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來到了五時半左右,這是所有學校要趕學生回家的時間,除非經過了特別批准和伸請,否則所有學生都得在這個時間離校,這就像是閉館時間。
 
學校通知道學生要離校的廣播響徹了整間學校,無論在那裡也聽得清楚。
 
進行着練習的小紫和一眾的女子網球社成員也隨即停下了練習,宣報今天的練習到此為止。
 
「呼哈,流了一身汗水,超爽快的。」
 
小紫呼喊了一聲,並用手擦了擦自己流得滿臉的青春汗水。
 


接着就是我這個拾球童子,或是雜務的時間,我的意思是為大家遞水和毛巾,以及簡單地整理一下網球場。
 
在我整理球場的時候,小紫就去了社辦那邊,快速地洗洗身,以及更衣,由網球服裝換回校服。
 
完成後整理之後,小紫與前輩們道別,然後和我一起踏上回家的路。
 
「真是超爽的呢!!」
 
回家途中經過了便利店,因為今天賺進了一些零錢,所以我買了個運動飲料給小紫,讓她補一補。
 


現在的小紫一手握着運動飲料,一手拿着書包,頸子披着運動毛巾,完全是運動完了的女學生模樣。
 
「哥哥有看到我的英姿嗎?我剛剛有一場可是一對二的啊!」
 
每次練習完網球之後,在這條回家的路上她都會不斷講自己剛才的表現,不管我有沒有在聽。
 
「我說呀哥哥,你是不是也應該要加入個社團看看?」
 
「怎麼會突然提到加入社團?」
 


「不是嗎?因為哥哥經常都自己一人,像個肥宅。」
 
首先,我不肥,甚至我聽過有人說我瘦,但關於宅這一點,我倒是不知怎麼回應。
 
因為要不是小紫經常抓住我,帶我到同學裡一同用膳,帶到我女子網球社去,我可能只會一個人吃午飯,放學後直接回家看小說。
 
對於社團,我自己是沒甚麼興趣,而且我又不是小學生,小學生才會被迫參加社團和興趣班。
 
說着說着,我和小紫就已經回到家裡去了。
 
「媽媽,我們回來了。」
 
剛回到家,小紫就精神爽利的大叫起來,然後立即脫鞋子,不過又沒有好好擺放,害我這個當哥哥又幫她善後。
 
家裡已經準備好冷氣等待我們回來,而且一陣陣的香味也從廚房裡飄出來,直撲鼻腔,照這樣來說,應該再過十五至三十分鐘便可以吃晚飯了。


 
完成一天的工作,回到家裡就可以享受着冷氣,然後吃晚飯,我覺得這是一大樂事。
 
媽媽從廚房裡行了出來,現在的她在普通的居家服上了件圍裙,這是她在煮晚餐的最好證明。
 
「歡迎回來啊,小紫,天從。」
 
媽媽露出着溫柔的笑容,歡迎着我們回家。
 
我覺得這樣的說話奇實很怪,但是每當在外邊工作完或上學完,回到家裡後有人微笑着對自己說「歡迎回來」其實是件很開心的事,實叫人心裡一陣溫暖。
 
「對了,小紫,熱水已經準備好了。」
 
「哈,謝謝媽媽。」
 


在練完網球之後,小紫回到家裡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正正式式的洗澡,而媽媽當然早就貼心的準備好熱水了。
 
小紫帶着小跑步走進自己的房間,然後拿好了更換的衣服,就入了洗手間洗澡了。
 
這個妹妹做甚麼事都是這麼有朝氣和活力,就算是準備去洗澡都是這樣。
 
「天從,今天上學還好吧?」
 
媽媽一如以往地關心着我問道,而我也一如以往地回答道:
 
「媽媽,菜快要焦了。」
 
聽到我這一句話,媽媽才好像想起了甚麼的望了望廚房。
 
然後她就發出了「嗚哇」的一下聲音,急急忙忙地衝回廚房繼續煮晚飯。


 
這個媽媽真是的,明明在煮晚餐中,但竟然因為我和小紫回到家了,所以出來迎接我們,以把工在煮晚飯的時甩到九霄雲外。
 
兒子和女兒回家,媽媽出來迎接,這故然是好,但都要注意一下自己正在做甚麼啊,媽媽。
 
一想到自己有個這樣的媽媽,我實在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接着媽媽就繼續煮晚飯,而小紫剛一邊洗澡一邊當個浴室歌后,而我則換好衣服,然後準備吃晚飯。
 
不一會後,晚飯就煮好了,而爸爸也剛好趕得及回來吃晚飯,今晚全家都聚在一起吃晚飯了。
 
說到我爸爸,我對於他的年紀和職業是全不知道,不過我記得他是比媽媽大五年。
 
他有着短髮,有點薄,大概可能是到了中年了。
 


臉上已經長着是皺紋,根媽媽那白晢又滑嫩的變成了個反比,而且爸爸的比較黝黑。
 
看到他的樣子會以為他是個嚴格的爸爸,但其實不是這樣,他很會玩的。
 
他比較高,也比較健壯,像是個運動型的男性,似乎小紫很會運動這一點是遺傳自爸爸的,但爸爸反沒有遺傳這一點給我。
 
或者說,我遺傳媽媽的部份比較多。
 
就這樣,我們一家人齊集在飯桌前,吃着媽媽煮的晚飯,大家有說有笑的。
 
「媽媽,爸爸,告訴你們啊,今天班上來了個超可怕的同學。」
 
「小紫,不可以一邊吃飯一邊講話啊,要注意點女生的儀態呀。」
 
「呃?這樣好麻煩呀,媽媽。」
 
「仔,給我點辣醬。」
 
「爸爸,你喝湯加辣醬是怎樣?」
 
這樣的情景實在是平常,基本上是我們的日常生活情況,但對於全家一起齊集用晚飯,這種事對於很多家庭來說是很困難的呢。
 
吃過晚飯之後,大家各自做自己的事。
 
爸爸在沙發上讀報紙,媽媽開始洗碗,而在小紫的房間中傳來聊天的聲音,聽內容應該是跟班上的男同學去吃王了。
 
小紫雖然有男孩子的氣息,但也有女孩的心思和私隱,所以她的房間總是關着門。
 
爸媽也明白到小紫是女孩子的關係,所以就沒太多介紹,但換轉是我,我就會被爸爸罵了,好不公平啊。
 
我休息了一會,並把學校的通告準備好給爸媽簽名,然後就去了洗澡。
 
澡很快就洗完,然後我就待在自己的房間,整理好課本和簿子,以及準備明天上學會用到的東西,整理完成後就繼續閱讀我的小說。
 
讀着讀着,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正當我讀到挺緊張的情節時,房門被敲響了。
 
我好不容易把視線從小說的文字上移開,然後望向房門那邊,捧着一疊衣服的媽媽就在那邊。
 
「天從,我幫你收好了衣服,連同內衣褲了。」
 
我大驚,瞬時把手中讀到緊張部份的小說放下,然後走到媽媽前邊,高速搶走那疊衣服。
 
「媽媽,我不是說過我的內衣褲就由我自己來處理的嗎?」
 
「哎啊?是有這樣說過嗎?」
 
「有。」
 
媽媽完全是想不起有這回事的表情,她一邊摸着臉頰一邊眼睛朝上的望來望去。
 
其實我說自己的內衣褲自己處理,這已經在中二的時候說過了。
 
雖然我不是女孩子,但自己已經這麼大個人,內衣褲這種貼身的衣物當然是自己處理啦。
 
要媽媽幫我把這貼身的衣物收回來並摺好,真覺得自己跟個孩童沒兩樣。
 
然而,即使是這樣,媽媽還是每次收衣服的時候都會把內衣褲一拼收回,就算我每次都跟她說「我的內衣褲我自己處理」,但她還是沒有改變過。
 
「可是呢,把大家的衣服收好和摺好,這不是對大家都好,都方便嗎?」
 
媽媽雙手一合,像是靈機一動的想到了個藉口,以蒙混自己忘記了我說過那句話的事,而這個藉口已經是公式化了。
 
媽媽帶着愉快的心情,轉身便離去,剛才我與好的對話簡直像是沒發生過的一聲。
 
唉,媽媽就是有一種特殊的能力,就是只會記住應該要記得的事和物。
 
而似乎我那句說話並不是她認為要記住的事之一,她只記得要為大家收好和摺好衣服。
 
我已經懶得再說甚麼,反正這已經成了日常,而接下來的事更是日常。
 
「果然不出我所料。」
 
就像平時的一樣,我在摺好了的衣服中,找到一個不是我的東西,而且是內褲。
 
那是一條有純白色的內褲,不過從質料上判斷,那是女生的內褲。
 
「這東西很明顯不是我的吧。」
 
我的雙眼已經瞇成了「= =」這一個表情了。
 
這再怎樣看都不是我的內褲啦!這很明顯是女孩子穿的啦!這很明顯是小紫的啦!為什麼這樣也可以搞錯。
 
該…該不會是…媽媽有希望兒子穿女生內褲的喜好吧,而且是妹妹穿完再洗過的?
 
我不知道應不應該用手去拿或者觸碰,畢竟這是女孩子的非常私人物品,而且是私人部位的。
 
我唯一可以做的事,就是通知小紫她,讓她自己來處理。
 
「呵呵,剛剛好,我這邊也有一條哥哥的內褲。」
 
來到了我房的小紫,她竟然從身後取出了我的內褲,並交還給我。
 
「妳竟然這樣直接拿着啊?」
 
「有甚麼關係?不然你也可以直接拿着我的。」
 
「我…我才不要。」
 
「哈哈,哥哥臉好紅啊,話說回來,哥哥是妹控嗎?」
 
「妳以為這是日本的輕小說世界嗎?只要故事中有妹妹,不是哥哥是妹控就是妹妹是兄控,這種公式一樣的故事我早就看厭了。」
 
「喺,喺,請別發表你的偉論,總之你的還了你,我的我也取回囉。」
 
說完之後,小紫就拿回她的私人貼身衣物,然後回到她的房間去了。
 
媽媽有時就是這麼傻傻的又迷迷糊糊的,為了迎接我們回家她可以連煮飯也忘記,又只會記住自己認為要記住的說話,甚至把我和妹妹這麼性別明顯的私人貼身衣物搞亂。
 
有時候真是讓我哭笑不得。
 
唉……媽媽真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