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鬼啊!!!!!!!!
 
現在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是甚麼超展開?
 
我完全沒有心理準備接受任何人的表白,其實我根本就沒有想過自己會有被表白的一天。
 
現在這一切,感覺太不真實,像是在發夢的一樣,也像是小說情節突然跑了出來。
 
今天起床的時候,我只打算很普通的渡過這一天。
 


校對一下小說,把還未讀畢的小說讀完,或是聽小紫的抱怨。
 
可是為什麼會發展到這一個地步呢?是那裡出錯了嗎?
 
還是說這是一個真人秀?想要看我的反應,然後在週會期間播出來,好讓我成為一個笑話?
 
不,比起真人秀,我更覺得可能是巫術魔法在作怪也說不定。
 
是小翠在搞怪嗎?她控制了明悕,讓明悕向我作出表白的舉動,想要看我的傻臉?
 


還是說,其實明悕本來就是巫女甚麼的存在,只是一直沒有告訴我?
 
呀!不行!我大腦現在是一片混亂了!
 
「那,那個,我,我,你,其實,哈哈,我是啊,那個,其實,這個,怎麼說呢,其實呢,我是,你很好,我,那個-------哎呀!」
 
我急着作出回應,但卻找不到可以用的詞語,我甚至不小心咬到自己的舌頭。
 
當下我真想要去搓搓自己的舌頭,就好像身體某個地方撞到痛了,就搓搓搓,把痛感搓走。
 


不過,看到我因為急着講話而咬到自己的舌頭,明悕發出一下「噗」的忍笑聲。
 
雖然她忍住了,但在下一刻還是按住肚子笑了出來。
 
「哈哈哈哈,你看看你,哈哈哈哈!」
 
笑聲是非常奇妙,它可以感染在附近的人,讓他人跟着一起笑。
 
所以我也禁不住笑起了上來,也因此,本來緊張的氣氛緩和起來了。
 
自己冷靜了些後,終於能正常作出回應,說:
 
「其實我沒想到自己會被表白,多少是有點不知所措,對不起。」
 
因為,我一直都認為這種事情,只是幻想,只是小說裡有的情節,在現實中不會出現。


 
就算發生了,也只可能是我對我心儀的女生表白,而不是倒過來。
 
聽到了我的道歉,明悕對我笑了笑,也搖了搖頭,說:
 
「其實要道歉的是我才對,因為啊,這樣太突然了吧?」
 
「是很突然,沒錯。」
 
甚至超出我所想像。
 
因為,我從來沒有想過,明悕對我……
 
我一直以為,因為經過了第一次小說體驗約會的那件生死邊緣的事情,我和她的關係才會如此親密。
 


我更是以為,明悕是我小說的插畫繪師,所以我和她有很多接觸是正常。
 
但原來這種種,是因為明悕對我有感覺,所以才希望和我更多的接觸。
 
「不過,小從。」
 
依然沐浴在夕陽下的明悕繼續對我說:
 
「其實我只是想要把自己的心意告訴小從知道,沒有祈求過小從會對我有所回應,或者說,其實我知道小從會對我有個怎樣的回應。」
 
「明悕……」
 
明悕泛起桃紅的臉孔,瞬間浮出了失落的顏色。
 
我想,明悕是真的知道我的回應是甚麼。


 
為了趕走失落的顏色,珍惜當下表白的氣氛,明悕輕輕地拍了拍自己的臉,打起精神,繼續說:
 
「在最初,我對小從其實並沒有甚麼感覺,只覺得小從是個呆呆蠢蠢的男生,應該會好玩,所以,當小從希望我幫助繪畫插畫的時候,我就利用小從的特點,任性地要求進行小說體驗約會。
 
嘻嘻,那一天還真的搞出了大事來呢,我記得,小從當時不顧一切的救我,甚至和小恩她們在病房裡為我祈禱,小從甚至改寫了我的小說結局,希望我能好起來,當時我真的好感動。
 
這個傻瓜小從,明明和我相識了不到一個月,但竟然為了我……」
 
話說到這裡,明悕似是回想起當時的感動,眼角因而淺出了淚水。
 
她用手背擦了擦眼角,保持着感動的笑容,繼續說下去,說:
 
「大概就是從那天起,我發覺自己喜歡了小從,之後和小從相處的事,讓我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感覺。
 


所以,當我知道小從利用我去惹小翠她生氣的時候,我真的好開心,因為這樣我就能夠和小從有更多接觸。」
 
當下我顫了一顫,因為我一直以為隱藏得很好的事情,原來在明悕眼中早就完全敗露。
 
她知道我最近是在利用她去惹小翠生氣,知道我在利用她。
 
此刻我多少是感到有點慚愧。
 
「不過妳還是配合我,甚至沒有去揭穿我,妳真的很善良。」
 
我對明悕說,可是明悕卻不認同我的說話,她回答:
 
「我沒有小從想像中那麼善良,那個時候,我是想要乘虛而入,想要把小從搶到手,因為這是一個大好機會。」
 
搶到手?
 
我不是很懂?明悕是想要跟誰爭奪?
 
要是明悕用「討得我歡心」,我還能夠容易理解,但用「搶到手」,我就不懂了。
 
明悕並沒有留意到我一臉不解的表情,她乘着當下的氣氛,繼續說:
 
「可是我清楚知道,即使我這樣做,也沒有辦法搶走小從,沒有辦法在小從心中佔到和她一樣重要的位置。
 
在社團接力比賽開始前,小從的緊張感,我無論怎樣做都趕不走,可是呢,她只要幾句說話,就能夠把小從的緊張趕走去。
 
小從甚至在比賽的當下,也是因為聽到她的打氣聲而變得更厲害吧,我不認為小從當時有聽到我的打氣聲呢。
 
甚至在剛才的小說體驗中,小從也是想着她的事情,而不是當時在小從身邊的我。」
 
瞬間,我覺得自己觸電似的。
 
第一個原因,是因為原來明悕這麼了解我,我是完全沒有想到。
 
在她的面前,我仿如裸體的一樣,我在想甚麼,留意到甚麼,她竟然都知道猜到。
 
第二個原因,是因為我明白到明悕在講及的那個「她」到底是誰。
 
巫小翠。
 
沒錯啊,在明悕提及過的那些時段,我腦子裡都是小翠,而不是明悕她。
 
所以換句話說,明悕在和小翠競爭?或者是她想要佔到小翠在我心中的地位?
 
是不是搞錯了甚麼啊?
 
「明悕,我和小翠她-------」
 
「看吧,我沒有猜錯,果然那個『她』是小翠呢。」
 
我好像跌入了語言陷阱似的,被明悕從我口中引出了那個「她」的真正身份。
 
「明悕,妳誤會了,我和小翠只是-------」
 
「不是啊,我並沒有誤會,而且,女生的直覺一向都很準,我剛剛不是證明了嗎?嘻嘻。」
 
「明悕,我……」
 
「經過這幾天的治療活動,讓我明白到我是無論如何都贏不過小翠,哈哈,真的好不甘心呢,輸給一個小女孩啊。
 
不過,我也只能接受了,小從和小翠應該是經歷過好多特別的事情,小翠的身上有着能夠吸引小從的特質。
 
所以,我唯一能夠做到的事情,就只能是把我喜歡小從的心聲,告訴給你知道。
 
因為,心聲是要被表達的嘛,這是小從教會我的,要是被時間消化掉了就不好啊。」
 
明悕保持着笑容,但我可以感覺到,她心底裡邊是不太好受。
 
從她眼角偷偷跑出來的淚水,我就感覺得到。
 
這刻我站了起來,想要給明悕一個正式的答覆,她既然有勇氣向我表白這一切,我也應該拿出勇氣,給她一個正式的答覆。
 
「對不起,明悕,我沒辦法回應妳的心意。」
 
「不是啊,小從你還是有辦法,只要你誠實去傾聽你的心聲。」
 
「我的心聲?」
 
「嗯,就是對小翠的感覺。」
 
這一刻,身體又像觸電般顫了起來,心跳仿佛充滿了電的一樣,開始一點點的加速跳動。
 
「我對小翠的感覺?」
 
「嗯,誠實聽聽自己的心聲,然後告訴她知道,就像我向小從你表白的一樣,畢竟心聲是用來表達的,對嗎?」
 
說到底,我對小翠的感覺是怎樣呢?
 
答案在當下這一刻化成了氣流,這股氣流不斷地在我腦海裡衝來衝去。
 
然而,在同一時刻,另一股氣流也形成,把這股氣流吹亂,在抗衡。
 
「我對巫小翠這傢伙……」
 
「去吧,小從,小翠她就在學校的天台。」
 
「天台?她?」
 
「嘻,這算是我多管閒事吧,是我在今天早上叫她在學校的天台等我,當然她不會知道真正去見面的人是你囉。」
 
我想起了小翠在今天早上傳過來的短訊,原來她不是搞錯收件人,她是真的要傳這個訊息給我。
 
到底明悕是用甚麼方法知道小翠的電話號碼?
 
我覺得這件事已經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事已至此我應該要怎樣做。
 
心聲和心意是應該要被表達出,而不是被收藏,然後任由時間去消化它。
 
就如同小說的靈感,當衪到來的時候,就應該要進行創作。
 
「明悕,我……」
 
我想問我應該怎樣做,當下我的心情真是非常地忐忑不安。
 
但我其實是知道答案的,答案其實顯而易見,非常明顯。
 
明悕給了我機會,她也很勇敢地為我示範一次,所以我啊……
 
「去吧,小從,誠實面對自己的心聲,大聲地對小翠說,告訴她知道。」
 
我不知道自己大致上是應該要怎樣做,但我還是對推我一把我明悕點頭,說:
 
「明悕,謝謝妳。」
 
「不客氣。」
 
雖然我不知道應該要怎樣做,大致要做些甚麼,但我留下了這句話後,就向學校的天台走去。
 
「小從,加油啊。」
 
明悕獨自一個人留在夕陽光照下的小花園,目送着我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