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手中握着最後一份要送出去的聖誕禮物,同時尋找着收禮人的身影。
 
環視着整個戲劇社活動室,一遍又一遍。
 
但是,小翠的身影,卻沒有映入我的眼裡。
 
小翠不在這裡嗎?還是說,她沒有出席聖誕派對?
 
或許有可能也說不定,因為小翠不是一個喜歡這種熱鬧派對的女孩。
 


是天意嗎?
 
上天不希望我把這一份聖誕禮物給小翠嗎?
 
心裡邊本來就因為有點緊張和害怕,所以不太敢送這份禮物給小翠。
 
而現在,既然是天意,我無謂逆天而行吧。
 
一想到不必要看小翠見面,不必要和她說話,不必要害羞又緊張地把禮物送給她,心裡頓時是鬆了口氣。
 


同時。
 
一想不到沒辦法看她見面,沒辦法和她說話,沒辦法把禮物送給小翠,心裡頓時感到非常地落寞。
 
我看着自己想要送給小翠的這一份禮物,心裡邊是百感交雜。
 
說到底,我和小翠的關係其實是敵人,敵人與敵人之間,是不應該有禮物的來往。
 
有的應該是只有對決,只有決鬥,只有對戰,只有戰意。
 


真的是這樣嗎?
 
「小翠……」
 
我摸了摸這一份禮物,感受它的觸感,同時自然地輕輕唸出了小翠的名字。
 
也在同一時間,我想起了承澤和愛恩。
 
也在同一時間,我想起了明悕和我。
 
於是,在接下來的一秒。
 
明明是可以把禮物放下來,以天意作為藉口而不去把禮物送給小翠的我,走到了思賢的面前,對他說:
 
「思賢,那個,戲劇社的各位全都有出席活動吧?」


 
「啊?還是有幾個人沒出席啦,他們去旅行了。」
 
「是那幾個人?」
 
「有小明、小文,小麗,嘉明,佩儀等等的人啊。」
 
「就他們幾個?還有沒有其他人?思賢你有沒有發覺到這裡好像少了某個人?」
 
聽到我的提問,思賢想了想,然後就瞇起了雙眼,瞥看我,回答說:
 
「天從,你是想講小翠對吧?為什麼要講得如此婉轉?」
 
突然間從思賢口中聽到小翠的名字,心裡邊立即打起了個顫,感到非常緊張,同時覺得很害羞。
 


是啊,我其實是想要問小翠的事情,她人現在在那裡。
 
但是,我有點不敢叫出她的名字,覺得好害羞。
 
在叫她的名字的時候,仿佛緊張得喘氣。
 
當下,我只好點頭,同時希望思賢不要追問我任何事情,希望他只告訴我答案。
 
還好的事情是,思賢是個貼心的人,他不多問甚麼,只簡單地告訴我:
 
「小翠她是有出席啊,不過她人在那裡,我不清楚了,可能去洗手間了吧?」
 
「謝謝你,思賢。」
 
我對思賢點了點頭,然後就快步離開活動室,離開派對現場,因為我已經知道小翠目前的位置。


 
「喂,天從,你要加油啊。」
 
在我離開派對現場前,思賢突然就叫我加油。
 
我猜我是明白他的意思,所以我紅起了臉,以更快的步伐開前走。
 
離開了活動室後,我回到冷冷清清的校園中。
 
冬天的冷風吹着我,但我卻覺得身體發燙,也是癢癢的,而全身最燙的地方就是我臉頰,我可以感覺到。
 
這刻我再次拿出要送給小翠的禮物看,在心裡問自己送禮物給她這一件事,是不是好事。
 
理性說,說我和小翠是敵人,即使經歷過一年多的事情,這個關係是沒有改變,而且,我的身體和心都因為要送禮物這一件事覺得不太舒服。
 


感情說,說-------
 
感情甚麼都沒有講,感情只是讓我想起明悕和承澤,特別是明悕對我講的一句話,要誠實面對自己的感情。
 
理性說服了我,還是感情說服了我,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在我依然聽着兩位的話時,我就已經站到學校天台之中。
 
一如以往的冰冷景物一一映入眼中,和一年多前所看到的景物一模一樣。
 
也和一年多前一樣,她,小翠就在這些景物之中。
 
綁着螺旋卷雙馬尾髮型的她,身穿見過好多次的私服,靠在防墮牆前,抬頭看着即將要進入華燈初上的天空。
 
她任由冬風吹動她的頭髮,任由夕陽光照沐浴在她身上。
 
看到這樣的小翠,這刻,我的心跳加速起來。
 
這並不是有甚麼使我覺得很漂亮可愛又吸引,這是因為我現在得開聲呼出她名字。
 
我不敢叫她的名字,就好像小時候不敢和大姊姊玩的一樣。
 
不過,在最後,不知道那裡來的勇氣,讓我叫出她的名字。
 
「小…小翠。」
 
我的聲音很輕,也帶着顫,幾乎要被冬風吹散。
 
但是,小翠還是聽得見。
 
「傻…傻B?」
 
看到我的出現,小翠顫了一顫,不知道是害怕還是甚麼,她的身體縮了起來,雙手緊緊握住放到胸口前去。
 
我試着走過去,就似獵人小心翼翼走到她的身邊。
 
我希望小翠突然逃跑,但同時又不希望她逃跑。
 
而最後,小翠是沒有逃跑的,不過她看起來,很緊張,很害怕,而其實我也是一樣。
 
「那…那個,小翠,我,可不可跟妳講幾句?」
 
「嗯,可…可以啊。」
 
「今天天氣很好吧?」
 
「嗯,很好,不會太冷。」
 
「聖誕節是十二月二十五號是吧?」
 
「是啊。」
 
「明天是二十六號吧?」
 
「嗯。」
 
氣氛相當尷尬,而且我不知為何不敢入正題。
 
明明面對着小紫,面對媽媽爸爸、面對承澤,面對被我回絕心意的明悕,面對冷豔的女王愛恩,面對高大威猛的田居社長,我都很容易就送出禮物,直入正題。
 
為什麼唯獨是小翠,我會入不了正題?
 
「小…小翠,我有話想跟妳說!」
 
我用力咬牙,咬到牙關打震,把自己的勇氣逼出來。
 
「呃!?傻…傻B?」
 
「小翠,其實我,那個……」
 
「呃!?」
 
「這!這個是送給妳!!」
 
愛恩的追求者都很容易就把禮物送到愛恩面前,但我竟然要花如此多的氣力才把一禮物送到小翠面前,我實在太差勁了。
 
是怎樣都好,我把禮物遞了出去,遞到小翠面前。
 
「這是……」
 
小翠抱起了這份禮物,摸着它,甚至轉動它的柄子。
 
隨着柄子轉動,禮物發出清翠的音樂聲。
 
「對不起,我其實是想要買跟妳婆婆一樣的那個類型,可是,雖然我找到了,但太過昂貴,畢竟是很有歷史的東西。」
 
「可是,傻B,這個也很貴吧?」
 
「也是呢。呃,這…這是我可以負責到的能力之內啦,我是能買得起這個。」
 
小翠沒有回應,她只是繼續轉動柄子,讓音樂聲飄浮響起。
 
「小翠,妳,不喜歡這個嗎?」
 
「喜歡 -------
 
------ 很喜歡。」
 
最初的一句,小翠是望着我送給她的禮物講出。
 
而最後一句,是望着我講出。
 
當下,心裡邊不知為何覺得很開心,開心得似是小嬰兒吃到了蜜糖的一樣。
 
「傻B,那個,有一件事我想問你。」
 
「嗯?是甚麼事?」
 
「香江文創的事情完結了之後,我們,是不是再沒有關係了?」
 
「…………是這樣也說不定,當我為媽媽和妹妹恢復了身體之後,就沒有必要對決甚麼。」
 
假如在香江文創中我勝出了的話,所有事情就會告一段落。
 
我和小翠再也不是敵人,而我也不會和她再來往,畢竟巫小翠事件是結束了,我是因為巫小翠事件才和她有所接觸。
 
甚至,我也可能不會再接觸小說吧?
 
「一切都會結束嗎?」
 
「嗯。」
 
「是啊,香江文創就是這一切的終點。」
 
說到這裡,我和小翠都有點感到失落。
 
這個感覺,就好像是要和某個對自己來說很重要的人永遠分別的一樣失落,頓時失落到覺得人生沒有意義。
 
嚴重似情侶講分手。
 
一瞬間,我竟然有一個想法,希望自己贏不過小翠,然後繼續這樣和她亂纏。
 
「那個,小翠,聖誕快樂。」
 
「嗯。聖誕快樂,傻B。」
 
接下來,我和小翠再次見面,就已經是香江文創公報結果的那一天。
 
在那一天,我們兩個再次相見,一起迎接最終的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