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我把昨晚已經修理好並檢查過並無異樣的手提電腦,於社團時間交還給肥宅師兄。
 
肥宅師兄萬萬都沒有想到,我真的有辦法把電腦修理好。
 
他更沒有想到,修理電腦的時間只需要一天。
 
我的效率實在叫他喜出望外,高興萬分。
 
如果愛恩在現場的話,她應該就雙抱胸,對我露出一臉滿意的表情。
 


可是,現在時間已經過了四時正,愛恩非常準時的離開始了學校了,所以在活動室內沒能看到她的身影。
 
另外,田居社長有事要忙,所以在活動室中也沒能見到他的身影。
 
所以在活動室中,就只有我和肥宅師兄,當然還有一班忙於全新舞台劇的戲劇社成員。
 
「天從的,好感謝你的。」
 
「別客氣,其實這個好消息我應該第一時間告訴你知道,因為我昨晚想起通知你的時候,已經夜深了。」
 


「呵呵,我不很介意的。」
 
沒錯,我昨晚因為一些事情,所以好晚才睡覺。
 
而當我睡覺的時候,我才想起我應該要通知肥宅師兄一聲,告訴他電腦已經修好,但夜實在深了,擾人清夢不是件好事。
 
肥宅師兄對於我沒有在昨晚修好時通知他,並沒有感到任何介意。
 
他現在只把精神集中在他修好了的手提電腦上,啟動它,並使用它,把電腦的功能再檢查一遍。
 


精神集中的程度,使他沒有留意到一件矛盾之事。
 
為什麼我會在社團時間把修好的手提電腦交給他?
 
照理來說,今天回到學校,我應該大叫一聲「驚喜!」,然後把修好的手提電腦交還給他,但我沒有這樣做。
 
我反而選擇現在這個時間,四時正後的社團活動。
 
當中,是有着理由的。
 
「肥宅師兄,能不能跟我走一走?」
 
我對已經坐在一旁檢查着手提電腦狀況的肥宅師兄鼓起勇氣的說道。
 
肥宅師兄聽到我的說話,立即就問道「要去那裡的?」,看起來是那裡都不想去。


 
實在不能怪他,因為現在他最希望做的事情,就是檢查他的手提電腦。
 
「沒甚麼,就外邊的走廊,有些私事想問你一下。」
 
在說話的同時,我瞄了瞄四周正忙於新舞台劇的戲劇社成員。
 
「說心事的?吐苦水的?好的,這次換師兄來幫天從的。」
 
暫時忍住檢查手提電腦衝動的肥宅師兄,托了批眼鏡,也拍了拍他的肚子,笑着對我說。
 
而隨後,我們兩個人就走出活動室,來到了活動室外的走廊上。
 
「天從的,有甚麼要對我說的?還是想問關於愛恩的事情的?」
 


「其實,沒錯,我是想問關於愛恩的事情。」
 
「呵呵,天從打算追求愛恩的?好的,既然天從幫我修好電腦的,我就回答你一條關於愛恩的問題的,隨便問的。」
 
這個時候,真的想問愛恩的三圍數字,我認為這麼親近愛恩的肥宅師兄應該會知道。
 
但比起問這種無聊的問題,我更想要求出一個答案。
 
所以我鼓起勇氣,對肥宅師兄說:
 
「肥宅師兄。」
 
「呵呵。」
 
「你,是不是一直暗戀着愛恩她?」


 
我很直接地問,不轉任何彎,拐甚麼角。
 
自己很清楚這條問題是不應該問,我不應該八卦這種事情,但是!
 
「沒有的。」
 
一年前,當我還在應付愛恩給出的入社考核題目時,肥宅師兄主動地協助過我通過那次考核。
 
而當時,我也很好奇地問道關於肥宅師兄是否有暗戀愛恩的事情。
 
無論在當時,還是現在,答案依然一樣。
 
在當時,我有很多事情都不知道,所以沒有追問和質疑。
 


再說,當時我只抱着「小說裡的青梅竹馬通常都會互相暗戀,現實世界又是不是呢?」這樣玩玩看的態度問,所以我質疑甚麼的當然不會去做。
 
但現在,經過昨天後,我對於肥宅師兄現在的回答,質疑起來了。
 
「肥宅師兄,一直以來,我相信一件事。」
 
「啊的?」
 
「每個創作者的作品,都是反映他們自身,我一直都相信這一點。」
 
一個怎樣的作者,就有怎樣的作品,作品就是作者的鏡子。
 
同一道理,怎樣的人,就會做怎樣的事,所做的事便是反映當時人。
 
「天從的,你到底想說甚麼的?」
 
「肥宅師兄,對不起,我沒有守諾言,我打開了D盤裡的東西。」
 
這是一記重拳,對肥宅師兄來了個迎頭痛擊。
 
「你看到了的。」
 
「對不起,我甚至花了大半個晚上看完。」
 
正因為我把D盤裡所存放的東西讀畢,所以我才會很晚睡覺,所以我才來不及告知肥宅師兄電腦已經修好了。
 
也正因為我要問肥宅師兄他是否對愛恩有感覺,所以我才會選擇在四時正後的社團活動時間把電腦交還給肥宅師兄。
 
至於D盤裡所存放的東西,並不是十八禁的影像或照片。
 
更不是任何人士的不雅照片。
 
裡頭所存放的,其實是多個Word文檔,而文檔中的內容,完全是小說的一個章節內容。
 
沒錯,是肥宅師兄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故事-------《和肥宅談戀愛吧!!》
 
故事的內容很簡單,節奏也很明快,所以故事雖長但也很快讀完。
 
故事是講述一個女王般的女生招募觀音兵,肥宅一樣的男主角和其餘二十九個男生被選上。
 
接下來就是一連串的愛情事件,約會事件,搞笑事件。
 
作為男主角的肥宅,將會傾盡全力,做一個死忠粉絲,伴隨在女王左右。
 
在最後,這三十個男生中,大部份人已經厭倦了當觀音兵的生活,願意繼續跟隨女王的男生,幾乎就只剩下肥宅一個人。
 
到底故事在最後的最後,肥宅能否感動到女王,討得女王的愛呢?
 
肥宅師兄的故事還未寫畢,所以我讀不到結局。
 
但綜合所有章節來看,肥宅應該在最後討得女王的歡心,而作為故事讀者的我,當然也希望是這個結局。
 
而結局最後是怎樣,我並不在意,我在意的是,這個故事根本是肥宅師兄和愛恩的寫照。
 
當中人物的性格,外表,反應,甚至說話的方式,幾乎是依照肥宅師兄身邊的每個人書寫。
 
正因為這樣的內容,正因為這樣的描寫,正因為這樣幾乎真有其人的人物。
 
使得原本就放下的一個想法,重新拿起,並想要求得真正的答案。
 
小說創作,不單單只是一個創作,不只是一個訊息的傳遞。
 
也是一個作者的祈願。
 
我讀過了明悕寫的小說,我明白到此點。
 
我認為這是真的,所以我認為肥宅師兄是借助這個由他所書寫的故事,把他的願望寫出來。
 
就是討得女王的歡心,也即是愛恩的愛。
 
所以我認為肥宅師兄是在暗戀着愛恩她。
 
「呵哈哈,天從的,你的想像力真好的,果然有寫小說的天份的。」
 
肥宅師兄笑着說,但是他緊張的臉容已經出賣了他。
 
「肥宅師兄,請你不要逃避我的問題。」
 
我這是在八卦嗎?
 
或者是,我會鼓起勇氣向肥宅師兄問出問題的答案,當中八卦是佔了一部份,但並不多。
 
真正的原因是在後頭,不過這是我沒有猜錯,而肥宅師兄要承認了才可以說下去。
 
「呼……」
 
猶如已經暴露了行蹤一樣,肥宅師兄已經放棄了躲藏,選擇直接面對我。
 
「天從,你似乎是有點喜愛管閒事,還是說你很八卦?」
 
他脫下了粗粗圓圓的眼鏡,以沒有配帶眼鏡的臉孔正視我,仿佛是露出了真面目。


 
眼鏡下的他,一副正經百百的樣子,正經得就連平時尾語「的」字,都不再說出口。
 
「明明都叫你不要看了,但你還是要看,真的得重新評價你呢。」
 
「肥宅師兄,對於這件事,我向你道歉。」
 
「不,已經不緊要了,反正你已經看了嘛。」
 
肥宅師兄收好了眼鏡後,終於回答我的問題,說:
 
「天從你對於在文字裡的世界,感覺很敏銳呢。」
 
「…………」
 
「是,你的感覺沒有錯。」
 
在我眼前的人,感覺上已經不再是肥宅師兄,而是吳承澤師兄本人。
 
而現在,他正是以真正的自己,說出心底裡的說話。
 
「其實我從以前開始就喜歡着愛恩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