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你在那裡啊?快出來啦!」
 
我和田居社長在大草地區域裡尋找着那一位走失了的小孩子。
 
我叫喊着,也四周望着,及留意着。
 
但大草地區域並沒有甚麼障礙物會遮掩視線,這個地方本來就是一個正方形的區域,而邊界被樹林包圍。
 
所以一眼就已經關七,再怎麼看都沒見到有人在這裡。
 


愛恩說這位小孩子應該是在玩捉迷藏的時候和大家失散,所以他可能到現在還躲起來。
 
因此田居社長憑着他敏捷的身手,在四周的樹林裡搜尋着。
 
可惜的是,並沒有尋找到那位走失的小孩子。
 
嘟嘟!嘟嘟!嘟嘟!
 
電話聲突然響起,我拿出了電話接聽,而致電給我的人是肥宅師兄他。
 


「喂喂,天從的,你們那邊怎樣的,有找到他的?」
 
「沒見到人影,四周的樹林也找過了。」
 
「不要放棄,繼續找,他在你們這邊的機會比較大。」
 
剛才說出的一句說話,並不是肥宅師兄所說,而是由愛恩說出叫出。
 
肥宅師兄應該是用了手機的擴音器功能,還在電話裡頭和我的對話內容可以讓愛恩都聽得到。
 


「我們會繼續找的,直到時限到。」
 
我回答說,同時看看手機裡所顯示的時間。
 
由護士接到指令的一刻開始計起,十五分鐘過後,她就會把現在的情況通知院長,並報警處理。
 
當十五分鐘過去後,就是警方的時間,我們都不得再插手。
 
報警處理並不是好佳的辦法,因為這個舉動會引起連鎖反應,唯有迫於無奈之下才可以出此下策。
 
「羅天從,拜託你和田居了,我們一定要找到他。」
 
愛恩留下了這一句話,電話通訊就結束,而我收好了手機之後,就繼續和田居一同進行搜索行動。
 
當下我實在是覺得,愛恩和田居都好相似,責任心都好大。


 
這次的事件,愛恩認為是她的大意而導致,但實際上,這件事其實只是一個意外。
 
更甚,其實對於小孩的走失,要負責的應該是隨團的醫師護士們,他們是應該要無時無刻留意人數。
 
不過愛恩在這一刻還是認為這是她大的大意而引起事件發生,因而非常緊張小孩子的事情。
 
看到愛恩主動說要幫忙,甚至要求我們都幫忙,還叫我們不要放棄,我就清楚知道。
 
但愛恩這個舉動並不完全是出於責任感,也是出於她對小朋友的喜愛。
 
如果愛恩只是因為出於責任感,她不會緊張得叫肥宅師兄聯絡我和田居,她只會象徵般去搜尋,當時限到了,她就會回去,然後把接下來的事情交給警方。
 
正因為出於責任感,也是出於對小孩子的愛,所以愛恩才會如此的緊張。
 


她的責任感,她對小孩子的愛,實在叫我佩服。
 
「小明!出來吧!遊戲結束了啊!」
 
一思及此,我就更落力地叫喊,尋找他。
 
然後,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距離限時只剩下不多的時間,我們也差不多要回到旅遊車那裡集合,並報平安。
 
「田居社長,時間差不多了。」
 
我對田居社長說,同時提點他時限的事情。
 
田居社長聽到了我的說話,便皺起了眉,因為我們還未找到小孩,而且也沒有收到已經找到小孩子他的消息。
 
「再找一會,直到時限完全到達為止。」


 
田居社長留下了這一句話後,就獨自走到樹林的更深處,尋找那位小孩子。
 
我不是很清楚田居社長是否因為同病相憐的關係,所以才會這麼盡力去幫助愛恩。
 
還是田居對愛恩有了意思,所以才這麼盡力去幫助愛恩,甚至要走入樹林深處去。
 
不過,既然田居社長這麼盡力,我也不可以袖手旁觀,直到時限到。
 
我對着樹林深處叫喊,希望能夠聽到小孩子他的回應聲,做我這笨拙的身體做我能做到的事情,可惜回應我的就只田居社長向深處走的腳步聲而已。
 
而然後,時限真的來到了。
 
但我和田居社長這一邊,甚麼都沒有發現。
 


因為時限已經到,我們不得不回去,要不是被設有時限,田居社長一定會帶着髒兮兮的身體,繼續在樹林深處找着。
 
「可惡……」
 
從樹林深處出來的田居社長,臉帶不憤。
 
不知道是不是憤於他自己沒能找到那位小孩子的無能,還是不憤為何沒有像小說情節一樣找到那位小孩子。
 
「接下來只能夠交給警方去處理,我相信護士她應該報警了。」
 
「我們只能到此為止。」
 
「是的,田居社長。」
 
「羅天從,我很擔心愛恩她的情況。」
 
「愛恩的情況。」
 
「我看得出愛恩是很喜歡小孩,在這種心境下,犯下了現在的錯,我擔心會對她造成很負面的影響。」
 
就像田居社長的過去一樣。
 
聽到田居社長的說話,並沒有找到那位小孩子的我,也開始擔心這個問題,愛恩到底會如何面對這次的事件。
 
擔心歸擔心,我們還是得回到旅遊車那裡去,不然接下來警方可能要多搜索兩個人。
 
我和田居社長,在黃昏的天空帶着沉重的步伐走着回去的路。
 
天空是很美,但我們沒有心情欣賞,因為我們在想應該要怎樣告訴愛恩知道我們沒有找到小孩子他的這個壞消息。
 
「田居社長,我覺得-------」
 
「等等,羅天從,先別走近去。」
 
就在我們要走出大草地區域的時候,田居社長拉住了我,叫我別再前行。
 
同時,他把我拉到一棵樹後。
 
甚麼!?他是突然對我起色心?田居社長的色心會隨着黑夜的到來而爆發嗎?不,並不是這樣。
 
田居社長這樣做的原因,是出於一份溫柔和細心,因為沒有一個美少女想被好多的人看到傷心難過的一面,特別是女王。
 
「現在…現在我應該怎麼做才好……」
 
「愛恩的,不會有事的,吉人自有天相的。」
 
「要是…要是…要是我當時能夠……嗚……」
 
「這,這是意外的,愛恩也不希望的。」
 
我和田居從樹後所窺看到的,是愛恩背向着肥宅師兄而身體略微抖動的情景。
 
雖然我和田居與愛恩有一段比較遠的距離,但我們都能感覺到她激動中的情緒。
 
「萬一…萬一…那個小孩子有甚麼不測……」
 
「愛恩的,不可以往那邊想的。」
 
「要是我能夠不向那邊想的話!」
 
這一句說話,幾乎是咆哮出來。
 
情緒在這一刻激動到極點的愛恩,在叫出這句話的同時,向着肥宅師兄猛地轉身過去。
 
她的秀髮隨轉身而飄揚,在夕陽照射之下,可以到一絲絲的髮絲。
 
也看得見從愛恩那雙漂亮的雙目中溢出了來並濺於空中的淚水。
 
「那個小孩子…那個小孩…他…如果他有甚麼不測…我…」
 
「愛恩的,不會有事的。」
 
「我不懂…我不懂為何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承澤,我現在又能做些甚麼…我能做些甚麼啊…」
 
愛恩讀書成績很好,在寫小說方面也很厲害,思想也很獨到,她甚至能夠以氣勢壓倒一眾男生男人。
 
但在這一刻,她是多麼的無能為力,甚麼也做不到。
 
從現實中帶來的這種無力感,瞬間就把女王打倒了。
 
「承澤!我…我可以怎樣做啊!」
 
愛恩的淚防線瞬間崩潰,積聚在她眼角的一泡淚水,正在她那張漂亮動人的臉上流下來,從下巴掉到地面去。
 
女王心粉碎了的這一刻,愛恩變回了一個正常不過的小女生。
 
需要依靠,需要安慰,需要保護,更需要為傷心難過的事放聲哭。
 
望着愛恩,肥宅師兄走了過去,靠近了她。
 
並在下一刻,一言不發地,緊緊地把愛恩抱在懷中裡去。


 
隨後,一陣陣的低泣聲,傳到了我和田居社長的耳邊去了。
 
肥宅師兄的脂肪未能夠把所有低泣的聲音全部遮掉,所以才會傳到我們的耳中去,叫我們心裡不禁揪了一揪。
 
「田居社長,我們有沒有能幫忙她的地方啊?」
 
我問,而田居社長回答說:
 
「有,那便是保持安靜,躲在一旁,不要去看她。於現在,我和你並非她所需要的人。」
 
我點頭,同時和田居社長一起別開了視線,不再去看那邊的情景。
 
不過,從哭泣聲中,我腦裡還是腦補起了肥宅師兄把愛恩抱在懷中好讓她放聲哭泣的畫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