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場由男子組對男女子混合組的籃球比賽持續着下去,比賽進行得如火如荼。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雙方各自的分數也一次一次地上升。
 
我們這組與對手的分數一時被拉開,但又一時拉近。
 
這都是靠着阮田居他出色的運動能力,也是多得大家的合作。
 
在阮田居的領導之下,每個人都有分數進帳,就連糊里糊塗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也糊里糊塗地射入了一個穿針球。
 


可是到目前為止,我投射過九次三分球,但九次都沒能成功。
 
換句話說,我竟然都沒能成功射入過一球,真的是非常悲劇。
 
一心和家寶都留意到我的射球技術,所以他們已經把我無視掉。
 
在阮田居要傳球時,都已經不會去提防我了,這也是一個悲劇。
 
而另一個悲劇是,比賽時間即將結束!
 


雖然在比賽場上沒有時鐘可以報時,但我留意到老師頻頻看手錶,可見比賽即將要結束了。
 
身為裁判的老師,也已經拿起着哨子,只要時間一到,比賽就會結束。
 
然而,我們這邊還在落後當中。
 
即使剛才阮田居傳球讓惹起了比賽的女生射入了一球,為我們組取得了兩分。
 
但我們組的分數比對方還相差一分,而如果要贏,我們就取得兩分,換句話說就是我們要再射入一球!
 


可惜的是,現在是由對方進攻。
 
想要攻守互換,除非我們能夠搶到球,否則就免談。
 
其實,隨着阮田居的加入和帶領,這場本應該是慘遭必敗的比賽,變成了差距為一分,已經是非常難得的事情了。
 
能夠有這個結果,我們組以及女生們都已經很滿意。
 
我們是應該就此住手,收下這個結果,因為現在的成績是預期中要好啊。
 
不過輸了的話,女生們就在這個上學期裡不能使用球場了。
 
而且,現在只差兩分,只要再射入一球,我們就能贏。
 
在這個情況之下,比起就此收下結果,我們更想要贏比賽。


 
「一心!我們上吧!」
 
「家寶!我們上吧!」
 
得到球的一心伴隨着家寶一同進攻過去!
 
不對!他們並不是進攻!他們竟然是在互相傳球!
 
一心和家寶就像在練習傳球的一樣,站在原地不動,就一直互傳,也時不時傳到其他隊員手中。
 
這是一招非常狠的招數,他們是要利用傳球來浪費我們時間。
 
實在是想大罵他們太沒有體育精神了,但這也是一招戰略,所以我根本是罵不出聲。
 


「可惡,傳甚麼鬼球,太可惡了!」
 
惹起了比賽的女生想要衝過去,嘗試搶球,希望在時間到之前能射入一球,反敗為勝。
 
但她卻步了,那是因為阮田居高聲對她說:
 
「別亂動!」
 
猶如一位獨行俠一樣,阮田居正走向一心和家寶的傳球陣之中,進行挑戰,要破他們的傳球陣。
 
在走進陣裡的同時,阮田居高聲講話,向我們組裡的每個人說:
 
「站好妳們每個人的位置!因為我會搶到球,然後傳球給你們其中一個人!」
 
猶如勝利宣言的一樣,阮田居以他成熟的聲線這麼叫道。


 
他的這一句話,使得一心和家寶覺得被瞧不起的一樣。
 
於是一心和家寶便叫齊了每隊員來加入傳球陣中,讓陣的陣容變得更強大。
 
他們圍住了阮田居,就在阮田居四周傳着球,這完全是要挑戰阮田居的狀態。
 
「阮田居,我可別怪我們,現在是在比賽呢。」
 
「在比賽的時候,就要認真,不管你是誰,都沒有情可以講。」
 
「來吧,讓我們看看你有甚麼能耐!」
 
一心和家寶竟然在這一刻聰明了起來,他們兩個在與隊員傳球的同時,不斷說着些挑釁阮田居的說話。
 


就算阮田居沒有被刺激到,他們這些聲音也像噪音一樣,吵過不停,相當擾人。
 
被他們圍在中間的阮田居,並未有出手,不知道是沒找到時機,還是怎樣,我們只見他站在原地不動如山。


 
如果是小說世界,此刻阮田居的心裡一定是在說「冷靜一點!回想起特訓的時候吧!」之類的說話。
 
可惜這是現實世界!現實世界是殘酷的!
 
身為裁判的老師已經宣告了剩下的時間,我們剛聽到,就已經起了一股焦急的心情,可阮田居還是不動半分。
 
這刻我是多麼想要衝去幫忙,搶下球,畢竟我覺得一心和家寶他們只顧着阮田居,而完全沒有防備過其他人。
 
攻其不備,就是最容易成功的時候。
 
然而,阮田居是叫我們不要動,站好崗位,等他的傳球。
 
他是有計劃了嗎?但到底是甚麼計劃?而且又能不能行得通?
 
望着保持不動的阮田居,我都不禁焦急得咬牙了。
 
而終於,阮田居有所行動了!
 
他突然閉起雙眼,做着呼吸,整個人看起來非常地平靜,平靜得如同站在睡午覺的一樣。
 
大家對於他這個閉眼的行為,都為之一呆。
 
就只有一心和家寶他們不敢放鬆,繼續小心地傳球。
 
球一直傳,一直傳,一直傳。
 
阮田居一直站立,一直站立,一直站立。
 
時間一直流去,一直流去,一直流去。
 
到底這個狀態幾時才會打破?幾時才會有新進展?
 
答案我可以肯定。
 
那就是老師為我們作時間倒數的時候!也即是現在!
 
「啊啦!!」
 
就在這一刻,阮田居動了起來,他就伴隨着他大叫一聲,衝出了出來。
 
他就如同猛虎一樣,向着籃球現在的位置飛撲過去。
 
籃球現在的位置呢?它現在是處於半空之中,也就是在傳球的途中。
 
糟糕!一心和家寶現在的臉些都是糟糕的表情。
 
因為他們都知道,在這個狀態之下,他們都沒辦法守住這個籃球。
 
更何況阮田居是算準了時機,然後才行動,是捉住了一個完美時刻而行動。
 
試問在這樣的情況下,又有誰能夠阻礙到阮田居?
 
就算用撞,一心他們都沒有辦法把阮田居撞開去,因為阮田居有着個強壯的身體。
 
就在眨眼過後,「噗」的一聲便響起,我們所有人就見到阮田居把本應該在一心他們手上的籃球截了下來,搶到手中去了。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不禁興奮了起來,既是歡呼,又是尖叫,猶如看到了神人施神技。
 
「糟了!回防!」
 
家寶大叫,提示着他的隊友行動。
 
他的隊友反應都很快,都馬上行動,其中更有人嘗試去把球從阮田居手中搶回來。
 
但就算他們的反應再快,也比不上阮田居阮,因為在他搶下了球的一刻,就已經把球安全地傳出。
 
而選擇把籃球傳給了-------
 
「射!!」
 
-------我!
 
我接到了球的我,不禁呆住。
 
他竟然選擇了我!他竟然選擇了我!他竟然選擇了我!
 
我不是在開心,我是在害怕,因為現在這一球是非常的重要,這一球可以說是勝負的關鍵。
 
可阮田居竟然選擇了我這個射九球九球都射不進的運動白痴。
 
這是阮田居判斷過形勢之後作出的決定嗎?是因為我與他距離最短,而且最被無視的一個嗎?
 
所以他就選擇了我?因為我是唯一的選擇?
 
就似是愛恩社長選擇了我來當新社長,因為我是唯一的選擇,那怕我根本不能勝任。
 
「天從!射球啦!」
 
「射球吧!」
 
「射球啊!」
 
此刻我的隊友都這麼對我大叫,就連女生們也這麼對我大叫,可我在這麼關鍵的時刻,我就只能震抖着。
 
我就想傳球出去,好讓這重要的任務不落在我身上,就似是我在當新社長一事上,打算找人當我的替身。
 
但不行,因為我的傳球路線已經被封殺了,一心和家寶也已經衝過來搶我的球了。
 
我現在,只有一個選擇。
 
「哇呀!我不管了啦!」
 
我射籃了,站在三分區域射籃去了,我投出了這關鍵的一球。
 
然而,我投射的角度和氣力不對!
 
根據目測,我投射的這關鍵一球,將會向着籃板撞上去,然後彈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