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從!天從!你沒事嗎!你沒事嗎!」
 
「媽媽,冷靜,我沒事。」
 
社團接力比賽不知怎樣地就結束,誰是最後的勝利者我並不清楚。
 
我就連自己是如何在賽道上來到這個醫護間都不是很清楚。
 
現在我就躺在白色的床上,在醫護間裡邊。
 


看到我發生了意外送進了醫護間,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非常地擔心。
 
其實我只是仆倒,擦傷了些地方,但在媽媽的眼裡看起來,我是嚴重到被跑車全速輾過的一樣。
 
「嚇死媽媽了,天從你這個壞孩子!嗚嗚。」
 
「媽媽,妳太誇張了。」
 
「要是天從出了甚麼意外的話,媽媽也不要活下去了。」
 


「別這樣啊!!」
 
作為父母,看到子女發生意外,都會有這樣的反應嗎?
 
還是我家的媽媽反應太過誇張?
 
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讓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明白到我並沒有大礙,好不容易讓她冷靜下來,也止住了哭泣。
 
「好啦,媽媽,妳該是時間去出席頒獎禮了。」
 


「嗯,那麼,天從要乖乖休息,媽媽很快就會回來啊。」
 
「我會休息的了,快走快走。」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擦乾淚眼後,就急步走了出去,離開醫護間,參加頒獎禮。
 
我班在班級接力賽取得了第一名,作為隊員的一位子,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沒有不出席的理由,所以她也只能乖乖前往去頒獎禮。
 
順帶一提,陸運會的頒獎禮,除非有特別原因,否則不得缺席,否則當作曠課。
 
所以現在,在醫護間裡,就只有我一個人,非常安靜。
 
在醫護間的外邊,不久就傳來熱鬧的鼓掌聲和歡呼聲,看來正在頒獎禮開始了。
 
今屆的MVP會有誰奪得?


 
我不知道,但至少不會是我。
 
我所奪得的,應該是洋相最出位金獎吧。
 
畢竟自己在最後的一刻,竟然被自己的腳絆倒,狠狠地仆倒在終點線的前邊。
 
由本應該是以第一名衝線,變成最後連自己是否已經衝線都不知道,這洋相實在是太出了。
 
相信我現在已經成為了全校的笑話傳說,每個人都會記得我這個傳說。
 
一思及此,我自己就鑽進了被子裡去,計劃如何在畢業之前都在被子裡生活。
 
在被子裡應該要如何生火?洗澡呢?
 


被子緊緊地把我整個人蓋過,我就似入了棺材的一樣。
 
忽然在想,其實死了還算不錯,至少不會被人取笑,當然這想法我很想就甩到一邊去了。
 
生命可貴,輕生甚麼的可以想,但不可以做,其實想的話也是可免則免。
 
就在我想這些有的沒的事的時候,醫護間的門突然被拉開,發出「咔喇咔喇」的拉開聲。
 
我探出了頭,看看是不是明悕或者愛恩她們來探望我。
 
如果是明悕的話,我多少可以要求一下安慰,明悕是個好姊姊,應該不會拒絕我的。
 
然而,拉開了門進來的人,並不是明悕。
 
反而是小翠。


 
「嗨,死了沒有。」
 
那雙雙馬尾螺旋卷的頭髮,簡直是她的商標,眼前的人絕對是小翠她。
 
假使我因為仆倒而引起大腦視覺神經出錯,但憑着她那張臭嘴巴,我可以肯定眼前的女生是小翠。
 
所以我立即「嘖」了一聲,然後回應說:
 
「不好意思,要妳失望,我還活得好好,會比妳更長命。」
 
進入了醫護間的小翠,用鼻子「哼」了一聲,然後就來到了我的床邊,大爺般的樣子坐床邊上去。
 
「妳幹嘛?」
 


我不滿地問。
 
「你聾了還是甚麼?我說我是來看你死了沒有,大白痴。」
 
「吓?如妳所見,我活得很好耶!」
 
「誰知道,說不定等幾秒你就會死掉了。」
 
「笑死,這種事絕對不會發生。」
 
「哼,真可惜,我還會以為你這傻B仆倒個一下,就會死掉,誰知道比蟑螂的生命力還強。」
 
「妳才蟑螂,妳全家都蟑螂,妳養的那隻跑步狗也是蟑螂,去跟妳的跑步狗去慶祝吧!恭喜他贏過了我啊!」
 
「無聊,那種必然的事情有甚麼好慶祝,比起慶祝,來看你這衰相我更覺有趣,失敗者。」
 
「笑呀,笑呀,即管笑,我受得住。」
 
「不過現在看到你這笨蛋還未死去,而且生龍活虎的,就覺得一點樂趣都沒有了,你還是要一臉死相才有趣。」
 
話聲落下,小翠用力拍了拍我的頭頂一下,簡直是在把我當小狗看待。
 
隨後,她留下了一句「看到你我還是回去看充行的臉比較好」後,就離開了床邊,向醫護間的門走去。
 
不過這個時候。
 
「喂,小翠!」
 
我叫住了她。
 
「剛才在終點線那裡,妳是不是有對我叫喊了甚麼?」
 
我記得自己感覺到快要被充行這死小孩追上,覺得快要輸的時候,我在人群的打氣聲之中,特別聽到小翠對我叫喊的說話。
 
自己的眼角,甚至看到她的身影,她當時的樣子還歷歷在目。
 
那張緊張的臉孔,那個把雙手放在嘴邊全力大叫的樣子,那個想要走過來踢我一腳的眼神。
 
我覺得實在沒道理,為什麼眾多人的打氣聲之中,我只聽到小翠的打氣聲?
 
明悕的沒聽到,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的打氣聲也沒聽到,其他人的打氣聲都沒聽到,但偏偏只聽到小翠傳來的叫喊聲。
 
眼角甚至捕捉到她的身影?
 
為了求證,證明這是我的幻覺,所以我叫住她,要她解答。
 
聽到我的提問,小翠停下了腳步,望向我,對我說:
 
「你腦袋有問題,這一仆讓你連詞語都選錯。」
 
「妳這是甚麼意思!?」
 
「不是「叫喊」,而是「痛罵」,我是有在痛罵你這傻B。」
 
瞬時,我的身體抖了一下。
 
因為根據小翠的說法,她的確是在當時有對我叫喊,而我也清楚聽到她的叫喊。
 
而我是因為聽到小翠的叫喊,所以心裡邊就想要跑得更快。
 
實在奇怪,小翠不應該是想要充行跑第一位的嗎?可是在那個時候,竟然對我叫喊?她不知道她當時叫喊的說話,會讓我能力爆升的嗎?
 
「笑死了,傻B你還不要想太多,好好躺在最適合你的病床上去啦。」
 
「等等!小翠!我還事問妳!」
 
這次,小翠不再理我,她打開了醫護間的門,準備離開。
 
可是,她再一次住腳,因為有人擋住了她的路。
 
那個人不是我,我才沒有瞬間移動到去攔截她的超能力,擋住小翠身前讓她無法離開醫護間的人,是明悕。
 
「呃……妳好。」
 
除了在學校天台那一次,這兩位女生都沒有再如此相近過,醫護間的氣氛頓時變得不穩。
 
不過小翠這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緒,沒有失控,但她對明悕的態度還是很惡劣。
 
「哼!」
 
小翠用力「哼」了一聲後,就不理一切,直行直過,把明悕推開。
 
在這次後,小翠便離開我的視野,取而代之是明悕出現在我的視野中。
 
「這個小翠,真是的,態度還是相當差勁。」
 
「算啦,我也沒在意,小從不要生氣。」
 
「就是嘛,她一直以來對妳的態度都很差,我真是搞不懂。」
 
明悕遮住嘴巴笑了笑,然後走到我身邊,不過她沒像小翠一樣坐在床邊就是了。
 
看!明悕就是這麼有禮貌。
 
「本來我還在擔心小從呢,不過,看到小從生氣的樣子,看來小從是沒甚麼大礙了,我都安心啦。」
 
「對不起,要明悕妳擔心,還要妳過來探望我啊。」
 
「因為小從對我來說很重要啊,正因為是重要的人,所以才會擔心,那怕是受到了很小很小很小的傷。」
 
「明悕真像個姊姊。」
 
「小從有戀姊情結嗎?」
 
「沒有。順帶一提戀妹和戀母都沒有。」
 
「好失望。」
 
也不用立即垂頭喪氣吧?
 
我看着明悕像個小朋友的反應,不禁一笑。
 
看到我笑了,明悕也跟着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