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換禮物!?」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在吃晚飯時候,聽到我說在聖誕節派對上要流換禮物時,吃驚地大叫。
 
在大叫的同時也噴出了飯粒,飯粒都黏到我眼鏡上去了,這個妹妹真粗魯。
 
我把飯粒拿下,同時拿出紙巾擦擦眼鏡,回答說:
 
「是的,交換禮物。」
 


我以肯定句來跟小紫說,表示她並沒有幻聽或是甚麼。
 
距離聖誕節派對還有不足一個星期的時間,大概再過三天就平安夜,聖誕節很快就到。
 
要在短時間裡準備好跟大家交換的禮物,想是很簡易,做起來可不怎麼容易。
 
因為禮物要適合每一個可能會交換到的人,對方換到禮物後不會尷尬。
 
要是男方收到女性禮物,女方收到男性禮物,場面可就尷尬了。
 


另外,我希望換出去的禮物,能夠對對方有用處,不然禮物只會淪為佔位置的垃圾。
 
而且我不希望自己的禮物似是在敷衍了事。
 
例如買一個文具套裝來跟別人交換禮物、把家裡從沒用過的餐具當作禮物、甚至過份到送利是封。
 
自己是比較希望能夠拿出別出心裁的禮物來跟別人換。
 
己所不容,勿施於人;己所欲,施於人。
 


我自己也不希望收到文具套裝啊、餐具啊、利是封啊等等的東西,想收到的是特別的好禮物,所以我才不想要敷衍地選禮物來交換。
 
正因為這樣,所以我在家中吃晚飯的時候,就向家人收集意見。
 
「真沒想到,沒有了我的哥哥,已經長大到積極參與社團活動了。」
 
「吓?小紫妳這是甚麼意思?」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快速吃下了幾口飯,一邊咀嚼一邊跟我說:
 
「不是嗎?我的哥哥不可能那麼積極,一年多前。」
 
「是嗎?」
 
「一年多前,哥哥還是一個沒了妹妹我就不行的男生耶。」


 
「妳把我講得真像個妹控,沒有妹妹就不行甚麼的。」
 
不過說起來,一年多前,自己似乎真的是這個樣子。
 
在巫小翠事件發生之前,我和妹妹幾乎都是形影不離,出雙入對。
 
除了私人事外,我們幾乎都會在一起行動。
 
在家裡無須多講,我和小紫的交流是非常多,我久不久也會到小紫的房間去和她聊天。
 
我聽說很多的兄妹並不會像我們這麼和睦,我和小紫的關係好的原因,其實我也不清楚是因為我們兩個性格合得來的關係,還是因為我們是雙胞胎的關係。
 
唏!在甚至媽媽肚子裡的時候,我們已經是在一起了呢!
 


可能在爸爸的睪丸裡也已經是在一起也說不定。
 
而在學校,幼稚園、小學、初中、高中,我和小紫都同一班,一同學習。
 
在班房當中,我們時常被安排坐在一起。
 
小紫有她自己的朋友圈子,但我的朋友圈子也是和她的重疊,即使那些人對我來說只稱為同學而不是朋友。
 
她每當在班房裡用午膳的時候,都會叫上我,不讓我獨自一個。
 
甚至在社團活動當中,即使我根本不會參與,但小紫也會叫我跟她一起,要我坐在一旁看着她。
 
不清楚說好,還以為她是個兄控。
 
但其實,小紫只是想照顧一下我,不讓我獨自一個人自閉。


 
所以在巫小翠事件發生之前,我就似個「妹寶」-------媽寶的演化-------一樣跟出跟入,和妹妹在一起。
 
然而,當巫小翠事件發生之後,事情就轉變了。
 
我有自己所參與的社團。
 
我有自己的朋友圈子。
 
我有自己的活動。
 
我擁有了只有我自己才擁有的經歷。
 
我再也不是一個「妹寶」,即使小紫不在我身邊,我也不會獨自己一個人把自己搞得像自閉症。
 


感覺似是我長大了,長大到不需要溫室也能生存下去。
 
自己終於能夠用刀叉進食,自己終於學會運用火,自己會煮飯了。
 
想到自己一年多前和一年多後的改變,真叫自己不禁一笑。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瞄到我在偷笑,她了解到我在想甚麼,立即就捉緊機會揶揄我,說:
 
「看吧,就連哥哥也是這麼認為呢。」
 
「我才不是認同了自己沒有妹妹就不行而笑,別誤會。」
 
「裝啊,裝得好,總有一天哥哥會知道沒有我就是不行。」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雙手插腰,一臉神氣,一股氣就從她鼻孔噴出,這個妹妹真是愛搞怪。
 
「那個,天從啊。」
 
這時候,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叫了叫我。
 
「能不能帶上媽媽啊?」
 
「吓?我怎麼可能帶媽媽去當禮物和其他人交換啊!?」
 
「嗚嗚……原來天從一直都覺得媽媽不夠好……想要交換媽媽啊…嗚嗚……」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立即就淚水汪汪,一張要哭出來的臉。
 
雖然我家媽媽有時候會很糊塗,但我根本不討厭。
 
而且媽媽時不時就會給我們帶來很多樂趣,而且又溫柔,又善良,我怎麼可能會不喜歡自己的媽媽呢?
 
「不是啦,媽媽,妳聽我說。」
 
「嗚嗚嗚……」
 
還好爸爸在場,馬上把媽媽哄回來,家裡才沒有發生甚麼事情來。
 
反回正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把剛才那張淚水汪汪的臉換下來後,就以一張輕鬆愉快的笑臉來對我說:
 
「天從啊,媽媽也想要一起去交換禮物啊,可以嗎?」
 
「呃…雖然我不認為大家會介意,但是這樣不太好吧?」
 
「嗚嗚嗚……」
 
不要又立即淚水汪汪吧!
 
雖然媽媽是很憧憬學園生活,但也不是因為憧憬就可以任何事都做吧?
 
畢竟這次的派對是「小寫會」和戲劇社一起聯合舉辦,是屬於這兩個社團成員獨有的活動。
 
如果每個社團的人都來參一腳,這樣就是全校社團的聖誕節派對,而不是「小寫會」和戲劇社的活動了。
 
所以,雖然媽媽善良又溫柔,而且有點傻氣,但說到底始終是媽媽。
 
有家長在場的青年派對,我又怎麼可能盡興呢?
 
所以,雖然對不起媽媽,但我必須要拒絕。
 
結果,最後還是靠着爸爸把媽媽哄回來,才順利渡過一波危機。
 
但對於自己沒辦法參加交換禮物這件事,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還是開不了心,所以爸爸就對我們說:
 
「我們自己家也來交換禮物吧。」
 
「好耶,老公是最好的了。」
 
媽媽開心得幾乎去親了爸爸的臉頰,不過因為身體是小紫的關係,所以她只能努力按捺衝動。
 
「吓?不要吧,爸爸,這個我不喜歡。」
 
小紫表示反對,始終有男孩子氣的小紫,想法多少和男生一樣。
 
男生和男生在一起相處的時候,是不會喜歡交換禮物甚麼的,太婆媽了。
 
就像兒子會超難開心跟爸爸說「我愛你」的一樣,男人和男人之間是心照不宣的。
 
對於自己家庭裡也要搞交換禮物,我自己是沒有甚麼意見。
 
交換的話,我只需要多想一件普通的禮物就好。
 
不交換的話,也是無妨,不傷感情。
 
看到有人想交換禮物,而有人不想要,作為一家之主的爸爸作出了這個決定。
 
他用辣醬送了一口飯並吞下後,就說:
 
「物輕情義重,千里送鵝毛,交禮物最重要的是心意,如果強迫一個人送禮物,只會做成反效果,誰都不會開心,這樣就會失去交換禮物的意義。」
 
這就說明了一件事,為什麼寫小說會比寫中文作文功課開心。
 
寫小說雖然時間長,花的腦力更多,而且作品也不一定受到欣賞,但至少這是一件自願想去做的事情。
 
相反,即使中文作文功課只需要寫五十字,也沒有人喜歡去做,因為那是被強迫。
 
「所以,我們必須要出於自願的性質去交換禮物,換句話,就是自行決定參與是否。」
 
很公平,果然是一家之主。
 
爸爸這個提議,既可以滿足到媽媽的少女心,同時也可以解決小紫的男孩氣。
 
如果中文作文功課也有一個公平的解決方案,說不定,將會有越來越多人喜歡中文寫作了。
 
不過,愛恩那邊要交換禮物,媽媽這邊也要交換禮物。
 
叫我多少感到煩惱的事情接踵而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