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送過愛恩的父母進入「趕鐵」車站並離去後,愛恩便帶着我們走。
 
從車站大廳乘扶手電梯來到一個購物中心,然後我們來到購物中心的停車場。
 
在那裡,設有一個專車站,以供住客可以直接乘坐專車,返回屋園。
 
我們就是要乘坐這專車前往愛恩所居住的屋園。
 
每個登車的住客,都要交出乘車券,這多少是一種保安系統,以確保不會有人混水摸魚的乘車。
 


我、肥宅師兄、田居社長沒有乘車券,所以由愛恩為我們三個人付。
 
順利地登車後,我們就乘坐這專車前往愛恩所居住的屋園了。
 
專車直出購物的停車場,然後沿馬路走,駛上高速公路。
 
窗邊的景色,由高樓大廈的城市風景,漸漸地變成山林大海的風景。
 
當專車駛上架空橋上,更可以望到無邊的大海。
 


因為天朗氣清的關係,坐在窗邊的我,更是可以看到大海的水平線。
 
沿着架空橋前進,專車不出一會就進入屋園的範圍。
 
從車窗望向外邊,已經可以看到屋園的設施。
 
俱樂部、日常用品購買中心、公園等等,一旁更是相連着長長的白黃色海灘。
 
「哇,這裡真的好厲害。」
 


對於由城市景變換成山林海景,對於屋園裡的設施,對於專車的接送,我禁不住就對坐我前邊坐位的愛恩說。
 
我從前邊坐位的玻璃窗看到愛恩現在的表情,是因為反射的原因才看見。
 
愛恩以很平淡的表情,冷冷地說:
 
「注意點,你現在和大鄉里沒有分別。」
 
「啊,不好意思。」
 
我搔了搔頭,不再講話,但也難以按捺住我現在的興奮。
 
畢竟,我住的地方,和愛恩住的地方,根本是兩個樣,差天共地的。
 
愛恩平時見貫見熟的一切,對我來說都是新奇的事物。


 
我想,如果是媽媽來到這裡的話,她應該會比我還要興奮,對每件事物都嘖嘖稱奇。
 
小紫更不用說,她一定會嚷着去海灘玩,而不會理會季節。
 
爸爸和我,一定只有被拉着跑的份了。
 
肥宅師兄明白到我的心意,所以坐在愛恩旁邊的他,就為我說話,說:
 
「愛恩也別怪天從的,他可是沒到過這種大型屋園的。」
 
「像犬隻一樣,可會被趕出去。」
 
愛恩回答,而她的回答讓我覺得她冷冰冰的。
 


聽到愛恩的說話,肥宅師兄呵呵地笑了幾聲,而坐我在我身旁的田居社長也用鼻子發出「哼」的笑聲。
 
我不解,所以問道,對田居社長問道:
 
「田居社長,你在笑甚麼?」
 
「我在笑愛恩的說話。」
 
「你聽得明白?」
 
「她在說你,說你不要對新事物有過激的反應,興奮依然是可以。」
 
我不知道田居社長有沒有說對,畢竟我有好多時都聽不懂愛恩的說話,我只能靠肥宅師兄為我翻譯。
 
不過從愛恩的反應來看,田居社長的翻譯並沒有錯。


 
因為當愛恩聽到田居社長的說話,她就說了一句「多事」。
 
我還從車窗的反射中看到愛恩雙手抱在胸前,看起來是個不滿的動作,但她表情上並未流露出不滿感。
 
聊着聊着,專車已經駛至終站,每個乘客都從車裡離開。
 
我們也離開了專車,而我從車裡出來的一刻,就嗅到了一陣清新新鮮的氣味。
 
這一陣氣味並非來自空氣清新機,而是來自大自然。
 
在城市裡,在我家裡,也有很多機會能夠嗅到這樣的清新氣味。
 
唯有在昨晚下過傾盆大雨,然後於朝早才嗅得到,這種機會可不多。
 


空氣這麼清新,我忍不住就用力深呼吸。
 
這時催促我們跟着她走路的愛恩,瞥了瞥我,對我說:
 
「這裡沒有廢氣,可能你會不習慣。」
 
話後,她就背向我,走着路,任由那亮麗且獨特的秀髮隨清風擺動。
 
從旁人眼中,愛恩對我說的話,應該會覺很惡劣,帶刺的。
 
不過,正是因為熟絡了,她才會對我這麼講話,她知道我不會因此生氣。
 
肥宅師兄拍了拍我,示意趕快跟着愛恩走,不然就會被拋下。
 
我立即邁出腳步去,跟隨着愛恩的背影走着,向她的家前往。
 
路上,就只就紅磚行人道路,並未有馬路。
 
在我們走在磚路上,兩旁都是只有五層高的屋舍,只要抬頭,就能見到屋舍的露台和落地大玻璃。
 
看到這些屋舍,我突然就想到小翠的家。
 
而當然,小翠住的是舊式唐樓,和愛恩住的地方沒能夠比。
 
每個屋舍之間有一段比較大的距離,無疑這是為了通風,減低熱島效應。
 
另外,四周也有綠化的植物,行人路上、燈柱上、甚至屋舍的頂樓上也有。
 
「注意,有車。」
 
就在我東張西望的時候,愛恩的聲音傳到我耳中,把我四處遊走的視線落到她身上去和附近。
 
而當下,我馬上就見到,一架加長版的高爾夫球車就出現在眼前,並從我們身旁駛過。
 
我以前在電視的旅遊節目中見過那一種車。
 
這一種車出現的目的,是為了接載些不想步行的旅客,從一點到另一個點,常見於主題樂園。
 
所以這種車會特別加長,好讓有更多的位置,讓乘客坐上。
 
而這一種車通常不會開得很快,畢竟是主題樂園裡的代步工具,再說,它兩邊是沒有門的,最多只有安全帶,所以不會開很快。
 
這一種車,正確的名字應該不會是叫加長版高爾夫球車,但我並不知道正確的名字就是了。
 
「連這種車都有啊。」
 
實在是大開眼界了,畢竟我只有在電視的節目上見過。
 
「為什麼我們不坐這種車?要收費的嗎?」
 
之前愛恩叫我不要太興奮,所以我努力地壓住自己興奮的感覺來說話,只是,還是有點難掩飾。
 
愛恩微微地轉了頭,瞥了瞥我,我明白她的動作語言。
 
在她把頭轉回去之後,就以很平靜的聲線對我說:
 
「不收費,只有行動不便和懶人才會坐它,你看起來不是,除非你就是。」
 
「呃,我行動並沒有不便,也不是懶得步行的人。」
 
「問題的答案你自己答了。」
 
肥宅師兄「呵呵」的笑了,一旁的田居社長也「哼」一聲的笑了。
 
就只有我「哈哈」地搔着頭苦笑。
 
我們不乘坐這架車,除了我們不是行動不便或懶人這原因外,就是因為愛恩的家距離我們下車的地點比較近,步行過去就可以。
 
「到了。」
 
留下了這一句話,愛恩頭也不回,直接走進一個五層高的屋舍門前。
 
我們自動跟上,而立即就看到愛恩利用密碼卡把屋舍的大門打開。
 
她推開了門,我們也跟着走。
 
沿着樓梯走,走到第三層-------還好是第三層,要是像去小翠家一樣走五層的話-------就可以看到愛恩家的家門。
 
「先說一下規舉。」
 
在愛恩要把拿出來的鎖匙插入門鎖裡開啟大門前,她突然轉身對我們三個人說。
 
肥宅師兄似乎早就知道了這些規舉,所以沒有像我一樣進入了豎耳傾聽的狀態。
 
一旁的田居社長反應冷淡,像是在說「不管是怎樣的規舉,我都不會觸犯,放馬過來」的一樣。
 
「第一條規舉,除了我指定的地方之外,其他地方不得進入。」
 
愛恩嚴正地說。
 
她所說的那個「不得進入的地方」,應該是指她的房間吧?
 
「第二條規舉,露台不得外出,也不得拉開窗簾。」
 
因為內衣褲都晾在那裡,嗯,我懂的。
 
「第三-------」
 
不知道在這門口花了多少時間,我們終於聽到了最後一條規舉。
 
「最後一條規舉,如果我使用了廁所,兩小時內你們不得使用,使用的同時也請自重!」
 
愛恩臉紅紅地道出最後一條規舉。
 
我不知道她在臉紅甚麼,只知道我等等千萬不要有使用到廁所的機會。
 
還有,到女王的家裡去,可不是一件會叫人感到非常開心的事,甚至會覺得麻煩。
 
規舉比起我要進入小紫房間時還要多。
 
「有議異的話,請回家去,這裡不歡迎議異。」
 
「沒有議異的。」
 
「我同意規則。」
 
「我覺得……好吧,沒有議異了。」
 
當大家都同意過女王宣佈的規舉之後,愛恩便使用了鎖時把家門打開,並對我們說:
 
「歡迎來到我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