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噹!叮噹!
 
下課的鐘聲響起,現在又是小息的時間。
 
老師宣佈了下課後就離開教室,各個同學終於可以休息一下,喘一口氣了。
 
我伸了個懶腰,把已經僵硬了的身子盡量拉鬆。
 
在我身旁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也同樣伸着懶腰,雙手向左右兩邊張開,還差點撞到我。
 


伸過懶腰,也收拾好課本和筆記後,我就迅速拿起被調換了的感謝狀,然後迅速離開我的坐位及班房。
 
小翠和我也做着同一個動作,我們都迅速地離開班房。
 
這是因為田居社長的一眾粉絲們再過一會就要湧進來,當她們湧進來之後,班房裡就變得吋步難行,想動也動不了。
 
「三…二…一。」
 
我離開班房的我倒數着,然後在三秒過去後,不知道那裡來的人群就湧到班房裡去了。
 


「阮田居哥哥,求你收下我。」
 
「阮田居哥哥,今天還是這麼酷的。」
 
「阮田居哥哥,凡人和男神其實才是絕配的啊。」
 
其實人數已經比以前的少了許多,畢竟現在田居社長和愛恩待在同一個社團,大家都認為當男神和女神待在一起就會自然發展出感情,所以都放棄追求的行動。
 
但還是有些人是不願放棄,還真是有毅力。
 


如果把這毅力放在讀書上,相信她們都會擁有非常好的成績。
 
「唉,真可怕。」
 
對於湧入班房把田居社長圍起來的人數,我不禁嘆氣。
 
早就已經從班房裡逃脫了的小翠,已經向着天台走去,她是要在那裡獨自渡過這個小息。
 
而我也因為有地方要去,所以也不待在原地,馬上就邁步出去了。
 
我來到了戲劇社活動室,也即是「小寫會」的聚集地。
 
推門進去,就見到一班戲劇社成員在活動室內圍在一起聊天。
 
另外我也看到獨自一人在窗前遠眺風景的愛恩。


 
戲劇社成員圍在一起聊天的畫面,和愛恩獨自遠眺風景的畫面,造成了一個強烈的對比。
 
而這一個強烈的對比,立即就使我發現到肥宅師兄不在這裡。
 
愛恩和肥宅師兄是同班同學,愛恩到來了也就是說肥宅師兄應該都到來。
 
那麼為何不見肥宅師兄的身影呢?難道人有三急去廁所了?
 
「愛恩,肥宅師兄沒有來嗎?我有事找他。」
 
我走到愛恩身邊,向她問道。
 
隨着我的話聲響起,愛恩就把遠眺去了的目光轉到我身上,回答說:
 


「每個人都會遇到謎題,而大部份男人都喜歡挑戰謎題,所以大部份男人沉醉於數學。」
 
為什麼愛恩就不能正正常常的把答案告訴我知道?
 
明明有些時候,她會講很正常的說話。
 
肥宅師兄不在這裡,田居社長也不在,根本沒有人能夠為我翻譯。
 
在這個情況下,我實在不懂愛恩在說些甚麼。
 
還好,愛恩也從我的迷茫表情和反應中知道我根本沒聽得懂她在說甚麼,所以正常地對我說:
 
「在班房,在解數學題目。」
 
一開始這樣回答我不就很好嗎?


 
自己在心裡邊如此大叫後,我就向愛恩點頭道謝,然後走向肥宅師兄的班房。
 
我們學校的年級是與樓層成正比,肥宅師兄是六年級生,所以在六樓。
 
一想到要爬樓梯,我就嘆氣了。
 
雖然我自己的班房於位五樓,要爬的樓梯不算少,再多爬一層看起來也沒甚麼關係。
 
但多一層就是多一層……唉。
 
爬過樓梯之後,我來到了六樓,也找到肥宅師兄的班房。
 
從門口望向班房裡邊,就見到肥宅師兄在埋頭地做着數學題。
 


他的樣子看起來相當苦惱,應該是遇到一條非常難解的數學題了。
 
這個時候是不是不要打擾肥宅師兄比較好呢?畢竟他正在為解開數學題而努力。
 
我只不過是要換回一張被調亂了的感謝狀,相比之下,我的事情是多麼的渺小。
 
考慮之後,我打算就此回去,不去打擾肥宅師兄。
 
但是,一把聲音叫住了我,而我也因為這把聲音而嚇得發出一怪叫,不小心就打擾到了肥宅師兄。。
 
「嗨,小子,鬼鬼祟祟的做甚麼?」
 
應該是肥宅師兄的同班同學惡作劇的嚇了嚇我。
 
當下我實在是覺得,每個班裡都一會有這像一心和家寶這些愛搞事的同學存在。
 
每個班房,每間學校,絕無例外。
 
我這一聲怪叫,讓肥宅師兄注意到我。
 
注意到我出現的肥宅師兄,呼出了一口氣,樣子看起來是要放棄繼續解題,隨後他就走近到來。
 
「啊,天從的,找愛恩的話的,她在活動室那裡的。」
 
「不是的,其實我是來找肥宅師兄你。」
 
「找我的?」
 
「那個,感謝狀原來是有指定受予人,看來我和你的那一張感謝狀是調亂了。」
 
我把手中的感謝狀遞了出去,並讓肥宅師兄看看受予人的一欄,當下他才恍然大悟。
 
之後,他拿來了被調亂了的感謝狀,在確認為在他手邊的感謝狀是寫上我的名字之後,就和我交換。
 
現在,我取回了屬於我的感謝狀,肥宅師兄也取回了屬於他的感謝狀。
 
「呵呵,真不好意思的,我都因為學習的事情而頭昏腦脹的,一不小心就搞錯的。」
 
「沒關係,也不是一件重要的事情。肥宅師兄要回去繼續解題嗎?」
 
「正如我剛才所說的,都頭昏腦脹的,現在還是去活動室休息一下比較好的。」
 
「那麼,我們一起走吧。」
 
「呵呵,好的。」
 
肥宅師兄收好了屬於他的感謝狀後,就離開班房,和我一起前往活動室去。
 
接下來的事情一如以往。
 
我們在活動室都聚集,愛恩會繼續遠眺風景,肥宅師兄會一邊寫小說一邊和我聊天,田居社長會和我分享寫小說的心得。
 
直到小息完結的鐘聲打響,我們就會離開活動室,回去上課。
 
是的,一如以往,假如我和肥宅師兄在前往活動室的途中,沒有聽到在走廊上的學生閒聊的說話。
 
「真是搞不懂那個施愛恩有甚麼好?為什麼就是一群追求者?」
 
「說真的呀,她這種貨色,汪角的招牌掉下來都壓死幾個。」
 
「只不過是有幾分姿色就扮上等菜,還不想想自己只是個胸大無腦的女人。」
 
「我說啊,她最終還不是要被男人壓在下邊。」
 
「或者被多個男人。」
 
「哈!超婊的。」
 
「可能現在已經躲在一角,和那個叫阮田居的傢伙在快活了呢。」
 
兩個一看到就知道是壞學生的人,完全不理會旁人的目光,大聲聲的講着這種話題。
 
這簡直是言語上對愛恩她的污辱,渣滓般的男性。
 
我不是愛恩教的信徒,但我也為着他們的言語感到生氣,真想教訓他們一頓。
 
可是,我沒辦法這樣做,因為我打不過他們兩個人。
 
如果打贏了,說不定還有後續,也可能會惹上黑道。
 
所以,面對這種人,還是少理為妙。
 
但這只是我的想法。
 
「你們兩個!給我去道歉!」
 
和我的想法完全不同的肥宅師兄,突然就對這兩個壞學生咆哮叫道。
 
他站在兩個壞學生面前,挺起胸膛,狠狠地瞪着他們。
 
「啊,原來是婊子的應聲蟲。」
 
「怎麼了?你因為討不到她的芳心而生氣嗎?」
 
「我記得你和施愛恩是從小就認識吧。其實你也挺可憐的,你認識了她都快要二十年,但你連個屁都沒有嗅到,人家就跑和剛相識的阮田居在快活了。阿斯阿斯。」
 
「或者我們可以合作?你去把她引到體育倉庫去,然後就依照日本動畫一樣實行計劃,不過你還是只能撿二手貨。」
 
「或者N手貨?」
 
兩個壞學生完全是在向肥宅師兄作出挑釁,說話也不知廉恥。
 
這種挑釁的說話,完全是為了打架而說出來,所以不可以被他們挑釁成功。
 
我翹到肥宅師兄身後,推了推他,讓他繼續走,不要理那兩個壞學生。
 
但是肥宅師兄當下已經不是平時活得像綿羊一樣的他,現在的他是一隻要用大角撞倒對手的山羊。
 
「跟我走!我們三個人得好好聊一下。」
 
他說話中的聊一下,當然是要用拳頭來溝通。
 
我感覺到現在的肥宅師兄非常地生氣,不知道是否因為話題關乎到對愛恩。
 
他現在是生氣得就連平時結尾語「的」也不再講。
 
事情正向不對勁的方向發展,始料未及的我立即就擋在肥宅師兄的身前,叫他冷靜。
 
但是肥宅師兄撥開我,說:
 
「男人,有些事可以忍,但有些事絕不能忍。」
 
「肥宅師兄!不可以受他們挑釁!」
 
「天從,不要阻我,也不要看我如何跟他們溝通,也不要讓任何人知道。」
 
他充滿了決意的話聲落下,然後就和兩個壞學生一同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