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運會後,是一天特別的假期,這是為了讓在大戰中的同學們得到休息而特別出現的假期。
 
這個假期來得真是時候,因為經過那天的一輪狂奔,我的大腿已經酸痛不堪。
 
一大堆乳酸積在雙腳,動一動都痛極了。
 
還好有這一個假期的出現,我才可以讓雙腳好好休息,雖然我聽小紫說這些乳酸其實要多動才會容易散去。
 
這個朝早,我除了在起床去疏洗以及吃早餐時才活動過雙腳,其餘的時間就一直靠在床頭上,伸直雙腳,好好休息。
 


同時我也利用這個時間,好好地去校對我的小說。
 
畢竟,其實明天就是十一月的最後一日,後天,就已經是十二月。
 
換句話說,距離香江文創截稿日,只剩下最後兩天了。
 
雖然最新的校對不是很順利,但其實我已經完成了百份之九十多的校對,是可以順利在截稿日前完成一切。
 
咇!咇!咇!
 


正當我投入於進行校對的時候,我的手機響起了訊息鈴聲。
 
我立即伸手拿起手機,打算把垃圾訊息刪掉。
 
但這時候我傻眼了,因為傳到來的訊息,竟然是由小翠發出。
 
我連忙打開訊息,閱讀內容。
 
雖然是隔着文字,但我可以感覺到的她的不情和憤怒,內容是說:
 


「管好你那隻偷魚貓,我不知道她是怎樣得到我的電話號碼,但她實在太煩了,幾乎想要一個巴掌打過去 \ . 且 . /  」
 
自己不禁一笑,因為沒想到小翠也會玩顏文字這東西。
 
不過,小翠是不是搞錯了收件人呢?
 
怎麼可能無緣無故就傳個訊息給我?我和她又不是每天都會利用訊息來交談的親密好友。
 
查看一下對上一次利用訊息對話的日期時間,原來已經是好幾個月之前的事情了。
 
「所以是搞錯收件人吧。」
 
我肯定地跟自己說,然後開始在想到底小翠原本想要把訊息發送給誰呢?
 
答案立即浮現出來,當然就是充行這死小孩吧。


 
這傢伙和小翠那麼親密,要傳訊息聊天,當然是找這死小孩。
 
可是,這個訊息是充滿了怒火的啊,難道小翠和充行反面了?呵呵,爽啦。
 
自己幻想了一下,嘴角不禁揚起,然後我就放下電話,繼續進行即將要完成的校對工作。
 
不過在這時,電話的鈴聲又再響起。
 
但這一次不是訊息的鈴聲,而是來電的鈴聲。
 
我連忙接聽,打算把電話推銷員打發掉,但誰知道,電話裡頭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小從,是我啦,明悕。」
 


起初以為這把熟識的聲音會是小翠,但原來是明悕。
 
真奇怪,我竟然有一種失望的感覺。
 
「有甚麼事嗎?明悕。」
 
「小從現在有空嗎?可不可以出來一下?」
 
我看看自己即將要完成的校對,再想想香江文創的埋截稿時間,然後回答說:
 
「沒問題。」
 
「嘻,那麼,我們來約個地方見面吧。」
 
電話裡頭傳來了明悕興奮不已的笑聲,聽到這個既是姊姊又是小女孩的明悕發出的笑聲,實在叫人感到心情愉快。


 
之後,和明悕約了一個地方見面。
 
而不久之後,我就拖着酸痛的腳去付約,在指地的地方和明悕見面。
 
「小從。」
 
「早安,明悕。」
 
明悕穿起了便服,長長的羊毛衣,鬆鬆軟軟,垮垮的,像隻小羊,這個和明悕善良的性格相當配合。


 
不過,短褲和短靴,這個會叫人眼睛不敢放到她雙腿上的組合,就似乎有點「邪惡」吧?
 


「小從,我這樣穿好看嗎?」
 
她在我面前轉了轉圈,好讓我把她的穿搭好好審視一番,之後我回答說:
 
「不錯啊。」
 
「唔姆!還真是超敷衍的答案啊!」
 
「哈哈,妳那個發音超像動畫人物的。所以,妳是叫我出來看妳穿這套衣服嗎?」
 
「不可以嗎?我想讓小從看啊。」
 
「那麼,我可以回家了?」
 
「你還真的一點詩意都沒有!小從是笨蛋!」
 
明悕立即掏出手機,在備忘錄中輸入了「>3<」這個顏文字表情,而我則連忙說對不起。
 
「其實啦,我是想小從幫我一件事,所以叫小從出來啦。」
 
「是甚麼事情?」
 
不好的預感頓時湧上,我的本應叫我應該馬上逃跑,把接下來的事情視視不見和聽而不見就好。
 
「就是這個!」
 
明悕「鏘鏘」地把手機的螢光幕遞到我面前。
 
而出現在手機螢光幕中的,已經不是剛才於備忘錄中的顏文字,而是一個大標題。
 
--------和男朋友想做的十件事.第二季!!
 
「我肚子痛,我先走了。」
 
我連忙拔足逃跑,可是昨天已經把體力用盡,根本跑不動。
 
而且,明悕已經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用力地緊緊抱住我的手臂。
 
然後眼裡閃過一絲殺意的跟我說:
 
「小從要乖乖啊。」
 
這個小說體驗遊戲我可不想再玩一次啦!
 
經過上一次的事件次後,有誰還想要再玩一次?
 
話說回來,明悕現在外出,有經過醫生的批准嗎?愛恩知道這件事嗎?我可不想明天回到學校被判刑。
 
「拜託,明悕,不要吧。」
 
「小從,拜託你,就一次,最後這一次啊。」
 
「妳們女生都這樣說,說這是最後一次,接下來還不是有第三第四次。」
 
這一招我妹妹經常對我用,所以我免疫了。
 
「那麼,那麼,在過後,我就送你一.份.小.禮.物.囉~」
 
「不!要!」
 
「小從啊,拜託啦。」
 
明悕繼續纏着我,緊緊抱住我手臂,身體還猛貼過來,幾乎要出現甚麼不好的接觸。
 
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成功從明悕的環抱中脫出,在拉開與明悕一段距離後,認真對她說:
 
「對不起,明悕,這種事情還是不要做比較好,或者,妳應該和妳的男朋友做比較好吧。」
 
我認真地說,而與我拉開了距離的明悕,則呆呆的站在原地,望着我。
 
這一刻,我認為要狠一點心,應該要立即背向明悕,然後回家去。
 
所以我立即轉身,然後離去。
 
可是,就在我轉身離去踏出第二步。
 
身後突然傳來「咚」的一聲,就似是有甚麼跌了下來。
 
我大驚,難道明悕病發了,明明之前幾天的上學和陸運會都可以安然無糟,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發病?
 
當下我立即轉身,但是我看到的是一個比發病還要恐怖的場面。
 
「嗚嗯…嗚嗯…嗚嗯……」
 
幾秒前還活潑開朗的明悕,現在竟然在哭泣。
 
她以鴨子坐的姿勢坐在地上,頭低下,雙手遮住臉,而從手指縫中,傳來了低泣的聲音。
 
「明悕,妳怎麼了啊?」
 
我連忙上前,蹲下來,扶着她的肩頭,而明悕對我說:
 
「好過份,小從好過份,都不體諒一下人家的心情……嗚嗯…人家在明天之後,就要返回醫院去,都不知道能不能再出來……鳴嗯……要是今天沒辦法做這件事…以後就可能沒辦法做,可是小從,竟然還拒絕人家…鳴嗯……好過份……」
 
這一刻,四周的人都望着我,而且都是帶鄙視的眼神,因為無論如何,男生弄哭女生,錯的一定是男生。
 
「對,對不起,是我錯了,對不起,我就來小說體驗好嗎?」
 
我連忙道歉,也答應明悕,希望她不要再哭。
 
「好耶!」
 
然後,明悕立即以一張和哭泣臉孔完全成一百八十度相反的笑臉,高興地回應我。
 
當下我才知道,自己像爸爸一樣被女兒的小計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