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先生女士,歡迎來到本屆香江文創小說創作成績公佈會,我是你們的司儀,各位好。」
 
公佈會終於開始,站在講台上的司儀先生正講在介紹詞,攝錄機正拍着他的樣子。
 
開場白講過了後,就如同小說的序或前言讀過了後,正式進入主題。
 
當下,好幾位評審員被介紹出場。
 
有幾位是香江文創的高層,有幾位是文學家,有幾位甚至是有名的作家。
 


每個評審員都是具有公信力,相信不會有人對接下來會公佈的成績不滿。
 
特別是這幾位作家,他們都是香江手屈一指的大文豪,散文和小說都有他們的足跡,非常有公信力。
 
我自己也有讀過當中某幾位的作家的小說,是相當精彩的。
 
不過,現在見到真人出現於眼前,實在沒辦法相信這麼天馬行空的小說,是出自他們的手呢。
 
真人的形象和小說的形象,實在相差十萬八千里。
 


猶如覺得某個聲優的聲音很可愛,就以為她是個美少女,結果原來是一個大嬸。
 
可是,又沒有規定成熟的人不能夠寫天馬行空的小說,也沒有規定一個少年不能夠寫探討人生義意的小說。
 
小說是自由的。
 
話雖如此,但自由不代表可以任意妄為,輕鬆和放縱完全是兩回事啊。
 
「請各位評審員就坐。」
 


隨着司儀先生的話聲落下,數位評審員也就坐於講台上的椅子上去。
 
我以為接下來就要立即公佈成績,誰知道還有閱讀分享的時刻。
 
官方請來了一位有名氣的電視女藝員為大家朗讀一本小說的其中一章。
 
我沒有留心去聽,所以不知道是那一部小說故事。
 
我現在只是急着想要知道,自己的排名,以及小翠的排名,我只想知道自己的成績。
 
而終於,在朗讀完畢之後,官方再也沒有東拉西扯搞出各式事情,他們終於進入正題了。
 
「首先要公佈的,是成年組的成績。」
 
我以為會先公佈青年組,因為照道理來說,應該由小至大。


 
但是,他們竟然由成年組開始公佈,真是讓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有請陳先生為我們公佈出第十名。」
 
司儀請出一位評審員,請他為大家公佈成年組的第十名,為什麼官方不能夠直接一些?
 
大機構就是如此麻煩,為了應付傳媒,為了做得得體,就要搞出各種儀式。
 
感覺就好像一本小說,加入了大量插畫,令內容非常充實而且很有美感,但卻讓小說的進展非常緩慢。
 
在場除了我之外,其實還有其他作者,急着想知道成績。
 
但無奈,我們只能夠忍耐,讓每個程序順暢運行做好。
 


至於我身旁的小翠,卻和我相反,沒有覺得很焦急。
 
是因為她有信心會贏過我,所以一點都不急於想知道結果?
 
還是說,她更希望結果的公佈越遲越好?
 
在我想着這些事情的時候,成年組的第十位已經被公佈出,而小說的作者也站到台上,分享着寫作的經過。
 
不久之後,就是第九位的公佈,以及該小說作者的分享。
 
接下來是第八位,然後是第七位,再來是第六位。
 
到最後,花了將近一個小時多的時間,成年組的排位終於公佈完。
 
取得首三位的人,開心得幾乎要跳起來,因為他們將會得到出版屬於自己的小說的機會。


 
在場幾個職員已經在跟他們講,希望在公佈會結束之後請他們留下來商議出版的事情。
 
至於取得前十至四位的作者們,雖然未能取得成為出道作家的入場券,但是對於自己能夠取得排名,已經是非常的開心。
 
畢竟,這些排名,是等同於他們作者能力的認同,是等同於他們的作品被認同。
 
身為一個創作人,能叫他開心的事情,其中一件事就是作品被認同。
 
無論是被一班人認同,或者整合社會認同,甚至被一個人認同,也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相反,其他於成年組很排名擦身而過的作者們,只能夠為取得排名的作者鼓掌。
 
我明白到他們的無奈,即使盡了努力,作品也沒有得到好評價。
 


但是,我相信他們應該在這些的創作中,有了其他得着,至少他們發現了一個走不通的路。
 
雖然失敗了,但對於創作小說,大家都不會放棄。
 
他們會再接再厲,再去寫一個全新的故事,因為這樣才是一個作者。
 
而成功的其中一個因素,就是要再接再厲,永不放棄。
 
現在,在成年組的成績公佈過後,就是青年組成績的公佈,也即是要公佈出我的成績了。
 
我是那一個類別呢?
 
會叫人開心到跳起來的前三位的作者?
 
雖然與出版無緣但也被認同的前十至四位的作者?
 
只能夠為他人的成功鼓掌並再接再厲的十位不入的作者?
 
「現在,我們將會公佈青年組的前十位,有請李小姐為我們公佈第十位。」
 
身穿西裝和短裙的一位女士從坐位上站起來,然後在司儀手上接過寫上了第十位的作品名字的信封,準備讀出。
 
這一刻,我的心猛在跳動,非常緊張,手汗都跑出了來。
 
我很矛盾。
 
我希望自己是第十位,這樣我就是被認同的一個,而且我也算是立即取得了排名,有了第十名的位置可以和小翠比個高下。
 
但同時,我希望自己不會是第十位,我希望自己的排位可以更前,是第九位,或者第八位。
 
而且,萬一小翠是第九位的話,我不就是輸了?
 
所以我希望自己的排名可以更前。
 
矛盾的心情,使我心裡非常不舒服。
 
但我還未去舒解自己的心情,第十位的名字就已經被公佈。
 
「香江文創小說創作青年組第十位-------《我幫你撐十秒》。」
 
全場鼓掌,掌聲四起,我也鬆了一口氣。
 
知道自己得到了第十位,該小說的作者笑得很燦爛,仿佛覺得自己是已經得到了第一位的一樣,非常開心,可能他是沒有想過自己會得到第十位吧?
 
「很緊張吧,傻B。」
 
這時,一直站在我旁邊和我一起迎接結果的小翠對我講話。
 
「這就是作者們的世界,是作者之間的戰爭。」
 
「我明白,我明白。」
 
我不懂小翠現在到底是一派輕鬆,還是非常緊張。
 
我只覺得,我好像被一個前輩在指導的一樣,指導我要怎樣去面前作者們之間的戰爭,去認識這一場戰爭。
 
「我會贏的,小翠,我一定會贏妳,然後妳得遵守承諾,為我媽媽和妹妹恢復原來的身體。」
 
「好,沒問題,但前題是你要贏得到,傻B。」
 
「我對我自己的小說很有信心。」
 
「是吧?我們走着瞧。」
 
這一刻,我和小翠之間終於有點決戰的氣氛。
 
但我覺得還是有點和平,我和她之間都互相吵得不夠厲害。
 
是因為勝負即將要分出,吵架這種事情已經變得無所謂?
 
還是因為其他原因?
 
接下來,開始公佈第九位。
 
我本來放鬆了的心情又再度緊張了起來,心裡邊繼續矛盾,繼續辛苦。
 
然後,第九位公佈了,名字並非我的小說,我並不是第九位。
 
看來我有可能出現在更高的排名上,希望是第四位或者第五位吧,甚至越前越好,直接拿下第一位也不錯。
 
第九位公佈之後,就換成公佈第八位。
 
然後是第七位,第六位,第五位,第四位。
 
沒有,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聽到我的小說的名字,當也沒有聽到小翠那部小說的名字。
 
這樣子只有兩個可能,就是我們在更前的位置,或者名落孫山,我希望是前者。
 
但是情況變得險峻起來。
 
第三位和第二位都不是我和小翠。
 
在接下來,只剩下最後一個排位-------第一位。
 
無論是我或者小翠,只要搶下最後的這個排位,都能夠成為大贏家,一擊取勝。
 
「拜託一定要是我,拜託一定要是我,拜託一定要是我。」
 
我緊張到在猛地自言自語,不知道還以為我瘋掉。
 
然而緊張的人不只有我,就連小翠也都一樣,因為現在爭的可是第一位。
 
贏的人是大贏家,輸的人就是一敗塗地,贏家和輸家是一個超大的對比。
 
誰勝誰負,就看最後這一個排名!
 
「香江文創小說創作青年組第一位!!」
 
我和小翠就要在第一位這裡分出勝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