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了一年時間,終於來到了這一天。
 
從參加香江文創小說活動,然後通過篩選,至到現在公佈結果,歷時一年。
 
回想起自己在最初的時候,面對連個構想都沒有的小說故事,到現在將整個小說完成,實在是太不可思議。
 
這一份不可思議,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
 
在遇到困難就只會放棄繼續書寫小說的人,就更加不可能明解。
 


這份不可思議,唯有能夠完成漫長的小說創作的作者才可以理解得到。
 
漫長的道路終於要迎來終點,今日將會公佈作者們期待已久的成績。
 
而這一個成績,也將會影響着我,以及我的家人。
 
只要我在香江文創小說創作上贏過小翠,她就會為我的媽媽和小紫恢復原來的身體。
 
我們是以排名來分勝負,只要我排名比她高,就是我贏。
 


不過,香江文創只有前十名的排位,十名之後是不會有排位。
 
所以,我是要進入前十名,同時在十名排位中的位置比小翠要高。
 
這件事很困難,但我有信心,我對由我所寫的《魔法獸傻B》很有信心,這是一個很好的小說故事。
 
我對自己的作品有信心,而我的家人也對我有信心。
 
「沒問題的,哥哥,我相信哥哥一定會贏過巫小翠!」
 


「天從,無論結果如何,媽媽也會接受的。」
 
「仔,你一定會贏,爸爸對你有信心。」
 
和我一同出席香江文創小說創作成績公佈會的家人們,都在對我講這些說話。
 
是的,在香江文創小說創作公佈結果的這一天,是有一個成績公佈會。
 
公佈會將會在香江文創總社進行,屆時將會對每個小說組別的前十名作品進行評價,也會對每個小說組別的前三名頒發獎狀。
 
如果沒有空閒時間出席公佈會,官方也會在晚上於官方網站公佈結果。
 
我是可以等待晚上官方公佈結果,不必前往參加。
 
但是,在我來說,香江文創小說創作是一件重要的事情。


 
這不是單單在於因為香江文創的結果會影響到我能不能解決到巫小翠事件,這也是出於我是一個作者的本身。
 
這一年來,我由一個作文功課的槍手,變成了一個小說作者。
 
本來不喜歡寫作的我,變得對小說創作有一定程度的喜歡,甚至有特別的體會。
 
我已經是一個作者,是一個作家。
 
我愛自己筆下的人物,我尊重自己的小說故事,所以我會參加這個公佈會。
 
而我十分確定,小翠也會出席,在結束公佈的第一刻立即和我分出高低。
 
果不其然,在公佈會即將開始前,我和小翠就在公佈會會場的門口相遇。
 


身穿私服的她,單獨前來,在身後並沒有家人或者朋友。
 
相反,我的身後有我的家人,爸爸、媽媽、小紫。
 
當下的這一刻,我和形單隻影的她,成了一個大對比。
 
根據小說情節,在我和我的宿敵相見的這一刻,我應該要說「巫小翠,這一次,我一定會贏妳」類似的說話。
 
但是,沒有。
 
我們兩個在相遇的一刻,只是愣住地呆望對方,仿佛從前的戀人在街上偶然相遇的一樣。
 
決勝的氣氛,當下好像沒有感覺得到。
 
而當下,卻是一種夕陽西下的氣氛,卻是火焰在熄滅之前最後地猛烈亮光的氣氛。


 
叫人婉惜,叫人哀傷,叫人無奈,叫人珍惜,叫人感嘆。
 
是因為我和小翠都知道當我贏出了對決後,我們兩個的關係就到此為止,我們到死也不會再聚頭?
 
在聖誕節當日,我們其實都知道一切都可能會在今天終結。
 
但無奈的是,知道了,又能如何?
 
「早安,小翠。」
 
「早上好,傻B。」
 
離奇古怪的氣氛,讓我和小翠都顯得相當不自在和不舒服。
 


打個招呼之後,我們就再也沒有講話,沒有吵架,沒有自信十足地取笑對方將會成為手下敗將。
 
只是簡單而且長久的沉默,就似是在為些甚麼默哀。
 
「喂!巫小翠!如果妳現在認輸的話,我可以保證在妳等等輸掉的時候不嘲笑妳耶!」
 
叫人尷尬的氣氛一瞬間被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打破,她把本應該是由我講的對白講了出來。
 
「哼,真好笑。」
 
大概是尷尬的氣氛被打破,小翠也有了應有的反應,她繼續說:
 
「還不知道輸的人是誰呢?準備好紙巾,準備痛哭去吧。」
 
「妳這是甚麼意思,巫小翠,你給我站住!」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想要跟小翠吵架起來,不過我立即制止她,猛地對她說算吧算吧。
 
畢竟這是公佈會會場,在這種公眾地方吵架,可不是一件好事。
 
而且,這是作家和作家之間的戰爭,就算要吵架,也是作家和作家之間,不會是運動健將和作家之間。
 
「哼。」
 
小翠以瞧不起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的語氣哼了一聲,隨後就獨自走入會場之中。
 
「這傢伙,態度真差。」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雙手插着腰不滿地向我投訴,更用雙眼投訴我剛才對小翠的態度。
 
「哥哥你是應該要和她嘴炮起來吧,就像我剛才一樣。」
 
「吓?這種事就免吧。」
 
「宿敵之間嘴炮互酸是必要的劇情,每個王道漫畫也是一樣。」
 
「可是,這裡不是漫畫世界。」
 
「有甚麼差別啊?」
 
「差別在於-------」
 
「等等,哥哥你一直在維護巫小翠,你這是怎麼了啊?該不會是對她產生了感覺吧?」
 
「才沒有!」
 
我用力地說,在對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說,同時也是對我自己說。
 
可是,當我這麼用力說道的時候,心裡邊一陣痛,一陣鬱悶。
 
是因為我用力過度嗎?還是說,這是良心有愧的痛楚?
 
在我想着這些事情的時候,公佈會會場裡就響起了廣播,宣佈公佈會即將開始。
 
「進場去吧。」
 
爸爸拍了拍我和小紫的肩,同時在催促我進入會場。
 
接下來,我們一家人就進入了會場之中。
 
會場分很大,可以同時容納二三百人,也在容納眾人的同時,也可以有空間擺放書櫃和書堆作裝飾。
 
另外,會場也分為三個區域。
 
最深處的是講台,司儀和一眾評審員都會出現在那裡,而目前,那裡只有幾張空的椅子,但我相信很快就會有人坐到上邊去。
 
在講台前的是另一個區域,這個區域有放設椅子,但數量不多,我猜應該是給記者使用,方便採訪和拍照。
 
最後一個區域,就是觀眾區,那裡就是作者們和一班同行出席的人聚在一起的地方。
 
大家都在那裡等待結果的公佈,而我也在人海之中,看到小翠的身影,她就在人海的最前邊。
 
「到那裡去吧,天從。」
 
入到了會場,爸爸再一次拍我的肩頭,同時要我到一眾作者們聚在一起的那個區域。
 
我點頭,同時知道爸爸他們不會跟上來,不會和我一起到作者們聚在一起的區域去,因為那裡是作者的區域。
 
同行者會留在同行者的區域,支持他們的作者。
 
而作者將會到達作者的區域,和自己的對手碰面,迎接結果的公佈。
 
「我走了。」
 
跟爸爸、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講話過後,我就踏步出去,步入屬於作者才有資格進入的區域。
 
在踏出出去的同時,我聽到來自家人的聲音。
 
「哥哥,你一定沒問題的。」
 
「天從,無論如何,媽媽都會支持你的啊。」
 
「仔,拜託你了。」
 
背負起要重責的我,來到了作者們的戰場,我也站到我必須要贏過的她身邊。
 
「那個啊,小翠。」
 
「怎麼了?傻B。」
 
「抱歉了,我必須要贏,為了我媽媽和妹妹。」
 
「如果你是有能力的話,無論如何你都會贏,但相反,沒有能力的話,無論如何你都會輸,我是不會手下留情。」
 
「小翠,妳真的是一個很厲害的作者。」
 
「你也是呢,傻B。」
 
我和小翠肩並肩,望着講台,等待司儀的出現,一起迎接結局。
 
而當我們兩個都準備好的這一刻,司儀手持麥克風,站於講台上,宣佈說:
 
「香江文創小說創作結果公佈會,現在開始!」
 
作者與作者之間的對決,在這一刻要分出高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