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田居的事情告一段落,他總算當上了「小寫會」的新社長。
 
而愛恩社長…不…愛恩她,已經正式從社長的位置退下來,不再是社長了。
 
所以,我的一改對他們兩個的稱呼。
 
田居社長,愛恩。
 
在阮田居…田居社長的那一件事上,雖然是鬧得很大,既利用了戲劇社的廣播劇,也尋求了外人的幫忙,甚至我和田居有過了一場架。
 


但還好的,事後並沒有爛攤子要收拾。
 
最多只是給爸爸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訓話了幾句,斥責我使用暴力。
 
而現在,踏入了一個全新的月份,不論學業還是社團事情,也踏上了軌道。
 
我只希望在這一個月,以及接下來的兩個月,可以無風無浪的渡過。
 
自己會這樣想的原因,其實是因為香江文創的截稿日子就在三個月後,當中包括了目前這一個月。
 


十二月三十日就是香江文創截稿日期,我只剩下三個月的時間去完成我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
 
社長一位交替的事情,已經讓我的小說進度落後於預期的進度。
 
我現在得撥出更多時間,以追趕上預期的進度。
 
所以我才會希望接下來的日子風平浪靜,不會有甚麼大件事發生。
 
就連上天也知道我是多麼需要空間,所以也讓上學期的考試,編排在一月頭。
 


只要在接下來的三個月裡,沒有大件事發生,例如我認識中某人跑去了當模特兒、某人邀請我去宿營、或者有個魔劍士插班到我班上去然後把某個人的身體與另一個交換調……
 
那麼我就可以在截稿日期來到之前完成香江文創的小說了。
 
其實,面向香江文創的小說,在踏入這一個月,就已經可以提交。
 
這是大會為了加快速度進行審議而決定的事情,畢竟大會是打算在十二月三十一號進行頒獎,盡快給各位作者一個結果。
 
提早遞交作品,是有一定的優勢。
 
這樣評審會成員就更能夠細心去閱讀一部小說,可能會影響到評審會成員對於小說的評價。
 
道理就如同在一場宴會中吃東西一樣。
 
越是先到的食物,就算不太好吃,也會被吃個清光。


 
相反,在最後才出場的燒雞,即使多肥美多嫩口,也會因為客人都吃飽了而被推開,不想進食。
 
當然,評審會的成員都是專業人士,不會因為讀了太多小說,而不去讀死線時遞交的作品。
 
但我相信他們都會是抱着「又要讀小說啊」的煩悶心情去閱讀,在這樣的心情下,相信會挺影響評價的。
 
雖然現在提交已經是可以的事情,但因為我目前還未完成作品,所以沒辦法提交就是了。
 
我不知道小翠提交了沒,但我感覺到,她應該是未有提交的。
 
因為她提交了的話,一定會在我身旁說三道四,炫耀她有多厲害。
 
總而言之,我現在是沒辦法提交了,也希望接下來的日子不會發生甚麼大事情而使得我無法專心寫小說。
 


但目前,我必須要先過了這一日的「新社長歡迎大會」。
 
很明顯的,這是為了慶祝新社長出現而舉辦的美食派對。
 
「小寫會」借用了戲劇社的活動室來舉辦這場美食派對,我們每個「小說寫作同好會」的成員都齊集在一堂。
 
有新成員,有現任成員,也有已經畢業了的師兄師姊參與在其中。
 
大家都聚集在一起,聊天,交流寫作或閱讀心得,或者玩紙牌遊戲,以及吃東西。
 
記得對上一次見到「小寫會」的成員聚集在一起的時候,是一年前的事情,是在新人們的迎新會中。
 
時隔太久了,而且和一眾社員也沒有見面。
 
所以我根本沒有認得出誰是誰。


 
雖然在「小寫會」的網上討論區中,我有和大家彼此交流過寫作心得,也讀過他們的小說。
 
但依然對他們感到非常陌生,自己感覺有點像進錯了派對會場的一樣。
 
在場裡,我就只認識肥宅師兄、愛恩、以及田居社長,除此之外就沒有認識的人了。
 
在這個陌生的派對中,我只好拿一杯燈汁,到一旁慢慢地喝,看着各人正在做的事情。
 
田居社長其實和我都一樣,是在面對一個陌生的環境。
 
但他已經迅速地投入了派對當中,很快就與大家打一成片,融入人群。
 
當下我真希望小翠在這裡出現,這樣我就有一個可以吵架的對象,不必像這樣獨自坐在一旁。
 


「唏,肥宅,最近都沒有見你寫小說呢?在忙甚麼?」
 
「是的,我最近在忙香江文創的小說的。」
 
「聽說現在可以遞交了,你遞交了嗎?」
 
「還沒有的,依照目前的進度的,應該在下個月就能遞交的。」
 
「真想讀讀你新的作品,在評審過去一定要拿出來公開啊!」
 
香江文創的參賽小說中有一條明文規舉,那便是參賽作品不能以任何形式公開,直至評審結束。
 
說回來,我也是知道肥宅師兄和愛恩也有參加香江文創的小說活動。
 
但對於他們兩個人在寫怎樣的小說,我實在不清楚。
 
不要說內容,就連作品的名稱都不知道。
 
「愛恩,妳接下來打算做些甚麼?」
 
「完成香江文創小說,入讀香江大學。」
 
「咦?沒有打算交個男朋友嗎?」
 
「沒有。」
 
好幾個女生圍在愛恩身旁,試圖去和愛恩談一下感情生活的事情。
 
可惜,冰冷的女王,兩個字就把話題凍結了。
 
然而,一班女生們又怎麼可能放棄話題呢?
 
聊感情生活可是女生們最愛的話題,所以她們把話題解凍,繼續說:
 
「不是吧?學校裡沒有一個男生看得上眼?」
 
「愛恩姊姊,女生的青春可是有限啊,妳看!才過了一年,我的皮膚啊!」
 
那位女生捏了捏她自己的臉頰,不知道是在表示甚麼。
 
而愛恩望到了她的動作,也不禁摸了摸她自己的臉,若有所思。
 
「對吧,愛恩姊姊。所以,女生應該趁還年青的時候,盡力出擊,愛情至上。」
 
「吶吶,那邊的那個男生不是挺好的嗎?」
 
一位女生豎起了手指,直指向我-------
 
------的同班同學,田居社長。
 
她當然不可能會指着我告訴愛恩社長「這個男生好棒棒的」,而我也沒有期望過,沒有!
 
看着那位女生手指指向的地位,我們的新社長------田居社長就映入了愛恩的眼睛去。
 
她雙手抱胸,站在原地望着田居社長現在是如何和社團裡的各位成員打好關係。
 
愛恩未有說話,沒有發表任何意見,就只是望着田居社長。
 
而她身旁的女生們又說:
 
「不是很好嗎?那一身肌肉,好想摸摸看啊。」
 
「高大,威猛,超man的。」
 
「和他一起的話,一定會超有安全感。」
 
女生們對田居社長的的評價超高,不過這一個評價本來就是全校的女生們對他的評價。
 
雖然在之前的事件中,我和田居社長大打出手。
 
他當時歇斯底里的反應,以及混沌的表情,使他失去了一些女粉絲。
 
然而,他在女生們心目中的地位還是很高,依然是全校女生都認同的校草男神。
 
對於女生們的說話,愛恩想了想,然後優雅地撥了一撥她左短右長的後髮,冷靜地說:
 
「他是個怎樣的人,我會自己去看。」
 
很有愛恩她風格的回答。
 
記得當時校刊部的念慈為我寫推薦信而交給愛恩的時候,她立即把信撕破,然後就這麼說。
 
「不過呀,我相信阮田居哥哥一定比他好呢。」
 
一位女生豎起手指,這一次直指我的一位朋友,肥宅師兄。
 
「愛恩,妳總是經常跟他在一起啊。」
 
「雖然是青梅竹馬,但這樣時常待在一起,感覺不太好,他感覺就是那些宅男耶。」
 
「還是說,是承澤經常黏住愛恩姊姊啊?」
 
愛恩落在田居社長的視線此刻落在肥宅師兄的身上。
 
她看到肥宅師兄正在和他幾個相熟的朋友小圈子聊天,有聊小說的,但也有聊最近的漫畫,和一些關於女生的話題。
 
肥宅師兄實在可憐,竟然和田居社長這樣比較,因為肥宅師兄一定是被比下去的一個。
 
無論是外表,還是體形,以及身高,甚麼散發出的感覺。
 
那些女生似乎還想要繼續講關於肥宅師兄的的事情,想要叫愛恩她花多些時間和田居社長相處,好比和肥宅師兄相處的時間。
 
不過愛恩聽了幾句話之後,就豎立手掌,表示停止話題,說:
 
「我不欣賞這個話題,所以我們得閉嘴。」
 
「呃?愛恩啊?」
 
「失陪一下。」
 
留下了一班女生的愛恩,獨自一個走到玻璃窗前,遠眺風景,避開了關於感情生活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