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方選手各就各位,走到比賽開始前的預備位置。
 
雖然我自己在關於籃球的筆試是取得合格的分數,但大部份的位置我都已經還給了老師。
 
對於現在每個人所站的位置,我不知道應該要如何準確地說明,我只能很盡量去講位置。
 
而現在,阮田居和一心就在球場的正中間,兩人互相對峙,並等待老師發球。
 
「羅天從這個娘炮不盯他也可以,羅紫蘭才是我們最大的敵人,各位注意點!」
 


一心應該是他們隊的隊長,他這樣的發言足以證明。
 
同時,我下定了決心,要對一心於生意交易上的費用加價,他竟然說我是娘炮。
 
至於我們這邊的隊長,阮田居,他沒有話要說,因為他早就講過了。
 
只要比賽開始,我們就會走到自己的崗位去。
 
而我的崗位,就是在最近籃球架的三分區來當個固定炮台。
 


我對阮田居的分配及作戰計劃有信心,所以我會照做無誤。
 
我也相信我的隊員都會照做無誤,因為我們都很對阮田居有信心。
 
「請緊記,友誼第一,比賽第二。」
 
擔住裁判的老師,在講過了這句話之後,便要準備把他手中的籃球向上拋。
 
觀看比賽的大家,都屏住了氣息,等待比賽開始,而我們在比賽場上的選手也一樣。
 


當下,我如此禱告,希望事情會順順利利。
 
贏不贏出比賽,沒所謂,最緊要是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不要搞出甚麼意外就好。
 
而就在我想這些有的沒的事情的時候,哨子聲突然響起。
 
擔任裁判的老師在哨子聲響起的一刻同時把籃球向上拋,並退了開去,比賽正式開始了。
 
就在這一刻,我們所有人都看到!
 
一隻巨熊原地跳了起來!
 
與其說是跳起,倒不如說是彈起,就如果被彈弓彈起了的一樣,因為這一跳的高度實在是相當驚人呀。
 
阮田居的這一跳,都快要有一心這麼高,這是多麼驚人的跳躍力。


 
正因為阮田居這一跳,使他和被拋上去的籃球拉近了距離,阮田居再伸出手,球都還未落下,他就基乎是可以觸碰到了。
 
當籃球落下的一刻,阮田居手已經拍到了籃球。
 
被他這一拍,籃球便向我飛過來,阮田居是傳球給我了。
 
「一…一開始就傳球給我!?」
 
球我已經接到,而我在這一刻成為了眾矢之的,也成為了全場焦點。
 
一心和家寶以及一個雜魚都向我衝來,準備要把我的球搶走。
 
另外兩個雜魚已經向了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那邊去,進行防守的工作。
 


我們這邊也已經開始實行作戰計劃。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在敵方的區域來走來走去,真的是好純粹地走來走去,而跟在她身後的兩個雜魚也同樣跟着她走來走去,情況很似是帶狗散步。
 
惹起了比賽的女生和被迫參加的女生,都衝到敵方籃架下,準備好攻擊。
 
大家都開始了行動,而我也得開始我的工作了!
 
「嘿!」
 
我一個轉身,即刻射了一個三分球!
 
而接下來就如同香江有名的電視廣告中的情節一樣,全場來了一聲「哎呀!」。
 
我想接着去說「雞蛋六隻,糖兩茶匙,還有些橙皮」,好配合那個廣告的對白,但我沒空去這種事。


 
因為我射出去的籃球,直撞到籃框上,並反彈出來,好死不死,竟然落到去對方的手上去。
 
「進攻進攻!!」
 
一心大叫,而接到球的雜魚便帶球進攻,攻防一下戰逆轉。
 
「緊守崗位!做你們應該做的事情!」
 
一心的聲音落下,阮田居的聲音就響起,他在提醒我們要跟作戰計劃行動。
 
我和其他隊員都點頭,接着就開始行動,走到應該要去的地方,並把防守這件事交給阮田居去辦。
 
面對這一波進攻,阮田居立即就去防守,更準備搶球。
 


他直衝到那雜魚的前邊去,準備要把球抄走。
 
但那個雜魚立即來個彈地傳球,把球傳到一心的手上去。
 
阮田居立即改變方向,以閃電般的速度衝過去。
 
一心「嗚嘰」了一聲,似是被阮田居快速的反應嚇到,於是立即把球傳了開去,而這次來到了家寶的手上。
 
「一個防三個?你也太貪心了。」
 
已經來到了我們這邊的三分區域中的家寶,在接到了球的同時講話,下一刻,他便投球。
 
接着男子組就已經以三分領先於我們。
 
「呼,今天走運耶!」
 
看到了家寶成功射入了個三分球,以三分領先中,班上的男生們都歡天喜地般叫喊起來,反而另一邊的女生們卻緊張起來。
 
成功射入了三分球的家寶,對阮田居露齒一笑,態度囂張。
 
但阮田居並沒有理會,他只是盡快接球,然後展開反攻。
 
接過了球的阮田居,就獨自殺過了半場,然後一心和家寶衝上前,決要搶下他的球然後反擊。
 
面對兩人的夾攻,阮田居並沒有特別的反應。
 
他的眼睛只盯着在不遠處的籃框,看似是要突破一心和家寶然後射籃得分。
 
但是,我們都猜錯了。
 
阮田居快速判斷過形勢,認為強行突破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當機立斷,阮田居放棄了由他自己來射籃,反而把球傳了出去,傳到了惹起了比賽的女生手上去。
 
站在二分區裡的她,一個投射,輕輕鬆鬆的,兩分就到手了。
 
「做得好,保持這樣子!」
 
充滿着領導人風範的阮田居,對自己的隊員稱讚,加了鼓勵。
 
受到了鼓勵的她,變得更有自信,狀態比剛才的要好很多。
 
其實單單一個稱讚和鼓勵,真的能夠起到很好的作用。
 
然而,現實中的大家,當看到一件事或一個人的缺點時,就會指指點點,說教批評。
 
但當看到這件事的優點,大家卻會保持沉默,沒有稱讚或是表揚。
 
這實在是一件怪事。
 
「羅天從同學!」
 
就在我亂去想些有的沒的事情的時候,阮田居的聲音傳來了我的耳邊,使我醒過來。
 
而當下,雙方的比數已經拉開到2:5這個比數,剛才又被投入一球了。
 
阮田居叫了叫我,是為了讓我回神,因為他要傳球給我了。
 
「射!」
 
在一心和家寶的夾攻之下,阮田居判斷了他自己無法突破防衛,於是當機立斷的傳球給我。
 
他一個彈地傳球,從家寶的胯下傳到了我手中。
 
這一招真叫我驚呆,也叫家寶驚呆,家寶認不住就大叫:
 
「這樣不犯規!這樣不犯規嗎!」
 
我不知道真正的球賽裡,這樣的胯下傳球是不是犯規,使現在擔當裁判的老師沒有叫哨子,即表示沒有問題。
 
從家寶胯下傳過來的球被我接住,感覺這個球好像有一陣古怪的氣味。
 
當我接住之後,立即就轉身投射。
 
然後立即換來全場的一聲「哎呀」,以告訴我知道射失了。
 
好死不死,球又掉到對手的手上去,一個雜魚拿到了球,現在正帶球展開反擊了。
 
我真的好失敗,明明阮田居給了我這個機會,而且是兩次,但我連續兩次都失敗。
 
我不單單是覺得好慚愧,還覺得好糗。
 
「羅天從同學,別氣餒,下次你就會成功。」
 
當下,阮田居竟然不是首先回防去,而是對我講這樣的說話。
 
自己多少是覺得有點感動。
 
以前讀小學,老師要我們分組練習彈地傳球,而當然,我是和小紫一組。
 
而因為我的運動能力超差的關係,總是接球失敗。
 
小紫可沒有像阮田居這樣鼓勵我,反而笑我,當時真的害我好不開心。
 
在阮田居對我講過話後,他就立即跑去回防,並成功從雜魚手上搶回了籃球,準備再次進攻。
 
我看着阮田居的身影,我頓時又覺得他實在是個領導人。
 
我覺得就是個當領導人的材料。
 
而我更覺得,他雖然曾經服過刑,到過監獄去一年。
 
但他卻不是我想像中那些大壞蛋,這刻真叫我不再覺得他可怕。
 
我反而對他有了一份信任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