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入了十二月,正式進入冬季。
 
香江文創小說創作的截稿日期已經到了,在十二月將不會再接受遞交的小說作品。
 
那怕是十二月一號的零時正,只要是在十二月遞交,是絕不會受理。
 
畢竟,準時交稿,準時完成小說作品,是一個作者應該要做得到的事情,沒有藉口。
 
我已經在最後一天準時遞交了自己的作品,而我也收到確認電郵,確認了香江文創那邊是接收到我的作品了。
 


當然他們還寄給我通知信,雙重確認。
 
自己能夠做到的事情,已經做過。
 
接下來就是等待成績的公報,而公報的時間將會是聖誕節假日後的第一個星期天。
 
雖然我是很心急想知道結果是如何,知道自己是否在這一年多時間裡已經把寫小說的能力提升到贏過小翠。
 
只要我在小說創作上贏過小翠,媽媽和小紫就能夠恢復原來的身體,所以事情都會結束。
 


但規舉就是規舉,並不是我心急想知道,大會就會提出公報結果。
 
再說,今屆的參加者比上一屆多,香江文創的評審會用不足一個月的時間去進行評審,其實是非常厲害,而且快速的了。
 
所以,現在只能夠等待,除了等待之外就是等待。
 
這樣也好,我可以專心在考試的事情上,畢竟身為學生的我,還是有一個上學期考試要面對。
 
之前的每個考試和測驗,都因為要和小說創作兼顧,所以難以專心。
 


而現在自己是可以專心於考試的事情上去了。
 
時間仿佛回到巫小翠事件沒有發生的時刻,我就像一個平常的學生一樣,過着超一般的校園生活。
 
每日被鬧鐘叫醒,然後上學。
 
回到學校後,就是應付一個個的課堂,還偶爾幫同學們做一下作文功課,經營生意。
 
午飯時間會到戲劇社活動室,和大家一同用膳。
 
放學後,就參加社團活動,不過因為小說已經完成了的關係,我也找不到理由出入戲劇社活動室,所以我回到去看女子網球社那邊,看她們練習。
 
生活普通,沒有特別,完全沒有起伏。
 
不論是校園生活,還是我和小翠之間。


 
自從我和小翠在學校天台對話過後,在之後的日子,我們幾乎是沒有跟對方講話。
 
沒有吵架,沒有閒聊,也沒有傳紙飛機。
 
沒有早安,沒有午安,沒有晚安。
 
也因為田居社長就坐在小翠前邊的關係,傳遞通告和回條上,我們兩個也沒有接觸過。
 
我們兩個就好像不認識對方的一樣,就好像小翠最初來到了這個班房時,她不會想跟我講話,我也不會想跟她講話。
 
再打一個比喻。
 
一個男生和女生表白後,被女生拒絕,然後因為每天上學都會見面,大家不知道應該要怎樣去面對對方,無法回到平常中去,而我和小翠就似是這樣。
 


非常尷尬。
 
有好多時候,其實我是想要跟她講幾句話,是怎樣的說話都好。
 
可是,當我面對,我頓時就覺得好害怕。
 
此害怕不同彼害怕,這種害怕不是面對像愛恩散發出的女王氣勢時所感到的害怕。
 
更是要說的話,這害怕,應該是面對一個非常漂亮的女生時才會有的害怕吧?
 
還是說這不是叫害怕,而是叫害羞?
 
我不知道自己為何會有這種感覺,但總之自己就是有點不敢跟小翠講話。
 
我甚至不敢正面去望小翠,只敢偷偷望她,也生怕被她發現。


 
小翠也是有像我一樣的感覺嗎?
 
另外,自己有好多時候都好奇怪地會想到小翠,特別是在晚上睡覺的時候。
 
閉上眼睛,看到她的臉孔。
 
合上雙耳,聽到她的話聲。
 
關上腦袋,想到她的一切。
 
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自己非常搞不清楚。
 
叫我更加感到搞不清楚的是,小翠這傢伙,是不是變得比以前漂亮可愛了?
 


大概就是因為發生了種種奇怪又解釋不到的事情,使得我和小翠之間發生不了任何的起伏。
 
所以,無論是校園生活,還是我和小翠之間的火花,都乏善可陳。
 
直到考完試之前,都是過着平淡無奇的生活。
 
然後,過了半個月多,來到了考完了試後,生活才開始有起伏,畢竟聖誕節快來了。
 
「派對。」
 
和大家在戲劇社的活動室一起用午膳時,愛恩突然對我們說。
 
「舉行聖誕節派對。」
 
愛恩不是在問我們要不要搞聖誕節派對,她是在通知我們。
 
「好提議,考試過後就是要輕鬆。」
 
承澤托了托眼鏡,就像秘書一樣和議了老闆的提議。
 
我和田居社長對望了一下,然後誰都沒有發出異議。
 
接下來,早就已經決定要舉行聖誕節派對的愛恩,把細節都告訴我們知道。
 
首先是時間,說到聖誕節派對,當然舉辦日期就是聖誕節那一天。
 
然後關於地點,愛恩決定了要和戲劇社的大家一起舉行派對,所以地點當然是戲劇社活動室。
 
沒錯,聖誕節雖然是紅日,是放假天,但學校會特別開放,應該是為了方便學校學生舉行派對吧?
 
而最後,就是其他詳細內容,愛恩針對這一點對我們說:
 
「我們這個派對,要復興節日的傳統。」
 
「節日傳統?」
 
我無意義地重複。
 
「對,羅天從,復興節日的傳統,聖誕節的傳統。」
 
這一刻,我首先想到的是火雞,而其次是基督教。
 
難道愛恩信教了,想要領我們一起唱詩歌?一起去報佳音?
 
我完全搞不懂愛恩的意思,所以追問,同時希望復興節日的傳統是指吃聖誕火雞。
 
愛恩覺得我很愚蠢,因為真沒想到我和她在一起一年多,都沒辦法搞懂她的想法,所以有點不滿。
 
其實不是我愚蠢,而是在她身旁的兩個男性都比我聰明,我是指承澤向田居社長。
 
有點不滿的愛恩,撥了一下她獨特的秀髮後,就對我說:
 
「聖誕節傳統,就是交換禮物。」
 
「交換禮物是聖誕節的傳統嗎?」
 
我有點失望,因為傳統原來不是指聖誕火雞。
 
自己是很想要試試吃火雞,可惜我家最多只會叫外賣薄餅來慶祝聖誕節,不會有火雞吃。
 
愛恩的家庭比較富有,也比較有洋人的感覺,所以我才覺得「傳統是聖誕火雞」是一件有希望的事情,誰知道……
 
「聖誕節,聖誕禮物,聖誕派對,換交禮物,就如此簡單易懂。」
 
愛恩雙手抱胸對我說,而我不想去猜測她的邏輯是怎樣運行,所以點頭。
 
「誰有異議?」
 
愛恩問道,不過沒有人異議。
 
所以交換禮物這一件事,便順利通過。
 
而接下來,愛恩又對交換禮物這一件事進行詳細說明,特別是關於金額方面,畢竟我們只是學生,沒有工作。
 
愛恩說,禮物的價值必須要一百元以內,當然是以香江幣值來計數。
 
另外,手作禮物並沒有問題,把家裡的舊東西當作禮物也是可以。
 
還有關於禮物大小方面,她希望大家的禮物不要太大就好。
 
「注意,交換禮物這一件事,並非只有我們四個人互相交換。」
 
愛恩提醒了我們。
 
因為這個聖誕聖派對將會和戲劇社一同聯合舉辦法,所以交換禮物這一件事,也會聯同戲劇社的大家一同進行。
 
所以,在選擇禮物這一方面,應該要顧全大局,小心選擇。
 
要是這次交換禮物,只不過是我們四個人的事情,在選禮上邊會比較容易。
 
即使選的禮物是帶有開玩笑的性質,例如承澤拿出了動漫抱枕來當禮物,基於我們四個人都很相熟的關係,無論是誰換到了這份禮物,都不會在意。
 
可是,現在加上了戲劇社的大家,這種帶有開玩笑感覺的禮物,選了的話就不好了。
 
要是換到一位男生手上還好說,要是換到女生手上的話,場面就尷尬。
 
愛恩的這句話是要提醒我們這一點呢。
 
「聖誕節派對將會在幾天後舉行,請各位準備好。」
 
愛恩就似司令一樣,向我們講話,我差點就有要立正的反應。
 
交換禮物啊……到底應該要選甚麼禮物來交換,這件禮物可是要適合每一個有可能換到的人。
 
現在真的有點似是在寫小說一樣,自己要決定寫一部適合任何人閱讀的小說。
 
沒想到小說創作上的問題解決了,考試事情解決了,還要為選禮物一事動腦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