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小翠那莫明奇妙的舉動,真的是把我嚇到。
 
我之後就坐到一邊去,努力地平伏我的心情,平伏那個猛跳動的心。
 
我稍微想一想,她只不過是一個十三歲的天才女生,可以對我拿我媽媽怎麼樣?
 
媽媽雖然是有點迷糊,但她又不是傻,再說她也是個成年人,巫小翠到底能拿她怎麼樣?
 
而且爸爸又在她身邊,巫小翠根本是甚麼都做不成。
 


另外,巫小翠是不是真的有不為人知的怪異能力呢?
 
開學日當時,或許是巧合,讓那響亮的聲音,以及電器不正常的情況發生,或許是與巫小翠一點關係也沒有。
 
巫小翠會有怪異能力,只不過是我們班自己幻想出來而已。
 
對啊,甚至怪異能力的,根本是我們自己想出來嚇自己,世界上又怎麼會有怪異能力呢。
 
甚麼魔法、巫術、超能力,還只不過是小說故事裡有的事情,現實中那會有這麼扯的事。
 


現在都甚麼年代了,這是科學的年代,一切都能解釋得到,一切都能用科學解釋得到。
 
對,對,對,巫小翠會有怪異能力絕對是我自己嚇自己。
 
她只不過是個十三歲女生,根本拿不了我媽媽怎樣。
 
呼……還真是有夠白痴,我竟然真的把自己嚇了。
 
在我心裡自說自話的時候,不知不覺已經過了快要一小時。
 


約見班主任的時間差不多要到,所以我們都離開活動室,前往班房,與班主任見面。
 
剛來到課室,就見班主任已經為別的家長送行,我們就與班主任在班房門前碰個正着。
 
「天從和紫蘭的父母,你們好。」
 
「班主任你好。
 
「你好。」
 
班主任向我們打了個招呼,而爸媽也很有禮地回話,而我和小紫則點點頭。
 
「真是抱歉呢,班主任老師,我的兒女為老師帶來麻煩。」
 
「那會呢,他們兩個都好乖。」


 
「是嗎?那作為媽媽的我就放心了,以後還請班主任老師多多教導天從和紫蘭啊。」
 
「盡力而為,盡力而為。」
 
媽媽有時候真的好厲害,那些客氣的說話像是開零食包裝袋一樣,輕易而舉就能說出。
 
這或許是媽媽在小時就已經要工作的關係,接觸世面多了,客套話自然能講出。
 
又或者可能媽媽已經是媽媽的關係,每天跟街市的人見多了臉,所以客套話也說得自然了。
 
是怎樣都好,在班房門前跟班主任說了幾句話,我們就被邀請到班房內會談。
 
不出意料,老師還是猛講各種校方協助學生應試的事情,以及升讀大學的事情。
 


一直聽一直聽,聽得我和小紫都悶了。
 
小紫更有點無禮地打着呵欠,一臉不耐煩的表情,希望對話盡快結束。
 
叫一個活潑好動的小紫,一直坐着旁聽,這對她來說其實是個懲罰。
 
但連我這種平靜的人都聽到悶,那這就真的不能怪她。
 
相反,媽媽和爸爸都問着很多關於文憑試的事,也問着各種升學出路,關心着我們的前路。
 
有時候真的好搞笑,讀書的是我們,但緊張的人卻是爸媽,這就是「皇帝不急太監急」嗎?
 
不過,正因為這樣,才能夠證明爸媽都是關心我們的。
 
說了好久好久,因為下一個約見時間已經到了,所以老師也只好終止話題,這下子我和小紫都得救了。


 
「那麼,班主任老師,天從和紫蘭就拜託你了。」
 
「盡力而為,盡力而為。」
 
媽媽很開心地與班主任道個別之後,便與我們一同離開課室。
 
接着,另一位家長則進入課室,與班主任進行約見了。
 
「唉,完囉完囉,回家去囉。」
 
終於完成了整日「家長教師發展日」行程,小紫的心情總算恢復過來。
 
現在的她,就如同一個跟祖母去街市的小朋友一樣,嚷着要回家去。
 


大家也沒有甚麼事要做了,沒有必要再留在學校,而且時間已經來下午五時左右,該是要準備晚飯的時候了,所以我們也只好回家去。
 
不過在回家去之前,有一件事要做。
 
「我想去洗手間。」
 
爸爸提出要去洗手間,聽到他一說,我也覺得自己有這一個需要了。
 
「這樣啊,那麼我們在附近等你們啦。」
 
媽媽和小紫沒有這個需要,所以小紫提議她和媽媽在附近等我們,就相約在新翼校社和舊翼校社的轉角通路上。
 
然後我和爸爸就進了洗手間,兩個男人對着小便斗解決生理需要。
 
雖然我們是兩父子,但總覺得這樣站在一起,是有一點尷尬的。
 
雙方既沒有互望過一眼,也沒有講話,流水的聲音就在洗手間內迴響,在這裡就只有我兩。
 
「天從。」
 
正當我為着這尷尬的氣紛而覺得心裡不舒服時,爸爸叫了叫我,打破了只有流手聲的洗手間中的沉默。
 
「雖然香江大學會優先招收香江中學的畢業生,但他們的收生要求並不只是成績達標。」
 
爸爸沒有望我一眼,他只眼望着小便斗,並繼續說道:
 
「你的成績達到中上的程度故然是好,但你多少也應該參加一下課外活動,參加社團。」
 
現在就是給小紫說對了,爸爸參與了「家長教師發展日」後,一定又會說三道四。
 
老實說,升學還要看參加課外活動的情況,這真是有夠幼稚的。
 
平時要讀書應付考試,已經有夠辛苦,現在還要看課外活動的情況,看看你懂不懂玩音樂,看看你會不會些技能,煩透了。
 
我聽說過有些學校,想要畢業,就得要參加最少三個課外活動,不參加就不能畢業。
 
中學是這樣,就算要自費報讀的大專院校,或者是文憑課程甚麼的,都要強迫學生參與甚麼課外活動。
 
中學不是自費讀書就算了,但自費讀書的院校,還強迫學生參與課外活動,不參與不能畢業。
 
我在想,現在到底是在進修「課外活動科」嗎?這實在太討厭了。
 
參與不參與課外活動,加入不加入社團,是學生的自由,我認為是不能強迫的。
 
不然以後直接把「課外活動科」列為必修科好了,就跟英文科一樣重要的地位,這樣就只好服了。
 
「啊。」
 
我的生理需要解決好,打了個顫,輕聲地回答爸爸,然後整理好褲子,洗手之後就離開洗手間。
 
爸爸似乎是忍了好久,所以需要點時間,我只好先生跟媽媽和小紫匯合。
 
在我前往匯合點時,我還想着課外活動和社團的事。
 
香江大學算是大學名校之一,若要升讀上去還需要參加社團,那麼我只好隨便找個參加幾個,賺夠時間就算。
 
雖然說是隨便參加,但到底要找那一個社團才好呢?
 
還是說,自己向校方申請,創立「愛回家社」比較好,社團活動就主要是放學回家。
 
不過自己創社還真的有多方面的事要煩,主席、副主席、書記、社員、負責導師也是一個問題。
 
所以還是隨便加入社--------------
 
噫呀呀呀呀呀呀!!!!!!!!!!!!
 
突然間,一聲尖叫聲打我的思緒完全打破。
 
這是女生的尖叫聲,而且不是一個人叫出來的,這比起在鬼屋裡遊玩時的尖叫的聲音更要強烈,強烈得要把我耳膜刺穿。
 
自己那張臉因突然的尖叫聲而扭曲,戴的眼鏡也快要掉到地去。
 
用力搖了搖頭,把自己從受驚中恢復過神智,下一刻我立即尋找聲音的來源。
 
根據聲音的響亮程度,也根據傳來的方向,尖叫聲是來自新翼校社和舊翼校社相連的通道。
 
新翼校社和舊翼校社相連的通道!?那不就是小紫和媽媽跟我們的匯合點嗎?
 
小紫…媽媽…尖叫聲…………響亮的聲音……開學日的奇異事件………
 
一瞬間,巫小翠的臉孔在我腦來閃現。
 
砰砰!心臟強烈地跳動起來,一種不好的感覺在我全身疾走。
 
我立即跑動起來,全速向着新翼校社和舊翼校社相連的通道奔走過去。
 
內心猛祈求着不要發生意外,不要生事,不要搞出甚麼事來,但自己的腦內還是不斷閃現出各種不好的畫面。
 
內心猛說着巫小翠只是普通女孩,一切都是自己嚇自己,但自己的腦內卻不斷地重複着開學日所發出的怪異事件的畫面。
 
我全速奔走,從未試過跑得這麼快,我就如同在逃命的一樣。
 
在走廊通道上奔走,如風一樣經過各個課室的門口的我,直到看到眼前這一個畫面,終於停下了奔走的腳步。
 
「媽媽!小紫!」
 
在我眼前的媽媽和小紫,竟然浮在半空之中,以被不知命的光線綁起了來。
 
另外,在眼前還有一個人。
 
嬌小的身軀,中一女生的臉孔,象徵般的螺旋捲雙馬尾…………
 
我擔心的事在我眼前發生,我所害怕的事在我眼前發生,我祈禱着不要發生的事在我眼前發生。
 
「來了嗎?羅天從同學。」
 
巫小翠輕輕地轉過臉對我講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