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一天一天過去,與「家長教師發展日」越來越近。
 
一想到能夠全家一起參於這個「活動」,媽媽就開心得很,開心得一邊煮早餐一邊哼自創的小曲。
 
對於媽媽來說,「家長教師發展日」只是一個家庭樂的活動,而不是甚麼了解學校和教育和應試之類的講座。
 
而我媽媽,一向都認為家庭是挺重要的,所以她才會特別注意家庭樂。
 
因為爸爸要一個人支撐起整個家,所以工作都比較忙,難得他也能一起出席,媽媽才會特別的開心。
 


「啊啊,媽媽看起來真的好高興呢。」
 
相反,坐在我身旁等着吃早餐的小紫,卻開不了心。
 
不開心不單單只是要被迫參加這個「家長教師發展日」而開不了心,她是因連以往都沒有出席的爸爸也一起出席,所以才開不了心。
 
她無無聊聊地伏在飯桌,下巴貼近桌面,雙手向前一伸,雙腳在桌下踢來踢去,更踢到了我。
 
「算了吧,反正大局已定,妳也別這個樣了。」
 


「可是呀哥哥,爸爸聽完了關於考試啦文憑試的事,一定會講一大堆東西,叫我別只專注網球,叫我多多讀書,想起都覺得煩耶。」
 
我沒有回應小紫,因為不知道講些甚麼好,我只好望望電視播的新聞報導。
 
此時,媽媽已經捧着剛煮好的早餐出來了。
 
今天的早餐是香腸通心粉,是即食包裝的那一種。
 
香腸通心粉並不是常吃的早餐之一,這比較會在甚麼特別日子才會吃的豐富早餐。
 


明明是平日,但媽媽卻煮了個不是平日吃的早餐,以證明了她的心情真的很好。
 
謝過了媽媽辛勞地為我們煮早餐之後,我們就開始享用那早餐了。
 
吃過了早餐之後,我和小紫就準備上學。
 
「小紫,天從,這是今天的午餐啊。」
 
我和小紫背上了書包,在即將要出門出,媽媽如同平常的一樣,把午餐便當交給我們。
 
從媽媽手上接過了午餐便當後,我們就出門去上學去了。。
 
在上學的路上,小紫像是發現了甚麼般對我說道:
 
「哥哥,你有沒有發覺今天的便當好像特別輕的?」


 
雖然小紫是這麼說,但我又不太覺得今天的便當特別輕,或者說,我根本沒留意。
 
「可能是媽媽想妳減肥。」
 
「呃?呃?呃!?我有肥了嗎?」
 
果然是妙齡少女,稍微說到肥就這麼大反應,其實小紫才沒有肥,我只是隨便說說。
 
「啊!哥哥!你剛剛在偷笑了,對不對。」
 
「才…才沒有。」
 
「呀!哥哥好討厭,說我肥又偷笑我!」
 


小紫很不滿地鼓起臉頰,並對着我猛揮拳,我還是快步逃走比較好呢。
 
和小紫有講有笑的踏着上學的路,不知不覺間已經回到了課室。
 
「是,是,剛剛笑妳肥,對不起啦。」
 
「哼哼,哥哥超討厭的。」
 
我們還說着剛才關於肥胖的話題,小紫真的很在意肥胖呢。
 
為了讓她不再生氣,我已經像個僕人一樣,為她拿書包,為她開課室門,這才讓她沒再對我揮拳。
 
推門進入了課室之後,立即的,一道視線直射我們而來,讓我不禁寒了一寒,顫了一顫。
 
本來扮作生我氣的小紫,一瞬間變成了隻小犬似的退到我身後,抓緊我手臂。


 
我環視了課室四周一下,就見在班房上有一個女生以憎恨的目光向我和小紫瞪過來,那人是巫小翠。
 
又是她,她到底為什麼要用這種眼神來瞪我們。
 
她就在課室的角落位,也就是她自己的坐位,朝站在課室門口的我和小紫瞪着,我真的不敢望她。
 
大約過了一兩秒後,她像是不想看到討厭的東西一樣別開了臉,這才讓我鬆一口氣。
 
「又來了,她這是甚麼意思啊?」
 
小紫依然緊緊地抓住我的手臂不放,怯怯的在我身後輕聲說着抱怨的話。
 
「嗨,你們兩兄妹又一大早卿卿我我了?」
 


這個時候一心和家寶在遠處向我招了招手,他們在問好的同時也在呼叫我過來,這下子似乎又有生意呢。
 
我和小紫先回到自己的坐位,然後放下書包,接着各自各活動。
 
「真的好妒忌你呢,天從,竟然能夠一大早跟親妹妹卿卿我我。」
 
「閃光彈都閃盲我了。」
 
「不說還不知道他們是兄妹呢。」
 
他們兩個真是口不擇言,難道我跟小紫就這麼像情侶嗎?
 
我不想理他們兩個,於是立即入正題,而果然他們兩個是聽到了今天會有作文功課,所以想拜託我。
 
以幫人做寫作功課,是我賺零用錢的方法,所以我二話不說就接下來了。
 
學生們一一回校,同學也一個一個的齊集在班房內,然後上課的鐘聲就響起,今天的課堂正式開始。
 
在上課堂時,巫小翠的眼神時不時就會從我斜後方射過來。
 
被她這樣時不時就瞪一瞪,害我上課都沒辦法集中,像是在睡覺是不斷地醒來,感覺好討厭。
 
不過今天的課堂中有體育課,所以不必被她瞪着瞪到午飯,感覺是有點得救了。
 
對於我這種書生,體育課我就只有坐在一旁看別人打球的份。
 
相反,小紫則全程跟男生在玩藍球比賽,而在旁觀看比賽的女生們都為着小紫的英姿而着迷。
 
大家都在看小紫如何如何的厲害,但唯獨有一個人與別不同。
 
巫小翠她,獨個兒地玩着羽毛球,不語不發的。
 
羽毛球一次又一次被打出,但從沒有一次被打回,看到這個情況,不禁覺得她實在是孤獨。
 
不融入大家,也不求別人跟她玩,孤身隻影的一個人。
 
時間慢慢地過去,體育課隨着鐘聲的響起而結束,小紫和男生的藍球比賽以大比數取勝。
 
體育課之後就是午飯時間,從學校運動服換回了校服,要在課室吃飯的同學返回課室,要到外邊吃飯的則從校門離去。
 
我和小紫當然是在校內用膳,所以都返回了課室。
 
回到了課室之後,小紫就急不及待地衝向自己的坐位,像是餓了好久的人看到食物的一樣。
 
「肚子好餓,來看看今天吃甚麼!」
 
大概是因為剛才那一堂是體育課,而且小紫又跟男生們比籃球,所以肚子特別餓。
 
我也返回了自己坐位,取出了便當,也把便當打開了來,今天吃的午飯是玉子豆腐配免治豬肉呢。
 
這道菜很開胃,所以我自己很喜歡吃,小紫也同樣是喜歡。
 
她看到這道菜應該要高興得大叫出來,然而有點奇怪,小紫到現在還未發出「哇哈」這種高興的叫聲。
 
我以為她高興得叫不出聲,便望了望她,誰知道,她竟然整個人呆在一邊。
 
「小紫,怎麼了?」
 
我以為她不舒服,所以連忙問道。
 
「哥哥啊……」
 
「怎麼了,小紫,妳眼神很呆滯。」
 
「你看看這個啊,哥哥。」
 
小紫沒有直接回答我,她把手捧的便當遞到我面前。
 
我看了看便當,馬上就明白到發生了甚麼事。
 
「這是酸薑片?」
 
「嗚嗚嗚………」
 
眼看便當裡邊全都是酸薑片,小紫一臉快要哭出來的臉,因為她不喜歡吃酸薑片。
 
真是奇怪,媽媽為我們準備的午餐,應該兩個人都是同一道菜,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為什麼今天是不同的?
 
而且小紫的是酸薑片,這種食物當作小吃來吃還好,但當作正餐的話就不適合了。
 
「我才不要吃酸薑片當作午餐啦。」
 
「等等,小紫,妳看看這裡。」
 
這時候我發現了小紫手捧的便當盒上,有幾個淡淡的字,上邊就是寫着「酸薑片」三個字。
 
我忽然明白到,媽媽並不是準備了另一道菜給小紫,而是給錯了便當。
 
大概是放酸薑片的盒子,跟便當盒子太像樣,所以媽媽才會一時搞錯。
 
以媽媽迷迷糊糊的性格,還有她最近開心極了的心情,會搞錯絕對是很高機會的事。
 
「這似乎是媽媽把便當搞錯。」
 
我如此說道,我相信這與事實九不離十了。
 
「呃?這麼我不就沒午餐吃嗎?」
 
「不,妳還有酸薑片。」
 
「我不要啦啦啦啦啦啦啦!」
 
天啊,小紫快要哭出來的大叫聲,實在刺耳,此刻她真的把妹妹撒嬌感拼發出來了。
 
小紫的朋友們急忙聚過來,看看發生了甚麼事,是不是我這個哥哥欺負她,我差點就在沒提問的情況下被每個近來的女生賞個巴掌。
 
知道了情況後,小紫的女生朋友都說可以把飯分給她,但小紫卻不想像乞丐一樣乞飯來吃,婉拒了好意。
 
「既然這樣,那我的飯給妳吧,小紫。」
 
「呃,這…這…這怎麼可以,我吃了的話哥哥吃甚麼了?」
 
「別擔心我,我吃酸僵片就可以,妳不是放學後還有網球的練習嗎?不吃飯就沒氣力練習了。」
 
「那麼,謝謝了,哥哥。」
 
話後,她就把我和她的便當交換,不過在這個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