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真的很沒道理,我竟然會向着學校的天台走去,去和小翠見面。
 
稍微用一下理性去思考的話,就會發覺不合邏輯,也沒有道理。
 
因為明悕很有勇氣向我表白,所以我應該要去跟小翠見面?
 
因為明悕為我製造了機會,所以我應該去跟小翠見面?
 
因為明悕希望我也能把自己的心聲告訴小翠知道,所以我應該去跟小翠見面?
 


用腦子去想想,這幾乎是沒有道理的行為,非常不合邏輯。
 
就好像小說的某個情節,以強硬的手法作個終結,勉強到極點。
 
然而,即使再多麼不合理,我還是做了。
 
回過神來,我已經推開了學校天台的門,踏入了天台的範圍。
 
自己也難以置信,我竟然因為明悕的幾句話,而來到這裡和小翠見一見面。
 


是因為氣氛的關係嗎?曾經有研究指出,氣氛是會影響很多事情。
 
或者說,我是個感情派?我的感性把我的大腦騎劫,所以才會做這件毫無道理的事情。
 
人類實在是種奇怪的人物,感情用事。
 
不過這就是人之所以為人,而不是電腦的原因。
 
身處在學校天台的我,放眼望過去,就是一如以往的天台環境。
 


和我好幾次在天台時跟小翠見面的環境一模一樣,只是目前它們都因為夕陽的關係而染上了橘黃色。
 
而在這樣的環境中,身穿私服的小翠就坐在一條粗大的水管上。
 
理性在當下這一刻叫我轉身走,別管她,說出心聲這是一件蠢事。
 
可惜大腦目前被感情騎劫中,所以我大聲叫道:
 
「巫小翠!!」
 
我的叫聲越過幾部分體冷氣機的後軀,也跨過了無數條水管,傳到了小翠的耳中。
 
聽到了我的呼喚,小翠轉臉望了過來。
 
「傻B!?」


 
一陣驚喜的笑容掛在她的臉上,但很快又沉下去。
 
「哼,我可不記得約見我的人是你,那隻偷魚貓呢?」
 
小翠站了起來,拍了拍裙子,然後雙手抱胸面對着我。
 
「明悕她,不會過來,她其實是要我過來和妳見面。」
 
「很好,現在我見到你面,你也見到我面,我們可以各自散去。」
 
小翠似乎有點惱火,她應該是覺得自己被耍了一頓。
 
留下了這句話後,她就動起了來,踏步到天台出口去,從我身邊擦過。
 


沒有一聲再見,她也沒有對我講明悕任何的抱怨話,仿佛是把我無視掉,直行直過。
 
可是我沒有無視她,依然被感情騎劫了大腦的我,不去理會理智是如何大聲地叫我別管她的說話,所以在小翠與我擦身而過的時候,我一把手握住了她的手掌。
 
「小翠!」
 
「怎麼了啦,你想要幹嘛,死傻B,放手!」
 
「我有話要跟妳講啦!!」
 
這一句話,我幾乎是咆哮般叫喊出來,小翠因為我這一下的咆哮而被嚇得呆住。
 
但我知道,小翠不單單只是因為我這一聲咆哮,也是因為她從我的雙眼中,感覺到了何為「認真」。
 
我知道小翠是知道我在當下這一刻,並不是鬧着玩,而是一個認真的時刻。


 
別問我是怎樣知道,總之我就是知道,可能這是因為我們一起經歷過種種事情的關係吧?
 
「傻B,你想要講甚麼啊,一臉認真的表情是想要嚇誰啊。」
 
「小翠,其實我……」
 
當下,明悕之前所講過的話在我腦海裡重播起來。
 
誠實面對自己的心聲,然後對小翠表達出來-------明悕是對我說過類似的話。
 
我對小翠的感覺?這到底是怎樣的感覺?
 
憤怒?開心?傷心?喜樂?仇恨?妒忌?在意?
 


我和小翠的關係?到底這是一個怎樣的關係?
 
敵人?朋友?同學?陌生人?
 
腦子裡對於這一切都感到很模糊,仿佛是掉入了雲團之中,不知東南西北。
 
但奇妙的時,心裡邊有一個底,就好像從掉入雲團之前,就知道那裡是東南西北。
 
我知道這種講方很矛盾。
 
就似是在講一個動漫角色的一樣,她是存在,同時也是虛構,粉絲知道她是虛構,但同時要承認她是存在。
 
兩種認知互相抵抗,這就是我目前腦裡和心裡的狀況。
 
「……傻B?」
 
羅天從,心底裡的答案是甚麼?到底接下來要講甚麼?到底真正的答案是甚麼?
 
「小翠,我------」
 
講啊,羅天從,你知道答案的吧?
 
「其實我------」
 
不要管大腦給你的任何訊息,把心底裡那個從不見到光明的答案現在就搬出來啊!
 
「我很------」
 
講啊!羅天從!把心聲和心聲傳達出去,就似是把靈感運用在小說上的一樣!
 
講啊!!!
 
「巫小翠!!」
 
「嗚!?」
 
「其實我很不喜歡妳和充行在一起呀!!」
 
我的天………我是不是搞錯了應該要講的話呢?
 
可是我繼續講下去,沒打算停下或者修正。
 
「每次我看到妳和充行在一起,我都很憤怒,很不開心,心裡邊痛得想要死,我不喜歡妳和充行在一起,不喜歡!!」
 
我把說話講完,然後呆住,而小翠也呆住,不過我依然握着她的手掌。
 
之後是秒數的沉默,我們兩個突然都無法講出一句話,只是任由夕陽的灑落在我們身上,以及我們各自通紅了的臉。
 
「你…你…你以為我也很喜歡嗎?我根本一點都不喜歡他呀!白痴傻B!」
 
接下來,小翠以幾乎是咆哮出來的聲音。
 
「而且!我也是一樣,不喜歡你和明悕在一起,這算甚麼啊,為什麼你要和她這麼親密,把我當作甚麼了,我不喜歡她,我不喜歡她,我恨死了她,看到你們兩個這麼親密,我心裡痛得要死,你這白痴知道嗎!?」
 
「我也是很不喜歡妳和充行在一起,無論是一起吃飯,還是在我不知道地方玩做任何事,我都很不喜歡,那天妳們兩個說要外出,妳知不知道我心裡是多麼的難受,妳又知不知道妳在叫他小行的時候,我是多麼的憤怒啊,我不喜歡妳和她這麼親密!不喜歡!不喜歡!」
 
「你這算甚麼啊!你自己和明悕這麼親密,但不喜歡我和充行親密,你這樣根本沒有道理,你是在意明悕多過在意我,我只想你在意我啦,白痴羅天從!」
 
「巫小翠妳懂個鬼!明悕本來就是我朋友,她負責為我畫插畫的呀!我一直都把她當作妹妹或者姊姊一樣看待,而且她本身有病,對她好一點就不行嗎?」
 
「那你說說看啊!為什麼之後又和她變得更親密啊!」
 
「我就是因為見到妳和充行親密,所以我利用明悕來氣妳,因為我就是不喜歡看到妳和充行在一起時的笑臉,我不要妳和他在一起時開心,我不要妳和我以外的男生在一起時開心啦!妳懂不懂!」
 
「不懂的是你這個傻B!我根本是利用這個充行來氣你,因為我也是和你一樣,不要你和明悕在一起時覺得開心,也是要讓你知我也是有人喜歡的啦,你根本完全不懂!白痴!」
 
「最不懂事理的人是妳!巫小翠!」
 
「最野蠻無理的人是你!羅天從!」
 
「我不要妳再跟充行在一起!我不喜歡妳和他在一起!」
 
「我也不要你再跟明悕在一起!我不喜歡你和她在一起!」
 
「呃…可是她是我的插畫師,工作上還是有接觸吧。」
 
「我不理!傻B你這個笨蛋!」
 
這一瞬間,很莫名其妙地,小翠突然主動地抱住了我。
 
她抱住我的腰間,貼在我的胸口上,發出低泣的聲音。
 
是因為剛才我們兩個的情緒都太過激動了嗎?我聽說如果情緒太過激動,都有可能會失控地哭泣。
 
看着眼前莫名其妙的小翠,看着這個貼在我胸口上低泣的女孩,我自己也奇怪地想要一起哭。
 
我也抱住了她,把她緊緊地靠向自己的身體,希望給她更多的安全感。
 
同時摸着她的頭髮,不知道有沒有給到她呵護的感覺。
 
或許可能是我做得還不夠好,不夠溫柔,而且因為今天一直的勞動,身上是有陣汗味。
 
所以小翠一邊低泣一邊抱怨我,說我是笨蛋,說我是白痴,是個大蠢蛋。
 
但我沒有生氣,反而覺得有點開心。
 
「傻B……」
 
「嗯?」
 
「你真的好討厭……」
 
空氣中再沒有酸醋味,反而瀰漫着甜密的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