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孩子走失事件,最後總算是完滿解決。
 
在最後一刻,一班隨團醫生在有機耕作區域裡找到走失了的那位小孩子。
 
原來,他並非在玩捉迷藏的時候躲起來,然後和大家失散。
 
他是在集合前幾分鐘,因為覺得肚子餓而跑到有機耕作區覓食,最後吃到忘記了集合時間。
 
該區的工作人員也沒有留意到他,可能是這個孩子是偷偷的潛入到溫室裡去覓食。
 


知道了小孩的走失,並非因為愛恩的大意疏忽,她是安樂多了,至少沒有再自責。
 
因為這個頑皮鬼一聲不響的走了開去,都不知道嚇壞了多少人。
 
不過事情是完滿地解決,有驚無險,總算是不錯了。
 
警方沒有介入事件,事後聽明悕說院長也似乎不知道這件事的發生,這樣的互外治療計劃,在以後應該都會實行。
 
至於明悕之前對我說的那個秘密,到現在她都未有告訴我知道。
 


她只是在說,很快就會給我一個驚喜,聽到她這麼說,我多少是感到不安啊。
 
現在是上學的日子,不過時間已經是社團活動的時間,其實活動時間也差不多結束。
 
我因為已經完成了今天要寫的份量,所以站於窗前,看着窗外的風景。
 
望到被夕陽燒得橙橙紅紅的天空,我就忍不住回想起當時小孩走失的事情了。
 
直到社團活動結束的鐘聲打響,我才從思潮走出來,回過了神。
 


「天從的,我先走了的,明天見的。」
 
肥宅師兄收起了他的手提電腦,在和我道別後就獨自回家去。
 
「嗯,明天見。」
 
我和肥宅師兄道別,並望着他離開的身影。
 
他的那個身影,既然橫,也肉團團,但看起來並非弱不禁風,一身脂肪的他,也有一身肌肉的人的背影同樣散發的安全感。
 
望着這個背影,我禁不住又回想起小孩子走失事件中的其中一幕。
 
沒錯,就是肥宅師兄把愛恩擁在懷中,讓她盡情地因為擔心和難過哭出來。
 
肥宅師兄是不是很溫柔,很會呵護女生,我不是很清楚,而且這一點也不是這一幕中叫我在意的事情。


 
我所在意的,反而是愛恩她。
 
一個漂亮的女生,總不希望被看到如此流淚的一臉,特別是女王一樣的愛恩,這樣會完全地使她的威嚴受損。
 
但是,在那一刻,她是選擇哭泣。
 
這是為什麼?為什麼她會那個時刻哭泣?我的意思是,為什麼她不是躲起來,在一個隱密的地方偷泣以排解難過和擔心的感情呢?
 
她甚至是在肥宅師兄的懷中哭泣着。
 
肥宅師兄把她抱在懷中,愛恩連半點推開他的意思都沒有。
 
即使是青梅竹馬,但這一連串的反應和舉動,是否有點超過呢?
 


這些種種,是否意味着甚麼呢?
 
「羅天從,該走了。」
 
已經收拾好一切的田居社長,催促着我趕快回家去,因為社團活動時間已經結束。
 
他的催促,又讓我從恩潮中回過了神來。
 
「不好意恩,我剛剛在想些事情想得入神了。」
 
隨後,我就和田居社長一起離開社團活動室,在和他道別過後,我就去了女子網球社跟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會合。
 
在會合過後,我們就立即回家。
 
媽媽今天有點心急回家,走路都很快,她簡直是在競步了。


 
「別走得那麼快,小心跌倒。」
 
在小說裡,通常被設定成迷糊的角色,在平路上都可以跌倒,非常作狀和誇張。
 
不知道在現實世界是不是這樣的呢?
 
「天從啊,今天要播放大結局啦,我不可以錯過的呀。」
 
「夜晚黃金時段的那一部啊?」
 
「肯定不會是『爆走小說』的大結局就是啊。」
 
「吓?」
 


媽媽心急得不知所云,簡直跟一個心急地想說甚麼的小孩子沒分別,叫我完全不知道她在說甚麼。
 
總之就是有部電視劇今天要播大結局,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要趕回家看。
 
我真想告訴她知道,距離電視劇播出還有好幾個小時,在正常的情況下都一定能夠回到家裡,安坐家中看大結局的播出,根本不用心急的競步回家去。
 
不過我家媽媽就是這樣,所以我只好把說話吞到肚子裡去。
 
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走着回家的路,我們很快就回到家裡。
 
她更換好衣服就乖乖的坐在電視機前的沙發,等待劇集的播映。
 
「媽媽,吃晚飯的時候是應該要坐到飯桌前啊!」
 
「不要,我怕轉身了,就會錯過大結局啦。」
 
在吃晚飯的時候,有媽媽身體的小紫都沒能把媽媽叫離開沙發。
 
「哥哥,你說說媽媽啦。」
 
「沒用的,誰也不可能阻止這個小朋友。」
 
我回答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的說話,而爸爸則一邊吃飯一邊點頭同意。
 
當一個小朋友想要做一件事,他就會想盡辦法去做,好難阻止他。
 
記得以前有一部動畫小紫很喜歡看,即使當天功課再多,她都能夠在動畫播放之前把功課完成。
 
而最終,終於讓媽媽等到大結局播放的時刻了。
 
「誠俊哥,為什麼!你明明是愛我的,為什麼從不告訴我……」
 
「靜書,因為,因為我不能夠給妳幸福,因為我看韓劇太多…哭得太多…傷害了視力…接近失明了!」
 
「誠俊哥……」
 
「走吧,靜書…雖然我愛妳…使我不能夠給妳幸福…我和妳在一起…只會成為妳的負累…」
 
「就算是這樣…我也要和誠俊哥在一起…因為…我愛的人就是妳…要盲的話,我們一起…要死的話,我們一起!」
 
「靜書!」
 
「誠俊哥!」
 
男女主角流着幸福的眼淚,哭得眼紅鼻紅。
 
同一時間,背景音樂播起,把氣氛推至高潮。
 
#無懼世事變改#還是越難越愛#
 
他們哭着,互相在家裡擁抱,而這個時候,一架跑車衝了出來,把男女主角都撞飛。
 
「能夠和誠俊哥死在一起…我很幸福…」
 
「靜書……」
 
當兩人牽着手倒在以兩人的血所交織的血泊之中的這一幕出現,就是演員名單出來的時候,也即是謝幕,這部劇集完結了。
 
因為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的關係,讓我和有媽媽身體的小紫還有爸爸都對大結局很感興趣,所以也前來觀看。
 
而當看到這結尾的一幕後,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就表示:
 
「甚麼鬼?屋裡突然有一架跑車走出來把男女主角剷死啊?甚麼鬼邏輯呢。」
 
而我就表示:
 
「結果到了最後還是要播這首插曲啊。」
 
最近的電視劇非常流行不斷地播同一首插曲,更可惡的是同一集播三四次,都要被洗腦了。
 
至於爸爸表示無言,因為他並不知道上文下理,根本沒有感覺。
 
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則表示:
 
「嗚嗚…嗚嗚…太感人了…嗚嗚…」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緊緊地抱住枕頭,眼睛裡是一泡淚水,淚水都在眼眶裡盪來盪去。
 
「男主角真的好可憐…嗚嗚…明明很愛女主角…卻因為疾病的問題…而不能和她在一起…嗚嗚…」
 
「吓?這個男主角自己哭到眼殘,有甚麼可憐?」
 
「明明很愛對方…但又不能表示…只能在背後默默地守護對方……嗚嗚…」
 
「我只想知道這架跑車是那裡跑出來?這是替身攻擊?The book?」
 
「小紫…嗚嗚…吐糟電視劇不是一個對的行為啦…嗚嗚…特別是愛情故事…嗚嗚…」
 
我和爸爸都對這兩母女沒徹,只好離開客廳,做各自的事情。
 
不過想一想,其實媽媽也說得對的。
 
明明就很喜歡對方,但因為一些原因,不能夠向對方表示,只能默默地在背後守護對方,而最終,對方很自然就會成為人妻或人夫。
 
最終還是在一起生活,對方會察覺到自己的愛意,只不過是小說或電視劇的情節,現實中不可能會有,發生這樣的事情,實在是太可憐了。
 
但說到底,在現實生活中,是否又有這樣的人存在呢?
 
自知自己不能夠給對方幸福的生活,而改為在背後默默地守護對方。
 
寧願對方與其他人成為一對戀人,自己也不會去表白,向對方說出心意。
 
這樣的一個人,是否真的存在呢?
 
這樣的一個人,應該只是小說或電視劇所虛構出來的,在現實中並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