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拍過貼紙相之後,我和明悕就繼續往下一個地點前進。
 
關於貼紙相,明悕把貼紙相全部都收起,歸於她自己,一張都不給我,不過我自己並不想要就是了。
 
明悕對我說好很苦惱,不知道應該把我們一起拍的第十張相片貼到她的手機上去,還是貼在電腦繪圖板上去。
 
我沒有多給意見,這種事隨她就好,只要她覺得開心。
 
和我一起繼續進行小說體驗的明悕,笑容一直都沒有離開過她的臉上。
 


她是笑得多麼的可愛,多麼的燦爛,多麼的漂亮。
 
到底她在想些甚麼呢?為什麼會覺得這麼開心呢?
 
我不清楚,也沒有去想,因為在接下來的小說體驗之中,我腦海裡邊,並不是關於在我身旁的明悕的事情。
 
於我腦海裡,有的就只是小翠和小翠,然後還是小翠。
 
她在做甚麼呢?她現在開心還是傷心?她有沒有吃午餐?
 


我自知自己是非常非常的差勁,因為我在和明悕進行小說體驗,但腦裡卻是小翠的事情。
 
既不投入,也沒有尊重過在我身邊的這位可愛少女。
 
就好像和朋友約在一起吃晚飯,朋友卻從開始到晚飯結束,都在滑手機,自己怎麼可能覺得受到尊重呢?
 
但無奈的是,對於小翠的每個想法,深深地刻在我腦海之中,揮之不去。
 
特別是我和明悕因為小說體驗而一起去到髮飾店挑選髮飾時,我甚至首先想到小翠會喜歡那一個髮夾,而不是想到關於明悕的事情。
 


「小從,小從,小從,我在叫你啊。」
 
「啊…對不起,我在想事情想得入神了。」
 
「小從,你說我配這個髮夾好看嗎?」
 
「啊,不錯的。」
 
「這個呢?」
 
「也很好。」
 
「換成這個呢?」
 
「很好。」


 
「哼!小從根本沒在用心看!我手上的這個是髮圈!是綁起長髮用的啦!」
 
「對不起,我剛剛一時分心。」
 
正如明悕所說,我其實沒有用心在看她挑出來的髮飾美還是不美,甚至連她換成了髮圈在問我,我都不知道。
 
自己不小心就惹明悕不高興,所以我只好送她一個髮夾,作為道歉。
 
還好明悕因為收到我送的髮夾而開心,才沒有繼續生我的氣。
 
然後,我們去過不同的店舖,一起閒逛過幾條街道,乘坐過香江有有名的電車,終於來到了這次小說體驗的尾聲。
 
「終於來到第十件事啦。」
 


興奮極了的明悕,正靠住我的手臂,和我一起坐在巴士上。
 
對於和明悕在今天有這樣的親密接觸,我幾乎已經麻木。
 
只要不是接觸得很過份,超過我自己的底線,我都不會阻止她。
 
「是啊,最後一幕了。」
 
我回應了明悕興奮的一句,然後從巴士的玻璃窗望出去,就看到街道已經被染成了夕陽的橘黃色。
 
再過兩天便是正式踏入十二月,現在幾乎已經進入了冬季的時令,日短夜長。
 
相信再過不久,就會進入華燈初上的時刻。
 
太陽在落下的同時,月亮就剛剛升起來,星光也隱約地露面,是個好奇妙的時刻。


 
「小從覺得開心嗎?」
 
「嗯?我還好,最緊要是明悕妳開心。」
 
「小從在為我着想呢?難道說喜歡了我?」
 
我想要像平時一樣回答「沒有」,然後看看明悕張立即就垂頭喪氣的小女孩反應。
 
但當下我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所以我回答說:
 
「說起來,我們現在要到那裡去了?我記得這條路是往香江中學的方向。」
 
「啊,是呢,最後一幕是在香江中學裡進行。」
 


「裡邊?」
 
我一臉愕然,而在這一刻,明悕的臉上泛起了緊張的感覺。
 
回過了神後,我們已經離開了巴士,也走進香江中學裡頭。
 
因為我和明悕都是香江中學的學生,只要出示學生證就可以進入校園,即是假日,也可以回到學校去。
 
學校裡非常地安靜,安靜到可以聽到鳥叫。
 
校工和保安的暢快地聊天的聲音,也可以聽得到,不過內容在講甚麼就聽不清楚了。
 
看到被染上了橘黃色的學校裡空空蕩蕩,沒見到除校工和保安以外的人,感覺相當奇怪,也很是新鮮。
 
「明悕,這一幕要怎麼體驗?」
 
我問,而帶着緊張臉色的明悕對我說:
 
「小從,跟我來。」
 
話聲落下後,明悕就拖起了我的手,領着我走路。
 
最後,明悕帶我來到學校的一個小花園,更和我一起坐在小花園的長椅上去。
 
花園冷冷清清,冬風和秋風為這裡增加了愁傷的氣氛。
 
不過面前天空上的夕陽,還是把我和明悕照得溫暖,更讓我們都染成夕陽色。
 
整個畫面其實挺有詩意,我們兩個就好像老夫老妻一樣,一起看日落,同時回顧我們以前一起看過的日落,並要一起看以後的日落,永遠在一起。
 
「小從。」
 
我閉上雙眼,感受着當下這不錯的夕陽氣氛,然而在這時明悕叫了叫我。
 
「嗯?怎麼了?」
 
「小從,我們現在來體驗最後一幕好嗎?」
 
我點了點頭,而明悕對我回以微笑。
 
接下來,明悕突然就站了起來,也站到我面前。
 
夕陽在她背後,照得她的偏向灰的短髮發着金光,也把整個少女的輪廓照了出來。
 
她站在那裡,任由風輕輕吹動她的短髮,雙手只放到身前去,姿勢充滿了少女的味道。
 
休沐在夕陽光之下的明悕,非常地漂亮,感覺是不會輸給愛恩這一類的天生美人。
 
我幾乎是想要叫明悕站着別動,好讓我拍下這一張如畫一樣的美照片。
 
但是,我沒有這樣做。
 
因為當我想要開口說話時,明悕比我搶先一步說話,對我說:
 
「小從,有一件事好感謝你。」
 
「感謝我?」
 
「是啊,是關於小恩和小澤他們兩個的事情。」
 
我馬上就知道明悕在講甚麼事情,是指承澤把心意告訴愛恩知道的那一件事。
 
「小澤告訴了我整件事的經過了,多得小從的幫忙,小澤他才能夠把一直以來的心意,告訴給小恩知道。其實我很早很早前就發現了這件事呢,只是我自己覺得這件事還是由小澤他自己來處理比較好,所以沒有介入於其中。」
 
說到這裡,明悕露出了一點點的疚意,所以我立即說:
 
「其實我只是覺得,心意就跟寫小說一樣,它是應該要被說出被實行,而不是應該要一直收藏在心底裡去,然後被消化,所以我才會介入這件事之中。」
 
沒錯啊,心意就和寫小說一樣。
 
收藏在心裡,完全沒有意思。
 
它最終只會被時間消化,然後排走,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有靈感的時候就要立即進行創作。
 
「嗯,小從說得沒錯,心意是應該要被說出的。」
 
說到這裡,明悕突然停住。
 
她在努力調整自己的呼吸,仿佛要把一股名為緊張的感覺從體內趕走。
 
也似是要把少女的勇氣,完全地展現。
 
「明…明悕?」
 
「小從,有一件事我想趁現在告訴你知道,因為我希望自己的心聲也能傳遞出去。」
 
「明悕?」
 
「其實我一直都很喜歡小從你。」
 
仿佛是已經把一生人能夠拿出的勇氣都拿出了來般,在夕陽的光照下,明悕對我講出這一句話。
 
我呆了一呆,回答說:
 
「請問這是小說中女主角的對白嗎?」
 
「不是啊,這是作為李明悕我對小從的心聲。」
 
「那麼,請問這是表白嗎?」
 
「是啊,我是一直都喜歡小從。」
 
「啊……」
 
我呆呆地張着嘴,表情有點呆若木雞。
 
心裡在這刻才明白過來,原來這是表白,而不是小說情節啊。
 
------------------------------------甚麼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