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悲劇了!」
 
「神!為什麼袮這麼殘忍啊!」
 
今天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回到課室,我馬上就感覺到班上充斥了一股哀愁的氣氛。
 
這氣氛雖然未有像所有人同時失去了家人那麼沉重,但也不輕鬆。
 
男的悲鳴,女的低泣,整個班房內都是愁雲慘霧。
 


不要說我事後孔明,其實今天回到學校,我也已經感覺到四周都是一片哀傷的感覺。
 
和上學大隊在一起時,我已經見到有好多是一張無精打彩的表情,只是我沒多去理會。
 
回到學校,也見一些校工和保安都是這個表情,還有一些二十歲出頭的單身教師,不分男女。
 
我現在真想找個人問問,想要問問和我同班的田居社長,或者小翠,現在到底發生甚麼事。
 
可惜的是,他們兩個人都未回到課室。
 


此刻我禁不住自己的想像。
 
發生這麼大規模的哀傷,難道是香江政府不再直資香江中學,我的學校要面臨殺校的危機!?
 
想要知道現在到底發生甚麼,我認為只有找他們兩個才能夠知道。
 
他們就是一心和家寶。
 
班上的生事份子,也是學校裡各種消息的報告機。
 


所以,當我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放好書包後,我就獨自走向他們兩個的身旁。
 
我眼前的一心和家寶,失去了平日愛生事的頑皮表情。
 
他們兩個只托着下巴,一臉悲傷,更時不時就同步地嘆氣。
 
就連我就在他們身前走來走去的渡踱步也不曾留意到。
 
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使他們兩個會如此的哀傷?我實在想不通。
 
之前他們因對田居社長的欺凌行為而被記下了一個大過,都沒有那麼哀傷過,反而後悔當時沒有玩得再大一些。
 
到底,我身處的這一班…不,這一間學校發生了甚麼事?
 
急不及待想知道答案的我,拍了拍他們的肩頭,叫醒了他們,讓他們留意到我,然後我說:


 
「兩位,現在發生了甚麼事?」
 
一心和家寶抬頭望了望我,更用力地嘆氣,接下來更一唱一和地說:
 
「唉,有後宮的男人,是不會明白我們的痛苦。」
 
「唉,我們都沒有漂亮的媽媽,活潑的妹妹,能夠和自己吵架的女朋友。」
 
我完全聽不懂他們兩個在說些甚麼?而且那個有後宮的男人是指誰?
 
「所以,現在到底是怎樣了?」
 
我繼續追問,而他們兩個再嘆一口氣,然後一心對我說:
 


「沒了,沒了,沒了,一切都完蛋了。」
 
「甚麼完蛋了?難道真的要殺校嗎?」
 
「殺校?殺甚麼校?誰要管這間學校的生死,恨不得這間學校今晚爆炸,然後明天不用上學。」
 
我還以為一個人已經來到了中五生的年紀,思想會成熟一些。
 
不會總是祈求學校會在一晚之間消失,或者明早會有個颱風吹襲香江,或是會下起大暴雨。
 
但還是有些人的思想跟小學生沒兩樣。
 
聽到一心的說話,家寶立即附和說:
 
「學校死不死,我們不想知,反正世界都未日了,唉。」


 
知道學校並沒有遇上殺校的危機,我多少是鬆了一口氣。
 
但說到底,現在我還是不知道現在發生了甚麼事情,使得幾乎是所有人都哀傷。
 
我重新再問一次問題,而這家寶說:
 
「就是因為阮田居那個臭男人!!」
 
田居社長?學校裡的大家會這麼哀傷,是因為田居社長?
 
雖然我知道他是個很厲害的男人,運動和小說創作也有高水準的表現,但他有能力使大家都哀傷嗎?
 
「家寶,能不能說清楚一點。」
 


「羅天從啊,我問你,阮田居那傢伙現在成為了『小說寫作同好會』的新社長,你覺得怎樣?」
 
「非常好。」
 
「所以說有後宮的男人根本不會明白我們這些連女生是甜還是香的男性的痛苦!!」
 
家寶又說出一句我聽不懂的說話,我只知道他十分激動。
 
話後他就別開了臉,不想和我講話,而他的死黨一心就接下了他的說話,繼續對我說:
 
「羅天從啊,我問你,校花女神是誰啊?」
 
「施愛恩?」
 
「要加上尊稱!!」
 
「嗚……施愛恩女王大人?」
 
「很好。那麼,校草男神是誰?」
 
「阮田居皇帝大人?」
 
「那傢伙不用加尊稱啦!所以呢,女神和男神現在都在那一個社團裡啊?」
 
「小說寫作同好會………啊!我懂了!」
 
這是當頭棒喝般的了解,我都恍然大悟了。
 
俊男配美女,女神配男神。
 
原來學校裡的大家,是認為愛恩和田居社長待在同一個社團裡,會因為大自然的定律而走在一起,發展出感情。
 
這樣的話,對於一班男生來說,他們的女神已經被一個男人所佔有。
 
而這一個男人,任誰都沒辦法打倒,沒有一個追求者可以贏得過田居社長。
 
所以所有男性都陷入了絕望之中,只能眼光光地望着女神被一個男人帶走。
 
反之亦然。
 
對女生們來說,田居社長是她們的男神。
 
她們的男神將會因為與愛恩待在同一個社團,而因為大自然定律產生出感情,發展了關係。
 
而愛恩這一位女生,任誰都沒辦法打倒,沒有一個追求者可以贏得過愛恩的美貌和姣好的身材。
 
所以所有女性都陷入了絕望之中,只能眼光光地望着男神被一個女生獨佔。
 
正因為田居社長和愛恩是一個絕配,所以大家才會這麼哀傷。
 
「噗!!」
 
明白到了後,我得要努力地忍着不去笑。
 
雖然我是強忍着,但我的忍笑還是被一心和家寶發現。
 
「笑甚麼笑,羅天從你這個人根本不明白我們的痛苦!」
 
「沒錯!你身邊有這麼多女生,你又怎麼可能明白我們的心情!」
 
既然被發現,我也不打算忍下去,立即盡量笑出來。
 
大概笑了三四秒後,我才收起了笑聲,對他們兩個說:
 
「其實就算阮田居沒有出現,被稱為女神的施愛恩,也不會對你們產生感覺呀,所以你們根本不必要失望和傷心,畢竟我們所有人都從未有過希望。」
 
「羅天從,你不懂,施愛恩女王大人,是我們的目標,是人生動力!」
 
「對!現在啊,我們的女神要被那一個我們沒可能贏得過的傢伙搶走,這叫我們以後怎麼辦才好!」
 
一心和家寶是幾乎咆哮出來,我的耳膜現在是隱隱作痛。
 
而因為一心和家寶這幾乎咆哮出來的聲音,激發起班上各位男生的共鳴,每個男生都悲鳴起來。
 
「我的天!我的女王!不要走!」
 
「女王陛下!女王陛下啊!為什麼!為什麼啊!」
 
「我以後應該要怎樣做?人生到底還有甚麼意義?我要如何活下去!」
 
班上頓時是一個呼天搶地的悲鳴狀態,男生們的悲鳴,瞬間把我嚇到。
 
因為他們的悲鳴,使得本來就瀰漫着的愁雲慘霧,變得更愁雲更慘霧了。
 
這些共鳴的悲鳴聲,更刺激起女生的思緒,使她們也加入了悲鳴。
 
「阮田居哥哥!!不!!」
 
「為什麼!為什麼成為女神的不是我!」
 
「沒有了阮田居哥哥!我不想活下去了!」
 
整個班房都充斥着這些悲鳴聲,地獄裡的一個光景瞬間映入我的眼睛裡去。
 
我真想叫大家都冷靜一些,但當然我一個人是沒有這樣的能力使大家冷靜下來。
 
大家都希望自己能成為女神或男神的伴侶,但其實即使愛恩和田居社長最終沒有發展出感情,大家也不可能會有機會。
 
他們會這麼傷心欲絕,只不過是妄想地認為他們會有機會成為男神女神的另一半。
 
雖然愛恩是被稱為女神的存在,而田居社長是被稱為男神的存在。
 
但即使他們兩個待在同一個社團,也不代表他們一定會發展感情吧?
 
愛情這回事,雖然我不懂,但我不認為男神和女神待在同一個空間,就會變成情侶。
 
至少,雙方都應該是情投意合,彼此的想法合得來,情格也合得來,才有機會發展出受情的關係。
 
而並非只是因為男神遇上女神所以一拍即合的這種膚淺的想法。
 
看着眼前這一班地獄來的受刑者如此在意愛恩和田居社長的關係而悲鳴,我不禁嘆氣。
 
因為我知道,這種光景肯定會持續好一段長時間,或者會直到新一代男神女神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