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說看這是甚麼情況!」
 
這一句說話並不是因為家變而使得爸爸大叫出來,這一句說話是由小翠在班房上對我說。
 
在籃球比賽事件過後,我的班房頓時掀起了一股阮田居熱風。
 
本來在班房上好不受歡迎的阮田居,憑着他出色的籃球技術,而變得非常受女生們歡迎。
 
基本上班上的女生都被阮田居深深地吸引住,愛慕着他,迷戀着他。
 


就連我家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也不例外,她就和班上的女生們起圍在阮田居的身邊,仿如一個追捧韓國男明星的少女一樣。
 
為了預防家變,我都不敢離開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太遠,盡量確保不會有意外發生。
 
現在,房上的人氣王已經不是小紫,而是阮田居了。
 
在事後的第二天,原本在我班上是很僻靜的角落位置,現在變得人頭湧湧。
 
好不習慣這種擠迫感的小翠,被一班女生擠了出來,並走我同樣被擠到遠處的我投訴着。
 


我借了一個同學的位置坐下來,面對着正向我抱怨的小翠,對她說:
 
「甚麼情況?妳自己沒有眼睛看嗎?」
 
「一整班人都是羊群,都盲了!吵死了!」
 
「說句實話,昨天比賽最後的一刻,阮田居的一招灌籃真的很帥,如果妳當時在場,我肯定妳也會迷上。」
 
「你以為我是誰?我會跟這班人一般見識啊?傻B即是傻B。」
 


「心情不好就去天台吹吹風,別把我當出氣袋啊,妖女!」
 
「我這就去天台,真是受不了這一班人,哼。」
 
小翠用力地「哼」了一聲,然後就轉身走了開去,向着班房門口走去。
 
不過這時我叫住了她,使她停下了腳步來。
 
然後,我對她說:
 
「喂,關於當『小寫會』新社長一事,妳考慮得怎樣了?」
 
「甚麼考慮得怎樣了?我根本就沒有考慮過。」
 
「妳就考慮一下啦,妳不知道妳自己是多麼的適合嗎?」


 
「要當你這傻B自己去當,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例如寫好我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
 
我還想要說話,可是小翠已經不理我,獨自走出了班房去。
 
她在最後對我說的那一句話,在最尾是加重了語氣,就似是提醒我不要忘記香江文創小說的事情。
 
我怎麼可能會忘記,因為那是唯一可以讓媽媽和小翠恢復原來身體的方法。
 
我正是因為要專心書寫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所以才要找個人來當我的替身,代替我。
 
可是,小翠都不願意,我一直都沒能說服她。
 
除小翠以外,就真的沒有其他適合的人嗎?
 


不,並沒有其他人。
 
雖然我心目中有覺得一個人是挺適合,但因為他並沒有寫小說而使得我不能去考慮他。
 
這個人便是現在的人氣王-------阮田居。
 
最初我以為阮田居是個壞人,是個會四處痛打人的大壞蛋。
 
而經過最近發生的事情,使得我認為這個想法是錯誤的。
 
阮田居不單單並不是個大壞蛋,他甚至是個大好人,鋤強扶弱,單是看這次籃球比賽,以及他在我被欺凌的時候救了我就知道。
 
他不單單有氣勢,令人敬重他,敬畏他,甚至使立心不良的人都害怕他。
 
他的氣勢更是和愛恩社長能夠匹敵,實在是厲害。


 
此外,阮田居更是一個當領導人的材料。
 
單單是看他在籃球比賽中,是如何帶領我們這東拉西湊的隊伍,就足以證明他的領導能力。
 
成為「小寫會」的社長,所需要的是氣勢、領導能力、以及喜愛寫小說的心情。
 
前兩者,阮田居都具備了,但可惜的是,阮田居並沒有寫小說。
 
如果阮田居有寫小說的話,他就是除了小翠外的那個可以代替我的人。
 
看起來就是運動健將的阮田居,不用去想都知道,對於他來說,寫小說是一件不切實際的事情。
 
我不清楚他是不是個寫現主義者,但阮田居的人生經歷,比起我們要多。
 


幾經現實世界的洗刷,我不會覺得像阮田居這樣的一個人,還會去抱着幻想的心去寫小說故事。
 
在阮田居這樣的運動健將眼中,應該就只有勝負,以及當下。
 
對於不會真實發生於現實中的事情,去思去想,就只會是不切實際的事情,對於他來說。
 
所以,真的好可惜。
 
可惜阮田居並不寫小說,不然,我都要邀請他當「小寫會」新社長了。
 
我現在只能繼續集中精神,以說服小翠,來當我的替死鬼。
 
「阮田居哥哥,你要去那裡了,我陪你啊。」
 
「哇,阮田居哥哥就連站起來的姿勢也是這麼酷的。」
 
「阮田居哥哥不要離開我啊,我要跟哥哥在一起!」
 
這一刻,女生們尖叫的聲音傳來了耳邊。
 
放眼望過去,就見對於身邊的女生們感到不耐煩的阮田居站了起來,打算走出班房。
 
我可以肯定他是受不了女生們在耳邊吵吵鬧鬧,想要找個安靜的地方去。
 
阮田居快步走出課室,似是要甩開班上的女生們。
 
但在走出了班房之後,走廊也傳來了尖叫聲,這些尖叫聲似乎是來自其他班的女生。
 
另外我也聽到這些說話:
 
「阮田居同學,請你加入籃球社吧!」
 
「不阮田居哥哥,請你來當女子籃球社的教練吧!」
 
明明阮田居的傳說灌籃是在昨天發生,但現在卻傳到街知巷聞。
 
消息在學校的流通速度,實在不能少觀。
 
吵鬧和尖叫的聲音不出一會就消失,似乎是因為阮田居已經跑了開去,使得一班人都在追着他走,就連班上的女生都一起追了上去。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也都跟了上去,為了確保媽媽的安全,我也準備跟着走。
 
可這時,班上面發生了另一件事。
 
「各位兄弟!後宮王可恥!為了藍色而清靜的世界,我們必須要對阮田居進行懲罰!」
 
這句說話由家寶大叫而出,頓時引起了班上的男生們一陣興奮。
 
隨着一旁的一心和應,大叫「後宮王可恥!後宮王可恥!」,班上的男生都叫着叫喊道。
 
他們現在看起來就似是要搞革命,推翻暴政。
 
眾多位男生在叫喊之後,就一眾人走到阮田居的坐位去。
 
從這個樣子看來,他們打算在阮田居不在的時候,對他的個人物品進行破壞或搗亂,及對他的坐位實行惡作劇。
 
家寶和一心一起揪起了阮田居的書包,並把裡邊的各有東西都倒了出來。
 
一瞬間,阮田居書包裡的物品,全部都散落到一起上去。
 
這班男生的行為,實在跟小屁孩沒兩樣,看了就覺得可笑。
 
「各位兄弟!這是糖漿!就讓我們用糖漿把這傢伙的書包都搞得美味可口吧!」
 
「「好!!」」
 
眾人和應,他們更恨不得親自動手。
 
而這刻,我忍不住就叫住他們,說:
 
「這樣做會不會太過份了,別這樣吧。」
 
我知道,糖漿會把書包搞得黏,要清洗起上來很麻煩,甚至會惹來昆蟲,搞得不好甚至會發臭。
 
把阮田居書包裡的東西都倒出來,這件事我覺得已經是對一個同學惡作劇的上限,現在他們實在是惡作劇得有點過火了。
 
我叫住了他們,但他們在這一刻都瞪住我,使我打了個顫。
 
「羅天從,要不就你也一起來受罪,要不你就閉嘴。」
 
「對呀,念在你會幫我們寫作文功課,你幫女生倒戈的事情我們不跟你計較,但如果你現在阻止我們,我們就非跟你計較不可。」
 
一心和家寶如此對我說話,我聽了之後,說了聲抱歉,然後就縮回到角落去,閉緊嘴巴。
 
我現在只能夠看着事情發生,看着一心和家寶如何把糖漿倒到阮田局的書包裡去。
 
不單單是書包,就連書桌和坐椅也被殃及。
 
幾個男生玩得樂此不疲,直到整個糖漿用光了,他們才肯住手。
 
當然,這樣的惡作劇,他們還是覺得不夠好玩。
 
這班男生,甚至把之前從阮田居書包裡倒出來的東西踢來踢去,把散落到一地的東西踢得更散落。
 
我就看着這些事情發生,半點也不能阻止。
 
我自己不像阮田居一樣強悍,我只是個文弱書生,根本沒有能力阻止到他們。
 
以我這種文弱書生去阻止他們,接下來就換作是我被這麼對付了,這刻我真的對自己的軟弱和無能感到相當的慚愧。
 
現在的我只能夠做一件事,就是希望一心和家寶他們不會做出更過份的事情。
 
然後,小息完結的鐘聲打響,所有學生都要返回課室。
 
回到課室的阮田居,只能呆呆的望着他被惡作劇了的每一個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