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十一月的最後的一日,而這一天對我來說是一個挺特別的日子。
 
因為今天是香江文創小說創作活動的截稿日。
 
長達差不多一年的創作,在今天要畫上句號。
 
從零開始不斷不斷去進行創作,直到今天在上學之前利用電子郵件寄自己的作品,當中的過程,現在回望,實在感到不可思議。
 
就好像回想自己還是幼稚園的那個自己,到現在變成了站在當下的這一個我。
 


我想,創作其中一件叫人感到奇妙的事情,就是從零變成一百中的一至九十九。
 
如果從某個時刻,我就放棄創作,零就不會變成一百,屬於我自己而不是任何人的小說故事,也不可能會完成。
 
總之創作就是相當奇妙的一件事。
 
雖然我在今天上學之前用電郵寄了一份到香江文創的電郵地址那裡去,但我還會寄上一份硬件,以防差錯。
 
畢竟,這是我和小翠之間的對決。
 


是決定媽媽和小紫能不能恢復過來的對決,所以我不准許有差錯,特別是收不到遞交作品這種差錯。
 
除了今天是香江文創小說創作的截稿日期之外,今天也是明悕的治療計劃的最後一日。
 
過了今天之後,她就會離開學校,回到聖本善私家醫院。
 
所以在午飯的時間,我們為明悕舉辦了一個歡送會。
 
歡送會不單單只有我們幾個「小寫會」的主要成員,也有幾位戲劇社的成員在。
 


「「「乾杯!!」」」
 
歡樂和高興的叫喊聲頓時在戲劇社的活動室裡響起。
 
當這一聲落下之後,就是「咕嚕咕嚕」的飲聲,大家把手中的飲料一飲而盡。
 
「明悕同學,祝你身體健康。」
 
「謝謝你啊,小賢,大家都要身體健康。」
 
「哎呀,第一次被女生叫作『小賢』,這樣我會覺得不好意思呢。」
 
熟識,不熟識,在當下這一刻已經無所謂,大家都只想投入於這次的派對之中。
 
「各位,我們再為明悕的治療計劃進行順利而乾杯好嗎?」


 
即使是與我們很少見面負責明悕健康狀況的醫生,也甩開了陌生所帶來的隔膜,主動邀請大家再乾一杯。
 
當然,我們沒有拒絕,我們那裡會有拒絕杯乾的理由呢?
 
所以充滿歡樂和高興的聲音再一次響起。
 
「「「乾杯!!」」」
 
這個熱鬧的場面真是叫人感覺開心。
 
根據明悕的負責醫生所說,這一刻的治療計劃進行得非常順利。
 
明悕在這段期間內,完全沒有發病,能夠像一般學生一樣上學、讀書、參加學校活動、以及社團活動。
 


這個情況對於明悕將來要重新投入正常生活裡,是一件相當好的事情。
 
而負責醫生似乎發現了一件事情,就是明悕的怪病-------香江綜合症-------似乎與心理狀態有關係。
 
然而事實是怎樣,醫生說還要進行再一步的觀察和研究。
 
但我自己覺得,說不定真的和心理狀態有關係。
 
畢竟一個人在傷心或是開心時,身體不就某個地方會產生感覺嗎?
 
例如傷心時,胸口會感到鬱悶;開心時,會覺得整個人輕鬆極了。
 
但說到底,結果是怎樣,就只能靠醫生的研究去證明。
 
「小悕,接下來妳有何打算?」


 
「呃,小恩妳這條問題超難答呀。」
 
「沒有打算,不是一件好事,小悕。」
 
「不過,明悕還是會考文試的吧。」
 
「是啊,小澤。」
 
明悕、愛恩、承澤,他們三個從小就一起的玩伴聚在一起聊天,各自為前途打算起來,交換意見。
 
我沒有插嘴,我只棒着一杯橙汁和三文治,獨自坐在一邊,聽他們在聊。
 
並不是我因為還是個中五生而插不上嘴,而可能是氣氛不適合我吧。
 


不過在場上也不是只有我一個人表現得不合群,其實還有一個人。
 
小翠。
 
她坐在不遠處,獨自一個人在吃在喝。
 
如果是以前的我,可能會走過去,嘲笑她「哈哈,妳超可憐的啊,一個人耶!」。
 
但不知為何,經過了昨天的事情,在這一刻,我不敢走過去。
 
也非常奇怪地,自己有點不敢去看她,但卻又常常偷偷去望。
 
在我正在講這些話的時候,眼角又忍不住去偷偷望小翠。
 
而這一次偷望,我和小翠竟然對上了視線。
 
我們就好像兩個小偷同時在屋裡遇上一樣,嚇到拔腿逃跑,馬上把臉別開。
 
真奇怪,真奇怪,真奇怪。
 
我覺得自己全身發燙,身體好多地方的癢癢的,而且心裡邊,好像有隻小鹿在亂跑亂撞。
 
為什麼?明明只是過了一天,為什麼我的身體會變得這麼奇怪?
 
「小從。」
 
「哇!對不起!我知道我偷望是不對,對不起。」
 
「偷望?」
 
明悕突然跟我講話,真的把我嚇到。
 
「小從,我可以坐下和你聊一聊嗎?」
 
「啊…可以的。」
 
明悕除了用這句話來向我問道之外,也向小翠那邊望了過去,就好像在要求批准的一樣。
 
我不敢望小翠,連偷望都不敢,所以不知道小翠給了甚麼回覆。
 
但看到明悕坐了下來,似乎她的回覆是……
 
天啊!為什麼明悕要坐在我旁跟我聊天需要小翠批准呢?她又不是我的誰。
 
「小從,昨天呢-------」
 
「啊,對不起,昨天我拋下了妳,我應該要好好照顧妳。」
 
「哈哈,我就沒所謂啊,而且我也會自己照顧自己。不過,小從,昨天,天台的事,怎樣了啦?」
 
明悕八卦地問道,她害我回想起昨天在天台跟小翠發生的事情。
 
「小從臉紅了。」
 
「那有啊!昨天,不就是,那個,是有和她講話啦。」
 
「表白耶。」
 
「才,才,才,才不是表白,我對她又沒有…那個……」
 
我的說話越來越細聲,就似蚊子在拍翼,同時覺得心裡一陣虛。
 
「唉,小從真是的,難得我都為你製造了機會,還不好好坦誠面對自己的心意。」
 
「我有呀,所以,那個,我是有把自己的感覺說了就是了。」
 
確實是這樣沒錯,我是跟小翠說過了自己的內心感受,就是我很不喜歡她和充行在一起的那件事。
 
說起來,今天沒見到充行的影子了。
 
是因為田徑部要表明他在陸運會的表現,還是小翠已經趕了他?
 
「雖然小從是說了,但似乎不是大家都想聽到的那一句話呢?」
 
「大家是指誰?而且是那一句話啊?」
 
「大家嘛,呵呵,就是看着小從和小翠從開始到現在的經歷過種種的大家囉。」
 
「莫名其妙的,明悕妳啊。」
 
有時候愛恩也會很奇怪地說甚麼連載第一百回、二百回、三百、四百,我想明悕是跟得她太多,所以也染上了愛恩的怪行為。
 
「總之,小從是叫人超失望。」
 
「對不起。」
 
雖然我不懂,但還是先道歉。
 
「小從你真的要好好加油才行。」
 
留下了這一句話,明悕就站了起來,離開了我的身邊。
 
然而,她沒有回去跟其他人聊天,反而是走到小翠的身旁去。
 
「小翠。」
 
明悕對小翠說話,不過小翠沒甚麼反應,只是緊緊地盯着明悕。
 
「小翠妳是一個很厲害的對手,我是贏不過妳了啦,哈哈。」
 
明悕搔着後腦杓,苦笑地說。
 
而隨後,她對小翠伸出了手,就似是網球選手們在比賽過後握手一樣。
 
「可以和妳握手嗎?」
 
明悕有禮地問道。
 
「身體健康。」
 
我本來以為小翠會一手把明悕伸出的手甩開,而且會像之前一樣說一些對難聽的說話。
 
不過,情況不是我所想的一樣。
 
小翠伸出了手,和明悕互握,仿如真的在比賽了之後的一樣,甚至對明悕送上祝福。
 
雖然我不懂,但看到她們兩個有現在的這個樣子,不再像之前一樣充滿了火藥味,我是很感到開心。
 
而就這樣,明悕所帶來的這一件事,就在此完結。
 
至於我和小翠的事情,也即將要迎來終結。

Part 13 End(7月1日更新中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