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小翠,這女的果然是有不為人知的怪異能力,開學日所發生的怪異情況真的是由她所做的。
 
她正高舉雙手,左手伸向浮在半空中的小紫,右手伸向浮在半空中的媽媽,簡直是在隔空把她們舉起來。
 
媽媽和小紫想要掙扎也做不到,她們兩個被奇怪的光線綁住,全身不能動。


 
她們現在唯一能夠做到的就是呼叫着救命,並等人來救。
 


「妳快給我停手!」
 
雖然不知道巫小翠這女的有着怎樣的怪異能力,但是我已經理不了這麼多,我要救我的家人。
 
在我大叫了一聲之後,便再次奔跑出去,打算把巫小翠撲倒在地上。
 
但是當我奔跑出三四步後,忽然鼻子猛烈一痛,然後整個人向後一屁股的倒坐下去。
 
鼻子真的痛得要命,我好像在鼻腔中嗅到了血的味道,我是在流鼻血嗎?
 


我沒理那麼多,立即重新站起,並重新再跑。
 
但我這時發現了,在我身前好像有甚麼東西存在着,完全向前跑不了,像是有隱形的牆站立了的一樣。
 
我試着用手向前叩打下去,隨即一陣陣的漣漪出現在眼前,在我的眼前果然是有道隱形的牆。
 
「別做無為的事了,這是我的結界,你是進不了來的。」
 
巫小翠看到我這個無能為力的樣子,便揚起着嘴角,一副自鳴得意的臉,看到就覺得生氣。
 


甚麼結界的,現在是小說世界跑到現實中去嗎?
 
雖然我的內心是這麼說,但我不得不相信在的眼前的確是有巫小翠所說的「結界」。
 
我完全搞不清楚現在的狀況,我以為自己在發夢,但剛才鼻子會痛已經證明了我不是在夢了。
 
「給我停手!巫小翠妳給我停手呀!」
 
我揭盡所能力喊叫,手也不停地叩打那個「結界」,但換來只有巫小翠感到非常高興的表情。
 
「羅天從同學,看到你這個痛苦的表情,我就心爽了。」
 
「給我停手呀!馬上!」
 
「好好看着吧,自己的家人會變成怎樣!」


 
巫小翠頓時咬緊牙關,把臉轉回去小紫和媽媽那邊。
 
緊接着,她口中唸唸有詞,低聲的喃喃道出不知道是那個地方的語言,與此同時,媽媽和小紫的身體慢慢地散發着光芒。
 
我雖然不是很清楚,但如果把現在換成了在小說裡的世界,巫小翠應該是在詠唱魔法,她在讀咒語。
 
「不要!巫小翠!妳停手呀!停手呀!」
 
我不斷地喊,但她沒有再理會我,只專心地在讀咒語。
 
連回望我現在的表情是怎樣,連向我投來嘲笑的目光,連向我發出哼笑聲,她都不做了。
 
巫小翠繼續讀着咒語,媽媽和小紫的身體也繼續發光,一瞬間,奇怪的事發生。
 


在媽媽和小紫的肉體的上空,光芒正向那邊結集起來,不是單純的結集,而像是在刻出某個形狀。
 
我留心一看,就看到光芒是在刻出媽媽和小紫的全身。
 
這一刻我仿佛是看到媽媽和小紫的靈魂被從身體裡抽出來,被帶到半空之中。
 
媽媽和小紫的雙眼,在這一刻變得無光,非常空洞,果然是靈魂被抽了出來嗎?
 
這種只有在小說裡才會出現的情節,靈魂從肉體裡抽出的情節,在此刻如實地在我面前上演。
 
我整個人完全是呆了,連話都已經味得呼喊不出來,一雙眼就直望着上演在面前的小說情節。
 
「喝!」
 
突然,巫小翠大叫一聲,然後雙手用力一合,發出響亮的一下合掌聲。


 
同時,在半空中的被光團刻畫的兩個靈魂,互相交換了位置,隨即融入在下方的身體,然後光芒四散。
 
此刻,媽媽和小紫的身體正發出亮眼的白光,光得令我都無法睜開雙眼。
 
忽然,白光芒爆散開去,一陣耳鳴,一陣眩暈,我整個人頓時失去了知覺。
 
「天從!天從!醒醒!醒醒!」
 
在矇矇矓矓當中,我聽到了有人在呼叫我,我努力地睜開雙眼,就看到爸爸在我面前。
 
「爸爸……」
 
「發生甚麼事,天從?」
 


我的頭很是痛,但除了頭痛之外,身體還好沒有事,能站起來。
 
接着,我從爸爸的撐扶之下,從地上爬起,重身站好之後,眼前就是一張小紫、媽媽、巫小翠三個人都倒在地上的畫面。
 
我不管這麼多,率先衝前去,確認一下她們有沒有事。
 
小紫距離我最近,所以我先衝到她身邊,而爸爸則先不管剛才發生了甚麼事,先走到媽媽那邊去。
 
「小紫!振作點!振作點!醒醒!」
 
我很害怕她們會有個萬一,畢竟剛剛我是親眼見到她們的靈魂被抽離身體。
 
但是當我和爸爸搖動着她們身子後,看到她們開始恢復意識,呼吸也有,立即就安心下來。
 
「嗯…天從?」
 
「妳沒事就好了。」
 
小紫在我眼前睜開雙眼,感覺像是從睡夢中被我叫聲的一樣。
 
當下這一刻,看到自己的家人安全沒事,我就感動得忍不住把她抱住。
 
「沒事實在太好了…沒事實在太好了……」
 
或許是我太年輕,面對這種以為親人要有個萬一的場面,我不小心就流下了淚水,我實在太害怕有這種事發生了。
 
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的小紫,被我這樣突然的擁抱嚇了一嚇。
 
忽然間,我的背部卻她的手很溫柔的抱住,一隻手更輕輕地撫摸着我的短頭髮,更說道:
 
「傻該子,媽媽又怎會有事呢?沒事囉,沒事囉,媽媽沒事囉,不哭不哭。」
 
顯然,這是一個媽媽安慰擔心到要哭出來的孩子時所說的語句,但這句說話卻是從小紫的口中說出。
 
她的語氣忽然間變得很不同,很溫柔的,不像是平時活潑開朗又有點男孩氣的語氣。
 
更奇怪的事,她竟然叫我「傻孩子」,更自稱「媽媽」。
 
「小紫,妳是不是撞到頭了?」
 
「撞到頭?啊啊,說起來頭是有點痛,天從很難得這樣關心媽媽呢。」
 
我先拉開與小紫的距離,然後再跟她講話,她的說話語氣,以及用字,甚至自稱,完全是媽媽的感覺。
 
「怎麼了,天從?怎樣看着媽媽眼也不眨啊?」
 
小紫不解地歪了歪頭,向着呆眼了的我問道。
 
此時,媽媽也恢復了意識,開始醒過來,爸爸看到媽媽醒了,整個人安心得呼出一口氣。
 
「老婆,妳沒事,實在太好了。」
 
爸爸也忍不住抱住了媽媽,但在這刻媽媽反而猛把爸爸推開。
 
「爸爸,幾歲了?我不是小朋友呀,不要抱了。」
 
爸爸有點吃驚,呆了一下,也鬆開了手,此刻媽媽已經自行站起來。
 
「老婆?妳剛剛是怎麼稱呼我?」
 
爸爸對着媽媽說道,但媽媽只是望了望他,沒有回話,更是一臉「你在叫我嗎?」的表情。
 
「哇哎呀!?」
 
忽然間,小紫驚叫起來,她吃驚得雙手遮掩着自己的嘴巴。
 
「這,這,這,這是怎麼回事!?」
 
聽到小紫的驚叫,媽媽就望過來了我們這一邊,然後也發出驚叫聲。
 
媽媽雙眼瞪大,豎起着手指,直指向着小紫。
 
接下來,兩人在同一個時刻,不約而同的這麼說道:
 
「為什麼我會在那邊的?」
 
媽媽和小紫互相對望,雖然做着不同的動作,但都是吃驚的表情。
 
而我和爸爸則是完全不知道現在是甚麼情況,只是呆在一邊,望着她們兩個。
 
媽媽和小紫在下一刻望了望自己的身體,然後又摸了摸自己的臉,接着又像是發現了甚麼可怕的事而倒抽了一口氣。
 
緊接着,媽媽向爸爸問了個問題,而小紫也向我問了個問題,相同地,她們都是在問:
 
「你看看我是誰?」
 
「妳是我老婆,何柳娘。」
 
「妳是我妹妹,羅紫蘭。」
 
我和爸爸各自回答,聽到了我們的回答,兩個人的瞬時是難以置信的表情。
 
我和爸爸完全是搞不清楚她們兩個是怎麼樣,是不是撞到了頭以致神經錯亂。
 
媽媽和小紫由醒來之後,就一直古古怪怪,兩個的言行和舉止變得與平常的不同。
 
家人以外的人或許不會立即發覺她們變得古怪,但身為家人的我和爸爸,就站即察覺到她們的不對勁。
 
然而,現在到底怎麼了?
 
有人說旁觀者清,當局者迷,但現在情況卻相反,只有她們兩個知道發生了甚麼事。
 
終於,我忍不全開口問道:
 
「到底發生甚麼事了?」
 
這刻,媽媽和小紫望了過來,一同說道:
 
「我和媽媽對調身體了!」
 
「我和小紫對調身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