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之後,社團週過去。
 
愛恩社長說在社團週過後,就要為新加入的新人舉行歡迎會。
 
她把這個歡迎會的大部份事情都交給我處理,說是讓我認知社長要做的事情,更是為了鍛煉我。
 
結果,為了準備這個歡迎會,我忙過不停。
 
至於忙些甚麼,其實我自己也不很清楚,總之就是很忙。
 


就因為這個歡迎會的出現,使得我無法好好書寫而對香江文創的小說。
 
我不知道將會還會有幾多個歡迎會,我也不知道將來有幾多個社團週,我只知道!
 
如果我當上了「小寫會」社長,我是沒有辦法好好去寫我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
 
我不能當上「小寫會」的社長,我沒有能力也沒有時間。
 
距離這個月的社團資料截止日期,只剩下三週左右,我必須要爭取時間,說服小翠來當我的替死鬼。
 


或者是其他人也可以。
 
只要有其他比我好的人當人選,取代到我,我便能逃過這一劫。
 
這個人必須要夠氣勢,有領導能力,喜愛讀寫小說,除此之外都沒所謂了。
 
但除了小翠這個不願意幫忙我的人之外,還有誰能夠勝任這一個位置呢?有誰能夠代替我呢?
 
在這一週的體育課穿着運動服但不去做運動反而安靜坐在一旁的我,努力思考這個問題。
 


我實在是羨慕班上的同學們,他們並沒有我的煩惱。
 
沒有身體調換,沒有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沒有要繼承社長的位置。
 
沒有這些煩惱的他們,可以無拘無束地玩樂去。
 
就像一心和家寶,就連自身讀書成積也不曾煩惱的他們兩個,現在正和幾個同學分成兩隊,進行五對五的籃球比賽。
 
看到他們能夠如此奔放地在籃球場上玩耍,我實在是羨慕。
 
我羨慕的,是他們沒有煩惱,可以隨便去玩。
 
而另外在籃球場一旁的幾位女生,卻羨慕男生們都可以永遠霸着籃球場不走,而身為女生的她們只能在網球場上打羽毛球或者網球。
 
或者是我用錯詞語,這個時候應該是用「不憤」這個詞語才對。


 
本來我是打算安安靜靜思考一下應該要怎樣說服小翠來當我的替死鬼,或者找某個符合條件的誰來。
 
但正因為女生們的不憤,使得衝突突然發生。
 
「喂喂!你們呀!」
 
一位女生走上前,直接走到男生們正在對決的籃球場中間去,並大叫。
 
正要投射三分球的一心,因為這突然的一叫,使得他分心射失了。
 
一心皺了皺眉,望向那位女生,說:
 
「有話就說,有屁就放。」
 


「你們男生總是霸着籃球場不放,我們也想玩玩籃球呀。」
 
「玩甚麼籃球,到一旁去玩羽毛就好啦。」
 
面對一心的說話,那位女生雙手插腰,一臉不服,而一心就做出了趕走蚊子的動作。
 
女性的團結力比男性要高,特別是罵戰要爆發的時候。
 
當一個女生受到攻擊,一群女生就會到來幫忙罵回去。
 
「你們這班都是波牛!你們打半場都可以啦,為什麼要打全場,不給我們點空間啊!」
 
「一陣陣臭汗味的波牛!快走出球場,把球場讓給我們啦!」
 
「男生甚麼的最討厭了。」


 
這種場面,班上的男生都司空見慣,所以都沒太大反應。
 
一心的好朋友家寶對於因為女生亂入而暫停的比賽還未再開感到不耐煩,抱怨地大叫道:
 
「又不是蘿莉打籃球,有甚麼好說的。開波!開波!開波!」
 
「你們這班男生聽人家說話啊!!」
 
家寶沒有理會女生們的反應,立即就把籃球傳到隊友的手上去,展開進攻。
 
但進攻剛開始就立即停下來,那是因為球被搶走了。
 
球被搶走,家寶他們應該要立即回防,但是,他們卻停下了腳步,一臉不滿,而一心他們也是一臉不滿,除此外沒有行動。
 


會出現這樣的情況,是因為籃球比一個女生截下來,搶到手中去。
 
女生把籃球握在胸前,高聲說:
 
「來比賽吧,如果我們女生贏了,你們就得把球場讓給我們玩。」
 
「無聊耶,女生就乖乖去玩羽毛球好不,快把籃球還給我們。」
 
「啊,很好啊,那麼我就跟老師說,說你們一直霸佔球場,不讓我們女生在球場玩。」
 
找老師出面,是走投無路才可以走的路。
 
因為有一些事情,學生和學生私下解決,比起找老師來出面要來得沒那麼麻煩。
 
而且,出動到老師的話,事後大家的關係會急轉直下的差。
 
所以為什麼學生與學生之間的糾紛,通常都不想找老師幫忙,喜歡私下解決。
 
一心和家寶互相對視,也互相點了點頭,確認想法,然後說:
 
「好啊,比賽就比賽,輸了的話,這個上學期就不能再在籃球場玩。」
 
「好!一言為定!」
 
簡直是小學生之間的戰爭一樣,我看了不禁無奈。
 
無奈歸無奈,這件籃球比賽的事情與我無關,我只想坐在一旁觀看事情的發展,最好是一邊吃花生一邊看。
 
但我不能這麼做,因為事情發展到一個我不能呆坐着的地步。
 
說到要比賽,我們這一班裡邊,就有一個運動健將。
 
她是位女生,也人氣王,運動的能力就連班上的男生也及不上她。
 
她就是我妹妹,羅紫蘭。
 
正因為有她的存在,所以,為了贏得比賽,女生組那邊馬上就找來了小紫幫忙。
 
「小紫姊,能不能幫忙我們出戰籃球賽啊?」
 
「嗯,可以啊。」
 
「太好了,小紫姊人真好。」
 
一點也不好!現在的情況是差到極點!
 
因為在大家眼前的人,並不是羅紫蘭本人,而是羅紫蘭的媽媽,是有媽媽身體的小紫。
 
雖然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每日放學之後都會去女子網球社運動運動,但實際上,她的運動能力只比我高一點點的。
 
以媽媽那笨笨的運動能力,不單單在比賽上會生意外,就連她都可能會受傷。
 
當我聽到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要到比賽場上去,我馬上把她拉到一旁,對她說:
 
「媽媽,妳是認真的嗎?」
 
「嗯?啊,天從是說籃球比賽吧。是啊,媽媽是超認真的。」
 
「可是,妳會打籃球嗎?」
 
「我會拍球啊,以前讀小學的時候,老師有教過呢,媽媽我可是會一邊拍球一邊走啊。」
 
「妳對上一次接觸籃球……應該是小學的時候吧?」
 
「呃,怎麼天從會知道的呢?」
 
這一刻我臉上流露着「悲劇了」的表情,而身為當時人,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卻完全不懂得為何我會有這個表情。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笑了笑,拍了拍胸口,說:
 
「沒問題的,天從,媽媽我都會打網球了,打籃球是難不到媽媽的。」
 
聽到這句話來自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口中,我禁不住就嘆了口氣。
 
如果媽媽說「媽媽我都十月懷胎生下了天從和小紫,打籃球是難不到媽媽的」我反而沒那麼擔心。
 
我知道,要阻止媽媽參加比賽,是不可能的。
 
先不說媽媽她很想到比賽場裡去玩,惹出比賽一事的那位女生,也不可能同意我的要求。
 
想要找人替代也不可能,因為媽媽現在是小紫,小紫是一張必然要打出的王牌。
 
唯今之計,只能夠找個人,在比賽場上於一旁協助或保護她。
 
但有這個人嗎?或許是有。
 
可是,女生雖然是比男生要團結的生物,但說到行動力上,卻和男生差了一段距離。
 
說到要上場去比賽,非常多的女生都表示不願意。
 
換轉是男生的話,大家都會搶着上陣。
 
看見這個根本沒有女生想要上陣的情況,想要找到一個可以從旁協助她或保護她的人,就只能這麼做。
 
「不好意思,我想要加入。」
 
我對惹起比賽的那位女生說。
 
「吓?你可是男生,不是應該去幫忙男生那邊的嗎?」
 
「關於這一點,其實我很同情妳們,覺得這一班波牛一整日霸着球場,就連半場也不肯讓出來,實在不應該,所以我想加入妳們這一邊。不可以麼?」
 
我馬上就編了一個故事來,這刻我不禁佩服自己創作故事的能力,這都是在寫小說中鍛鍊出來。
 
聽了我的說話,那位女生點頭說好。
 
「可是,羅天從,雖然你是小紫姊的哥哥,但如果你是來當內奸的話,我可不會放過你!」
 
「行了,行了,別把事情想得那麼複雜。」
 
「誰知道?說不定你其實是來當內奸的呢。」
 
根據小說情節,我可能會是個內奸。
 
但這裡又不是小說世界,在現實中並沒有那麼多人有這樣的機心去佈如此之局以贏得這小小的比賽。
 
更何況,一心和家寶這兩個笨蛋,那有這麼聰明,想到內奸這一招。
 
「好啦,既然羅天從你是來幫忙的,那麼你就盡快找到其他隊員吧。」
 
「還沒有找齊隊員嗎?」
 
「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