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如小說情節中的對白出現!
 
小翠忽然就對我講出這一句話,我瞬時被嚇得差點要把美味的燒汁雞扒塊噴出來。
 
這是真的麼?小翠能夠用巫術魔法進行時光倒流?
 
哈,我就知道小翠的巫術魔法一定可以幫到我。
 
小翠就好比小叮噹,我就知道她一定可以幫到我,我就知道。
 


只要我喊着「救救我,小叮噹」,她就會拿出各式各式的法寶來幫我,我就知道。
 
滿心歡喜的我,在吞下了食物之後,我就立即回答說:
 
「我會非常開心,可能會開心到爆掉。」
 
聽到我這麼說,小翠便揚起了嘴角,回答我:
 
「那麼我可以肯定一件事,你絕對不會開心到爆掉,因為根本沒有這種巫術。」
 


「妖女…妳剛剛是在耍我!?」
 
「我要耍一個傻B,可不需要一個傻B批准。」
 
我這刻真是生氣極了,而我眼前這個妖女,還光明正在地遮住嘴巴在偷笑。
 
現在我已經不想再和她說下去了,有誰想要被戲弄之後還再被同一個人戲弄多一次。
 
更何況,她也沒有方法可以幫到我了解阮田居,我實在沒必要再和她說下去。
 


一思及此,我對她「哼」了一聲,然後一口氣把飯盒中的飯吃過,再來就是收好飯盒,準備離去。
 
我收好飯盒就站起來,轉身就走,這時小翠又說了些話嘲笑我,我已經不再理會她了,她要笑就在那裡笑個飽,恨不得她笑到下巴都掉下來。
 
但在我走出十步左右,小翠沒再說出嘲笑我的語句,反而說:
 
「喂,傻B,用你那人頭豬腦去想想吧!整件事情根本簡單到極點。」
 
「妳這是甚麼意思啊,妖女,難道妳明白阮田居的想法和行為?」
 
我不是真的在問,我只是在反擊。
 
因為自己這一下反擊,使我停住了腳步,也因為這樣才使我聽到她的回答。
 
「他可是在負責任呢。」


 
小翠單起了眼睛,一臉自鳴得意的表情,她的這個表情還帶了個「你這蠢豬,竟然連這個也想不到呢」的感覺。
 
真的是叫我覺得她頑皮搞怪,也很叫我生氣。
 
我不打算裝聰明,因為在她的明前沒有必要,更何況我實在是不懂她在講甚麼負責任。
 
於是我追問下去,當然不是帶請求的語氣去追去,我說:
 
「啊!?妳好像知道些甚麼呢?說說看啊。」
 
面對小翠這妖女,這樣的語氣已經是足夠了,基本上我和她時常都用這種語氣來講話。
 
「唉,傻B即是傻B,腦子就不能靈光一點嗎?好,我就大發慈悲,指點一下你這蠢蛋。」
 


「啊,真是辛苦了妳呢。」
 
接下來,小翠便把她的想法告訴了我知道。
 
沒錯,她所說的只是屬於她的想法,並不是真正的事實,畢竟阮田居並沒有在場點頭說「沒錯,就是這樣」。
 
即使我覺得她所講的說話是有道理,但這些依然是未被證實的想法,都是猜的。
 
可我認為已經離事實不遠了。
 
要說明清楚小翠的想法是甚麼,首先就要想一想作者和他的小說故事是個怎樣的關係呢?
 
對於我來說,作者和小說就是父親和孩子的關係,而小翠和我的想法也相差無幾。
 
作為小說的父母,我們都應該要對自己的小說負責任,最少也要讓它畢業,讓它完成,得到應有的結局。


 
而身為《妹妹妹》這部網路小說的作者阮田居,他知道他的故事,再繼續更新下去,再寫下去,說不定就會影響到更多讀者的身心靈。
 
悲劇已經發生過,他的一位狂熱讀者傷害了一個女孩子。
 
即使犯罪者的心理報告沒有說這位讀者是受了《妹妹妹》這部作品影響而犯下罪行,但阮田居卻認為這是因為他寫下了這種賣萌賣肉的網路小說所招至的結果。
 
所以他放棄了繼續寫下去,放棄了更新,可以說是毀滅了他的小說。
 
這樣算得上是負責任嗎?
 
如果認為自己寫的小說會影響到別人的身心靈及價值觀朝一個錯誤的地方發展,例如認為女性是玩物或商品,認為逆服癖沒有問題,那麼如此中斷一部小說,我覺得是負責任的。
 
如果任由這部小說故事繼續發展,而影響到更多人的價值觀,這才是最不負責任的事。
 


相比起因為「覺得繼續寫小說會很累」、「我只是來試試水溫」或者「比起寫小說還有更多好玩的事物」而放棄寫完一部小說的人,阮田居是負責任得多。
 
不是多,而是很多。
 
因為他願意為了他寫出這種網路小說的過錯而入獄。
 
是的,阮田居是為了他寫出了這種網路小說而入獄。
 
在法律上,一個人閱讀過眾多的書,而其中一本是色情,然後他侵犯了別人,這本色情書的作者有沒有犯上教唆罪,或者任何相關的罪呢?
 
我沒有讀法律,但我猜應該沒有這條法律吧。
 
因為如果有這條法律,這個世界就沒有人願意寫小說,或者寫書了。
 
在法律上,故事的作者並不需要負責任,但作者的精神上呢?
 
小翠認為,既然阮田居說他自己是罪有應得,應該就是說他因為寫出了這種小說,為了懲罰自己,而刻意犯法,入獄去,接受應得的懲罰。
 
阮田居不單單停止繼續書寫《妹妹妹》這個網路小說,甚至懲罰了自己。
 
無論在行為還是精神上,他都完完全全地為這一件事負責任起來。
 
在出獄之後,他也禁止自己寫小說,就算寫了也不會公開,就是怕會再次傷害了別人。
 
以上就是小翠的見解,而我聽着小翠講她的見解,實在覺得她真的是個寫小說的料。
 
這樣的故事也能立即編出,實在是瘋了。
 
而我比她更瘋,因為我竟然覺得她的說話很有道理,覺得她是一語道破了種種迷團。
 
她的見解,把所有事情都說得通了。
 
不論是阮田居為何入獄一事,不論是他為什麼不寫不公開小說一事。
 
阮田居很瘋狂,是瘋癲,簡直是失去了理智,但卻叫我非常敬佩他。
 
他有勇氣去承擔這個可能他沒份的責任,為着他自己寫出這種賣萌賣肉的網路小說。
 
一般的人根本沒有這樣的勇氣,因為入獄了,幾乎就是要把前途盡毀,阮田居是拿他自己的前途去負責任啊!
 
可能在他的眼中,自己的前途,對比起那位女孩子所受到的心靈傷害,還要微不足道。
 
此刻我真想問問那些寫出賣萌賣肉的小說的作者。
 
如果他們的小說間接或直接多少影響了讀者的價值觀或身心靈而使讀者行為差錯,不要說像阮田居一樣入獄,他們會站出來認錯嗎?
 
我自問自己也不可能做到,所以我才非常地敬佩阮田居他。
 
他勇於面對錯誤,也錯於承擔責任,甚至是超量的責任。
 
怎樣才算是一個作者?
 
就是要對自己的創作,自己的作品,自己的小說,不論是書本作品還是網路作品,負起責任來。
 
對小說的內容,對小說的終結,對小說的展現,對讀者的價值觀,負責任起來。
 
當然不是像阮田居一樣,他是太超過了。
 
至少,作為一個負責任的作者,我們得要好好控制自己的筆,以及小說故事。
 
因為賣萌賣肉可以大賣,可以大受歡迎,所以身為作者的我們就要寫?
 
那怕這是會直接或間接地多少影響到青年人的價值觀?
 
有誰不知道賣毒品可以在短時間內賺到很多錢,但我們是不是就因為有這樣的利益就要去做?
 
創作是可以被作者控制的,作品是可以被作者控制的,小說是可以被作者控制的。
 
每一隻字,每一個符號,每一個段落,每一章,每一節,皆能夠由作者自行去控制,甚麼是小說的內容都可以。
 
在這個每件事都可以被作者控制的世界裡,身為作者就更應該要好好控制自己的筆及小說。
 
好好駕駛車輛,而不是讓車子失控地亂衝亂撞,然後把某個風氣,某個價值觀,某個思維,某個人生,給撞死。
 
我佩服阮田居,我尊敬他。
 
非常地。
 
因為他是個出色的作者。
 
如果小翠所猜測的全是事實,那麼阮田居便是。
 
「怎麼樣?看你的樣子,是覺得的講得很有道理吧。我已經準備好接受你的讚美和跪拜了啊。」
 
小翠繞着腿,托着下巴,半瞇起眼地對着我說,完全是一張得意的樣子。
 
我「哼」了一聲,說:
 
「少裝聰明了,妳根本亂猜。」
 
其實我只是有點不憤氣她能夠猜得頭頭是道,簡直是把個真相猜出來了的一樣。
 
小翠似乎是看破了我內心的想法了,所以光明正大地發出了偷笑聲。
 
「是怎樣都好,我先走了,謝過妳的亂猜出來的答案啦。」
 
「如果我亂猜也猜對,也幫得上你這傻B,我會不會太過厲害了呢?」
 
和小翠交換了這句話之後,我這次真的轉身就走去,離開學校天台。
 
心中不禁在想,小翠這妖女講話真是越來越過份,越來越不客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