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很好,真的很好啊。
 
負責為我面向香江文創的小說繪畫插畫的明悕,現在插班生的身份,來到我的班上去。
 
很好,很好,真的很好。
 
嗯…………
 
好個鬼啊!!
 


這一點都不好!我可以肯定,一定有一連串麻煩的事要發生!
 
而且,這不是現實世界嗎?為什麼跟小說一樣的事情會發生的?
 
新加入我班的同學,竟然是明悕她,這是上天的惡作劇,還是真的有這麼巧合啊!
 
當下,我真的想要像動畫裡的主角一樣,猛地站起來,然後大叫一聲「竟然是妳!」。
 
但當然我沒有這樣做,因為我努力地把自己激動起來的情緒按捺住。
 


明悕很快就在班上找到我身影,還偷偷地對我微笑。
 
我則別開了臉,心中暗自嘆氣。
 
當明悕稍微作過了簡單的自我介紹之後,班主任就為她身旁穿起白袍的男子作介紹。
 
這位男子是明悕的負責醫生,專門看顧明悕,畢竟她說到底還是一位得了香江綜合症的病人。
 
班主任在介紹,但我沒在聽,因為我已經知道這位男子是誰了。
 


而當明悕和她的負責醫生都自我介紹過後,班主任補充說:
 
「雖然李明悕同學是以插班生加入到我們班中,但她其實只會待上半個月,即是至到十二月,希望各位能夠和她好好相處。」
 
只會待上半個月的插班生,每個同學聽到此事都開始私私細語起來。
 
因為大家從來都沒有遇過只會待上半個月的插班生,對於只會待上半個月的原因感到相當好奇。
 
私私的細語被班主任叫了一聲「安靜些」之後就停止,隨後班主任就為明悕安排坐位。
 
雖然明悕有隨行醫生,但他始終不便出現於課室,所以不會被安排於班房內就坐。
 
至於被安排到那裡去,我猜應該是職員室吧?那裡總是有些位置空出來的,可以當臨時坐位。
 
而現在將會決定明悕在這個班房的坐位,班主任說:


 
「那麼,李同學,妳就坐------」
 
「嗨,妹妹,來跟哥哥一起坐吧!哥叫一心耶!」
 
「不,妹妹,來跟我坐,哥叫家寶,最懂女人心了呢!」
 
這個時候一心和家寶居然叫了起來,邀請明悕來當鄰坐同學。
 
真是的,他們兩個還不想想這行為多失禮,而且明悕跟愛恩是同年齡,再怎麼說人家都是他們兩個的姊姊。
 
其實不單單只是他們兩個,我還看得出班上有好多男生,都希望能夠和明悕成為鄰坐同學。
 
這實在不能怪他們,畢竟是男生,總希望自己鄰坐的那位是女生,然後譜出一段曖昧不清的關係。
 


再說,明悕雖然不是國色天香的女生,但長相還是很好。
 
試問又有那個男生不想要和這樣的一個女生坐在一起呢?
 
「一心,家寶,你們兩個安靜!再說話就給我罰抄課文!」
 
「老師!如果我罰抄一百次,你會讓明悕妹妹跟我坐嗎?」
 
「死心吧,家寶,我已經開始在抄,以證明我誠意了,你就只說不做啊。」
 
「你們兩個別再生事了好嗎!!」
 
「「老師!機會是要自己爭取的!」」
 
兩人異口同聲的叫喊道,讓班主任搞得一語塞,畢竟機會是自己爭取這回事,班主任也很認同。


 
我真想要告訴明悕知道,現在這個樣子就是我們班的日常,希望她不要見怪。
 
不過,明悕看起來沒有被嚇到,反而被惹笑。
 
為搏美人一笑,自尊也可以不要,男人就是這樣的生物,所以一心和家寶開始在明悕面前互數對方不是,演一場猴子戲,想要討到明悕的歡心而選擇與他們當鄰坐同學。
 
班主任都被他們兩個氣炸了,最後決定要把他們各記下缺點一個,才稍微讓他們兩個冷靜一些。
 
而就在此時,明悕叫了叫班主任,並說:
 
「老師,不好意思,我可不可以坐在羅天從附近啊?」
 
瞬間,班上邊所有同學的視線都集中在我身上。
 


所有人都投來了「羅天從,你和這個女生早就認識的?你們是甚麼關係?」的視線,叫我好不自在。
 
特別是一心和家寶,他們兩個的視線更是充滿了怨恨。
 
「啊啊,真好,人生勝利組耶,羅天從同學。」
 
「不用去爭取,機會都會自己來到耶,羅天從同學。」
 
等等,各位,聽我說,事情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糟糕,我在班上的名氣瞬間變成負數值了。
 
就連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都對我投來了和大家沒兩樣的視線,甚至對我說:
 
「天從,男孩子不可以花心的啊。」
 
我才不是花心的男孩子,而且我又要對誰花心?
 
當下,我想要抗議,請求班主任讓明悕與其他同學去坐。
 
但太遲了,班主任已經在宣佈,說:
 
「原來李明悕同學與羅天從同學是認識的啊,這樣就好辦了,羅天從請你好好照顧她了。」
 
判決已宣佈,誰也違抗不了。
 
我只能像一堆爛泥一樣,被班上同學的視線暴力凌辱,同時倒在書桌上去,接受現實。
 
在班上名氣已經負數值的我,半瞇起眼睛望向明悕,只見到她嘴唇動了幾下。


 
她在用唇語對我說:
 
「多多指教啊,小從。」
 
然後我絕望地把臉完全埋入書桌中去,並肯定了自己認為麻煩會來到的預感。
 
「明悕妹妹,雖然妳沒辦法和哥一起坐,但別擔心,妳還有成為哥女朋友的機會啊。」
 
「嗨,明悕妹妹,哥比他要好,最懂女人心,來跟哥交往吧。」
 
不肯放棄的一心和家寶,繼續為他們的幸福奮戰。
 
對於兩位男生的熱情,明悕大概是覺得他們兩個就像聖本善私家醫院的小孩一樣可愛,不禁遮住嘴巴笑了。
 
一心和家寶看到明悕的笑容,以為他們的機會來了,殊不知道這種機會不是屬於他們兩個的。
 
「一心和家寶是吧,其實我已經有心儀對象了啊,所以,不好意思。」
 
被拒絕,更知道對方有心儀對像,一心和家寶瞬間死灰般的臉色。
 
而在這句話後,不知為何明悕偷偷地瞄了我一眼。
 
「而且啊,我比你們兩個大一歲的呢,所以我是你們的姊姊,不要搞錯啦。」
 
一心和家寶求愛作戰徹底失敗。
 
小騷動過後,班主任就命班長去幫忙明悕搬好書桌和椅子到我身後。
 
最後,突如其來插入於我班中的明悕,就坐到我身後,多少算是我的鄰坐同學。
 
「和小從成為了同學呢。」
 
明悕雙手托着臉,一臉高興,並在我身後很輕聲地對我說。
 
我側了身子,斜望着她,同樣輕聲地說:
 
「妳怎麼會來上學,不應該在醫院裡嗎?」
 
「哈哈,小從好關心我呢。」
 
那是當然的,因為我有預感明悕突然的出現,必定會為我帶來各種麻煩的事情。
 
香江文創小說創作的截稿期限即將到來,我可不想以無法趕上限期而輸掉對決。
 
就算我現在已經完成了本文,但還是有校對的事情要做。
 
所以,我必須要關切明悕,小心提防她可能會帶給我的麻煩事,小心自己的小說事情會被影響到。
 
「那麼妳為什麼會來上學?該不會是小說體驗吧?」
 
明悕也有寫小說,而我也曾經和她一起進行過小說體驗,所以我覺得她會再來玩一次小說體驗是有很大的機會。
 
而她回答我,說:
 
「不是啊,小從猜錯了,還是說小從想和我再玩一次?果然是很想再當我的男朋友是吧。」
 
「才沒有。所以到底為什麼妳會來上學?」
 
「嗯……很多原因啦,等等找個時間告訴你。」
 
「現在不行嗎?」
 
「現在小從還是小心一下大家的視線比較好啊。」
 
經明悕一提,我才感覺到,現在我是被同學們的視線猛射着,猶如死光般射我。
 
大家的視線都包含着恨意,他們都想用視線殺死我。
 
就連坐在我身旁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也瞪着我,用眼神繼續對我說花心男甚麼的是不可以。
 
我以為在班上,只有對整件事由頭到尾都保持沉默的田居社長和小翠會對於這件事充耳不聞。
 
但我錯了。
 
比起大家的視線,小翠的視線更為猛烈。
 
她直直地瞪着我,眼神裡充滿了不滿、恨意、憤怒。
 
我不是很懂在她視線中的情緒為何會如此強烈,但我知道我再這樣和明悕聊天下去,我在班上就會得到被霸凌的命運。
 
所以我趕緊把身體轉回去,把課本擋在自己的臉前去,自保一下。
 
而我身後的明悕則高興地發出「嘻嘻」的輕笑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