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肥宅師兄手上接過他的手提電腦,並答應會找我爸爸幫忙修理。
 
雖然要勞煩下班於家中休息的爸爸,不過我相信爸爸並不介紹。
 
而說不定,爸爸甚至樂在其中。
 
把肥宅師兄的手提電腦帶回家裡後,於晚飯時間,我跟爸爸講起關於修理手提電腦的事情。
 
還好,爸爸答應了,沒有需要我去說服他。
 


另外,我也如實地告訴爸爸知道,這次的修理肥宅師兄是有付出修理費的。
 
我把肥宅師兄給出的修理費拿給爸爸看,他立即和我當時接下這修理費的表情一樣。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看到了這筆數目,也哇言起來,哇得把飯粒噴到我臉上去。
 
「哥哥,這部電腦就由我來修理好了,所以修理費都給我就對。」
 
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看到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的反應,我多少是明白到這句話是怎麼回事。
 


我瞥了瞥這個勢利鬼,然後說:
 
「可是小紫,妳會修理電腦嗎?」
 
「嘛,這種事呢,咳嗯!」
 
這七音節組合起來的意思就是「我不會修理電腦」,實在是簡單易懂。
 
對於妹妹會不會修理電腦,這件事其實我已經知道答案的了。
 


以往小紫的電腦出了甚麼意外,都是叫爸爸來處理,不論是軟件的問題還是硬件的問題。
 
小紫唯一會的,就是玩電腦遊戲。
 
除此之外,關於電腦軟件和硬件的事情,知道的只有基本,也就是以前資訊及科技課所教過的知識。
 
我半瞇起眼睛,直望着這個明明不懂修理但為了修理費而充大頭的妹妹。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又再「咳嗯」了兩聲,對我說:
 
「甚麼嘛,修理電腦這種事,去GOOGLE問一問就有答案啦。」
 
「結果是要去問GOOGLE啊。」
 
「做人是應該要不恥下問的,哥哥,不懂就要問啊。」


 
如果每個修理東西的人都像小紫一樣,天下大亂了。
 
對於小紫的說話,爸爸笑了一笑,他吃過了一口白飯,然後說:
 
「就算科技再發達,資訊再流通,有些事情依然是不能靠網路來獲取,只能靠經驗。」
 
「哼哼,好吧,哥哥和爸爸得一分,我零分。」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表示投降,大概是因為爸爸的說話十分有道理。
 
就好像小紫的網球技術,她的技術是由多年的對決和比賽累積回來,靠網路是獲取不得。
 
也好像明悕的繪畫技術,也是她長久以來累積所得,靠網路上的資訊是沒有辦法到達她的程度。
 


「天從,能說說具體情況嗎?」
 
「啊,好的,情況就是……」
 
我把肥宅師兄的電腦具體情況告訴了爸爸知道,當然還有肥宅師兄對電腦的使用情況。
 
爸爸一邊吃着晚飯,一邊留心聽着。
 
當我把情況都說畢後,他已經猜得出肥宅師兄的電腦是出了甚麼狀況。
 
有經驗的就是不同,事情都能夠好好的處理得到,要是以小紫的方式來修理的話,肥宅師兄注定要買一部全新的手提電腦了。
 
晚飯過後,爸爸就開始動工。
 
他拿着各種工具,非常輕鬆地把肥宅師兄的電腦解體。


 
我因為想偷一下師,學一招半式旁身一下,所以當爸爸動工的時候,我就坐在附近看着。
 
對電腦事情不清不楚的我,看着肥宅師兄的手提電腦被解體,實在是心驚膽跳。
 
要是手提電腦裝不回去,我都不知道應該怎樣面對肥宅師兄。
 
不過從爸爸從容不迫的表情來看,他是清楚自己正在做甚麼,也清楚接下來是要做甚麼,所以我也不至於擔心得臉青。
 
「爸爸,怎樣了?」
 
我問,而爸爸邊動工邊對我說:
 
「沒問題,一切在掌握之中,我的推斷很正確,接下來只要……」
 


接下來爸爸講的說話我是完全聽不懂。
 
總而言之,爸爸就是找出了問題,也知道怎麼解決。
 
在最後,歷時多個小時的手術總算大功告成。
 
當手提電腦被重新裝起後,我就為它接上電源線,隨後按下開關按鈕。
 
隨着我按下了開關按鈕,手提電腦發出起死回生的「咇」一聲,然後亮出了畫面。
 
「成功。」
 
「實在難以相信……」
 
幾個小時之前還是死亡狀態的手提電腦,現在竟然活過來了。
 
「有些家電,其實都是因為一些可以修理到的小意外發生,所以不能正常使用,結果大部份人就立即拋棄這些家電,造成浪費。」
 
爸爸有感而發,而我也很同意他的說話。
 
「現在先讓它多運行一會,看看是否穩定,同時也檢查一下基本功能是否正常。」
 
完成了手術的大醫生,留下了一句話並伸了伸懶腰,隨後就拿過要更換的內衣褲,準備去洗澡。
 
爸爸辛苦的修好了手提電腦,讓它活過來。
 
既然如此,檢查的工作就由我來做吧。
 
其實我這一刻是想要致電給肥宅師兄,告訴他手提電腦修好了的好消息。
 
不過萬一在檢查時又再發生意外,豈不是讓肥宅師兄白歡喜?
 
所以還是應該要到了肯定了修好後,才把好消息告訴肥宅師兄知道。
 
為了盡快把消息告知肥宅師兄,我立即坐到他的手提電腦面前,開始進行功能的檢查。
 
例如鼠標是否能移動、USB插口是否正常、螢光幕是否能夠顯示到應該有的顏色……等等。
 
當然不能少得的是,硬碟是否有被正常讀取。
 
雖然電腦系統是成功運行了,照道理來說硬碟應該是被讀取成功,但安全起見,還是檢查一下。
 
我移動着鼠標,並雙點擊「我的電腦」。
 
然後,電腦螢光幕上確實是顯示了C盤和D盤。
 
C盤無疑是成功讀取了,而我也試過打開過裡邊的資料夾,成功啟動了幾個軟件,沒有異樣。
 
可是,D盤。
 
「肥宅師兄說過不要打開的。」
 
我自己對自己說,並同時回想起今天肥宅師兄對我說過的那句說話。
 
為什麼不能打開呢?到底D盤存放了些甚麼呢?
 
比起要不要檢查,我居然是對D盤傳放着甚麼東西更感興趣。
 
人類就是這樣,越是去禁止,就越是想去做。
 
肥宅師兄吩咐過我,叫我不要打開,但這樣已經是把我的好奇心引出來了。
 
「該…該不會是存放了那些東西吧!?」
 
一個激靈在我腦裡打響,一個想法在我腦海裡浮出來。
 
既然肥宅師兄叫我不要打開D盤,那麼很明顯的是,裡邊所存放的東西並不能見光,不能露於人前。
 
那麼,果然是一些十八禁的東西嗎?
 
或者是不雅照片?
 
當下,我的心裡完全是一個天人交戰的狀態。
 
肥宅師兄的說話,引發了我的好奇心,而作為男性,得知道眼前的有很大機會是十八禁東西,心情是蠢蠢欲動。
 
可是,肥宅師兄相信我,所以才把手提電腦交給我修理,我不應該背叛他的信任。
 
這些想法,都要使我精神崩潰了。
 
「不!羅天從,你不可以這樣做的,你的朋友可是信任着你啊。」
 
代表着天使的羅天從,正對我說話。
 
「看看又有甚麼所謂?誰會知道你偷看了?」
 
代表着惡魔的羅天從,正對我說話。
 
「羅天從啊,你應該知道肥宅師兄並不是個色情狂,存放在裡邊的東西,一定不會是與十八禁有關係的東西。聽我說,不要打開。」
 
「羅天從啊,誰知道裡邊的東西是不是十八禁的東西呢?為了你朋友的清白,我認為你應該要看一看。」
 
「魔鬼!你不可以偷換我的主旨!」
 
「天使,中文就是這麼博大精深。」
 
嗯,沒錯,身為肥宅師兄的朋友,我必須要還他一個清白。
 
以我的眼睛,證明存放在D盤裡的東西並非十八禁或色情產物。
 
「羅天從,不要,想想朋友對你的信任------啊!」
 
我像趕蚊子一樣撥走了天使,我覺得他好吵,就連被我撥飛開去的一聲「啊!」也是。
 
把天使趕走了之後,我確認魔鬼也沒有再我耳邊吵後,就把鼠標移動到D盤上去。
 
「好吧。」
 
肯定了自己是想要把D盤打開,以自己的眼睛看看裡頭的內容是甚麼後。
 
我便雙點擊D盤,把D盤開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