把禮物放下來,而不是像現在這麼混亂無序。


 
簡單來說就是要他們排隊。
 
起初我以為是要趕走那群男生,畢竟是說要控場嘛,但原來只是要讓他們排隊,這樣我就放心多了。
 
從肥宅師兄那裡聽過說明的我,在這刻大叫道:
 
「不好意思,麻煩請排隊一下。」
 
「女王陛下!請懲罰我!」
 
「不好意思!麻煩請排隊。」
 
「女神,請妳動凡心,請給我回音。」
 


「不好意思!麻煩請排隊呀!」
 
「愛恩,來當哥的女友吧,哥很有錢。」
 
「不好意思!請排對~!」
 
我連續叫了好幾次,但都沒有人聽到我的說話,我甚至大叫到走音了,都沒有人理會我。
 
這群人不單單只是盲目了的外貌協會成員,還是一群聾人,盲目的追捧,讓他們都聽不見外來的聲音。
 
此刻我有個計劃,我打算擠進人群中,拉動他們,讓他們掛成一線。
 
但我馬上打消這個念頭,因為實在不可行。
 
我體格小,力氣不夠,不善運動。
 
不要說拉動他們,我連自己能不能擠進人群中都不知道,我可能在擠進去之後就被擠出來。
 
面對眼前這一個局面,我已經放棄思考,直接望向肥宅師兄請他出手相助。
 
而肥宅師兄對我指點道:
 
「人善被人欺,天不欺的,天從的,你是太溫和了的,要像愛恩她一樣的,兇惡些的。」
 
雖然話是這麼說,但面對這一群男生,我與他們河水不犯井水,要怎麼拿他們兇惡些呢?
 
但為了完成任務,我還是試着去裝出兇惡的表情,拍着桌豎着手指大叫:
 
「不好意思!!麻煩排隊一下!!」
 
「天從的,沒有惡人會說『不好意思』和『麻煩』的。」
 
「排隊一下!!」
 
「要一語中的的。」
 
「排隊!!」
 
「要再強勢的。」
 
「排!!」
 
「要配合表情的,更用力的。」
 
「!!」
 
我依照着肥宅師兄的說話去做,但完全得不到效果。
 
我仿佛是個瘋子一樣,在那邊叫着,瞪着,可憐的是根本沒有人理會我。
 
「天從的,你果然不是當領導人的料的。」
 
肥宅師兄感嘆地道,而我此刻在心中不自禁大叫「這件事大家不是都知道嗎」這一句話。
 
接着,肥宅師兄托了一托粗框圓圓的眼鏡,對安坐在一眾追求者面前的愛恩社長打了個眼色。
 
愛恩社長看到了,他雙手抱胸的嘆了一大口氣。
 
我知道這一下嘆氣的意思,她是在對我的無能嘆氣,她是沒有想到我連要大家排隊這種事也做不到。
 
但這真的不能怪我,因為我真的不是當一個領導人的材料。
 
愛恩社長也知道這一點,所以她只能嘆氣,而沒有對我訓話,甚至主動出手,幫我一把。
 
當她這一口氣嘆過後了後,她便站起了來,所有追求者都隨着愛恩社長的站立而改變視線的角度,十足小草,只要風吹那一邊,它就擺那一邊。
 
「愛恩,請妳接受我的禮物吧!」
 
「我的也要接受!」
 
「請妳跟我交往吧!」
 
一眾追求者的叫喊聲響過不停,但在下一瞬間,所有人都不敢再講一句話。
 
女王一樣強勢的了愛恩社長,只是瞪一瞪他們,不發一言,所有人就被她的氣勢壓倒,紛紛安靜。
 
明明上一刻還是嘈雜得如同市集,但這一刻卻安靜得和考試現場一樣。
 
我看着這強烈的改變,心中不禁佩服愛恩社長。
 
她是真正的領導人,每個人都被她的威嚴所壓制,不得不服她。
 
我敢說,這一群追求者,現在一定如小狗一樣,被叫做甚麼,就會做甚麼。
 
「羅天從。」
 
「喺!」
 
被愛恩社長叫道,我才回過神,馬上讓大家都排成一行,乖乖的把禮物都放到桌子上去。
 
因為大家都被愛恩社長的氣勢壓制了,不再吵來吵去,就算我很斯文地向大家講話,大家都聽得見。
 
再加上,這是愛恩社長要我做的事,間接是愛恩社長的命令。
 
在狐假虎威之下,大家都跟着我的說話去做,沒有任個一個人斗膽破壞規則。
 
看着這一切的發生,我當下很是明白到一件事。
 
我只有當被領導的份,因為我不是一個有能力去領導一班人的人。
 
而愛恩社長,就是一個領導者。
 
她既有自信,而且也勇敢,有氣勢,也很美麗,實在叫人不得不服從她。
 
我和她之間的差距離,是大得不可思議,我相信就算我再怎樣去做,也不可能變得和她一樣。
 
一想到以後「小寫會」落入我手上,將不知道會變得怎樣。
 
所以,為了我自己,也為了「小寫會」,我真的要讓小翠來代替我,出任新社長一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