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文創小說創作青年組第一位在這一刻要被揭曉,每個人都在屏息以待,氣氛緊張到了極點。
 
我和小翠就在搶奪這個位置,這個王者的位置。
 
王者只能夠有一個,這場作者之間的戰爭只能夠有一個勝利者。
 
我不會接受有雙冠軍這一件事,如果有這一件事出現,我必然會上訴到底,誓要和小翠決一高下。
 
這一年多來,我努力地學習,我努力地在創作小說,戰勝過無數個難關,幾經辛苦才能夠走到這裡。
 


所以,我不會接受有雙冠軍這一件事,而我相信,小翠也不會接受。
 
得到勝利的人,只得一個!
 
能夠坐上王者的位置,只能夠是一個人!
 
而這一個人,到底是我,還是小翠,就看當下的這一刻。
 
歷時一年多的作者戰爭,在這一刻,終於要分出勝負。
 


隨着司儀先生所邀請的評審員的公佈,勝負就在這一刻分出。
 
「香江文創小說創作青年組第一位是--------」
 
我和小翠猶如武士,互相拔刀,向對方使出一擊必殺的一閃斬。
 
刀光劍影過後,將有一個人倒下,而這一個人!!
 
「--------小說《巫法巫天》。」
 


是我。
 
當下,掌聲四起,猶如雷轟一樣響亮。
 
而我的心間,是真正的響起了雷鳴。
 
一道雷光,猛地轟落在我的心間裡,整顆心瞬間被燒焦,被粉碎。
 
我幾乎是當場跪了下來,就像個失敗者一樣軟弱無力地跪下來,不過我現在的的確確是個失敗者。
 
我由我所寫的小說再度慘敗,既登不上前十名,也與小翠的王者作品相比得一敗塗地。
 
這一年,我明明已經很努力了。
 
學習寫作,改善自己的寫作態度,了解自己的故事人物,從寫作的潛規則中尋求突破………


 
但是!但是!但是!
 
這麼努力的我,還是贏不過小翠,我還是贏不過她。
 
我用盡了心思去寫的小說《魔法獸傻B》,沒能得到第一位,也沒能進入到前十名,甚至也沒辦法贏過小翠。
 
失敗了,我失敗了,我再次被小翠打敗得一敗塗地了。
 
對不起,媽媽,小紫,爸爸,背負着你們的希望的我,沒能夠成功,我對不起你們。
 
心裡想着想着,眼睛突然就矇矓了起來。
 
憤慨和不甘心還有傷感的心情,使我幾乎要在這一刻落淚。
 


我想,既然王者有資格大笑,那麼失敗者也有資格落淚吧,不管是男或女。
 
我決定要落淚,不管他人的目前,我甚至想要像小孩一樣抱住媽媽去哭。
 
眼淚防線隨着我的想法,瞬間崩潰,然而,眼淚卻沒有湧出來。
 
是因為當我知道自己用盡了努力依然是輸得一敗塗地而早就哭出來哭得乾了所以現在哭不出來嗎?
 
不是。
 
我會哭不出來的原因,是因為出現了一個離奇古怪的現象。
 
我沒能夠拿到第一位,我是一個輸家,我會不甘心和憤慨還有傷感,是正常不過。
 
然而,作為一個贏家,小翠和我有着同一樣的感覺,這是為什麼?


 
在小翠的臉上,找尋不到任何贏家的喜悅,半點都沒有。
 
有的只是失敗者的容姿,憤慨的皺眉,不甘心的咬牙,還有傷感的目光。
 
而更離奇的是,現在走到講台前去領下這個第一位王者榮耀的人,並不是小翠,反而是另一位作者。
 
他開始講着他的寫作心得,分享創作經歷,以及被記者拍照。
 
發生甚麼事?怎麼的一回事啊?
 
《巫法巫天》不就是小翠的作品嗎?這個標題完全是她的作風,她的成名作《巫能為力》的命名風格一模一樣。
 
但是,為什麼現在站在講台上接受榮譽的人,不是小翠,而是另一個作者?
 


難道說,小翠的作品被盜了!?
 
還是說……
 
《巫法巫天》不是小翠的作品,《巫法巫天》的命名風格是只剛好相似,而我就先入為主,認定了這是小翠的作品!?
 
說到底,我從來就沒有知道過小翠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是個怎樣的作品。
 
內容不知道,人設不知道,就連標題都不知道。
 
所以…所以……所以,取得香江文創小說創作青年組第一名的《巫法巫天》並不是小翠的作品!?
 
無論是我還是小翠,我們兩個的小說都沒有得到前十名!?
 
我們兩個都一起落選了!?
 
我們兩個都成了失敗者嗎!?
 
在我想思考着這一切的時候,在講台的上寫作分享已經結束,司儀已經準備要宣佈今天的公佈會到此為止。
 
但就在這時,小翠走了出來,突然走到記者區域,高聲說:
 
「為什麼?為什麼我的小說沒能是第一位?就連前十名也沒有?是不是搞錯了甚麼?我需要一個解釋!」
 
小翠就這麼走了出去,大叫出這一句話,對着每個評審員大叫。
 
其實我們每一個失敗者都想知道,為什麼自己的作品會落選,明明都是我們嘔心瀝血的作品,為什麼會落選。
 
然而,我們沒有人敢提問,偏偏作為一個出道作家的她,卻提問了。
 
她對評審感到不服,不滿意,需要一個答案,而官方似乎早就意料到有類似的事情會發生,所以早就準備好應對方法。
 
應對方法就是,告知答案。
 
應該是在評審員之中地位最高的一個男人站了起來,拿過了司儀的麥克風後,說:
 
「能不能告訴我們妳的作品名稱?」
 
「《巫術魔法戀愛事件》。」
 
果然是這樣!《巫法巫天》並不是小翠的作品,我先入為主認為了這是小翠的作品。
 
聽到了小翠提出的要求和她的作品名稱後,評審員便從司儀手上接過了一份文件,相信這份文件是關係每個作者的作品評分報告。
 
「妳是,巫小翠,巫老師,對吧?」
 
「是,我是。」
 
「首先,很感謝妳參加香江文創小說創作,得悉到《巫能為力》的作者參與的消息,我們一班評審都非常興奮,而巫老師的作品未能入選前十名,我們也是感到很可惜的。」
 
「我需要知道原因,簡單地告訴我知道,為什麼我沒有入選啊!」
 
「其實,原因很簡單。」
 
面對答案,小翠不禁嚥下了一大口口水,她極為緊張。
 
「答案就是,沒有創意。」
 
我不知道小翠在聽到這個答案心裡是不是有響起了雷鳴,但我看到她卻退了幾步,就知道這個答案對她帶來不少的衝擊。
 
她牙關起了顫來,聲音抖着說:
 
「你…你說沒有創意!?」
 
「是的,我們評審員一致認為,巫老師這一篇作品和市面上的某類別的翻譯小說相差無異,內容並沒有特別,也沒有叫人深刻反思的地方。」
 
我明白到這位評審員在講些甚麼,因為我在很久以前,也是在犯下這一種錯。
 
即使評審員沒有直接指出是那一種類形的小說,但曾以這個類別的小說作為參考的我,已經知道他在指的是那個類形的小說。
 
「巫老師的作品內容是講述一個男生遇到利用巫術魔法尋求戀愛的少女,然後與她展開各種有趣搞笑的劇情吧?
 
其實這一種內容,在這次的參加作品之中,是非常多,在篩選的時候,我們已經把這一類作品篩選去,因為這一類的作品,我們認為是單純作者想要滿足自己某方面的欲望而書寫的作品,除非有特別的地方,否則我們會淘汰這一類作品。
 
之所以會留下巫老師的作品,是因為巫老師的名氣,我們期待在小說較後的地方,會有叫我們吃一驚的地方,不過很可惜,這個驚喜似乎沒有出現。
 
故事的結尾更叫人感到婉惜,因為結局並不是一個真正的結局,只是簡單地以『我和她這種哭笑不得的日常將會持續下去』作結尾,就我個人來說,我並不欣賞,而評審員之中也沒有幾個欣賞。
 
香江文創之所以會舉辦創作活動,就是希望可以激發各位作者去創作出全新的作品,並不是把舊作換湯不換藥再寫一次,公式化的劇情和模式,我們不欣賞,有違我們舉辦活動的宗旨。
 
巫老師的文筆、修辭、故事鋪敘、人物設定,都是很出色,是出道作家的水準,但是,基於以上我所提及過的各種原因,我們評審員無法給予巫老師的作品出現於前十名的排位內。
 
這是很可惜的,因為巫老師的文筆可以說是很有水準,然而,小說創作講求的不單單是文筆水準,很多方面的事情都很重要。
 
就我自己來說,我很欣賞一個名字為《魔法獸傻B》的參加作品,雖然作品的名字使它給了我稚氣滿滿的感覺,但當中所帶出的訊息,卻叫我吃驚。
 
作者借助小說,帶出『每個作者都要愛自己的作品和人物』的這個訊息,借用『小說裡的角色都是有生命』的這個構想,非常成功地讓我了解到故事的訊息,讓我反思到自己對待小說和角色的態度。
 
如果我的女主角是有生命,她會愛我這個作者嗎?如果我的男主角是有生命,他會覺得我已經盡力寫好他的故事嗎?《魔法獸傻B》是一部很有意思的作品,而且單單是以魔法獸的視覺去描寫魔法少女這一點,也是滿有創意,難得的是,該作品附有插畫,可見作者的用心。
 
可惜的是,作者的文筆技巧還不到位,依然有待加強,而且作品的名字裡關於「傻B」這一個字眼,雖然並非出於貶意,但我們評審員認為此字眼是比較粗俗和不雅,所以,基於以上這些理由,我們沒辦法讓如此意義深遠的作品列入前十名。
 
如果硬是要給它一個排名的話,我會給它第十一位,可怕香江文創只會公佈並列出前十名。
 
巫老師的作品未能入圍,實在可惜,我們希望巫老師能夠繼續努力,再接再厲,在下一屆創作活動中取得佳績。」
 
這算是甚麼?現在算是怎麼一回事?
 
雖然我和小翠的作品因為各種原因而未能入選前十名,但在這位位高權重的評審員口中比較了起來,似乎是我的作品比小翠的作品要好。
 
這麼說,是我贏過了小翠嗎?
 
還是五十步笑百步,我和小翠都是輸家,沒有誰能夠勝出這場小說對決?
 
還是說,我和小翠平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