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放學的鐘聲響起,現在已經換上了社團活動的時間,不再是學習的時間了。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依舊前往女子網球社,而我則前往「小寫會」的聚集地。
 
雖然現在是由阮田居來擔當社長一職,不過他維持了「小寫會」一貫的作風,沒有去申請活動室。
 
可能是他認為申請了,校方也沒有那麼多空間撥出活動室給我們。
 
又或者可能是,田居社長認為沒有這個必要。
 


畢竟小說創作是一個人的事情,一堆人聚在一起寫作,不會對小說創作一事有影響,所以他才沒有去申請。
 
如果田居社長是有後者的想法,那麼我覺得他的思考模式是挺像愛恩的。
 
走過學校的走廊,我來到了學校的舊翼,來到了戲劇社的門前。
 
在我來到門前,到進入戲劇社的活動室,我是花了兩三分鐘的時間去確認有沒有去錯地方。
 
是田居社長和戲劇社新社長合作,把整個活動室改頭換臉嗎?
 


並不是這樣,但性質差不多。
 
因為在活動室門前放了好多好多的巧克力和曲奇餅,甚至有非常罕見的手織頸巾。
 
留心細看,還有手作布偶,手套,襪子,就連羊毛外套也有。
 
看到這些東西,我只有兩個想法。
 
家政學會搬到來這裡嗎?
 


我來到了家政學會門前而不是戲劇社的門前?
 
還好我總算在門前找到「戲劇社」這三個字的招牌,讓我肯定了自己沒有走錯地方。
 
當然,這是我在一堆東西之中花了二至三分鐘才看得到的招牌。
 
我小心翼翼地打開門,恐防像卡通片的情節一樣,突然有一座由各種雜物組成的山向我倒下來。
 
還好這是一個現實世界,所以沒有出現卡通片裡的情節。
 
我進到了活動室,除了見到一班戲劇社的成員在一旁閒聊之外,就見到愛恩和肥宅師兄在這裡。
 
肥宅師兄利用着他的手提電腦進行小說創作,而愛恩則在玻璃窗前遠眺。
 
完全看我平時見到的他們一模一樣,時間仿佛是回到了在阮田居當上社長前的日子。


 
雖然愛恩已經不是社長,但她依然是「小寫會」的成員。
 
這個身份將會持續到永遠,直到她不想再是這個身份。
 
我也是,肥宅師兄也是,田居社長也是。
 
就似是我們每一個進行小說創作的人都是一位作者,是創作家,直到我們不希望自己再是。
 
只是,他們兩個看起來是非常的淡定呢。
 
畢竟在門口那邊堆放了那麼多的東西,東西多得都叫我誤會家政學會搬到這裡來了。
 
我走近了肥宅師兄身邊,對他說:
 


「肥宅師兄,對於外邊的一堆東西,你有頭緒嗎?」
 
他保持着創作小說的狀態,一邊在文檔裡輸入文字,一邊回答我,說:
 
「啊,我應該是有頭緒的。」
 
這個說法聽起來很奇怪,因為通常都是回答「有」或者「沒有」,而不會在前邊加上「應該」這兩個字。
 
所以他的意思是,頭緒是有了,但又不能肯定嗎?
 
我想追問,但這時愛恩把臉轉向我們這邊,沐浴在從玻璃窗射進的陽光前,對我說:
 
「被改變的是人,而不是事情。」
 
愛恩留下了莫名其妙的一句,然後又回去看玻璃窗外的景色。


 
對於她說的話,我實在是各種不懂,還好有肥宅師兄在,他為我進行翻譯,說:
 
「意思就是的,雖然現在社長並不是愛恩她的,但田居的魅力卻和愛恩她一樣的,吸引了好多追求者的,事後就和以前一樣的。」
 
我實在是不知道肥宅師兄是怎樣能夠聽得出這麼多的說話,而只是從愛恩短短的兩句話中。
 
只能夠說,知愛恩者,肥宅師兄也。
 
「所以說,外邊的那些巧克力、曲奇飯、頸巾等等的東西,都是田居社長的追求者送給他的嗎?」
 
「似乎是的。」
 
肥宅師兄不敢肯定,但他認為這些東西是送給田居社長的機會非常地大。
 


我還以為學校裡的各位,都會因為男神和女神待在同一個社團,認為兩人會速配起來,所以打起了退堂鼓,放棄了對男神的追求。
 
但原來當中還是有些女生不肯放棄,奮戰到底。
 
被一大群女生倒追,這些明明是小說情節,但卻發生了,而可惡的是,這事情是發生在我認識的人身上,而不是在我身上。
 
我也好想試試被一大群女生追求的感覺。
 
田居社長真的叫我非常妒忌他,也非常羨慕他。
 
「午安,各位。」
 
因為要逃避過放學時間一班追求者的圍襲,田居社長比我要遲才來到這裡。
 
愛恩知道他到來了,就把臉轉向他,似乎是想提點一下田居社長關於追求者的事情。
 
但田居社長比愛恩先開口,對她問:
 
「粉絲送來的禮物,你們通常是怎麼處理?」
 
「拋棄,誰送的禮物都不能接受。」
 
「很好,這是為了對每個粉絲都公平,也是為了自我的名聲,不過,捨棄是個更好的選擇。」
 
「這個想法跟我最初的想法一樣。」
 
「我懂,始終粉絲們的送禮不可能只有一次,但以後的事,以後再說。」
 
「就連這一點的想法也同樣。」
 
愛恩和田居社長兩個人在對話着,甚至玩了一個文字遊戲。
 
在對話當中根本沒有我或者肥宅師兄插話的地方,這是因為兩個王交織出的氣場,叫我們都不禁插話。
 
而在對話過後,愛恩感到很滿意。
 
滿意的情況就似是遇到一個想法一樣的人一樣,更似是遇到一個志同道合的人。
 
接着,田居社長便讓我幫忙他,一起收拾外邊的禮物。
 
不能捨棄的就拋棄,可以捨棄的,就放到一個大袋子裡去,進行回收。
 
肥宅師兄也來幫忙,愛恩卻因為時間的關係,而要準備離開。
 
愛恩直到現在都依然是準時在四時正離開學校,前往私家醫院探望明悕去。
 
而突然地,發生了一件事,使得本應該準時離校的愛恩,差一點就要過時。
 
有幾位女生在田居社長收拾外邊的禮物時,突然走過來,說田居社長說:
 
「阮田居哥哥,那個呢,我們也想加入阮田居哥哥的社團啊。」
 
「是啊,我們能不能加入?」
 
「請讓我們加入阮田居哥哥的社團吧。」
 
幾位青春少艾,情竇初開的女孩子,臉頰泛起着紅暈,很緊張地對田居社長說。
 
無疑的,這幾位女孩子,是因為田居社長而想要加入「小寫會」,並非真的是喜歡創作小說而加入。
 
簡單來說,就是我們前任社長,施愛恩所說的不純動機者。
 
愛恩並沒有對田居社長說過關於社團收生一事,也沒有說過關於不純動機者的事情和處理方法。
 
所以,愛恩想要親自出馬,利用她的女王氣勢,趕走這幾位不純動機者。
 
然而,在愛恩要說話的時候,田居社長豎起了手掌,表示「別出手」。
 
然而他自己對幾位女孩子說:
 
「抱歉,我們社團只希望招收熱心於小說創作的社員。」
 
他冷冷地說,同時繼續收拾那些禮物。
 
「不要嘛,阮田居哥哥,人家其實很喜歡寫小說的啊。」
 
「是啊,人家想要阮田居哥哥捉住我的手,教我寫啊。」
 
幾個女孩子在那邊吵來吵去,求着田居社長讓她們加入社團。
 
一句阮田居哥哥前,一句阮田居哥哥後,聽着聽着,我都覺得妒忌……不,覺得煩厭才對。
 
女孩子吵吵鬧鬧的聲音,更觸發了田居社長的火點。
 
使他大喝一聲:
 
「別吵,閉嘴,我最不喜歡女生吵吵鬧鬧!」
 
不過……
 
「噫呀~阮田居哥哥酷斃啦~!」
 
「也噠~人家都爽了~」
 
「阮田居哥哥在罵我,妳們聽到了沒,哥哥在罵我啦~」


 
效果卻是出乎意料的,但至少幾位女孩子總算放棄了加入社團的打算,更在離去時說要當田居社長喜歡的那一類型的女生。
 
總之她們就是離去了。
 
我和肥宅師兄對這些女孩子的反應表現苦笑,不過愛恩卻是微笑,一臉滿意,而她是在滿意田居社長的對應。
 
所以在愛恩離開學校之前,她拍了拍田居社長的肩,對他說:
 
「繼續努力。」
 
留下了這句意義不明的說話後,愛恩就離開了,那美麗的背景就消失在我們的眼前。。
 
肥宅師兄立即為我們翻譯,說:
 
「愛恩的意思是說-------」
 
「-------是說我還不夠決斷,當時應該要立即要她們離開,而不是心軟的跟她們說話。」
 
但似乎田居社長根本不需要肥宅師兄的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