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陸運會即將到來的關係,學校裡都吹着陸運會風,陸運會成為了大家的話題。
 
但唯獨在我這一班,今天的話題並不是陸運會。
 
反而是「插班生」!
 
一般情況來說,自己對於插班生的事情,應該是感到無關痛癢。
 
無論這位即將成為我們班一份子的人是俊男是美女,我都不會去在意。
 


但是,自從巫小翠事件發生後,我的生活就變得非常不正常。
 
插班到來的小翠,帶給我一大堆麻煩事。
 
同樣是插班到來的田居社長,也帶給我一堆無法忘記的經歷。
 
所以我有理由相信,接下來這個登場的插班生,一定會和我扯上甚麼關係。
 
坐立不安,坐立不安,坐立不安。
 


在鐘聲打響之前就已經坐如針氈的我,在鐘聲打響之後,就更加感到忐忑不安。
 
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神情緊張,雙手更造出了個祈禱的姿態,仿佛真的在向上祈求一切安好。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看到我緊張的神情,便問道:
 
「天從?那個,是不是想要上廁所?」
 
「不,並不是。」
 


「難道是在緊張等等的測驗?」
 
「測!測驗?甚麼測驗?為什麼我不知道?」
 
「啊……其實好像又沒有測驗這回事呢?」
 
「不要用疑問句,用肯定句。」
 
真是被媽媽嚇到,我現在可是不能受驚嚇的啊。
 
不過,被媽媽這樣嚇一下,反而沒那麼緊張。
 
這使我不禁去想,說不定,甚麼插班生,其實只是一個平凡人,是一個不會和我扯上關係的平凡人。
 
如果這是一個小說世界,這個插班生說不定就會是我認識的人。


 
是青梅竹馬,是表妹表姊,或者是童年一個很親密的女友人。
 
科幻小說的話,應該就會多出一個未來的女兒或者妻子的情況。
 
但這些都只是小說世界才會發生的事情,我可是身處在現實世界呢。
 
對,沒錯,這是現實世界。
 
在現實世界中會發生插班生是我所提及過的會出現的人的機會率,基乎是零。
 
世界上可沒有這麼多的巧合。
 
但是,雖然說機會率基乎是零,但有零點零零零一的機會率,還是會有機會。
 


以防萬一,還是做好準備。
 
當下,我立即轉身望向我的斜後方,馬上就看到小翠的身影。
 
她那雙馬尾螺旋卷的髮型,簡直是她的註冊商標,無論何時依然是這個標奇立異的髮型。
 
我望到了小翠,而小翠也望到我,兩人四目對上。
 
不過小翠突然別開了視線,就好像被人發現了她在偷看着甚麼的一樣別開。
 
直到我叫出她的名字,我們兩個人的視線又重新對上,接着我說:
 
「喂,小翠,妳是獨生女吧?」
 
「事先聲明,我不會收養小孩或者小動物。」


 
「我又沒有叫妳收養甚麼。」
 
「天知道,反正你這傻B主動找我肯定沒好事發生。」
 
這刻我真想送她一句「那妳就注定要倒楣一世」,不過我肯定我送她這句話後,接下來就要和她吵架起來。
 
吵架不是我的目的,我的目的是想要知道插班生不會是她家族的任何人。
 
例如不會是魔劍士,大賢者,絕地武士等等的奇人異士。
 
所以我改為問她:
 
「插班生的事情有聽到嗎?」
 


「剛才聽到了,從你這把蠢嘴之中。」
 
哈,我就知道我肯定不會是最後一個知道插班生的消息。
 
「所以妳不會有兄弟姊妹插班到來吧?」
 
「有啊,我全家都要插班到來,巫小紅、巫小橙、巫小黃、巫小綠、巫小青、巫小藍,還有-------」
 
「行!行!行!妳家都是彩虹戰隊,保衛地球的安全就靠妳家了。」
 
我已經懶得跟這妖女說下去,她根本就是要討架來吵。
 
下一刻我就把臉轉回去,不想再多看這妖女一眼。
 
我打算問坐在我旁邊的田居社長,問問他會不會有監中的友人插班到來,可是當我要開口的一刻,這個妖女把我叫住。
 
「喂,傻B。」
 
「怎麼了啊?我可不會變大跟妳家的彩虹機械人打架。」
 
「想像力真好呀,這麼說,你的小說已經完成了是吧?先說好,我不是在關心你,而是如果你沒有完成而被取消資格,接下來又以各種藉口要求重賽,可會麻煩到我。」
 
「誰要妳關心?而且我已經完成了我的小說了!」
 
雖然之前說過我並不應該以完成小說一事在小翠面前感到自豪,應該要在贏過她的那一刻自豪。
 
但自己還是控制不了自己的反應,像個小朋友一樣自豪了起來,還「哈哈哈」的笑。
 
聽到我完成了小說的小翠,沒有皺眉,反而笑了一笑,說:
 
「呵,不就好棒棒?」
 
她並不感到緊張,也不感到我對她有任何的威脅。
 
因為在她的心中,已經認定了就算我完成了小說,也不可能會贏過她,在香江文創小說創作上取得比她排名要高的成績。
 
「走着瞧,巫小翠,我要妳輸得無地自容。」
 
「是啊,是啊,注定要失敗的人最會說這些對白呢,傻B。你先校對好你的小說再來跟我說話吧。」
 
「哼!不用妳這妖女提點!」
 
小翠對我揚起了嘴角,而我則氣憤得立即別過頭去,不再理會她。
 
自己還不小心被她氣到忘記了要問田居社長事情,即使現在想起來,也沒有心情去問了。
 
我雙手抱胸,心裡不斷咒罵這個巫小翠。
 
而在我身旁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剛遮住小嘴望着我在偷笑,不知道又在想些甚麼。
 
結果,和小翠聊了一聊,只知道插班生不會是她家族的人,除此之外沒甚麼情報得到。
 
我想要收集多一些情報,但看來不必了,因為班主任已經推開了班房的門,隨隨步入班房內。
 
看到班主任出現,班上的滋事份子一心和家寶就已經追問關於插班生的事情。
 
不單單只他們兩個,其他同學也都一樣。
 
正常來說,因為陸運會的關係,現在追問的應該是誰會出班際接力賽跑一事。
 
可是,我們班在今天是與別不同的了。
 
「各位同學不用緊張,我們先點名。」
 
班主任似乎刻意迴避了同學們的問題,就似是要吊他們的胃口一樣,叫人心急如焚。
 
「不知道會是個怎樣的同學呢,希望不要是壞學生就好。」
 
坐在我身旁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有點點怯的對我說道,她害怕陌生的性格並沒有改變。
 
而我只回答說:
 
「我只希望不要是會帶來麻煩的人就好。」
 
我隱藏了一句,其實我希望插班到來的同學,會是我的命中注定的那位。
 
有那個正值青春期的男生對於插班生會沒有這樣的期望呢?
 
是壞人,是好人,是美女,還是醜女,是平凡人,還是彩虹戰士,這一切,都在班主任點名過後揭曉。
 
而現在就是這一刻。
 
「好啦,既然大家這麼對插班生這麼有期盼,那我們現在請她進來。」
 
班上的大家這刻都屏息以待,而班主任在話後就走到班房門前,在打開門後對在走廊的插班生示意可以進來。
 
而接下來,出現在我們眼前的是!!
 
「大叔!?」
 
一位身穿白袍的大叔。
 
這位大叔看起來像醫生,而且有點面善,我好像見過他的。
 
「一心,你太無禮了,而且這位先生不是插班生,他是隨行的醫生。」
 
希望死灰復燃,重新對插班生有了希望。
 
而接下來,姍姍來遲步入課室來的,是一位女孩。
 
這次沒有錯,她就是大家所說的那位插班生,千真萬確。
 
而正如她的名字一樣,她帶給了大家希望,對明日心中存有希望。
 
「各位好,我叫李明悕,多多指教啊。」
 
負責為我畫小說插畫的明悕,就站於課室的講台前以插班生的身份向大家自我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