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飯時間的鐘聲響起,課堂正式結束,現在是午飯的時間。
 
我們學校的午飯有些特別,聽說其他學校都不讓學生留在課室用膳,每當午飯時間來到,就會把學生趕出課室。
 
但我們這邊卻不同,是可以留在課室用膳的。
 
這麼一來可以解決學生在附近的地方流連的問題,二來學生可以在用完午膳之後進行自習,三來有些吃家裡便當的學生也無需找地方吃午飯。
 
我覺得這樣的規則實在好,真不明白為什麼外邊的學校要強迫學生在午飯時離開課室。
 


難道是校方怕學生在吃午飯時把地方弄髒嗎?如果是這樣的話,大可以讓學生自己來打掃。
 
明白到打掃是多麼辛苦後,吃飯時就會小心點,保持地方清潔了。
 
總之,現在是午飯的時間。
 
有些同學選擇外出吃午飯,有些自帶家裡便當的同學,則開始把桌子拼在一起,與並他同學一同用膳。
 
「午飯!午飯!午飯!」
 


一想到午飯,小紫就興奮起來,她立即拿出自己的便當,放到桌面。
 
她會興奮的原因,倒是因為媽媽的神秘午飯便當。
 
午飯便當完全是由媽媽準備,直到打開飯盒的蓋子,我們才會知道裡邊到底是怎樣的料理。
 
這種對便當內容是甚麼的好奇心和期待感,就是讓小紫興奮起來的原因。
 
我倒是沒她那麼興奮,不過也同樣地把自己的便當拿出並放到桌面。
 


「哇!今天是蜜糖牛柳配豆角,還有香腸炒蛋耶。」
 
才剛打開飯盒的蓋子,小紫就開心得叫喊起來,有時候覺得她的反應真是很誇張。
 
不過正如我所形容的一樣,她是一個男小孩,會有特夠誇張的反應算是正常吧,至少我已經小時就習慣過來了。
 
我也打開了飯蓋,白飯的香味輕輕地散發出來,另外蜜糖的香甜味也撲進了鼻腔內。
 
真不明白為什麼媽媽總是能煮出一手好菜?
 
「小紫姊,今天吃甚麼啦?」
 
「不如一起吃午飯啦,小紫姊。」
 
這時走來了幾個女生,她們都想要跟小紫一起用膳,另外還有幾個男生也想加入。


 
小紫真是受歡迎呢,就算是吃午飯也有朋友想和她一起吃。
 
「沒問題啊,不過照老規舉也要帶上我哥哥。」
 
小紫點了點頭,表示可以,然後在提及到我的時候望了望我。
 
是的,我每次吃午飯都是跟小紫在一起,應該是說她總會抓住我,讓我跟她在一起。
 
這並不是她很喜歡跟我在一起,當然她喜歡跟我在一起這也是其中一項因素,但並不全然是這個原因。
 
「吓?小紫姊的哥哥都這麼大了,他總不會餓死吧?」
 
「小紫的哥哥啊,你能不能就獨立一點,明明是個男生,也是個哥哥。」
 


對於被小紫的朋友看不起,我早就在中二的時候習慣了,所以我面對她們通常是一笑置之,或無視。
 
「妳們怎麼罵我哥哥了,我是為了他好才要抓他來跟大家一起午飯呀。」
 
小紫有點不滿地鼓起了臉頰對向講話的女生們,然後又繼續說道:
 
「因為哥哥總是自己一個人宅在一邊吃午飯,我是希望哥哥能交多點朋友,所以才要他來一起吃午飯的呀。」
 
沒錯,正如小紫所說,她會抓住我,要我跟她一起吃午飯的原因,正是為了幫我結交朋友。
 
聽到了小紫這麼一說,女生們都覺得小紫真是好偉大,露出了一臉愛慕的「小紫姊最好的了」的表情。
 
而我,只是覺得這樣很實在是麻煩,也有點討厭。
 
妹妹的好意,我是明白,但我和她身邊的朋友或同學們,在吃午飯時基本是寡言不語。


 
不是我孤癖,而是我和她們或他們沒有話題。
 
女生有女生自己的話題,有時更因為有我這個男生在而有些話題不太好說,例如那個那個男生好帥,喜歡怎樣的男生等等。
 
男生雖然不會聊戀愛的話題,但也基本是跟小紫聊線上遊戲,就是今天攻城的攻略,破關的技巧等等。
 
我雖說是男生,但對線上遊戲的興趣不大,而且家裡又只有一部電腦,大部份時間都被小紫拿去玩線上遊戲,我那有時間和心機去玩遊戲呢。
 
我自己比較喜歡閱讀,讀不同的書,最主要是小說類,但小紫的朋友都沒有閱讀的習慣,甚至不會做閱讀。
 
因此,我和她們或他們的話題是搭不上嘴。
 
每每一起吃午飯時,我也只是坐在一邊安安靜靜的吃着飯,聽着小紫和她朋友的對話,吃完飯後也只是安靜地繼續閱讀書本。
 


唯一有對話的時候,都會是談到與我的「生意」,或是洽談「生意」的時候。
 
正因為我基本上都搭不上話題,害我像一個拼桌的人,十分的尷尬。
 
我是有跟小紫說話這個問題,但她還是以「為了幫我找朋友,不想我一個人宅下去」為理由,一直抓住我不放。
 
時至到今日,直到我成為了中四生,情況還是沒有改變過,我而也懶得去改變了。
 
結果,大家就這樣同意了帶上我一起吃飯。
 
「小紫姊,帶上妳哥哥一起吃飯是可以,但能不能換別個地方?」
 
就在我以為現在是開餐的時機時,一位女同學這麼講了句話,在那位女同學旁邊的人,也低聲的和應着。
 
小紫歪了歪頭,很是不明白,她反問道是不是想要換個心情吃飯。
 
女同學搖了搖頭,然後戰戰兢兢的豎起手指,向着小紫的斜後方指過去。
 
我對於到底是甚麼原因也感到一點興趣,所以跟小紫一同向自己的斜後方望過去。
 
這一刻,我和小紫都明白原因是來自巫小翠。
 
巫小翠的事,讓大家都對她產生了恐懼。
 
她的脾氣,以及沒證據證明是由她發放的神秘力量,使大家都不願接近她。
 
那位女同學似乎對巫小翠害怕的程度,到達了已經不敢提及她的名字了。
 
現在,她就一個坐在課室靠窗的角落位置,一個人吃着便當飯盒。
 
環視班房一周,每個同學都找朋友一同用膳,就連我這個跟同學沒甚麼話題的人都能與大家一起用膳。
 
班房內那裡有一群,另一邊又有一群,這裡又有一群。
 
但唯獨是巫小翠,她孤身隻影的坐在角落的位置,沉默地吃着午飯,一下一下的把飯送入口中。
 
桌為友,椅為伴,說這是新生的情景,但又覺份外的孤獨和可憐。
 
不過,關心她這個行為我可不想去做,我才不想去問她「要不要一起吃午飯」。
 
誰料得她會不會向我發脾氣,誰料得她會不會又讓甚麼事發生,誰敢肯定我的生命會不會受威脅。
 
小紫對巫小翠雖然沒有特別害怕,但為免有甚麼事發生,也不想接近她。
 
上課時要坐她的附近,這是避無可避,但現在是午飯時間,坐位都是自由,所以要坐巫小翠附近可說是可免則免了。
 
明白過為什麼女同學想要換另一個地方吃午飯,小紫也立即同意。
 
就此,我們便在與巫小翠距離遠點的位置坐下,並拼了個桌,一同坐下吃午飯。
 
「小紫姊,我這個分一半給妳吧。」
 
「好羨慕小紫姊呢,吃這麼多都不胖,不過胖乎乎的小紫姊應該會很可愛吧?」
 
「吓?我才不想胖乎乎呢,這樣打網球時動起來會很慢啊,不過我倒是想某個地方長點肉。」
 
小紫望着自己的胸口有點失落地說道,這引起了大家的笑聲,不分男女。
 
即使在男生在場,但小紫還是很不介意地講到自己的身體,真不知道說她開放,還是太沒介心。
 
男生啊,就是只要講到女生的身體,就會自動腦補的生物,然後引出各種想像。
 
不過,我看在場的男生也沒有對小紫有着甚麼想像。
 
畢竟他們早就已經把小紫當作男生看待了。
 
這是說小紫的男孩氣息太多,還是說因為她沒身材所以不吸引呢?
 
但我覺得小紫的臉孔也不錯,就算沒有身材也能用臉孔來補救吧。
 
在我想着這些有的沒有的事的時候,我發現我已經把午飯吃完了。
 
飯盒裡一粒飯都沒有剩下來,這證明了媽媽的料理真的很好味。
 
果然,飯都吃完了,與大家還是一句話也沒有講過,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跟大家在一起。
 
吃完了飯後,就是我繼續閱小說的時間。
 
我的小說放在書包裡,而書包又掛在我的坐位那邊,也即是說我又要走近巫小翠那邊去,真覺得不好受。
 
快步走過去,然後從書包中取出小說,再快步離開。
 
而不知為何,我在這一刻有心血來潮,想要看看巫小翠在吃完午飯之後會做甚麼。
 
是會進行寫作嗎?畢竟她是個作家。
 
但當我望過去的時候,只見巫小翠無無聊聊地玩弄着她的螺旋髮,而不是進行着作家的寫作。
 
她的手指一邊捲動着髮尾,她的眼一邊望着窗外的風景,整個人放空。
 
巫小翠沒有朋友,在班房上也結識不到誰,甚至令大家都害怕了她,她現在只能孤獨地放空,應該說是自找嗎?
 
今天還只不過是中四的開學日,但她就已經讓所有都害怕了她,我不敢想像在接下來的日子她會是如何渡過。
 
看到她現在無無聊聊地放空的樣子,我不禁覺得她很可憐。
 
但我又沒有很同情她,這一點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