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和小紫的身體互相交換的事,我為了方便稱呼,把這稱為「巫小翠事件」。
 
這一個稱呼相當好,讓我不會忘記誰是罪魁禍首。
 
巫小翠事件發生之後的第二日,也即是星期日,在經過昨晚的家庭會議後,我們決定採用爸爸提出的提議。
 
因此,我們去了醫院,而且是最有名的醫院。
 
一開始我們在想到底應該要去那一個科系,畢竟身體調換了這個「病」,是我們看醫生的歷史中是史無前例。
 


首先,這個「病」是內科還是外科?如果是內科,那應該是心臟科、腦科、還是心理科?
 
爸爸問過了詢問處的護士,關於我們這個情況應該要去那一個科系。
 
當時護士聽到了爸爸的提問,再望了望我們一家,然後嘆了口氣,並說道:
 
「我看你們病得不輕,去精神科吧。」
 
我們按照護士的指示,前往了精神科,不知道為何,總覺得這個護士以「這家人真可憐」的目光望着我們。
 


該不會是身同感受,她的家人也被調換過身體吧?
 
來到了精神科,我們開始等着,在等的途中我看了看四周。
 
在很普通的醫院長廊中,就有着各種人,而這些人都有一個共通點。
 
他們不是獨自在對自己講話,就是心怕有別人要加害他們般四周張望,他們都是大大小小的精神病者
 
這些有精神病的人,有成年了的,有青少年的,有男的,也有女的。
 


待在這個地方,總覺得自己好像也是因為這個病而看醫生,心裡有種古怪的感覺。
 
等着等着,終於輪到我們一家。
 
身穿白袍的醫生,親身來帶我們進他辦公室去,更為我們安排好坐位,當大家就坐了後,就看始看病。
 
「醫生,是這樣的,我老婆和女兒,在昨天因為巫咒而被調換了身體。」
 
「是這樣啊。」
 
「是的,我老婆的身體內是我女兒的靈魂,我女兒身體內是我老婆的靈魂。」
 
爸爸把事情的經過全盤告訴了醫生,而醫生一聽就知道很糟糕,他還時時低喃着「真病得不輕」。
 
當爸爸把所有事告訴了醫生後,醫生手抬着下巴,他在思考解決的方法。


 
不出一會,醫生彈了一下手指,像是想到了解決方法,他說:
 
「不瞞你們,其實我是再造人第一千零一號。」
 
忽然間,醫生竟然講出這種爆炸性的說話。
 
這下好了,先是巫術,然後是再造人一千零一號,小說世界裡的東西都跑出來了嗎?
 
醫生看看了我們震驚到極的表情,然後吞下口水繼續說:
 
「當時我在一次爆炸中,只剩下腦袋,全靠傑克醫生,我才得以活下來。」
 
傑克醫生?是在指怪醫黑傑克嗎?這下好了,連漫畫人物也跑出來了嗎?
 


我忽然在想,或許自己是替身使者也說不定。
 
「我的身體是東拼西拼的拼出來,除了腦之外,全部都是別人的身體拼出來,有時候,肢體主人的想法我還能透過肢體感受得到。」
 
「所以,醫生,到底有甚麼方法可以醫好,錢絕對不是問題。」
 
「這位先生,你放心,我教你一條秘方,絕不收費。」
 
「真的?」
 
「首先,你需要一個蘋果,然後把蘋果攪成汁液,加一些糖,加一些鹽,加一些醋,加一些生抽豉油,然後加上八碗水,最後就是倒掉別喝,保證沒問題。」
 
本來很認真在抄下醫生的說話的爸爸,忽然間停下了動作,因為他知道,醫生的說話有些不對勁,而我也是這麼認為。
 
「醫生,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


 
「不是你先跟我開玩笑嗎?」
 
醫生一臉吃驚,而爸爸則是沒好氣地半瞇起眼睛,而我則嘆了口氣。
 
從對話中得知道,醫生由聽到爸爸說身體調換開始,就認為爸爸在開玩笑,從而配合他一起開玩笑。
 
跟醫生講話了這麼久,原來他一直在開我們玩笑,這是我嘆氣的原因之一。
 
另一個原因是小說世界和漫畫世界並沒有跑到現實世界中,我因為安心而嘆了口氣。
 
爸爸很是無奈,他只好擺出認真的表情,很認真地跟醫生說:
 
「我這是認真的,醫生,我老婆和女兒的身體被調換了!」
 


他甚至加重語氣,讓認真的程度以倍數上升,這才讓醫生也認真起來,思考一下。
 
思考過五秒後,醫生凝重地這麼說道:
 
「太太,妳先生的病情比我想像中要嚴重,不過妳別放棄治療,我會算你便宜點。」
 
醫生望着媽媽說,不,正確說是望着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說。
 
一旁的爸爸氣得咬牙,他的說話沒有得到醫生的相信,醫生反而把他當作成病人,是精神病人或有妄想症的病人。
 
說到這裡,我忽然間就明白,為什麼當時在詢問處的護士會介紹我們到精神科。
 
因為她也認為說出身體調換的爸爸有精神病,所以介紹我們到精神科。
 
我的天,原來我們一開始就被當作有病,由一開始誰也不相信我們的說話。
 
面對醫生的說話,小紫呆住了沒有回應,反而作出回應的,是媽媽本人,意思是有小紫身體的媽媽。
 
「我老公很正常啊,他不是在說謊的。」
 
媽媽也擺出很認真的表情,雙手握成了小拳放到胸口前說道。
 
此刻醫生望向我,並說:
 
「少年,你家人的情況比我想像中更要嚴重,記得別放棄治療。」
 
我已經不想再說甚麼,就算我也說身體調換的事是真,醫生也只會把我當作病人看待。
 
不信就是不信,那管我們在場四個人都說這件事是真。
 
情況跟巫小翠說的一樣,她說過我們對誰說身體被調換了的事,誰也不會信,甚至會送我們到精神病院。
 
這不能怪醫生,因為對正常人來說,這根本是胡說八道的事,不會相信是很正常。
 
「對不起,醫生,我們先走了。」
 
話再說下去都成廢,我只好站起,並帶着家人離去。
 
「少年,不要放棄治療啊!要記得覆診呀!」
 
在帶着家人離開醫生的辦公室時,醫生只留下這幾句說話。
 
不過他人還很好,見沒有為我們診治到甚麼,就沒有向我們收費。
 
其後,我們再試着去別的醫院看看,但結果還是徒勞,甚至被趕走。
 
被趕走是很討厭,但看在那些醫生都沒有收費就算了。
 
然後我們又試了其他的方法,找有名的風水師的徒弟問問,例如麥民峰和蘇玲玲,希望能得到些幫助。
 
我們也試過去找有名的會計師的徒弟問問,例如龍德黃,希望能得到些幫助。
 
我們也試過找有名的攝影大的徒弟師問問,例如米田共,希望能得到些幫助。
 
而他們全部人都是講同一個答案:「你們病得不輕,但不要放棄治療。」
 
沒有任何人一個人相信我們的說話,他們都認為我們是有了精神病,因為只有有了精神病的人才會說出身體調換的說話。
 
搞了大半天,甚麼都沒有吃過,但就一直走來走去,而且是甚麼都沒有得着,實在是累透了。
 
然而爸爸還是沒打算放棄,他決定走最後的一步。
 
他讓我們一家先回家去,然後叫個外賣吃晚飯,再來就是休息,一直到晚上十二時。
 
晚上十二時,是某個電台的怪談節目開始進行廣播的時刻。
 
沒錯,爸爸打算打電話到怪談節目去,尋求辦法。
 
爸爸是不太相信鬼怪,他比較信科學,從他昨天的提議可以看出,他這麼一做,等於向鬼怪求助了。
 
「我昨天見到米高積信復活了,還有貓王,還有開跑車的保羅,更可怕的是,他們竟然是用粵語向我問路。」
 
「這太可怕了!謝謝聽眾的分享,我們再來聽聽下一位聽眾的分享。」
 
「主持,你好,我是羅先生。」
 
「羅先生,在你身邊到底發生了甚麼可怕的事呢?」
 
「我老婆和我女兒的身體調換了,現在在我老婆身體裡的是我女兒的靈魂,在我女兒身體裡的是我老婆的靈魂。」
 
爸爸跟以前一樣把事情全部說出來,但當他說完了之後,電話裡頭安靜得很。
 
「喂?喂?」
 
爸爸以為主持人嚇呆了,但誰知在電話裡頭傳來了這樣的聲音。
 
嘟……嘟……嘟……嘟……
 
「被掛線了。」
 
我按着自己的額頭,無奈地這麼說。
 
打開電台節目,怪談節目已經換了另一個聽眾的分享。
 
以此看來,爸爸的說話,被認為是胡扯,比起鬼怪故事更騙人,馬上就被掛線了。
 
「天啊!到頭來都沒有人相信呀!」
 
最後的一步都失敗了,都沒辦法找到應該有的答案,小紫已經受不了的抱頭大叫起來。
 
看着媽媽的身體做出抱頭大叫的動作,抱得連一頭烏黑亮澤的秀髮都亂了,這個場面真是一反平時媽媽給我溫柔文靜的形象。
 
總之,昨天在家庭會議中,爸爸所提出的提議,以「沒有人相信」的原因宣佈完全失敗。
 
而接下來,我們還有另一個問題要面對,就是日常生活的問題。
 
例如明天星期一的上學……