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課當在放學鐘聲響起後宣報結束,迎來了放學的時刻。
 
一如以往地,幾位男女同學過來跟小紫道別,然後放學回家。
 
她們還不滿我只給小紫帶來巧克力,而又不帶她們的那份,害她們超不爽。
 
這沒辦法,畢竟小紫是我妹妹,我帶巧克力當然是帶給她。
 
放學的時候,在我收拾書包時,巫小翠已經從坐位離開,在我身旁的走道走過。
 


在與我擦身而過時,她還瞪了瞪我,害我的冷汗不禁又流下來,然後她就快步離去,跟隨放學大隊離校。
 
剛才下午的課堂,這種被她盯着瞪着的感覺也存在着,到底我做了甚麼惹毛了她?
 
接着,就是小紫去練球的時間,而我就像平時的一樣,看着她灑着青春的汗水。
 
雖說現在是社團週,但在放學後的學生散得好快,不太是招募的好時機,所以女子網球社並沒在放學後進行招募活動。
 
我不知道其他社團是怎樣,總之這邊沒有在放學後招募就是了。
 


不過我倒是想去閒逛一下,看看能不能再遇到那個胖子,好讓我再拿多一盒巧克力,因為我忘記了媽媽那一份。
 
小紫的練習過程乏善可陳,總之她就是很努力地練習。
 
然後,一直練到廣播響起,校方要求學生離校方停下來。
 
小紫快速洗了洗後就與我一同回家,我們就像平時的一樣,兩兄妹一同踏着回家路。
 
「沒想到哥哥終於有進步呢。」
 


在小紫喝了一口運動飲料後,便突然地對我說了這一句,讓我一時不解。
 
「進步了甚麼?」
 
「思想,是思想。」
 
「甚麼思想進步了?」
 
「就是說你沒有我在身邊,自己也能去找社團看看啊。」
 
小紫豎起着一隻手指,並一臉滿意的表情說出這句話。
 
聽到她這句話,我忽然覺得自己超像個小學生或小朋友,因為小朋友才需要別人伴着才能做某些事情。
 
「我會自己照顧自己的,我可不是小朋友了。」


 
我這麼回答道,但小紫卻一邊擺動豎起的手指,並發出「切,切,切」的聲音。
 
「雖然哥哥不是小朋友,但還是需要我照顧呢,所以哥哥對我來說還是個小朋友。」
 
「我是妳哥耶,我是小朋友那妳也是小朋友。」
 
「甚麼啊,出生時一定是哥哥太胖,擋我位,所以我才比哥哥慢一點啦!」
 
小紫收回豎起的手指,微微地鼓起臉頰,以示不滿。
 
我看看自己的身形,然後看看小紫的身形,或許可能出生時真的有那回事。
 
「我當時不懂報仇是甚麼,可是我現在知道,哥哥看我的!喳哇魯多(世界)!」
 


「甚麼喳哇魯多的?」
 
「呀!你不可以動的呀哥哥,因為我已經暫停了你的時間,這是我替身能力。」
 
「吓?」
 
妹妹的男子氣實在厲害,男生看的動漫都看得上腦了。
 
看到她像個想像力無限的小朋友般扮個動漫人物「攻擊」我,我無奈得嘴都歪了。
 
說着說着,本來還想對我手臂不斷揮拳的小紫,忽然間像是見到了些甚麼而呆了呆。
 
「怎麼了?」
 
我問道,以為她把甚麼遺留在學校。


 
一時間,小紫靠近在我身後,扶着我的手臂,並豎起手指向前指了指。
 
我的眼睛看着她指的方向望了過去,一個不知道算不算是熟識的身影映入眼中。
 
小女孩一樣的身高,以及那令人過目不忘的螺旋卷雙馬尾髮型,在我們眼前出現的人是巫小翠。
 
她從附近的一間書店走出來,就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我和小紫都知道巫小翠的可怕,所以頓時卻了步,不敢向前走。
 
平時天不怕地不怕的小紫,現在竟然縮在我的身後,尋求着我的保護。
 
看來我家的小紫也對巫小翠忌了好幾分呢,竟然有東西讓小紫覺得害怕,我多少覺得好笑,她明明連蟑螂也不怕啊。
 


平時回家的路上都不會遇到同班同學,因為我們都是很晚才離校回家,同班同學早就走光了。
 
在這個時間遇到巫小翠她,我多少是感到意外,也覺得奇怪。
 
她是跟隨放學大隊離校,照理來說應該早就回到家裡去,但她卻在這裡出現,證明她並沒有回家。
 
她現在可是身穿校服,手拿書包,這並不是已經回過家裡再出來的樣子。
 
我稍微推理一下…沒有回家…書店…跟隨大隊離校…自己一個人。
 
很明顯地說,她放學之後沒有回家,而是一個人往書店裡去,可能是一直在「釘書」,直到現在才離去。
 
或者是說,她在商討下本書的出版?畢竟她是一個大作家呢。
 
是甚麼都好,都不關我們事,而且我也不想跟她這個怪人扯上關係。
 
但上天愛作弄人,好死不死的,我和小紫的存在被她發現了。
 
一瞬間,我們望着她,她望着我們,大家一聲不發,氣氛相當古怪。
 
但在下一秒,巫小翠像是看到了甚麼叫她不快的東西,而以憎恨的目光瞪了瞪我們。
 
接着,就很煩厭地別過了臉,在別開臉之前,她的嘴巴動了幾動,像是說了句只有她聽到的話。
 
依照着她那薄桃色嘴唇所動的形狀,她的那句說話應該是:
 
「討厭死。」
 
接下來,巫小翠就背向了我們,走她自己要走的路,一個人在黃昏的天空下走。
 
「那個巫小翠真是超討厭的呀,哼哼。」
 
在我身後的小紫看到巫小翠走了,便站了出來,雙手插腰的講話,恢復成平時的那個羅紫蘭。
 
「我說,小紫。」
 
「怎了啊?」
 
「妳有沒有發覺,巫小翠總是用很憎恨的目光看我們。」
 
「不單單只是我們,班上的大家也是被她這樣看啦,真是的,她以為自己是大作家就看不起人呢。」
 
是不是因為她是個作家而看不起人我就不清楚了,而且也不想評論這一點。
 
但關於她總是以憎恨的目光看待班上的大家,我希望這是真的。
 
因為這樣就說明了她不是針對我和小紫才用這種目光看待我們。
 
「吶,哥哥,走囉走囉。」
 
「啊,嗯。」
 
待巫小翠已經走遠了後,我和小紫才開始邁步出去,再次在黃昏色的天空下走我們的回家路。
 
回到家之後,媽媽就出來迎接我們,然後小紫又跑去洗澡,接着我又提媽媽她的菜還未炒好,最後媽媽又慌忙地衝回到廚房去。
 
日常的情景,已經是見慣不怪,每天都看到同一個景象有時都覺得好笑。
 
把書包整理好,做好了功課,然後已經是晚飯的時間。
 
爸爸又是剛好趕得及回家,我們整家人又坐在一起吃晚飯,非常的日常。
 
晚飯時,小紫稍微跟媽媽聊了聊關於「家長教師發展日」的事。
 
「媽媽,今年妳也要去啊?」
 
小紫把飯吞下去,然後問道,而媽媽則是點點頭,並很簡單地回應了一聲「是啊」。
 
「媽媽,今年我們也要一起去啊?」
 
「是啊。」
 
「呃!!??」
 
即使命運早已注定,但小紫還是抱持着希望去問道,不過最後換來了失望。
 
我早就知道結局會是如此,所以也不期待會出現甚麼變化了。
 
「這是我們全家的活動啊。」
 
媽媽微笑着說,然後夾了點甚麼來吃。
 
「話說,家長教師發展日的那天,我剛好放假。」
 
「真的嗎?老公,這太好了,那麼,我們一家就真的能一起參加了呢。」
 
我差點就噴飯出來,爸爸竟然在當日放假!?
 
聽到這一句說話,我和小紫的臉色頓時發白,只有媽媽一個神彩飛揚的,很是開心。
 
她開心得甚至瞇起雙眼,雙手都合起來。
 
雖然爸爸不是個惡爸,但是學校的事,少一個家長知道,就會少一分麻煩,就算我和小紫是行為良好的學生也是這麼說。
 
「呃?呃?爸爸不用去啦,媽媽去就好。」
 
「明明是一家親活動,為什麼爸爸不用去?」
 
媽媽對於小紫的發言一臉不解,她歪着頭去問道,而爸爸則沒多說話,繼續在他的白飯上加上辣椒醬。
 
「仔,給我拿一支新的好嗎?」
 
我爸爸吃飯真的很喜歡加辣椒醬,相信有一天白飯配辣椒醬就可以當作一餐了。
 
無可奈何之下,我只好拿一定全新的辣椒醬給我爸爸。
 
而在無法回答媽媽的提問之下,小紫只好接受爸爸也會參加家長教師發展日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