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課的鐘聲打響,小休宣佈結束。
 
我們幾個人從戲劇社活動室離開,各自返回班房去。
 
田居社長今天沒辦法擺脫到一眾粉絲,所以在小休的時候並沒有到來活動室中。
 
因此,現在只有我和明悕一同返回課室去。
 
我和明悕來到了所屬班級的樓層,也向愛恩及承澤道別後,就於走廊上走着。
 


分別前,愛恩再三叮囑吩咐命令下旨要我照顧好明悕,實在叫我感到責任重大,非常有壓力。
 
所以在這刻,我化身成騎士,站在明悕前方開路和引路,保護身後的公主。
 
草木皆兵,每當有人擋在我前邊,我就拿出我的騎士之劍斬下每個敵人。
 
「不好意思,可不可以請你借過一下,謝謝。」
 
這是我的攻擊技,也是我騎士兵的名稱。
 


誰說禮多人不怪?
 
我如此布禮貌地請對方借過一下,多少是把對方嚇到了,因為這麼有禮貌的人是非常少見。
 
而當然,面對這麼有禮貌的我,大家都會讓給我和明悕通過。
 
身後的明悕看到我現在草木皆兵的狀態,不禁發出了苦笑聲,更對我說:
 
「小從,你不用在意小恩的說話啦。」
 


「不行,要是妳有絲毫受損,我就絲毫受損了。」
 
我的意思是連髮絲和體毛都會受到傷害。
 
「小從的笑話超冷的呢,不好笑。」
 
「我又沒在說笑話。」
 
嘴巴上說不好笑,但明悕一臉被我逗樂了的樣子,或者她覺得我是個傻瓜吧。
 
走着走着,我們終於穿過了走廊上趕着回課室去的學生們。
 
在我們兩個的眼前,是一條筆直的走廊,沒有人在擋路。
 
當下我終於可以降低戒備,而不是放下戒備。


 
而這時我想起了明悕之前在小休上的說話。
 
她說過,想要插入到我班中去,其實還有一個原因,那便是想要認識一個人。
 
那個人會是誰?我猜是小紫,畢竟她是個人氣王,但目前的「小紫」,其實是我媽媽。
 
不過,為什麼明悕想要認識小紫她呢?
 
明悕沒接觸過網球,因為她小時候被拋棄了她的父母強迫讀書,能夠玩的時間非常少。
 
而當明悕得病後,她完全是住在醫院裡去,幾乎是斷絕了與外界的接觸,應該沒可能會對小紫打網球的英姿有所憧憬。
 
我實在是搞不清楚,所以向明悕追問關於這一件事。
 


「明悕,我想問一下,之前妳說到想要認識的人是誰?」
 
「嗯…嘻嘻,小從先猜猜看啊。」
 
「我猜是我妹妹,羅紫蘭。」
 
「啊!小從原來有妹妹的!?」
 
我現在才想起,我從來沒有跟明悕講過關於我家庭的事情。
 
「小從的妹妹是在同一班裡嗎?」
 
「是的,我等等介紹給妳。」
 
照這個情況來說,明悕想要認識的人不會是小紫。


 
但既然不會是小紫,那又會是誰?
 
班上除了小紫之外,最有名氣的就是田居社長,不過田居社長早就和明悕認識過了。
 
一心和家寶也是有點名氣,畢竟是滋事份子,兩人的人氣不一,有負有正。
 
不過今天早上,明悕已經認識了這兩個滋事份子,所以不會是他們兩個。
 
嗯……難道是我班的男女班長嗎?不過兩人都是路人甲,沒甚麼人氣,除了被老師點名去搬東西的時候。
 
放棄了,我真的一點頭緒都沒有。
 
「所以,明悕,妳想要認識那一個人?」
 


我以「請妳告訴我答案」的眼神望着明悕,請她告訴我知道答案。
 
好奇心不單單會殺死貓,更會害人類精神崩潰,當然也可以殺死人類。
 
「給小從一點提示啦,她是個女生。」
 
「能不能再給多一點提示?」
 
「好吧。」
 
明悕一邊用手指按住臉頰,一邊思考應該給我個怎樣的提示。
 
其實為什麼要給我提示?直接給我答案不就很好嗎?
 
搞得就好像明悕刻意地要和我聊天,所以用猜謎的方法來拖長及展開話題。
 
而終於,在我們來到課室的門口前邊,也在我即將要推開課室門的一刻,明悕說出了提示。
 
但她說出的這一個提示,使我頓時停下了腳步,也停下了開門的動作。
 
甚至叫我忘記了呼吸。
 
因為明悕對我說:
 
「她是小從暗戀的女生啊。」
 
假如我剛剛那一秒有喝下一杯水,我可以肯定我現在必定會噴出來。
 
「我…我暗戀的!?」
 
「不是嗎?她在小從心中很有份量啊。」
 
當下這一刻,一個名字從我腦內浮現出來,當然還有她商標般的髮型。
 
但我立即幻想自己把那個浮現出來的名字打個稀爛,還有給她剪個和尚頭,以平息自己在亂起來的感覺。
 
「我暗戀誰?連我自己都不知道。」
 
「好不誠實呢,小從,小孩子不可以說謊啊,會掉門牙的。」
 
「我沒有說謊,班上邊的女生都對不上我謂口。」
 
「包括我嗎?」
 
「現在包括了。」
 
「好傷心,嗚嗚。」
 
也不用立即垂頭喪氣吧,明悕真像個小孩子。
 
雖然明悕長相很好,開朗可愛,但我是沒有對她萌生愛意。
 
自己想想也是覺得奇怪,為什麼會這樣呢?
 
照理來說,單身時間等於生存日子的我,當有一個像明悕一樣的女生在身邊竄來竄去,應該會有心動的感覺。
 
根據小說或者電視劇,我是應該要和她發展關係。
 
而根據韓劇的設定,因為明悕有病在身,我是應該要和她愛到難分難離,或者她其實是我失散多年的親姊姊。
 
可這些事情半點都沒有發生。
 
「總之我沒有暗戀誰,再說,她到底是誰啊。」
 
「小從可以從現在開始暗戀我啊,我批准了。」
 
「這麼明顯就不算暗戀吧,而且暗戀需要批准的?」
 
「吐糟女孩子可沒有紳士風度啊。」
 
我已經不想再說下去了,而且上課的鐘聲已經打響了很久,我和明悕也在課室門前擾攘了好一會,所以我們得盡快進入課室。
 
這刻,我推開了課室的門,然後「吓!?」一聲的大叫出來。
 
這「吓!?」的一聲得到了全班同學的注意,一心和家寶、田居社長、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甚至小翠,都把視線集中到我身上去。
 
而這「吓!?」的一聲,之所以會出現,並不是因為班上的同學做了些甚麼。
 
卻是因為明悕在這一刻把剛才的問題的答案告訴了我知道,使我大吃一驚。
 
「我想要認識的人是巫小翠啦。」
 
「吓!?」
 
就因為這樣,我驚叫了出來。
 
說要認識一心和家寶這兩個滋事份子,我還可以接受。
 
但小翠……為什麼明悕會想要去認識小翠這個妖女,她可是一隻老鼠和蟑螂交配再亂淪二十次並被輻射感染十次然後再和水蛭交配所誕生的外星異形生化怪物呀!
 
「小從等等可以介紹給我認識嗎?巫小翠啊。」
 
「呃……………」
 
我不知道應該要怎麼回答。
 
我也不知道明悕為什麼要認識小翠,我也不知道在認識過後小翠會怎樣對付明悕。
 
還是說。
 
其實明悕的真正身份是白魔法使,她是來拯救我的?她是來把大魔頭打倒的?
 
怎麼會有可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